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二章 倉惶逃竄,夜宿林溪

  一瞬間我有一種被熱油潑中的痛感,從與這紅云接觸的肌膚上傳來。

  隨后我立刻發現,這哪里是紅云,而是一大片成團的帶翅蟲癭(一種蟲蠱),微小得簡直肉眼不可見,于是便化為一團氣霧,縈繞在我這里,附在我的肌膚上,大口大口地噬咬著我的肌肉。一陣酥麻感傳來,我明白了,這蟲癭定然是一種降頭之物,內里有劇毒。

  而此刻,我的金蠶蠱還在院子的深坑里,鉗制著黃金蟒蛇。

  我已經完全沒有再往前沖的想法了,全身發麻的我如果再不去把金蠶蠱召回上身,清除殘毒,估計不用多久就要去見我地下的外婆了。

  當下我也毫不猶豫,一張“凈身神咒”便燃燒起來,里面蘊含的微弱法力將這團蟲癭化身的紅云給暫時逼退,一個縱身,我便順著樓梯跳下一樓,然后火速地沖到了門口。門口的這道三米溝渠仍在,只是在月光下,出現了一大片的黑色、灰色和紅色的長蟲之物,正順著這溝渠的邊緣往外邊蜿蜒爬行、糾纏打結,都不用仔細數,至少都有三四十條。

  “快點過來!”雜毛小道在溝渠不遠的地方焦急地喊道:“咋個這么沖動咧?快,快……”

  我也顧不得這些恐怖的長蛇在前,一個飛躍而過,大聲召喚金蠶蠱。

  三米寬的溝渠并不是一個狹窄的距離,匆忙之下,我剛剛落到了溝渠邊,一腳就踩到了好幾條盤著身子的長蛇,這蛇一被踩,立刻受痛,驚乍而起,張嘴就朝我咬來。一咬即中,我的小腿至少被纏上了四五條未及半米的細蛇。而由于腳下滑膩,我的重心已然朝后轉移,眼看就要跌落下那密密麻麻的蛇窩之中。

  很難想象這溝渠和剛才那個深坑是怎么陡然出現的,可是它便這般存在了。

  一只手穩穩地拉住了我,猛地一拽,然后我耳朵邊傳來了雜毛小道的哀嚎:“你妹啊……”我被雜毛小道一把拉起來,我們兩個頭也不回地猛往外面跑。跑出門外時,肥蟲子已經回歸到我的身子,幫我清理殘存的蟲癭,而我這時才發現雜毛小道的屁股后面,也釘著兩條一米多長、五彩斑斕的毒蛇,死死不動。

  而我,大腿之下纏著五條小蛇。

  蛇行路一般是蜿蜒爬行,然而攻擊的時候卻是如同箭矢一般射出來,一旦咬住,絕不松口,無毒還好,有毒的立刻從毒牙中注射出一大股毒素入肌肉中,我跑了幾步,感覺頭昏眼花,天旋地轉的,雜毛小道也是一陣踉蹌。不過人的潛能真的是無限的,雜毛小道看著山下陸續亮起的火把,雙手掐住屁股后面的毒蛇七寸,朝我大吼:“上山,下面全部都是端著槍火的人,這個時候跑村子里面去,只有挨槍子的份……”

  我也有樣學樣,一邊跑,一邊矮下身子,去將那幾條蛇給揪出來,砍刀斬掉。

  我們一陣狂奔,竟然將那蛇群給遙遙拋在后面。當然,這其實也并不是我們的功勞,在我們上山十幾米,遠離佛塔寺廟的時候,金蠶蠱突然爆發出一股煞人的氣息,而虎皮貓大人也飛過來,幫我清理掉了最后的一條細蛇。我麻木地朝山上跑著,也不知道目的地,腿上的傷已經腫大得不行了,一陣有(又)一陣的劇痛像潮水一樣朝我蔓延而來。

  這蛇毒里面,有神經毒素在,可以放大痛覺。

  我們跑上了一個山坳子,山谷里的村子已經完全醒過來,火把燃起,一排排地朝寺廟中聚集,像一條火龍。我借著月光,看到雜毛小道的臉已經完全變成了鐵青色。我還好一點,因為在剛才的跑動中,肥蟲子已經把我的毒給吸得差不多了,雖然痛,但是毒素卻停止了蔓延。

  我心念一動,肥蟲子立刻又跑到了雜毛小道的屁股處,鉆來鉆去,奮力地吸食著毒素。

  肥蟲子吸得歡暢,雜毛小道卻哎喲哎喲地叫著,腳步踉蹌,我扶著他,一點都不敢停下腳步。

  道路兩邊被開辟出一些土地來,種上了香蕉和玉米,我們一直跑,又越過這一大片山地,跑到了深入叢林的地方。出于被射成篩子的恐懼,我們反而對這黑黝黝的叢林野獸,生不出太多的害怕感來。隨著肥蟲子的深入,雜毛小道的氣色也漸漸好轉過來。最后,他肌肉松弛下來,長嘆了一口氣,說:“啊,頭終于不暈了。今天真的是倒霉,沒想到那佛塔,居然就是個蛇窟。今天要不是金蠶蠱在,估計我們早已經毒發身亡了!”

  大概是聽到了雜毛小道的夸贊,肥蟲子露出頭來,高興地在前面飛,屁股一扭一扭的。

  到了林子里,小妖朵朵也冒出了頭,她對于雨林的熟悉程度比我們都高,便幫我們四處探路。

  我們接著往前走,便已經沒有路了,低矮的藤蔓植物附滿了地面,我們在林子里穿梭,也不知道方向,恐懼那善藏法師驅趕著蛇群朝我們這邊而來,便對著天上的星辰跑。觀天象這事情雜毛小道比我熟,他駐足停留了一會兒,看著天,然后帶著我們往北邊行走。

  匆忙地在林子里趕著路,天空和黑暗的林間不時傳來奇怪的聲響,有鳥叫有蟲鳴,還有猛獸的長嘯聲,我們路過一段溪流的時候,甚至聽到有猩猩或者猴子“嗷嗷”的叫喚。

  這樣的情景無疑是讓人害怕的,然而正應了那一句“藝高人膽大”的古話,有金蠶蠱、小妖朵朵和虎皮貓大人在,我們倒還不是很怕這些。特別是金蠶蠱,一切毒蟲鼠蟻,無論大小,在它那黑豆子眼中,都只是一盤菜而已。這樣的事實,讓我們心中多了一萬條退路。

  雨林中,如果不懼毒的話,我們還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行路的過程中,我和雜毛小道一直在探討,這個老態龍鐘的善藏法師,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他隱居在這座偏僻的山村中,守著這么一個破舊的廟宇,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吃齋禮佛,日夜供奉。這樣一個人,我似乎要對他心生敬意,然而一見到他,我們才發現,這個人十分高明,能夠讓地下憑空多出一個深坑或者一條溝渠,能操縱蛇,甚至懂一定的術法,那座低矮的佛塔里,居然還有讓虎皮貓大人不敢接近的東西。那么,這么一個老和尚,就不僅僅是簡單兩個字來形容了。

  他是一個高明的降頭師。

  而且,姚遠到底跟善藏法師有什么關系呢?為什么將李秋陽殘忍地殺死之后,立刻馬不停蹄的跑到這里來,然后在佛塔之中乖乖地拜佛,連我殺上門去都置之不理?而且還有一個疑問,我們下午在村口碰到的那一老一少兩個僧人,明明這村子里便有寺廟,為什么并未留宿,而是匆匆離開呢?

  我想起那個年老的僧人深深地看了我們一眼,現在回憶起來,似乎有一些憐憫的含義在。

  大概奔行了一個多小時,黑夜里,我們并沒有拿手電筒照,只是憑借著清冷的月光,在林間穿梭著。我和雜毛小道的黑暗視力還好,所以雖然摔了無數次跤,但是總算沒有出現太大的紕漏。來到一條水深漫過小腿的溪流前時,雜毛小道提議我們先行停下來,等天明再走。

  我點頭說好。

  這么久的高強度行走,將我的體力耗費得有些大,再加上一路顛簸曲折,總是摔了不少跤,人也困乏。我們來到溪邊,找了幾個突出的石頭坐下,將身上的背包取下來,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雜毛小道埋怨我太沖動了,虎皮貓大人還教訓我們不要輕舉妄動,結果鐘聲一響,人就竄進了佛塔里。

  他問我在佛塔里面,到底碰到了什么?

  我講起了那一片紅色的云霧,無數細微的蟲癭密密麻麻地集結到一起來,撲在身上,如同熱油開水一般滾燙,若不是我果斷撤退,金蠶蠱及時趕到,估計現在已經是白骨一堆了。

  雜毛小道盤腿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掏出百寶囊中的紅銅羅盤,對著皎月星光,仔細地研究著天池中的黑色指針,聽到我說的話,他抬起頭來,凝神想了一下,說這東西,有點恐怖了。為什么?不比其他生物,蠹蟲一般都是沒有智慧的,只有本能,能夠將這么一團細小若微塵的蟲子驅使得如同臂使,算是厲害。

  我笑,說得了吧,我的十二法門中有提到,只要掌握到方法,這類沒有智慧的蟲子是最好控制的,一種植物、一泡尿或者一絲意念,都可以。

  雜毛小道也不和我爭,搖頭嘆氣,說我們這一趟算是白來了,虎皮貓大人說廟中有蛟龍之氣,那善藏法師又是個厲害角色,各種布置一應妥當,哪里有可乘之機?而且,那105號石頭,想來應該不是麒麟胎,我們何必為了它送命?

  我坐下來也嘆氣,難道我們這次進山,要虎頭蛇尾告終了?

  虎皮貓大人飛上了枝頭,說夜貓子們,大人我睡覺了,明天有得你們忙呢……我和雜毛小道商量了一番,這叢林本來夜里就不好行路,我們這樣,善藏法師的人也是,不如養精蓄銳,睡一覺再說。安排好小妖朵朵和金蠶蠱值班守夜,我和雜毛小道沉沉睡去。

  這一天各種勞累,我很快就睡熟了。

  迷迷糊糊之間,我耳畔傳來一陣奇怪的叫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