第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滅不掉的不化骨

  【戰意,黑炎灼】!

  這是我從心魔蚩尤身上降臨之時,領悟出來的手段,也是我唯一能夠與這湘西鬼王所抗衡的玩意。

  面對著漫天的重重鬼影。世界都在此刻顛覆,我便知道倘若它沒有效果,自己恐怕就再也沒有以后了。

  一招,便分生死,就是這般簡單和粗暴。

  我口中念誦著密語,那勁道順著一個詭異至極的通道運行,無數氣旋在我身體的周圍凝集而成,僅僅在一瞬間,我身上的諸般魔氣都仿佛火星掉進了油鍋,轟然一下灼燒起來,就好像身體里出現了一個小型黑洞,將其吸收地蕩然無存,而這般的連鎖效應繼續朝前,與那尸堆血陣之上的門遙遙對應,黑色氣息突然而入,火燒連天。

  這是一種深入底層規則的裂變。但凡是沾染到了某種與此世所不容的氣息,都會被其燃燒殆盡。

  顧名思義,這就是一種由濃烈戰意引發而起的、灼燒一切的黑炎火焰。

  轟……

  處于萬鬼盤旋之中的我就好像那龍卷風的風眼之中,本來狂風暴雨。然而此刻卻是無比的平靜,無數鬼靈撲將而來,結果都被這黑色的焰火給灼燒殆盡,而這火焰在上一秒還只是從我的身上冒出,下一刻便已經將整個世界都給燃燒了起來。那些無數扭曲的面孔變得更加變形了,那是空氣中有一種類似于冰塊的冷意,卻如火焰一般地散發。

  黑炎吞沒了無數鬼靈,而世界又重新恢復了清明,我瞧見湘西鬼王一臉驚慌地退后,而在他的身邊,有無數燃燒著黑色火焰的活體,慌亂地四處晃悠著。

  “這。這是什么鬼東西,你怎么會這個?”

  湘西鬼王口中倉惶高呼著,一邊后退。一邊試圖躲開這些黑色火焰的吞吐范圍,這是他第一次露出了怯意,身為不化骨的他,面對刀劈斧砍,從來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不過倘若拋開物理傷害,光是這般對靈魂和精魄產生不可恢復的傷害,就足以讓他產生恐懼,并且產生怯意,準備倉皇逃離。

  在習慣了長久的生命,驟然失去的話,那可要比一般人,更加難以接受得多。

  湘西鬼王想要逃開,我卻不可能讓他離去,因為他若是一旦逃走,躲在了更為安全的法陣之中,調兵遣將,那么我們就只有引頸受戮的下場了,而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所以早在將其言語挑釁而出的那一刻,我就已然將整個事情都給謀算好了,包括不斷地吸收門后傳來的黑暗氣息,以及當著黑炎灼燃燒遍野之后,緊隨而來的一系列手段。

  一切,都在我的算計之中。

  在【戰意,黑炎灼】此法施展出來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也沉浸到了之前被心魔附體的那一種狀態中去,當然這并非是被那家伙掌控身體,而是一種心態模擬,一種高高在上、掌握全場的縝密思維,當我瞧見湘西鬼王往后退開的一瞬間,血勁上涌,整個世界在那一瞬間,立刻變得不同,而我則是將全力集中在了腳尖之上,猛然一蹬,人似利箭,倏然沖到了湘西鬼王的跟前來,抬手就是一劍。

  這一劍完全出乎了湘西鬼王的意料,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恰到好處的角度,都已經遠遠超出了先前的我。

  于是那家伙避無可避,唯有朝著旁邊側開,緊接著被我一劍斬在了左胳膊上面。

  鐺!

  一聲沉悶的響聲從劍尖處傳來,我感覺到了沉重的反饋力,仿佛我斬落的并非是一只手臂,而是根千年老木頭,而且是榆木疙瘩的那種,帶著讓人痛苦的韌性,這一劍根本沒有任何功效,那湘西鬼王被我斬了一劍之后,朝著旁邊退開了一點兒,看著周邊無數被我黑炎灼燒得潰不成軍的諸般魔物,臉上浮現出了冷酷的笑容來:“想砍我?你還嫩了點,先練幾年再說吧!”

  不化骨,這是湘西鬼王這頭僵尸的品相,事實上我一開始就知曉了對方不是一般的僵硬,甚至曉得他的整個身子,都已經足以能夠當成武器。

  這是我事先就已經料到的,所以一劍過后,我不但沒有半分停留,而是箭步前沖,搶到了他的跟前,長劍不停地斬落,盡管此刻的臨仙遣策已然不能分析出對方的弱點所在,但是我手中的魔劍卻也能夠落到對方的全身各處,盡量地去探尋其中的弱點。

  我在一瞬間爆發出了巨大的戰斗力來,手中的魔劍紅光四溢,宛如打鐵一般地砸落下來,然而那湘西鬼王卻仿佛真的就刀槍不入一般,就連飲血寒光劍這般削鐵如泥的法器,都沒有辦法傷到他,而兩人再次交手之后,湘西鬼王雖然懼怕那四處蔓延的黑炎,但是卻也能夠硬頂著我的攻勢而動,隨時都保持著一顆反擊的心思,手中的那九節白骨鞭更是吐出無數毒霧來,將我給攔截于此。

  湘西鬼王在我那黑炎灼出現的一瞬間,便已經不想再與我糾纏下去,然而我這邊飲血寒光劍宛如跗骨之蛆,卻讓他脫身不得。

  這樣的態勢讓湘西鬼王十分不滿,他整個人變得既高大又丑陋,手中的指甲陡然變得又尖又利,還帶著青光,仿佛人形巨魔一般,與我相斗兩下,便準備折返陣中,我不再猶豫,再次從那鞭影之中強行擠入,接著左手一直暗暗捏著的掌心雷,朝著那家伙的胸口猛然拍去。

  我這一招是藏匿了許多,雷勁也在這個雷雨天之中蓄積到了極致,此刻猛然一拍處,猝不及防的湘西鬼王發出了一聲慘叫,卻是朝著后面跌飛而去。

  茅山掌心雷!

  這手段倘若是對上了其他的僵尸,只怕會一拍一個準,然而這不化骨也是有資格渡天劫的家伙了,為了渡劫,他自然藏著了許多防護的手段,而且他本身就足夠變態,宛如一把鋒寒肆意的兵器,故而被我一掌擊中,他也只是晃了一晃,渾身發麻,寒毛直豎。

  不過就是這般的一停頓,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便已經是如期而至,避開了對方的四肢和腹部,直接朝著他的脖子處猛然斬去。

  砰!

  這一回倒是比手臂的觸感要好得多,那鋒刃切坡了對方那老臘肉一般的肌膚,卻是卡在了對方脖子的頸骨處。

  僵尸按理說是沒有痛感的,不過湘西鬼王被我這般一斬,卻是陡然嚎叫了起來,猛然甩頭掙扎。

  他之所以痛苦嚎叫,并給是那源自于脖頸之上的疼痛,而是飲血寒光劍的鋒芒之上傳來的冷意,將那不化骨的尸身給激到了,方才會如此難過,而我將湘西鬼王固定住了之后,卻是伸手一引,將那灼燒不息的黑炎給招了過來,直接打在了湘西鬼王的胸口。

  既然對方這般堅硬,根本沒有突破口,那邊只有寄希望于這一團黑炎之上,期待著它能夠將對方的畢生修為和肉身給直接焚毀。

  我施展那蚩尤秘技的時間也差不多了,那些被燒灼成灰的魔物雖然偃旗息鼓,個個哀嚎不已,但是那黑炎的火焰卻是開始變淡了,它燃燒的原料,是對方身體里罕有的陰氣,也就是所謂的黑暗之力,這些不知道從哪兒闖來的門外來客體內自然是陰氣十足,不過灼燒過后,卻也消失無蹤,故而變得越發淡薄,也越發沒有了持續性。

  時間拖不得!

  我將希望寄托于那黑炎之上,然而就當我將其拍入對方胸口的時候,他那滿是腐肉的胸肌之上,突然一陣微動,接著竟然露出了兩排六只眼睛來,拇指蓋兒大小,全部都朝著我這邊瞪來。

  那些長在胸口的眼睛能夠射出一道有如實質的白色光線,卻是將那黑炎給弄熄,接著又照在了我的身上,就好像掉進了冰窟之中一般,我的行動也變得緩慢許多。

  瞧見我渾身僵硬,湘西鬼王嘴角一咧,沖著我吼道:“給我去死!”

  這話兒說著,他的雙手卻是搭在了我的雙肩之上,那根九節白骨鞭已然將我的身子給纏得緊緊,然后他將自己熏臭無比的大嘴張開,附身朝我咬來。

  那家伙,居然想著把我的血液吸干去。

  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的這一套反手動作,的確將我給束縛住了,眼看著對方滿是獠牙的大嘴馬上就要咬中我的脖子,雙手被縛的我也是將心給一橫,雙腳一蹬,身子朝上,腦袋頂兒直接將對方的下巴撞到,緊接著我將體內又恢復了一些的魔勁,如同擠奶一般地弄了出來,釘著對方的下巴,再一次冷冷說道:“戰意,黑炎灼!”

  湘西鬼王意識到了我剛才的疲態,以為我不能再一次施展這手段,卻不料我拼命而動,他立刻就傻了眼,感受到胸口的滾燙,他猛然將我給推開,然后低頭看了一眼。

  湘西鬼王瞧見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融化,那詭異的黑炎在一瞬間,將他點成了火炬。

  這黑炎燒得迅速,我往后退了兩步,卻見面前的火人燃燒得未免也太快了一點,幾秒鐘之后,居然就剩下了一句黑乎乎的骷髏。

  然而不知為何,我心中猛然跳了一下,下意識地朝著那骷髏看了過去,卻瞧見它朝著我,咧開了嘴巴。

2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滅不掉的不化骨”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一記李道子的雷符就解決了

  2. 回復 2015/05/21

    習風

    看過《陰陽鬼探》沒?人家習風直接滅了一個旱魅,還有《尊命女鬼大人》里的王林,一人單挑不化骨,最后被人家給燒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