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章 酆都十二封魔陣

  “邪靈陰魔?”

  我滿肚子的疑惑,而師父則點頭說道:“對,邪靈教有十二魔星,當年曾經跟在掌教元帥沈老總的麾下。橫掃天下,時至如今,豪雄凋零,不知有幾人能存,但是我卻曉得,這宛如跗骨之蛆的附靈惡蟲,卻是那最擅長馭鬼為禍的陰魔所獨有。如此看來,為了那頭孽畜,邪靈教也是來到了此處,摻和進來了!”

  邪靈教,這么一個詞眼,無論是在江湖之中,還是朝堂之上,都是一個有些禁忌的詞語。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它的強大,也因為它行事毫無顧忌。一般的黑道中人,其實多多少少也還有一些禮義廉恥,行事也能夠讓人琢磨得清楚,而且大多也是希望生活過得越來越好。但是邪靈教的這些人,卻仿佛被洗過腦了一般,充滿了毀滅與自我毀滅,為了實現那虛無縹緲的詭異目標,完全就不拿別人的命當命。也不顧自己的安危。

  而他們偏偏越是這般,戰力越是強大,而且無論是在朝野,還是民間,也都有隱藏其間的信徒。

  最重要的一點在于,邪靈教雖然此刻四分五裂,但是其中高手無數,暫代的領導者。天王左使王新鑒,便是其中一位足以挑戰我師父的頂級高手。

  他倘若是要來,只怕事情就會有著太多未知的變化和可能了。

  聽到師父的話語。我們所有人都不得不收斂起了輕松的情緒,緩步向前,而就在這個時候,頭頂處的高峰處突然傳來了一陣陣凄厲的龍吟,接著黑影翻騰,不斷拍擊山體,無數的巨石滾落了下來,師父瞧見了這情形,臉色一變,對我們說道:“不對,有人先我們一步,到達了峰頂——茅師弟,你在此統領眾人,知修,你與志程和我先一步上峰頂!”

  師父一聲吩咐,眾人立刻應諾,而南海劍妖則快步沖了上來,對師父說道:“嘿,老陶,別把我拋下啊,有熱鬧在,怎可少得了我?”

  對于這個老瘋子,我師父拿他也沒有辦法,苦笑著說道:“劍妖,你要去便去,我何曾攔過你?”

  我瞧見師父讓南海劍妖跟隨著我們同去,便曉得兩人之間的交情應該是不錯的,而且師父充分地信任那乞丐一般的老爺子,要不然絕對不可能讓一個非本門的人跟著,因為倘若是南海劍妖見利益而生出歹心,憑著他這般的修為,麻煩可就真的有些大了。

  而這時鬼鬼也想著跟著同去,卻被南海劍妖給攔了下來,對她說道:“小姑娘,之前我能夠罩著你,而此刻,我恐怕無法處處留心,你跟隨著大隊而行,更加安全一些。”

  鬼鬼有些不甘心,不過卻也曉得這樣的戰斗,已經不是她這個層次所能夠參與的了,故而噘著嘴巴對他說道:“那說好啊,你回去之后,可得收我為徒弟呢!”

  南海劍妖點頭說道:“自然,我別的人都可以騙,但是小女孩卻不行,答應你的事情,怎么能忘記?”

  鬼鬼伸出手指道:“那拉鉤?”

  南海劍妖與她一搭,豪情壯志地說道:“我師兄在中原教出了一個天下十大一字劍,而我南海劍妖,也一定得再教出一個來,到那個時候,嘿嘿……”

  他與鬼鬼過家家一般地拉完鉤之后,追上了我們三人的隊伍來,師父瞧見這一幕,不由笑道:“劍妖,沒想到你對那女孩兒這般上心啊,別是年輕時的那騷性子又發作了,你可要曉得,她可是荊門黃家的人,你要是將她給搞了,黃家雙杰可是要追殺你到天涯海角的哦?”

  聽到師父的這話兒,我頓時就驚到了,感覺三觀盡毀——不會吧,瞧南海劍妖這邋遢模樣,難道還想老牛吃嫩草不成?

  而被我師父這般一說,那南海劍妖就有些惱羞成怒了,沖著我師父說道:“你這個老陶,我這不是看見我師兄和你這些老家伙,個個都收了不錯的弟子,也想教幾個玩玩么,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變成這般齷齪了呢?你還別再說了啊,要真的來,我可將你年輕時候的那些狗屁事,都在你徒弟面前抖落出來——對了,那蓬萊島的小娘子,你們后來掐得怎么樣了啊?”

  瞧見南海劍妖急眼了,一副豁開臉皮的架勢,師父見好就收,淡然說道:“許多年沒見了,敘敘舊而已,你別多想了。”

  兩位長輩說的話當真刺激,我和楊師叔則是悶頭趕路,不敢多言,而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走在稍前一點兒的楊師叔突然停下了腳步,朝著四周張望一番,臉色一變,對我們說道:“不對,這兒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附近埋伏,師兄小心……”

  其實也用不著他的提醒,我師父和南海劍妖這兩人都是老江湖,剛剛一走進這林子,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兩人的勁氣都在一瞬間收緊了起來。

  南海劍妖左右一打量,冷聲笑道:“這鬼陣,真以為能夠困得住我們,別拖延時間了,老陶,我班門弄斧,先獻個丑。”

  他這邊說吧,手中的那把玉劍陡然出現,接著隨意一甩,朝著林子的某處黑暗飛去。

  人未動,劍卻飛,氣勢如虹。

  飛劍。

  南海劍妖的出手讓人驚訝,而那玉劍宛如一道絢爛的流星,倏然飛入黑乎乎的林子里,接著那兒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鬼嘯,卻見那點星芒陡然定住,懸浮在半空中,黑暗處不知道伸出多少雙手來,死死地抓住那劍,不讓其動彈。

  瞧見對方居然留住了自己的長劍,南海劍妖的臉色立刻一變,憤然而喊道:“好家伙,居然小看老子!”

  這話兒說完,他一個飛身而躍,跳入了黑黢黢的林子里,而師父擔心他遭人算計,卻是跟著進了去,我正想隨著師父而走,卻見楊師叔停在原地,并不準備動彈,不由奇怪地問道:“楊師叔,為何不走?”

  楊師叔指著前方,緩聲說道:“不忙,前方若有陷阱,我在外面,也可以策應支援。”

  南海劍妖和我師父是藝高人膽大,不管多么厲害的法陣,也有信心破去,而楊師叔則是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并不愿意以身犯險,至于我,猶豫了幾秒鐘之后,覺得憑著臨仙遣策,以及我師父在,倒也不會太過于擔憂,于是跟隨著一同進了林子。

  而當我一入其中,立刻感覺到周遭都有森寒之氣冒了出來,瑩藍的鬼火幽幽飄蕩,將整片林子都照映得鬼影森森,而在周遭的四處,則豎立起來十二道旗幡來,挑高而落。

  這每一面都足有五六米寬,上面描繪著無數猙獰扭曲的鬼影,仿佛呼之欲出,而這十二道旗幡,卻是將整個天地都給籠罩。

  南海劍妖正在陣中,雙手抓住了那玉質長劍,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與他糾纏,而師父則回轉一圈,打量四周之后,嘆聲說道:“酆都十二封魔陣,看來果真是那陰魔了,沒想到天王左使真的舍得下功夫,居然將那導入滔天群魔的惡鬼墓令旗,放在了這里!”

  “惡鬼墓令旗?”

  我與師父站在了一塊兒,緩緩地將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指著遠處那動蕩不安的旗幡說道:“這些旗幡,就是那惡鬼墓令旗?有什么厲害的地方?”

  師父合攏雙袖,平靜地說道:“當年邪靈教創始人沈老總開宗立派,統領群邪,曾經耗盡全教之力,打造出兩方令旗,一曰封神榜,一曰封魔榜,分別有左右使保管,代為牧令天下,這惡鬼墓令旗便是封魔榜,曾經在邪靈右使屈陽手中,而后來屈陽被王新鑒給害死,雙旗便都由王新鑒保管,此物與剛才你封掉的那虛空之門一般,能夠溝通靈界魔窟,將異界兇物,源源不斷地引導進來。”

  我舉劍而起,毅然說道:“既如此,將其破掉便是了,這等寶貝,他既然敢拿出來,我們就替他給收著!”

  師父笑了笑,對我說道:“那旗幡,只是陰魔的酆都十二封魔陣,困住我們的手段而已,至于惡鬼墓令旗,則另有藏身之所,不停變化,倘若找不到生門,只怕就得在這兒活活耗死了……”

  他這般說著,臉上卻顯得十分平靜,顯然也沒有半分畏懼。

  這時南海劍妖已然將自家的長劍奪了回來,一劍斬破諸般鬼手喪氣,回過頭來,對我們說道:“老陶,我對你們中原的這些破陣法最不感冒,你告訴我,如何破得此陣?”

  師父并未有回話,而是先問我:“志程,你先前竭力拼斗,此刻可還能應付?”

  我點頭,說道:“我有回氣的丹丸,師父不要擔心。”

  師父這才說道:“對方是想拖延時間,并不想與我們死拼,所以此刻也未曾發動,而我們說要做的,便是直接找出那封魔榜藏身的旗幡之門,闖入其中,將其破了,便可……”

  南海劍妖激動地說道:“那好,老陶,我們朝哪兒走?”

  師父這時卻聳了聳肩膀:“我怎么知道?”

3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章 酆都十二封魔陣”

  1. 回復 2015/04/27

    劉正楓

    飛劍也成量產了

  2. 回復 2015/05/21

    邪靈教

    不是封神榜嗎

  3. 回復 2015/05/21

    邪靈教

    不是封神榜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