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九章 暴雨談及此后事

  南海劍妖的話兒讓我莫名一陣驚訝,意外地問道:“你們,沒有通知到他們?”

  我孤身前來此處,而南海劍妖則與鬼鬼乘坐那黑背大鵬回去通知我師父他們過來救援。按理說應該是找到了張勵耘他們,而張勵耘等人人手一副神行紙甲馬,倘若是知道了我在此處受險,應該會跟著大部隊,很快趕到此處來的,所以我沒有見到他們,便覺得奇怪,而南海劍妖的回答則讓我很郁悶,他告訴我,說七劍的確已經通知到了,至于他們為何沒有出現在這里,他也不知曉。

  我的心沉了下來,曉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這莽莽的黃山境內,恐怕潛伏著無數修行高手,七劍若是沒有趕到此處。必然是碰到了什么麻煩。

  至于具體是什么,我卻也不太清楚,不過想來以七劍的實力,應該也不會碰到什么棘手的敵手。

  即便是對方厲害。打不過,跑也是沒有問題的。

  想到這里,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些安然,摸了摸腰間的羽麒麟母玉,此物雖說只能在一定范圍內互傳消息。但倘若與之相連的任何一枚子玉主人發生問題,它就會有感應的,這種感應跨越空間,能夠十分清晰地傳達到這兒來,而此刻它一點兒反應都沒有,顯然也是印證了我的猜測。

  七劍到底怎么了,我很擔心,卻也不得不拋在腦后。回到師父跟前來,而他似乎瞧見了我的擔憂,對我說道:“你酣戰日久。不如留在此處,等一會你手下的兄弟們?”

  我拒絕了師父的好意,搖頭說道:“他們會照顧好自己的,當務之急,是應該將那頭該死的龍蟒給找出來。”

  是的,在我看來,所有的一切,包括陶陶的死去,以及無數人的無辜死亡,都跟那頭利欲熏心心漸黑的龍蟒相關,她當初在死亡山谷布局撿漏,奪走我手中的龍血結晶,這個猶可以解釋“為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大家各憑手段而已,我倒也提不出太多的仇恨來,然而此時此刻,它將如此多的人殺害,布置尸堆血海,召喚靈界魔物,不過就是想要制造出一下麻煩來,好讓人無暇理會它的化龍飛升。

  這樣的行為,已經不能用喪心病狂來說明了,倘若真的讓它化作了真龍,成為我們這個民族所信仰的圖騰生物,那么它所造成的危害,只怕會更加嚴重。

  那是一場大劫,一場堪比深淵魔王臨世級別的劫難,若是不阻止,那么我們茅山恐怕難辭其咎。

  一定要阻止它!

  這是我的決心,也是師父、茅山宗以及南海劍妖這些江湖同道的決心,所以我們沒有再多說什么,便朝著峰頂的道路開始走去。

  茅山一行人向上而走,留下符鈞和兩名師父同輩的師弟照看陶陶和那位清秀小尼姑的尸體,此行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南海劍妖與鬼鬼兩個外人,師父拉著我,跟我交談起離別之后具體的事情,而只有人過去,跟鬼鬼談及接下來的事情,讓她保持旁觀者的角度,要不然就請她好自為之。

  鬼鬼這個人長得并不算漂亮,但勝在青春活力,而且十分自來熟,跟南海劍妖沒一會兒,兩人便十分熟悉了,在茅山這般大隊人馬的面前,她對于黃山龍蟒,自然也不敢存有多少企圖,能夠過來開一回眼界,已經算是十分滿足了。

  一行人里面,陳慎在最前面領路,而我則跟師父走在了后面押陣,我盡量客觀地講述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征詢師父的意見,看怎么解決懸空寺那個叫做智飯的和尚。

  師父問我,說你怎么看?

  我露出一口白牙,平靜地說道:“將此事報備到宗教局備案,然后由徒兒帶領手下組成專案組,全面通緝此人,至于在后面的追捕行動中,是將其活捉,還是直接擊斃,這個就看師父您的意思了!”

  師父看了我一眼,點頭說道:“看來你在朝堂上的這么多年,倒也沒有白待,不過在我看來,茅山的事情,還是茅山自己解決為好,即便宗教局負責此事的人是你,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我愣了一下,有點兒不明白:“師父,你的意思是?”

  師父平靜地說道:“犯我茅山者,雖遠必誅,更何況是那種忘恩負義之徒,負責跟朝堂溝通報備的事情,由你來做,而追殺那智飯和尚的事情,以及追責懸空寺的后續處理,則有刑堂你劉師叔來做吧,他干這個,畢竟專業……”

  畢竟專業!

  這是我師父對于刑堂長老劉學道劉師叔的評價,然而據我所知,那一位實力絕對恐怖的老頭子,在茅山可是比我師父更加讓人膽寒的人物,有他出馬,恐怕絕對比我出馬更加恐怖,而那位叫做智飯的懸空寺和尚,他滅亡的命運,我似乎都已經能夠想象得到。

  想到這里,我又小心翼翼地說道:“師父,那小師弟呢,你打算怎么處理?”

  師父回頭看了我一眼,平靜地說道:“怎么,你是打算給他求情?”

  小師弟蕭克明黃山一行的表現十分糟糕,首先的罪過就是將陶陶帶出山來,此為其一,而后更是不聽招呼,屢屢赴險,而此刻更是將陶陶留下,讓師父最疼愛的孫女慘死于此,不管怎么說,他都得負上一定的責任,這是必然的,不過他終究還是小顏師妹的侄兒,我又不能不管,當下也是有意開脫道:“小師弟此來,自然是錯誤不斷,但是主觀上卻還是積極的,也拼死做了許多事兒,我覺得如果能夠讓他戴罪立功,倒也不錯……”

  師父聽到了我的這些話,搖頭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他就是自小太過于聰穎,優越性太強了,這樣的性子,倘若不磨一磨,就算是這次不出問題,以后也成不了大器的!”

  我順著師父的口氣說道:“既如此,不如將他交給我吧?”

  師父卻是搖頭:“不,交給你,其實對他并沒有太多的改變——志程,你就別擔心那小子的事情了,我自有安排。”

  聽到師父的這話兒,我便不敢再多妄言,心中嘆了一口氣,想著我能夠做的,也就只有這些,至于后面的結果如何處理,那個就只有看小師弟他自己的造化了。

  此峰頗高,頭頂上的小雨在我們上山的時候,就陡然變得激烈,嘩啦啦的,宛如瓢潑一般落下,弄得山路一陣泥濘,視野受阻,十分難行。

  到了此刻,方才能夠瞧出隊伍之中每一個人的修行如何來,我走在末尾,看得分明——我師父自然不用說,領悟了部分天地規則力量的他,莫說那雨水,就連腳下的泥,也未能沾染半分,輕松行過,如履平地,而楊師叔、茅師叔等人,則也是勁氣外放,不讓滴水落身,同樣厲害的還有一名師父同輩的師弟,盡管他未能名列長老之位,卻也同樣達到了這樣的境地。

  至于我,廣陵金丹的徐徐回復,使得我也能夠用魔氣屏住那雨水,而南海劍妖這家伙雖然有此能力,卻當真是個邋遢乞丐的命,不管不顧,任大雨沖刷自己那滿身污垢的身子,權當是洗了一個澡。

  因為穿了紙甲馬,所以眾人行路飛快,不過快到峰頂的時候,那紙甲馬的功效開始減退,為了保持隊伍形狀不散,我們不得不減緩了速度,沒有快速挺入。

  而就在此時,前方的陳慎突然一陣尖叫,跪倒在地上,雙手抓臉,痛苦地嚎叫了起來。

  瞧見這情況,眾人紛紛上前,我和師父倏然到了他的跟前來,我一把揪住他的脖子,厲聲問道:“到底怎么了?”

  就在我這么一問的時候,那將自己的臉抓得滿是淋漓鮮血的陳慎突然抬起頭來,滿臉血污的他嘴角卻是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我心中一跳,耳邊卻聽到師父的提醒聲:“志程,他被惡鬼附身了,你且退下!”

  話音未落,那陳慎雙目一紅,陡然朝著我的脖子撲了過去,張嘴就咬。

  我身經百戰,哪里能夠被這小赤佬給暗算,一把按著他的脖子,輕松地將他給舉起來,看著他陡然變化的滿嘴獠牙,冷笑著說道:“你給出出來,出來!”

  這話兒說著,卻是煉妖壺觀術猛然發動,內里立刻傳來一陣凄厲的慘叫聲,慘絕人寰。

  那叫聲凄厲,然而卻宛如附骨之疽,根本不肯脫離陳慎的身體,我倘若是執著滅殺,它定然會跟陳慎一起消亡,我雖說對這條黑鱗巨蟒沒有太多的感情,不過到底還是不舍得讓他同歸于盡,一時有些猶豫,而師父則是卻出手了,單手劍指,點在了那陳慎的人中穴,用力一按,卻是將里面的惡鬼給分離了出來,隨后伸手一握,直接碾壓。

  完畢之后,師父不管癱軟在地的陳慎,而是望著自己的手掌,若有所思地說道:“附靈惡蟲啊,這手段,難道是邪靈陰魔來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黃山龍蟒是卷大章,無數人馬紛紛登場,它也將為今后十年的江湖局勢定局,大家莫急,待小佛慢慢講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九章 暴雨談及此后事”

  1. 回復 2015/04/27

    劉正楓

    不知大戰后陳慎的歸屬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