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六章 單槍匹馬破血陣

  這只巨掌的突然出現,著實讓我驚訝萬分,因為距離的緣故,在剛才的時候。它幾次發作都沒有能夠到高地的邊緣,讓我以為它的長度有限,對這邊并沒有能夠形成什么威脅,然而讓我實在沒有想到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那魔掌居然能夠跨越這般遠的距離,一下子就隔空而來,而且還朝著這高地猛然下抓。

  這樣的巨掌出現,它所帶來的那種力量和震撼,是沒有親臨現場的人所不能想象的,我絕望地朝著旁邊猛然滾開,已經來不及去救援了,只有朝著上面的人喊道:“快走,快離開這里,不要回頭!”

  盡管這般的焦急,但我的心中還是緩了一口氣,還好陶陶已經和小師弟乘著風符離開。至于高地上的兩名懸空寺弟子,那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能夠救他們第一次,第二次,但是絕對不可能豁出性命去。在這般的巨掌手上,將他們再一次救出。

  我不是救世主,也不是他們的父母親人,他們豁出性命來到這兒作死,就應該有著慷慨赴義的覺悟。而且瞧見他們應該是避不開那魔掌的控制了,我當下也是毫無心理負擔地朝著反方向奪命狂奔,一瞬間又跑出了五十多米。

  我一直來到了樹林的邊緣,方感覺到有了一絲安全感,這才回過頭來,打量那只魔掌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扭頭,入目處是原先的那處高地,居然被這魔掌給一把拍成了粉碎。而當我瞇著眼睛瞧過去的時候,卻驚訝地發現了一個讓我難以置信的情況。

  在那只魔掌緊握之后的虎口處,有兩個腦袋。其中一個光溜溜,不難認出是那清秀的小尼姑,而另外一位,則是梳著麻花辮兒的陶陶。

  不對,怎么回事,那兒不是應該有兩個光頭么,怎么那智飯和尚不見了,本應該離開的陶陶卻被抓了起來?

  我腦子在那瞬間都有點兒短路了,然后記憶像潮水一般涌了上來,我突然想到了一種極為可怕的可能,整個人的臉色立刻變得陰沉了起來,再一次定睛瞧了過去,卻見到陶陶果真就在那只巨掌的手上,與那清秀小尼姑一般被緊緊握著,雙眼緊閉,看著生死未卜的模樣,讓我整個人頓時就一陣戰栗,又是憤怒,又是焦急,原本想要果斷逃離此處的我,不得不強行扭轉方向,朝著那大手的方向再一次沖了過去。

  我不知道陶陶到底是死是活,但卻曉得我倘若是轉身離開,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我自己,也無法面對師父他老人家。

  那巨掌剛才的那一次伸展,仿佛用盡了力量,此刻卻是懸停在了半空之中,然而前方并非沒有危險,無數千奇百怪的魔物在我跟前出現,有半透明的刀鋒螳螂,有牛犢子一般身型的雙頭座狼,有面貌丑陋到了極點的橫行巨蟹,有全身都是腥臭黏液的獨目怪人,林林總總,難以一一敘述,而這些家伙也是兇猛異常,一旦感受到了我的氣息,立刻不要命地撲將而來。

  我并無心思跟這些奇奇怪怪的魔物較量,先是憑借著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撥開無數角質刀鋒,接著撞到一頭渾身冰寒的巨大獵豹身上。

  我一個輕巧的翻身,陡然跨在了它的身上,接著雙腿緊夾,一記混合著魔威與煉妖壺觀術的復合力量,直接灌入了對方的腦袋里面。

  魔威負責威懾,煉妖壺觀術則負責降服,陡然之下,我便依靠絕對的力量,控制住了這頭雪豹。

  在這般混亂的情況下,我不知道能夠控制得了這雪豹多久,當下也是雙腿一夾,騎著這畜生朝著前方一陣飛奔,到了一處陡坡前,猛然一躍,直接飛上了半空中,便感覺剩下的那雪豹開始掙扎了,于是毫不猶豫地騰身而上,朝著那巨掌的拳頭上面落下。

  所有的一切發生得那般的迅速,當我落到了那巨大的拳頭之上時,我立刻感受到了腳下傳來的魔氣,濃郁得讓人窒息。

  這般的魔氣實在是讓人驚悸,相比之下,我的那魔威反倒沒有這般震撼,而即便是我當初在茅山后院無底洞中瞧見的深淵魔王阿普陀,恐怕也是及不上這氣息的精純。

  遠處打量,我并沒有覺得這跟人類手一般模樣的手掌有多恐怖,而真正身處其間的時候,方才瞧見這手背處有著許多細長的絨毛,足有齊膝高,絨毛之下是細膩的鱗甲,閃爍著黑暗的光澤,而我的雙腳踩在上面,卻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魔氣在回蕩不休,而光一只手臂便能夠給人毀天滅地的感覺,這背后的主人,到底有多么厲害?

  我落在的地方,正好是那巨掌的手腕處,跟那拳頭的虎口處隔得有點兒遠,看不清陶陶的情況,然而正當我想要沖過去打量的時候,腳底突然一僵,卻發現對方的鱗甲處突然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將我禁錮得不能動彈。

  一羽不能落,蚊蠅不加身。

  此話講的是修行直入化境之時,對于周身的各種器官和皮膚都有了絕對的控制,任何地方都如臂使指,得心應手,即便是某一處皮膚,對于力量的運用都能夠操控自如。

  事實上我自己也能夠做到,卻沒想到這一只從虛空之門后面伸出來的手臂,如此巨大而碩長,卻也能夠有這般的手段。

  對方當真是厲害之極,無論是天賦的力量,還是對于力量的控制和認識,以及對本我的認知,都遠遠超出了我的理解,不過就這么一點兒伎倆,就想鎖定住我,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我當下也是雙腳一蹬,中和了那一股吸力,奮力朝著前方沖去,然而就在我脫離的一瞬間,那只手臂突然動了,接著卻是朝著門中收了回去。

  一只手臂都有這般恐怖的實力,我倘若是讓陶陶被它帶離此處,哪里還有什么辦法,將她再救回來?

  想到這兒,我當機立斷地做了一個決定,沒有在朝著前跑,而是扭身而去,朝著那手臂的末端,也就是那虛空之門的方向,一陣狂沖。

  無論如何,我都要阻止那巨手,再一次回到虛空之門后面去。

  全力以赴的我,速度也是極為驚人的,幾個呼吸之后,我終于沖到了那虛空之門的盡頭,而這巨掌卻也縮回了一般的路程,而我并沒有直接沖了過去,而是從直接一躍而下,落到了那尸堆血池之中去。

  我先前想要沖入其中,卻被無形的血氣之墻給格擋了,之后又與湘西鬼王這守陣人生死相搏,終究不能得入內,而此刻我卻是另辟蹊徑,從空中落下,反倒成功了,落入其中的時候,瞧見這巖石平臺上,邊緣處至少堆著百余具尸體,而在中心則橫七豎八,頗有規律地擺放著不足百具,巖石處篆刻著各種神秘而詭異的符文凹槽,血水已經將其浸潤。

  天空不斷有雨水落下,但是卻進不得此處一滴。

  無形的炁墻,將所有的雨水都給格擋,我落在的這巖石平臺之上,一片血腥與腐爛的臭氣,將人熏得直欲昏迷。

  這就是那黑花夫人的杰作,這就是她為了化龍而做出的準備。

  我強忍著熏鼻的惡臭,一落地便將王木匠給喚了出來,讓他幫我破陣,找出其中的破綻來,而我則又一個翻身,踏著那從間隙擠過來的魔物身體,再一次沖到了虛空之門的邊緣,猛然一劍,想要將其破壞,沒想到這全力一劍地劃過,卻根本沒有碰到任何物體,仿佛那門就真的只是空氣一般,反倒是回來的時候,將一頭魔物的腦袋給削了下來。

  這一記讓我差點吐血的劍斬,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虛空之門,并不能用暴力的手段來破解。

  不能摧毀,就只能破陣了,眼看著那抓著陶陶的巨掌即將縮回門后,我焦急地沖著王木匠怒吼道:“老王,你搞定了沒有,快!”

  被我一番催促,雙手不停揮舞,高速運算的王木匠突然指著中心偏右的方向,對我說道:“那兒,那兒是陣眼,將里面的引子破了,這門就能關閉。”

  我聽到王木匠的吩咐,一個箭步沖將過去,見到它指的地方,竟然有一塊憑空懸浮的血肉。

  那東西不斷地收縮著,泛著金黃色的光澤,無數細線從上面流出,仿佛是中樞一般,控制著整個法陣,其中最粗的一根金線,卻是鏈接著頭頂上的虛空之門。

  我雙眼圓睜,不可思議地看著這玩意。

  因為我認得它,這玩意若是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死亡峽谷那條真龍遺尸身上的龍肉。

  沒想到黑花夫人居然是用這玩意,構建出來的門,那惡毒的婦人早就謀算好了一切,我心頭震撼,然而手上卻沒有半分閑著,眼看那巨掌即將離去,手中的魔劍猛然一挑,朝著那塊懸空的龍肉一刺,接著上面的魔氣灌足,一下子將里面的鮮血都給吸盡。

  轟!

  我感覺在這一剎那,整個法陣仿佛傳來了一陣悲鳴,渾身激動,不由得仰頭,朝著那虛空之門瞧了過去。

  關閉了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有人說并不明白黃山龍蟒之時,蕭克明和陶陶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差評……
這個,其實不是很明白了么?
這個結局,早在上一部里面就已然是定局,至于說大師兄蠢的人,換你去試試,就曉得在當時的情況下,他有多為難了……
至于行事,雖說他被人叫做黑手雙城,但畢竟是在宗教局,而不是在邪靈教,這個應該不難懂吧?
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了,要民顧委這么一個機構,和本身的政治處來做什么?
人在官場,身不由己。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六章 單槍匹馬破血陣”

  1. 回復 2015/04/27

    劉正楓

    這時屈陽去哪里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