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八章 人性光輝的溫暖

  師父的這一聲“咦”,將我的好奇心給吊了起來,當下也是蹲身在旁,查看了地上的這兩具身體。發現都已然沒有了氣息,顯然是在剛才的時候,被那巨掌給直接捏死的。

  我不知道師父為何發出這般的感嘆來,而他則指著旁邊的這清秀小尼姑說道:“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的?”

  我當下也是將我們分離之后,發生的所有事情都給師父簡單地講過了一遍,當得知懸空寺的僧尼是為了方丈而來,咬著牙硬上的時候,他搖頭嘆了一口氣,又聽到了我談及關于智飯和尚剛才動的手腳,師父嘆聲說道:“當真是一樣米養百種人,同樣是懸空寺出身的,這小尼姑品行高潔,比那小和尚倒是強上了百倍。”

  我疑惑不解,問到底怎么回事,師父將手放在了那清秀小尼姑的額頭之上,輕輕拍了一下。然后對我說道:“她應該就是你從火海之中,救出來的那個小妮子吧?”

  我點頭,而師父將那小尼姑的雙眼給合上之后,又在陶陶的天靈蓋之上猛然一拍。

  他這一下。拍得極為玄妙,盡管我不知道師父到底什么手段,但是卻曉得他這么一拍,有一股意識就從陶陶的身體里,倏然流到了他的掌心處。

  師父一翻手腕。一朵幽幽的黃色小火苗出現在了他的掌心處,娓娓而動。

  師父望著那縷隨時都有可能熄滅的火焰,臉上露出了幾分苦笑,對我說道:“那小妮子居然在臨死的時候,對陶陶施加了阿賴耶識觀想火焰之法,據我所知,這是懸空寺內只有方丈才能夠學得的秘技,是一種絕佳的保命手段。也就是在即將死亡的一瞬間,通過精深的佛法,將靈魂燃燒成魂火。用阿賴耶識層次的觀想,將其凝住,保住一絲命脈,以待來日重修……”

  我指著那縷顫顫巍巍的火苗,狐疑地說道:“如此說來,這就是那個小尼姑的神魂?”

  師父搖頭說道:“不,不是的。要不說這小姑娘品行高潔呢,又或者說她比那自私自利的智飯和尚聰明百倍——說實話,倘若沒有這小姑娘在,只怕那懸空寺,當真要受到無妄之災了……”

  師父在說這話兒之前,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喪孫的小老頭兒,然而這一句話說出來,卻顯得霸氣十足,讓我真正感覺到他作為一宗之主的威嚴,不過說來也是,那智飯和尚為了自己逃命,竟然不知道使出了什么手段,剝奪了陶陶生的權力——這樣的行為,那責任并不僅僅只是他一個人就能夠承擔得了的。

  就連整個懸空寺,都不得不承受著整個茅山宗的怒火。

  茅山宗并不是一個吃齋念佛的地方,無數茅山道士下山來,降妖除魔,也從來不講究什么客氣,要不然茅山最強力的機構,也就是刑堂也就成了擺設。

  對于懸空寺這樣一個挑釁茅山威嚴的門派,茅山宗自然有著無數江湖手段,將其整治得衰敗,甚至于直接滅亡。

  而即便有這宗教局這樣的官方機構壓制,但是掌握著道理的茅山宗,行事完全不用忌憚,就算是總局的王紅旗,或者民顧委的黃天望親自過來,也阻止不了我師父為自己的孫女復仇。

  然而此刻,我從師父的話語里面,聽出了一絲別樣的味道來,當下也是驚訝地說道:“這是小師妹的神魂?”

  師父一雙眼睛認真地盯著那縷火苗,仿佛在看著自家那俏麗可愛的孫女一般,滿臉慈愛地說道:“對啊,是她,是我的小陶陶!”

  我看了一眼被師父合上眼睛的那小尼姑,對方的臉色平靜,仿佛只是睡著了一般,然而就是這般看著完全無害的小女孩兒,卻讓我肅然起敬,一臉難以置信地說道:“也就是說,她將生的希望留給了陶陶,而自己,卻在死亡來臨的那一刻,從容面對了?”

  師父也低頭看了一眼安詳躺在地上的清秀小尼姑,點了點頭,說道:“對,應該如此!”

  我從師父的眼中,讀到了罕見的尊敬。

  顯然,這個連名字我們都為曾知曉的小尼姑,她在臨死前所散發出來的那人性光輝,著實打動了我師父,這讓滿心暴戾的師父變得平靜了許多,也讓一肚子怒火的我在瞬間感受到了這人性的溫暖,至于師父說她比自家的師兄聰明一萬倍,是因為也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想明白了與其讓自己的神魂留下來,還不如將生的希望給陶陶。

  因為唯有這樣子,才能夠讓懸空寺避免那由他們帶來的無妄之災。

  我沒有再多說什么,心頭沉甸甸的,而師父將那陶陶的一縷神魂給收斂起來,然后輕撫了一下那具尸身的額頭,嘆息了一聲道:“只可惜這具身體的生機和命脈都已經被那家伙給震斷了,根本沒有辦法久留,要不然陶陶不用幾日,便能夠復活了……”

  我心中略微有些擔憂,問師父現在的情況該如何處理,師父搖頭嘆氣道:“雖說有了一縷希望,但想要復生,還是有一些麻煩的,先不談這個了,蕭克明那小子,現在在哪兒?”

  我指著小師弟逃離的方向,說道:“風符一開,不知道多少里路,我也不曉得他到底在哪兒了!”

  師父豁然站了起來,朝著下方吩咐道:“符鈞,你上來,幫為師看住陶陶和這個小姑娘的身體,不能讓任何人動到他們。”

  聽到師父的喊話,遠處的符鈞應了一聲,一聲血氣地躍上了這巨臂之上來,朝著師父抱拳,然后又朝著我憨笑了一聲,招呼道:“大師兄,辛苦了!”

  我點頭回應,而師父則朝著我剛才指去的方向伸手,繼續說道:“梅長老,在那個方向,二十里往外走,找到蕭克明那劣徒!”

  先前與我有發生沖突的梅長老抬頭看了一眼,卻也不敢拒絕,拱手應了一聲,接著雙手一收,身邊無數鬼影倏然不見,而他腳下的紙甲馬則陡然一亮,下一刻,卻是不見了蹤影。

  師父吩咐了兩項任務之后,對我說道:“你與我下去!”

  他拉著我的手,從高處躍了下來,落在了一眾子弟之中,而經過剛才的一番清場,這兒的諸般魔物小部分被擊殺,而大部分則朝著四處的林子里逃遁而去,這些茅山諸人也不管,瞧見師父躍了下來,都拱手以待。

  師父將我一直拉到了剛剛改名“陳慎”的那黑鱗巨蟒的面前,這小孩子一路跟隨著我師父一行人,也是見過了許多厲害,這會兒規矩得很,瞧見我過來,躬身問好,而師父則對我說道:“你是它的妖主,由你來問它——是否有感覺到黃山龍蟒的氣息。”

  在此之前,我們一直用魔蟒或者黑花夫人來稱呼那奪走我龍雪結晶的家伙,后來經過南海劍妖的確認,則都將其稱之為黃山龍蟒,不過不管是什么,它與陳慎之間,都是有著血緣關系存在的。

  精怪與人類有許多不同,而這血緣之事,則更是顯得重要。

  陳慎能夠通過血液,與黃山龍蟒建立感應,小師弟此刻人影無蹤,那么只有它,來充當那人肉雷達了。

  我將師父說的話語,給它重復了一邊,而陳慎則皺著眉頭,有些猶豫地指著我們頭頂的山峰,遲疑地說道:“我感覺好像在峰頂處!”

  我眉頭皺了起來,沉聲問道:“好像是?”

  陳慎一臉苦相地對我說道:“主人,我能夠感應到它的氣息,但雙方的層次是不一樣的,它可以主動建立與我的連接,而我則更加被動一點,并不能主動聯系到它,也無法決定它是此刻就待在那兒,還是不久之前待過,所以不能給你一個準確的答案……”

  我對它的解釋不置可否,冷冷地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師父,你覺得如何?”

  師父仰頭看了一下頭頂的山峰,突然轉過頭來,朝著旁邊的楊師叔問道:“知修,你覺得上面是否會有我們所要找尋的黃山龍蟒呢?”

  楊師叔正在蹲身檢查這一頭通體潔白、沒有一根雜毛的雪豹子,這頭似乎就是我先前駕馭的那一頭,他瞧得正入迷,聽到師父的詢問,錯愕地抬起頭來,眼睛一轉,不確定地說道:“那孩子說的話,應該不會有假吧,反正無事,上去瞧一瞧,也是可以的。”

  我在旁邊瞧著楊師叔,不知道怎么回事,總感覺他哪里有點兒不對,又或者有一種古怪的熟悉感,而就在我疑惑的時候,師父突然也點頭了,對我說道:“既如此,就聽他的話吧,我們上峰頂。既然事已如此,倘若還是拿不回那真龍結晶,只怕我們這一回,就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總感覺師父說話也有點兒怪怪的,不過卻也不急細想,一行人收拾妥當,開始上山,而我則找到了南海劍妖,詢問我的那七個屬下。

  聽到我問起,南海劍妖也是一臉錯愕地說道:“對啊,他們怎么還沒有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八章 人性光輝的溫暖”

  1. 回復 2015/04/27

    劉正楓

    小尼姑竟然懂阿賴耶識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