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一章 剎那芳華如曇花

  師父先前分析得頭頭是道,那南海劍妖以為自己只需出力便是了,然而聽到后面這不負責任的話兒,他頓時就懵住了。傻眼說道:“怎么可能,你這家伙熟識大六壬推卦,哪里可能不曉得生門在哪兒?再有了,你既然辨識不得,為何又這般自信闖入其中?”

  師父笑了笑,回過頭來,指著我說道:“我之所以義無返顧地進來,卻是因為我有一好徒兒——志程,你來講,我們應該走哪兒?”

  聽見這話兒,我不由得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猶豫地說道:“師父,我說的,也未必準確呢……”

  師父寬言安慰道:“你無需太多心理負擔,憑著感覺說便是了。”

  我瞧見師父有意朝著我的身上添加重擔,當下也是沒有再多猶豫。朝著他肯定地點了點頭,接著將那血勁上涌,開啟了臨仙遣策,環顧一圈。瞧見周遭的十二面旗幟之中,果然處處濃黑如墨,每一處都是殺機四伏,而在這源源不斷的濃郁氣息之中,卻是有一處跳躍不定的變數。正在十二道旗幡之中不斷回轉,而那旗幡之后,當真是一面一世界,各有千秋,將此處的空間封鎖。

  我瞇著眼睛,默然不語,平靜地等待著,瞧見那變數從一開始的變化不斷。到后來的遲緩,而十幾秒鐘之后,我渾身突然一震。指著左邊的方向猛然喝道:“就在那里,別讓它跑了!”

  南海劍妖此刻還有一些猶豫,而師父對我卻是百分百的信任,我這邊一指出來,他的身子便是微微一晃,下一秒,已然撞入了旗幡之中。

  那滿面都紋繪著刺錦惡鬼的旗幡表面上看仿佛如有實質,然而師父正面撞入,那兒卻是一陣波紋晃蕩,如水潭一般,直接將我師父吸入其中,而我卻是緊隨其后,與南海劍妖一同,快步闖入了旗幡之中去。

  一入其間,四周景象陡然而轉,黑乎乎的空間之中,無數凄厲的吼叫從黑暗中傳來,而天空則是一片血紅,將一切都給封鎖。

  我開啟了臨仙遣策,雖然這功效會隨著血勁的消散而退卻,不過此刻卻依舊還在其中,所以我能夠瞧得出來,這旗幡之后,卻又是另外一個空間,與我們所在的峰頂樹林并不一樣,顯然是那酆都十二封魔陣,將這個地方給分割了開來,四周都是虛空,而我們的腳下,卻是無數滑膩之物,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腳下并不是平地,而是無數宛如蜈蚣和千足馬陸之類的蟲子,所堆積而成的一塊區域。

  這些蟲子之下,方才是平地,而踩在這些密密麻麻的爬蟲身上,那種劈里啪啦的響聲,和滑膩膩的感覺,平常人瞧見恐怕都已經崩潰了,而即便是我們,畢竟不是整日與那蟲子長年生活的苗疆養蠱人,故而在這一瞬間也感到了極度的不適,一股雞皮疙瘩就蔓延到了全身上下的皮膚表面。

  我幾乎是下意識地,一瞬間就開啟了魔威,想將那些想要順著我的鞋子,朝著小腿和褲管里攀爬而來的千足蟲給趕走,而南海劍妖卻也是跳著腳,一臉晦氣地喊道:“老陶,看看你的好徒弟,這是什么鬼地方啊,將我們給帶到這兒來了?”

  闖入其中的三人之中,唯有我師父顯得最為淡定,他渾然不理會腳下無數向上攀爬的千足蟲,平靜地看著前方,淡然說道:“不過是些障眼法而已,劍妖,別被恐懼迷亂了你的眼睛——當你真的以為是的時候,恐怕它就變得真的了!”

  我的魔威施展之下,那些蟲子依然奮不顧身地朝著我的腿上爬來,我原先還以為是自己出了問題,而聽完師父的這一番話兒,整個人才陡然醒悟過來——這些千足蟲雖然密布了我的小腿之上,但是我卻并沒有感受到太多的痛癢。

  而后來之所以感受到那種難耐的麻癢,卻都是因為潛意識之中模擬出來的負面情緒。

  也就是說,一切都是幻覺?

  還沒有等我想明白這一切,卻見師父雙手一翻,變化了幾個古怪的手勢,平靜地朝前一抹,用一種極為凝重的口吻說道:“至道,如曇花,霎那芳華!”

  相比于別的手段,我師父這種接近底層力量的展示,說的確實最純正的漢語,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而就是這般簡簡單單的九個字,卻是將我們身處的這空間陡然一震,仿佛有清風拂面而起,前面的霧色一下子就變得淡薄幾分,而我們腳下的無數千足蟲也全部消失不見,只有被暴雨浸透的泥濘土地,顯示出這兒雖然被那法陣的大手段隔離,卻終究還是構筑在原來的林子之中。

  瞧見我師父的這手段,南海劍妖臉上不由得露出幾分崇敬,對他說道:“老陶,想不到這些年來,你居然將道家最為繁復的訣咒,化繁為簡,演化萬千,改造成了密宗派系的真言?如此手段,當真厲害啊……”

  我師父并不理會他的夸贊,而是沖著前方的虛空平靜說道:“顏家妹子,是你么?多年未見,可敢出來一敘?”

  似乎是相應了師父的這問話,前方的黑暗之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張蒼老的婦人臉孔,面無表情地沖著我們這邊說道:“陶晉鴻,南海劍妖,天王左使帶著厄德勒眾人在此辦事,你們若是不想多生事端,還請趕緊離去,不然刀兵相見,傷了大家和氣!”

  我師父并未發言,而南海劍妖卻陡然跳了起來,沖著那老婦人驚聲喊道:“乖乖咧,這是西川德陽顏家的那閨女吧?你就是現任陰魔,太不可思議了,當年的你長得艷絕川西,現如今怎么變成這副鬼模樣?”

  面對著南海劍妖的大驚小怪,老婦人顯得十分淡然:“容顏不過是皮相而已,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力量方才是最根本的一切!”

  我師父嘆息了一聲,搖頭說道:“沒想到我蘇老弟的死,竟然會對你造成這般大的傷害,連最為珍惜的容貌都不在乎了,想必你也是心死如灰,既如此,又何必再出江湖,受王新鑒那頭老狐貍的驅使呢?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那老婦人的臉一直木然,但聽到我師父的嘆息聲,卻莫名有了一絲情感波動,不過很快就消失了,她平靜地說道:“你有你的茅山宗,而我也有我的兩個兒子,為了他們的前程,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她的話語顯得很堅決,而我師父也沒有太多的感慨了,黃山一行,他已經失去了最愛的孫女,自然不可能再讓那龍血結晶也失去,臉色一沉道:“道不同,不相為謀,顏家妹子,你既然入了邪靈教,傳承了那陰魔大統,甘愿為王新鑒作門下走狗,那么也別怪我這當大哥的,對你這蘇兄弟的遺孀不敬了。來吧,封魔榜的大名,我聽了許久,當年它在陣王屈陽的手上大放異彩,不知道弟妹使出來,又會是什么模樣!”

  聽到師父決絕的話語,那老婦人的臉色也變得堅毅起來,朝著師父遙遙一拱手,朗聲說道:“還請陶掌門賜教!”

  這話兒還未說完,在旁邊耐著性子聽了許久的南海劍妖卻是陡然暴起,身子化作幻影,一劍殺到跟前,朝著那虛空中浮現出來的身影猛然一斬。

  那影子不過是投影幻象,自然不可能斬到實處,而南海劍妖將這幻影破去之后,口中還是有些憤憤不平地說道:“早知道如此,我還不如不來湊這熱鬧呢,我艸,當年我夢寐以求的女神,居然變成這副鬼模樣,想一想,真的是有些倒胃口啊——力量真的有這般重要么,媽的,連臉都不要了,哎呀,呸……”

  他嘮嘮叨叨地罵著,而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之中突然冒出無數滾滾濃煙,而在濃煙之中,有無數形態各異的夜叉、羅剎、鳩盤荼、餓鬼、富單那、吉蔗、毘陀羅等諸般鬼物,洶涌冒了出來。

  這些鬼物,與先前那尸堆血陣的虛空之門又有所不同,那些是靈界魔物,有血有肉,而這些則是半靈之物,時而飄渺,時而實質,讓人難以參透,稍不留神,它便能夠擠入你的身體里,與你的神識爭奪,將身體控制,而若是只顧防范精神靈體,它卻又陡然浮現,在你身上劃傷兩下,血痕乍現,寒勁凝出。

  詭異,這種來自于另外一個世界的鬼物,當真是詭異莫名。

  難怪那陰魔有膽量憑著她一個,便將我們這些人都給留在此處,那邪靈教兩面令旗之一的封魔榜,當真是一件絕佳的寶貝。

  當然,盡管這些瞧著嚇人,但是南海劍妖作為一個老油條,卻并不懼怕,他將手中玉質長劍一注入勁力,接著朝前一揮,一道劍光乍現,無數鬼物立刻變成兩截,消散不見,而這個時候我也耐不住性子了,沖上前去,抬手便是一記掌心雷。

  轟!

  這一掌將前方的七八頭惡鬼給直接震散,然而那雷聲卻陡然將我給嚇到了,不由得朝著頭頂望了過去。

  我的掌心雷自然沒有這般陣勢,這雷鳴,卻是從我頭頂上傳了出來。

  打雷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剎那芳華如曇花,紅粉骷髏,當年萬千寵愛,如今過氣黃花,本章獻給當年的女神顏家小妹,每個人都又無法忘記的人,也都有自己的執著,無關立場,無關對錯。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一章 剎那芳華如曇花”

  1. 回復 2015/04/27

    劉正楓

    那時陸左的肥蟲子被下蠱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