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三章 絕頂群兇紛呈出

  邪靈教的人,已經將那頭到處惹事的黃山龍蟒給拿下了么?

  這是我們最關心的問題,而一直到我們突破陰魔封鎖,來到了峰頂之上時。瞧見上面渺渺無人煙,一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就連先前傳來的那些山體崩塌之聲,都仿佛如假的一般,瞧見這空空蕩蕩的峰頂,瞧著那幾棵稀稀拉拉的迎客松,我不由得一陣詫異——難道邪靈教的人,已經趁著這會兒功夫,將那龍蟒給收拾妥當,輕身離開了?

  我滿腦子的疑惑,而南海劍妖與楊師叔則同樣驚訝,小心翼翼地走進其中,四處打量,看著懸崖外面那黝黑如墨的深淵,不由得都皺起了眉頭來。

  唯有師父顯得格外平靜,他站在我的旁邊。一動也不動,甚至都沒有去打量懸崖邊的峭壁。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空蕩蕩的崖頂,以及那些孤獨的石頭與迎客松。我的心中一陣悸動收縮,下意識地產生了許多防備來。

  就在這時,師父舉手示意,讓大家稍安勿躁,不要胡亂動彈。

  楊師叔和南海劍妖不知道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當下也是身體僵直,不敢妄動。

  當所有人都站定了的時候,師父撫須,朝著前方的空地說道:“天王左使,好厲害的障眼法,若是貧道未曾注意這石頭和松樹的方位錯落,或許也就真的給你們瞞過去了。這般驚奇的法陣,想來是延續當年陣王屈陽的智慧結晶。巧奪天工,只是我一直有一個疑問,就是你當年將屈陽給暗算而死。為何還有臉再繼續他的遺產?這樣的行為,跟你光明磊落的天王左使名號,實在不符啊?”

  被師父這般毫不留情地譏諷著,峰頂之上,一塊七米奇石的上面陡然出現了一個又高又壯的身影來,居高臨下地望了過來,如老友相見一般如沐春風:“老陶,幾年未見,你說話還是這般損——屈陽那蠢貨自取滅亡,厄德勒人人得而誅之,與我何干?”

  師父望著那個天兵天將一般的男人,平靜地說道:“本來立場不同,我自然是沒有什么好說的,不過當年國仇家恨,民族危亡,人家屈陽主張抗日,投入滾滾洪流之中,甚至還準備組織高手隊東渡日本,偷襲日軍陸軍總部,結果卻沒想到被你這般吃里爬外的靖綏之徒給暗算,最終敗亡,而你這些年來一直勾結外國勢力,妄圖卷土重來。就這事兒,使得你王新鑒雖說絕頂于天下,卻也讓天下人,瞧不起你。”

  面對著我師父的指責,天王左使眼觀鼻、鼻觀心,顯得十分淡然:“以前我見到一個男人,告訴我‘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我做的事情,你們不理解,但那是我的信仰,是沈老總交給我的遺命,我不得不做——陶掌門,咱們都不是閑人,也不必翻來覆去地講這陳谷子、爛麻子的事情,告訴我,你想干什么?”

  師父冷然說道:“倘若不是你瘋子擋在前面,我寧愿這輩子都不曾遇見過你——告訴你,這黃山龍蟒,我要了。”

  “好大的口氣!”

  這時從旁邊的一棵高大松樹下傳來了一聲公鴨嗓,我循聲望了過去,卻瞧見一個留著山羊胡的猥瑣老頭兒,正抱著胳膊在遠處瞧著我們冷笑,師父斜眼瞧去,鎮定自若地說道:“原來是地魔,都說十二魔星之中,以天地雙魔最是厲害,一主內,一主外,卻不知道那傳說中帶著猶太血統的天魔,可曾在此?”

  天王左使居高臨下站得有些累,飛身躍下來,沖著我們笑道:“天魔向來都是在邪靈殿中主持香火,自然不可能過來摻和這事兒,不過陶掌門不會是覺得,就憑我們這些人,還難以跟你們爭奪龍蟒?”

  我師父呵呵一笑,聳肩說道:“沒有,事實上只要天王左使在這兒,資格什么的,便都有了。不過天魔不來,想來不是因為主持香火,而是因為他對你,根本就是聽調不聽宣吧,哈哈?”

  沈老總失蹤,而王新鑒將邪靈右使設計陷害,使得曾經鼎盛的邪靈教一時陷入四分五裂的狀態,不再如常,這是多年來一直為邪靈教再次統一而奔波忙碌的王新鑒,心頭最大的痛,此刻被我師父血淋淋地揭露出來,臉上頓時就是一陣鐵青,緩步往前走,沉聲說道:“是么,你真的覺得我厄德勒無人,對么?”

  隨著他的話語,我瞧見周遭的景色陡然而變,原本頗為平靜的峰頂,處處都是碎石裂土、倒塌的樹木,而十多名戴著黑色惡鬼面具的長袍人出現在了天王左使的身后。

  這些人宛如游魂,毫無存在感,雙手下垂,輕飄飄的宛如鬼魅,瞧見這些人,南海劍妖不由得一陣低呼:“哦,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左使衛隊,對吧?”

  左使衛隊?

  我眉頭一跳,曉得這些人是王新鑒當年出世之時,從魯東八連營各個莊子中挑選出來的高手,這些人與王新鑒一同出生成長,是他最忠實的追隨者,宛如當年的羅藝和燕北十八騎一般,曾經追隨王新鑒打過無數硬仗,也是他暫時執掌邪靈教,最為堅實的基礎。

  可以說,王新鑒之所以有現如今的這名聲,有一半,其實應該算在左使衛隊身上。

  在我們這個行當之中,稍微有一點兒常識的人都知曉,燕北十八騎曾經是隋唐時期最為恐怖的王牌騎兵部隊,他們總共由十八個人組成,身著寒衣,腰佩彎刀,臉帶面罩,頭蒙黑巾,只露雙眼,外身還披著黑色長披風,腳踏胡人馬靴,馬靴配有匕首,眾人背負大弓,每人負箭十八只,同時都配有清一色的圓月彎刀。燕北十八騎一般都是在大漠活動,很少進入中原,每一次出現,都將給蠻族帶來一次慘絕人寰的大殺戮。

  有傳聞說,燕北十八騎有一次,僅憑本身十八人,便殺掉外族侵略者幾千人,令得外族侵略者長年不敢再犯一步。

  那是古代群體修行者的傳奇,而能夠被江湖中譽為堪比燕北十八騎的左使衛隊,從實力上來看,應該也是同樣恐怖。

  我默默地數了一番,發現這些灰袍人只有十三個,與我所知道的左使衛隊并不相符,不過卻也能夠理解,當年追隨王新鑒的左使衛隊成員已然相繼老去,有的甚至都已經不再人間,隨著這些年逐步的淘汰與篩選,如今的左使衛隊,未必就是當年讓人聞風喪膽的那一批了。

  王新鑒識得南海劍妖的身份,對他說道:“我與你師兄劍魔有故,不想對你下狠手,你若識相,還請自己離開。”

  聽到這話兒,南海劍妖瞧了瞧那高大得宛若天神的王新鑒,又掃量了一眼實力深不可測的左使衛隊,從善如流地說道:“這是你們和茅山宗的爭斗,我只不過是來看熱鬧額,既然是要分生死,我就不摻和了,我走了,各位玩好啊,回見……”

  他倒是極為識趣,轉身就離開,對于這樣的行為,我心中雖然不太欣賞,卻也曉得將與此事并無關聯的南海劍妖強行留在這兒,著實有些不太合適。

  人家畢竟只是師父的朋友,還輪不到與咱們賣命的地步。

  然而就在南海劍妖轉身離去的時候,路口處突然出現了十幾個人影,將他給攔住了,我望了過去,卻瞧見來人,居然是久未蒙面的光頭彌勒。

  那平淡儒雅的青年多年未見,此刻已經步入中年,整個人更顯得淡定自若,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著,讓人感覺就好像是得道的高僧一般,而在他的旁邊,則有著十八個形態各異的光頭和尚,皮膚之上仿佛撒得有金粉,閃閃發亮,個個太陽穴高高鼓起,讓人曉得別的不說,光這一副身體,都絕對是一等一的橫練高手。

  彌勒攔住了南海劍妖,平淡地說道:“左使,這人不能放走,他若是出去通風報信,我們又要添了許多麻煩呢。”

  聽到彌勒的話,我不由得心中大駭,這家伙在邪靈教中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膽敢直接否定高高在上的天王左使那話兒?

  他在邪靈教的地位,難道比王新鑒還高不成?

  我想到這個可能的時候,下意識地笑了笑,覺得實在是有些無稽之談,然后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于彌勒的這提議,王新鑒居然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瞧見這般的情況出現,那南海劍妖卻是嘿然笑了起來:“王左使,真沒想到,在邪靈教之中,你的話,都不好使了啊?”

  面對著南海劍妖的冷嘲熱諷,王新鑒卻顯得十分豁達,眉頭一掀,淡然說道:“厄德勒內部的事情,由不得你么這些外人知曉,他既然這般說了,你也就不要離開,等結束之后,再說吧。”

  南海劍妖將那玉質長劍緩緩拔出,淡然說道:“不讓我走?倒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三章 絕頂群兇紛呈出”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劍妖不是左使的敵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