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五章 新農夫與蛇故事

  這手掌巨大無匹,五指微張,成爪狀,每一根指頭都有巨大的體積。仿佛是那泰坦之手一般,而那巨大的手掌幾乎將那道門足足撐大了一倍,也根本不畏懼周遭殘余的黑炎灼,往著周圍一探,緊接著朝我這邊猛然抓來。

  我不知道門的那一頭,這手掌的主任是否會擠破那道虛空之門,跨界而來,但是卻也知曉這一只巨大的手掌背后,絕對是一個讓我難以對付的家伙。

  瞧見那巨掌倏然而起,朝著我猛然抓來,我也是嚇得連連后退,朝著旁邊猛地一撲,剛剛避開,那手掌卻像是長了眼睛一般,一拐彎兒,又繼續朝著我揮手而來。

  這巨大的手掌到底是什么情況。為什么會對我苦苦相逼?

  我不知道這里面的緣由是神秘,唯有不斷騰挪跳躍,閃避開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剛剛一紙滅了湘西鬼王的小師弟卻是信心滿滿,莽撞地從那頭沖上前來,沖著我高聲喊道:“大師兄,我來助你!”

  他朝著我貼近而來,我卻渾身驚悸。一把將其推得老遠,指著不遠處分成兩半的法遠大師那尸體,怒聲吼道:“幫個屁啊,你沒看到這人的下場?”

  沒有那個料子,就別逞強,法遠大師的心意是好,結果上來就給湘西鬼王撕成了兩半,而小師弟雖說剛剛將湘西鬼王給滅了。但是一來是因為那一張源自于符王李道子的殺鬼神符,二來則是因為我已然將湘西鬼王揍得不輕,他滿腦子的心思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自然不會在意到這般的偷襲,而且即便是到了跟前,也不會忌憚這么一個無名小輩。

  湘西鬼王死于各種偶然,最重要的則是因為他的托大,而小師弟這邊冒冒失失地沖過來,卻也犯了同樣的毛病。

  他被我一把推開,心中還有些不服氣,卻沒想到那只巨掌在抓不到人的情況下,猛然朝著地上一拍。

  轟!

  在那一瞬間,我感覺腳下的土地都跳了起來,地動天搖,碎裂的石頭到處飛散,遠處的樹林紛紛歪倒下去,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最中間蔓延而出,所有被波及到的人,都會雙腿發麻,感知到這種恐怖的力量來。

  一掌拍在地上,將整個空間的炁場都攪得一陣混亂,而那手臂卻更是朝前一伸,卻是露出了大半個胳膊來。

  別的不說,光這半只胳膊,都有二十多米長,直徑得有五六米,橫著一掃,我們根本就閃避不得,直接朝著上方猛然一跳,堪堪避過這一記勢若萬鈞的揮拳,而周遭所有的東西,卻是橫著碾壓而過,直接化作了渣渣。

  瞧見這狀況,小師弟方才感覺到后怕,一邊喘氣,一邊朝著我問道:“大師兄,我們該怎么辦?”

  “怎么辦?跑唄!”

  我指著遠處說道,原本湘西鬼王將此處化作鬼蜮,限制了我們的行動范圍,而那家伙既然已經被殺鬼神符給弄死了,魂飛魄散,那么就沒有必要再擱在這兒死耗了,至于那尸堆血海,以及極有可能藏身于此的魔蟒,就留在這兒,等著我師父,或者各路高人前來,再將其降服吧。

  跑,唯有跑,方才能夠活命!

  我與小師弟朝著他們原先據守的高地奔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中突然浮現出十幾個宛如螳螂一般的刀鋒異獸,這些家伙普遍都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角質化的雙手如刀,它們從黑暗中擠了出來,就宛如最神秘的刺客,揮手便朝著我們斬來,試圖將我們給留在此處。

  我這些年在戰場之上出生入死,對于偷襲之事最是敏感不過,就在這攻擊一出現的瞬間,便立刻反應過來,朝著旁邊躲開,手中的劍也順勢斬去,然而小師弟卻不行,他一門心思都放在了遠處,哪里曉得這兒又突然危機橫生,頓時就是一陣驚慌失措,朝著旁邊閃開,而我也及時地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掌,將他朝著旁邊拽去。

  然而即便如此,他終究還是被傷到了,左大腿的外側,被劃拉出了一條狹長的口子來,血淋淋的,十分恐怖。

  小師弟受傷了,腳一崴,朝著旁邊倒去,而我根本沒有讓他有懈怠的時間,一邊拉扯著他,一邊箭步前奔,將那些三角頭顱的刀鋒螳螂給全部撞到了一邊兒去。

  兩人沖破無數刀鋒,來到了那高地跟前的時候,卻見陶陶揮舞著一條金光閃閃的鞭子,正在于頭頂上一種不斷懸浮的水母狀鬼物,以及先前與我交過手的水獸精怪在拼斗,而旁邊懸空寺的智飯和尚和清秀小尼姑也是竭盡全力,不停抵擋,勉強扛住了這些家伙的攻擊。

  我瞧見大腿處血流不止的小師弟,又瞧見有些力竭的陶陶,毫不猶豫地對他吩咐道:“你拿著風符,帶著陶陶離開,我來擋著這幫家伙!”

  小師弟此刻也曉得了情況的兇險,強忍著大腿的痛苦,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發黃的符箓來,朝著陶陶奔去,對她喊道:“陶陶,你過來,我們得趕快走!”

  陶陶瞧見小師弟受了傷,一臉驚容,猛然揮出一鞭,將周遭的敵手逼退,惶急地跑到了小師弟的跟前來,大聲說道:“你怎么了,受傷了,怎么這么不小心,你……”

  小師弟沒有多言,對她說道:“你拉著我的手,我們趕緊離開!”

  他伸手去抓陶陶,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青年和尚智飯卻突然插了進來,沖著他怒聲喊道:“怎么回事,你們跑了,就留我們在這里等死?不行,要走一塊兒走!”

  他的態度堅決,還攔在了陶陶的面前,這讓小師弟十分奇怪,怒聲吼道:“你他媽的是從哪兒冒出來的禿驢,給我滾開!”

  小師弟怒火中燒,在高地之下抵擋一眾刀鋒螳螂的我也是滿肚子的憤怒——說句實話,剛才法遠和尚的挺身而出,雖說是抱著幾分報恩的心情而來,但是我卻并沒有感動,反而是覺得這幫和尚的腦子當真是壞了,明明就玩不起這種游戲,偏偏要強行擠進來湊熱鬧,我三番兩次地勸解,他們還充耳未聞,而此刻更是夸張,什么叫做“要走一塊兒走”?

  我們的人走了便走了,跟你有半毛錢關系,你跑到這兒來送死,可也并不是我安排的吧?

  不過盡管如此,我卻不得不顧全大局,沖著上面兩位懸空寺的僧尼說道:“兩位師傅,我師弟的這符箓所能承載的重量有限,兩人已是極限,至于二位,你們放心,只要我在,就不會讓你們有事的!”

  那智飯和尚卻是冷笑了起來:“算了吧,你若是能夠救得了大家,何必讓他們逃走?”

  他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不依不饒,我瞧在眼中,不由得殺心頓起,此刻我哪里管他懸空寺是不是正派中人,只要妨害我師父孫女的安危,我一劍斬了便是。

  而就在我殺心泛起的那一剎那,旁邊的清秀小尼姑卻一把拉住了智飯和尚,沖著他說道:“師兄,你別無理取鬧了,來到這兒,根本就是你和法遠師叔的主意,跟別人無關,死便死了,何必牽扯別人?再說了,人家陳師兄屢次三番地救了我們,咱們不報恩,那是因為本事低微,又何必給別人添亂?”

  這話兒說得那智飯和尚一陣臉紅,內心掙扎了一下,終于還是往后退開,讓出了一條路來,沒有再說話。

  我瞧見這邊的事情差不多搞定了,心中稍安,下意識地望了一眼那個清秀小尼姑,而她也正好朝著我這邊看來,我點了點頭,算是對她表示感謝,而對方的臉上則是突然一抹紅暈,低下頭去。

  我是過來人,自然曉得那小尼姑多少也有些少女心事,不過此時哪里去理會這些,回過頭來,卻見那一只巨掌因為夠不著東西,又回縮了去,而那被撐得擴大了數倍的門中,卻是又有無數魔物紛紛沖將而出,就連我身前的這些刀鋒螳螂,也在剛才的幾句話語之間,陡然多了一倍有余。

  我的天,這門的后面,到底連通著哪里,居然會有這般多的魔物沖出來,何時才是盡頭?

  我的心中驚訝,而高地之上的小師弟則已經開始念起了咒訣:“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電風火,官將吏兵;上有六甲,下有六兵,借我御風,逍遙于行……”

  此乃風符,一旦施展,瞬息百里,陡然脫離險境。

  我在高地之下奮力拼殺,就等著那“急急如律令”一出口,小師弟和陶陶離開之后,便殺出一條血路來,帶著這兩名懸空寺的弟子逃離。

  然而就在小師弟念出最后一句咒訣的時候,我聽到高地上方突然傳來了清秀小尼姑的一聲尖叫:“師兄,你在干嘛?”

  我聽到這話兒,心頭莫名就是一跳,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前方突然有一陣恐怖到極點的氣息蔓延而來,下意識地抬頭一看,卻見那只巨掌又從門后陡然伸出,一下子就伸過了我的頭頂,接著朝那高地,猛然一抓。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五章 新農夫與蛇故事”

  1. 回復 2015/04/27

    劉正楓

    智飯估計要撞飛陶陶,拉著雜毛一起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