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四章 邪靈教掌教元帥

  南海劍妖并非什么小角色,不是說想留,就能夠留下的。

  他的師兄南海劍魔,當年游歷中原的時候。據我所知就曾經教下了兩個徒弟,一個是現如今已經躋身天下十大的一字劍黃晨曲君,而另外一個,則是天下第一殺手亭下走馬。

  什么是傳奇,這就是傳奇——劍魔雖然不在江湖,但是處處都有他的傳說。

  作為南海一脈,南海劍妖或許并不如自己的師兄,但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隨意處置的,想要拿住他,那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也正是天王左使不想與他魚死網破的原因,起先承諾讓他一人離去,而后在彌勒堅持之后,他更是對南海劍妖保證,說讓他在此旁觀,等到一切結束之后。便可以自行離開。

  這承諾聽著不錯,但是天王左使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自己的名聲。

  他的名聲自從暗算了自家右使屈陽之后,就一直都不好。

  連自家人都要算計。而且還是當時一力主張抗日的屈陽,無論是從民族大義,還是從個人品德來看,他都未必能夠實現自己的承諾。

  故而南海劍妖不信,而作為一個能夠讓天王左使都改變想法的男人。那個戴著黑色面具的彌勒,也顯得特別強硬。

  既然談不攏,那就只有打一場。

  江湖人士,能動手,盡量就別吵吵,這個方才是那正理,眾人認可的規則。

  南海劍妖出劍,朝著阻攔自己的那名蒙面人直直地指了過去。寒聲說道:“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野和尚,一個個不在廟里面吃齋念佛,卻都跑出來指手畫腳。今天老夫不將你打服,你恐怕是不知道這世間,有一種美德叫做謙遜!”

  他指向的那個蒙面人,自然是彌勒。

  之所以將臉給蒙上來,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當年黃河口一戰的時候,他與我拼斗的時候施展功法,已經將自己那帥得讓男人嫉妒、女人合不攏腿的小臉兒,給弄毀容了。

  彌勒之前表現出來的模樣,十分平淡自然,但是內心之中,卻依舊對自己的面貌,十分在乎。

  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快,使得現在丑陋的他不得不戴上面具,方才能夠自欺欺人。

  臉變了,人的性格似乎也變得更加強勢。

  彌勒沒有說話,而是平靜地抬了抬手,擺出了一個“請”的起手式,看著瀟灑利落,不過那種貫足全身的輕蔑感,卻讓人心頭發悶。

  我的心頭發悶,南海劍妖自然是氣得肚子都炸了起來。

  人們都傳言三大圣地,天山神池宮,東海蓬萊島,苗疆萬毒窟,卻偏偏漏下了一個地方,那就是南海一脈。

  能夠與東海蓬萊島所抗衡的南海一脈,自然是非同凡響,而與前三者所不同的,是南海一脈最出名的都是散修之人,這些大部分都是在中原不得意,流落南海的散修,在浩淼煙波的南海之上,因為找到了某些仙家洞窟,故而能夠有許多讓人驚嘆的手段和修為。

  與南洋和東南亞的那些巫師和尚不一樣,他們自始至終,都將自己認為是中華一脈。

  通常本事大的人,脾氣也大。

  南海劍妖別看為人笑嘻嘻的,但那是對于朋友,對于敵人,他可從來不會有太多的仁慈,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南海那般復雜的地方生存下來。

  為了攪局,他上來就是一劍。

  一劍劈颶浪。

  玉劍還是玉劍,劍柄之上也依舊是南海劍妖的手掌,往前一劈,卻宛若華山倒塌,一股肉眼可見的犀利劍氣從劍身之上卷涌而出,朝著攔在了自己前方的彌勒一行人徑直斬了過去。

  空氣之中,傳來了一聲犀利而果斷的炸響。

  唰!

  南海劍妖上來就直接使出了最強的手段之一,他打的主意,是這一劍之后,再也沒有人膽敢小瞧它。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這一劍斬出的時候,前面的那個蒙面人一動也不動,風輕云淡地在那兒站著,顯得特別的鎮定,而他旁邊的那十八個渾身涂抹金粉的光頭和尚則在同一時間,紛紛上前,有的跌坐,有的單手作揖,有的笑容滿面,有的愁眉苦臉,有的舉缽,有的托塔,形態各異,但是卻連接在了一起來。

  他們每一個人,彼此都搭著對方的身體,十八人,宛如一個整體。

  巨大而碩長的劍氣就在他們剛剛結好陣的那一霎那臨體。

  南海劍妖要一劍斬出一條出路來,然而這十八個和尚卻是在此刻結陣而成,身上頓時就冒出了一股濃郁得宛如實質的氣華來,就好像一座金鐘罩,將此處牢牢地穩固住。

  咚!

  劍氣斬在了金鐘罩之上,兩者均為氣華,而又都凝如實質,其結果卻也是宛如實物一般,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響聲。

  緊接著,讓人詫異的事情發生了,絕對能夠躋身進入頂級高手行列的南海劍妖,他全力施展而出的劍氣,居然并不能斬破這一群無名之輩凝結而出的金鐘罩。

  那錚然犀利的劍氣在與金鐘罩惡狠狠撞擊之后,既然再無寸進,直接被里面金色的力量給消融了去。

  而在這整個的過程之中,蒙面的彌勒都保持著絕對的淡定,一動也不動,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他的淡然,是天生的,也是力量的賦予。

  相比之下,南海劍妖顯得如初入江湖的新手一般。

  然而南海劍妖到底也是年老成精的家伙,瞧見了這般的情況,他并沒有搶先而上,直接開打,若是收起了手中的劍,瞇著眼睛瞧了過去,意味深長地說道:“不錯,瞧這手段,莫非是要效仿那少林的十八銅人,排兵演陣不成?”

  這時的彌勒方才答話:“十八銅人,不過是武學末技,我面前的這些,那可是深得佛法精髓、尊者與羅漢轉世的十八羅漢。”

  十八羅漢?

  坐鹿、舉缽、托塔、騎象、笑獅、開心、探手、沉思、挖耳、布袋、長眉、看門、靜坐、過江、降龍、伏虎,這十八位羅漢可是佛教傳說中十八位永住世間、護持正法的阿羅漢,由十六羅漢加二尊者而來,他們都是歷史人物,也均為佛主釋迦牟尼的弟子。

  我手下也有七劍,不過卻也只是因為劍陣的關系,對應了北斗星辰,并不能說他們是就是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星轉世。

  這彌勒為何會有這般狂妄的口氣,居然敢將自己門下的這十八個光頭和尚,稱之為十八羅漢轉世?

  這些倘若是羅漢轉世,他難道就是佛主釋迦摩尼不成?

  笑話!

  我心中腹誹著,然而那邊的南海劍妖則陷入了一陣凝重之中,指著這些金光閃閃的光頭和尚,沉聲說道:“哦,果然,這些人給我的感覺,并非是一步一步修行至此的,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夠強行提升他們的修為?”

  彌勒并不愿意講真話,而是重復剛才的那一套說辭道:“都說了他們是羅漢轉世,一旦頓悟覺醒,佛法自然就源源不斷。”

  他這話兒,讓南海劍妖都有些信了,然而這個時候,我師父卻冷冷笑了起來:“什么羅漢轉世,不過就是通過催眠密法,侵入對方的潛意識中,讓他們自個兒以為自己就是那轉世的羅漢,從而達到假佛的境界,這不過是西方狂戰士時期玩剩下來的把式而已,不過你這小子倒是真的厲害,能夠湊齊這么十八人,不但籌謀卦算之術需要巔峰,而且對于靈魂和意識的探索,也絕對是當時之強啊!”

  被我師父一語揭破,那彌勒卻也并不惱怒,拱手說道:“果然不愧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光這份見識,便已然獨步天下!”

  我師父冷冷地笑道:“這些人雖然會在短時間里變得無比厲害,但是因為神魂被動,時間一旦拖久,神志就會不清,腦子也變得不太好使了,這事兒,你可曾考慮過?”

  彌勒若無其事地說道:“干大事的,只需要一個掌舵人便好了,至于手下的這些,腦子糊涂一點,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他說得如此坦白,而身前的這十八位金光羅漢卻臉色如常,并無異意,師父瞧見了,不由得沖著遠處的天王左使說道:“王左使,不知道你從哪兒找出這么一位野心勃勃的家伙來,不過我這里可得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就是火,是焚燒一切的烈火,你可得小心了,別被這后輩,給燒得一根骨頭都不剩下……”

  盡管不知道彌勒在邪靈教的地位如何,但是我師父卻一開口,便光明正大地挑撥起兩人之間的關系來,而那天王左使卻顯得十分淡然,微笑著說道:“說起來,他與你我之間,也都有一些關系——我本來想培養你身邊的那弟子當做厄德勒未來的接班人,卻沒想到他選擇了你;好在上天有眼,又賜予了厄德勒新的希望……”

  他的語氣和緩,雙眼冒著精光,微微一頓,接著對我們說道:“對了,忘記跟你們介紹,這一位,就是厄德勒新的掌教元帥,小佛爺!”

2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四章 邪靈教掌教元帥”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只要他們自己覺得是就行了。就像山洞里那群自己覺得自己就是二郎真君了

  2. 回復 2015/05/21

    陸左

    彌勒就是小佛爺?!就是我那不爭氣的堂弟陸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