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二章 一道雷,萬道雷

  打雷了,下雨了,快點回家收衣服啊!

  在這一刻,我的腦海里卻突然浮現起在華東神學院里教書的時候。與小顏師妹在被窩里看著《大話西游》DVD里面的經典臺詞來。

  在這樣的生死時刻,我卻想起這般的事兒,說起來實在可笑,然而仔細想一想,那幾年的時光,何嘗不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呢?

  沒有紛爭,沒有死亡,沒有血腥,沒有各種各樣復雜的戰斗,以及壓在肩頭沉重的責任。

  接著我抬頭瞧向了天空,感覺到那雷聲轟鳴,卻是先前的那春雷綻放,先是停歇了一會兒,此刻卻又轟隆隆地響了起來,而這雷聲之上。隱約還有閃電浮現,盡管我們被籠罩在這酆都十二封魔陣之中,瞧不見外邊的景色,卻也曉得此刻的外界。雷聲轟鳴,連綿不絕。

  那些從惡鬼墓令旗中跳出來的諸般修羅惡鬼,不但畏懼陽光,而且對于這種至陽至剛的天雷,更是懼怕無比。故而盡管被這法陣籠罩,卻也立刻慌亂起來,原先悍不畏死的性子在雷聲之中一陣停頓,卻是有了罕見的猶豫。

  盡管它們依舊張著獠牙,但是突然之間,卻并沒有先前的那般兇狠了。

  聽到這雷聲,唯一沒有動手的師父卻也笑了,沖著虛空之中平靜地說道:“顏家妹子。哦,錯了,現在應該叫做陰魔大人——若是平日。你這久負盛名的酆都十二封魔陣,確實能夠將我們這些人給阻攔此處,至少一兩個小時不得解脫,又或許能夠通過蠶食之術,將我們給一點、一點兒地磨死,不過百密一疏,你終究還是沒有想到一點,那就是這打雷天,終究對你太過于不利了!”

  所謂陰魔,顧名思義,便是和我那梅浪師叔一般,都是御使鬼物修羅的大拿,或者說,她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懂得鬼物的人之一,在黯淡的夜色之中,他們固然能夠威脅倍增,但是我卻自小都知道一點,那就是鬼怕打雷鳴。

  這道理,是我那對這個行當什么都不知曉的母親告訴我的。

  一件連下里巴人都明白的事情,它得有多么真理?

  而恰好,茅山宗抓鬼降妖的手段眾多,最為出名的,應該就是本部天雷正法,至于我師父,最厲害的雷法,應該就是茅山宗最為隱秘的手段,也是唯有掌教真人和傳功長老說能夠知曉的——神劍引雷術。

  這術法,我們都有聽說過,但是沒見過。

  而此刻,我終于瞧見了師父平靜地使了出來——他將單手撮成了劍指,接著直直地指向了天空,口中平靜地念了一聲:“至道,雷罰!”

  “至道”,是我師父領悟天地規則之后,所表現出來的真言手段。

  而“雷罰”二字,則顯得意味深長許多。

  何為罰?

  站在什么立場上,方才能夠說出這般理直氣壯的話兒來?那可不是城管處理小商小販,也不是交警在路邊給違規停車的車輛貼條。

  所謂罰,那是在替天,行道!

  轟隆隆!

  我聽到一股雷鳴之聲,從我師父的身體里面傳了出來,一開始我還以為只是一種幻覺,然而隨后我立刻發現,這居然是我師父的骨頭在響,這般雷音骨鳴的手段,自然是修行已入至道,身體完全隨著心意而動的時候,方才能夠出現的異象,而這雷鳴卻如同一份引子,通過血液、骨髓和毛發傳播,一直朝著上方蔓延而去。

  它一開始還只是很輕微的顫動,但是到了后面,卻隱隱與我們頭頂之上、天際的雷鳴之上,一同共振起來。

  又經過幾秒鐘的停頓,我感覺到整個空間一陣焦躁不安的震動,接著就好像什么被撞到一般,天地都為之一顫,緊接著耳朵邊突然一聲炸響:“轟!”

  我下意識地穩住了身子,余光處卻瞧見一道天然雷電沖天而落,直接砸落在了頭頂灰蒙蒙的天空,而且一擊即破,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卻見我師父手掌高高舉起,一道蒼藍色的電光出現在了他掌邊的半米處,倏然凝固住。

  這凝固,并非是僵硬不動,那道游離不定的雷電停了下來,而尾部卻不斷的掙扎,顯示出了其中蘊含的恐怖力量在。

  這道雷電,居然是被師父所完全控制,隨心意而為之。

  我整個人都震驚了,而師父卻沖著我喊了一聲,一開始我還是雷聲在耳邊縈繞,未曾聽聞,等到他重復了一邊之后,方才曉得,他是在問那封魔榜,有可能藏在何方。

  我此刻的眼中,臨仙遣策已然消退,唯有憑著直覺,朝著前方的某一處猛然一直:“那兒!”

  盡管這雷電可控,但顯然連我師父也被這種暴戾不安的力量所震撼,根本無法停久,結果等我一指定方向,他立刻一甩劍指,那道凝固住的雷電立刻被放出了籠,活了過來,朝著前方倏然而射了出去。

  滋啦……轟……

  所有的事情發生得是那般的迅速,卻見這道雷電一路劃過無數惡鬼,滋啦作響,無數哀嚎升起,而最后則終于轟到了法陣的邊緣處,恐怖的炸響之后,我們卻并沒有瞧見有擊中那藏匿在暗處的陰魔。

  第六感,預知失敗了。

  我滿肚子的無奈,沖著師父解釋道:“對不起,師父,我的血勁今天用得太多了,此刻已經有些不太準了……”

  我有些灰心,然而師父卻沖著我平靜一笑道:“無妨,春雷動地布昭蘇,滄海群龍競吐珠,一個不準沒關系,我這里還有一些!”

  這話音剛落,仿佛應了他的話語,卻是有無數的雷鳴之聲陡然而起,緊接著頭頂上灰暗的天空被無數絢爛的雷電給擊穿。

  一道、兩道、三道……

  數十道的雷電在我師父頭頂的不遠處懸停,他都不用挑選方向,將這萬雷朝上而舉,平靜地說道:“今天的春雷,當真是好時節,平日里耗費心神,此刻卻是不費吹灰之力!”

  他說這話兒的時候,仿佛是有意停頓了一點兒時間,而黑暗中果然傳來一聲受創的尖叫聲:“陶掌門,你這般做,未免也太欺負人了吧……”

  師父這時方才陡然一震,卸掉所有的輕松,臉色變得極為肅穆,猛然一揮手,口中真言而出:“破!”

  在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無數恐怖的雷意在天地之間翻涌,世界都在這一刻變得仿佛只有那白色的光芒存在,毀滅性的力量在四周繁衍,盡管我知道師父不會誤傷到我,卻也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將諸般魔功全部收斂到了丹田之中,而雙手灼熱,卻是應用了修煉茅山掌心雷之時的一整套心法,讓自己處于免疫狀態。

  而閉上眼睛之后,我直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變得豎直,整個世界唯有那打鼓一般的巨響聲,不絕于耳。

  轟隆隆,轟隆隆……

  如此持續了三十多秒鐘,方才停歇下來,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瞧見那酆都十二封魔陣早已被破,我們身處于一處四處冒火的樹林之中,腳下依舊一片泥濘,但是那些樹林則大部分被雷劈得焦黑,冉冉的火焰從倒落的樹干之中燃起,有破碎的旗幡爛布被扔在了地上,四周一片狼藉,而師父則平靜地站在原地,嘩啦啦的雨水依舊從他的身邊劃開,顯得淡定自若。

  在這般雷罰之后的火海之中,我瞧見師父那副淡然的模樣,整個人都震撼住了。

  這,就是修行的巔峰么,怎么可以這般厲害?

  我什么時候,能夠牛逼如此?

  我是完全呆住了,而南海劍妖則是見過大場面的江湖老油條,沖著師父不滿地抱怨道:“老陶啊,剛才的那神劍引雷術,自然是靚爆了,不過你明明可以留人的,為何將顏蕓蕓給放走?難不成,你對她還有什么想法不成?”

  師父被他說得苦笑不得,一臉無奈地解釋道:“盡管春雷適合,但是倘若她拼了性命地留在此處,用那封魔榜與我們共存亡,還是會平添許多麻煩的,不如放她離開,免得橫生阻礙。”

  南海劍妖依舊不信,念念叨叨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顏蕓蕓當年艷絕川陜,你別說自己沒動心,這話兒怎么聽,都是狡辯……”

  師父不再理會此人,回過頭去,卻見并未入陣、身處外圍的楊師叔一身狼狽地跑到了跟前來,師父他平靜地點了點頭,然后問道:“情況如何?”

  楊師叔好像是被剛才那萬般落雷給波及到了,一身的泥水,不過走到跟前來的時候,卻還算是穩定,對師父稟報道:“人跑了,好像遭受重創,沒有去峰頂,而是繞道,從另一邊沖到了山下去。”

  師父點頭,指著前方說道:“如此便好,我們繼續走,拖延了這么長的時間,還不知道上面情況如何!”

  眾人收拾心情,沒有再理會這一片火場,通過這入峰頂的必經之路,一直來到了最頂上,而這個時候,我們卻并沒有再聽到任何搏斗之聲。

  這情況讓我的心沉了下來,難道在剛才陰魔阻攔我們的時間里,邪靈教的人,已經將那龍蟒給拿下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雷自然沒有萬道,這里的“萬”,跟古文中的“三”一般,都不過是一個復詞,形容心頭的震撼,個人觀感而已,請勿較真啊。
不過至少也得有近百道吧?老陶語:“別瞎咧咧,就問你,怕不怕?”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二章 一道雷,萬道雷”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咱家不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