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五章 巔峰對決身先逃

  什么,掌教元帥?

  聽到這個字眼,我整個人都不由得愣住了,因為據我所知。厄德勒,也就是我們后來一直稱之為“邪靈教”的這個組織里,唯一出現過的掌教元帥,應該就只有創始人沈老總,而后邪靈教四分五裂,大部分邪靈教徒雖然一直奉王新鑒為尊,但是這家伙卻并沒有辭去邪靈左使的位置,登上寶座,成為邪靈教的第二任掌教元帥。

  沒想到這全面掌管邪靈教的位置,王新鑒居然讓這個應該就是彌勒的男人,來坐了。

  他到底有何德何能,居然能夠坐上這樣的位置?

  就憑長得帥?

  我心中一陣翻江倒海,然而理智卻告訴我,事實應該就是如此,而且彌勒坐著位置,應該時間頗久了。要不然他當初也不可能在南方省的時候幫我壓制住十二魔星之中的強者閔魔,也不可能命令得了魅魔和風魔,更不可能奔走天下,分化各處邪靈鴻廬。四處收攏散落各處的邪靈教徒。

  他做的所有事情,我以前都覺得沒有太多的理由,而此刻卻終于讓我確定了,彌勒,也就是此刻的小佛爺。當真就是邪靈教掌教元帥的身份。

  聽到了王新鑒的介紹,眾人議論紛紛,而我師父卻顯得并不意外,對那天王新鑒說道:“王左使,你推這人上到臺前來,自然是有你計算的道理在,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這也許有可能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面對我師父的這挑撥,王新鑒顯得十分淡然,微微一笑道:“若是年輕人。一生還是很漫長的,但是對于我們這些行將枯木的老骨頭,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哪里還有那么多計較的地方?”

  他的這話兒,帶著許多晦澀之氣,說到最后,眼皮一翻,朝著我們這邊遙遙看來,讓人覺得直入人心。

  我師父何等聰明之人,卻是聽出了他的意思來,平靜地向前踏步,淡然說道:“明白了,原來左使閣下此番的亮相,卻并非是奪取黃山龍蟒那么簡單,而是一石二鳥之術,想以我陶晉鴻的人頭,當做你退出江湖的謝幕之戰啊,從此長江后浪推前浪,而你則金盆洗手,不再過問世事了,對吧?”

  王新鑒仰頭一陣笑,嘿然說道:“知我者,陶晉鴻是也,不知道你是否能夠成全一位百歲老人的心愿呢?”

  我師父瞧見面前這個宛如天神一般的壯漢,也顯得格外平靜,渾然沒有先前承受那喪孫之痛時頹然的模樣,而是認真地點了點頭,對他說道:“事實上,我這些年來也一直有一個心愿——想當年,天下三絕一出,群星黯淡,然而這三人直接或間接都死于一人之手,而我陶晉鴻便萌發了這么一個想法,那就是將這人給干掉,若是如此,多年郁積,必然能夠一掃而空。”

  聽到師父提及天下三絕,我立刻想起了其中的符王李道子來。

  當年李師叔祖自知命不久矣,便準備學那三國方士諸葛孔明一般,燃燈續命,為之護法的便是被親自指定的我,然而這事兒最終功虧一簣,卻是因為那王新鑒的出手破壞。

  這世間,對我最好的人不多,我師父算一個,李道子也算是一個。

  若是沒有李道子,說不定我早就死了。

  所以在那一瞬間,我的眼睛就紅了起來,不動聲色地將手伸進了內兜之中,一把掏出了三顆廣陵金丹來。

  這金丹,功效非凡,一顆便能夠恢復先前盡耗的諸多功力,然而是藥三分毒,副作用也挺大的,像是我這般吃,簡直就是在給自己打雞血。

  然而盡管能夠猜測到結局,我卻沒有半分猶豫。

  師父和王新鑒兩人如同久未蒙面的好友,兩人交談幾句之后,終于開始露出了最終的目的來。

  開打。

  這是宿命的對決。

  我們都不知道兩人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我就聽到耳邊傳來了師父的一聲囑咐:“志程,你什么都別管,盡量跟著南海劍妖一起,朝著山下突圍,跟其余的師兄弟一起,離開這座山峰!”

  還沒有等我琢磨過味兒來,便感覺到峰頂的某一處地方,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

  砰!

  我能夠感覺到兩個身影惡狠狠地撞到了一起來,雙方的實力似乎勢均力敵,故而這一下兩人都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但是卻有一股風暴從兩人對撞的那個地方,陡然而生,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呼……

  就如同爆炸一般,整個峰頂的炁場頓時就是一片混亂,以兩人碰撞的地點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颶風陡然而起,吹得無數人都站不住,朝著身后跌倒而去,呼呼的風聲吹得每一個人都感覺到刺痛,仿佛世界末日來臨一般,而這時的我瞧見,能夠繼續堅定地站在峰頂之上,不受影響的,卻只有四人。

  我一個,南海劍妖一個,留著山羊胡的猥瑣老頭兒地魔一個,還有一個,就是邪靈教的那位掌教元帥——小佛爺。

  至于我的那楊師叔,我都不知道他在拼斗發起的一瞬間,藏到了哪兒去。

  王新鑒與我師父兩人拼了一記之后,身子陡轉,各自懸停在了一棵峰頂松樹之上,而就在他們交手的那一剎那,場中的眾人也是在瞬間動起了手來。

  我并沒有去跟心中最恨的王新鑒動手,而是朝著那位蒙著面具的小佛爺殺去。

  盡管努爾、張大明白最終并未死去,但是張世界、張良旭、張良馗等人,卻是死在了黃河口的蝗災之中,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相伴著我長大的胖妞,卻也是被這家伙給收去的,至今不知下落,生死不明。

  我與此人的仇,比山高,比海深。

  我一動手,南海劍妖卻也是沒有半分猶豫,便朝著前方猛撲,沖擊的方向,卻也是這位掌教元帥。

  因為他擋住了我們下山的道路。

  別人說“擋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而倘若是擋了被人的活路,那爆發出來的戰斗力,絕對不是尋常人所能夠想象的。

  南海劍妖再一次持劍沖上了前去,不過這一次他并沒有再用劍氣,而是提著一把劍,直接往前沖。

  任何勁道,都比不過一劍一劍地斬去,血肉橫飛的時候更加刺激。

  殺!

  名字里面,有一顆“劍”字,這南海劍妖對于劍的領悟,比尋常人不知道多了幾十層樓高的境界,而即便是面對著這一幫被人強行催眠的假佛子,以及那邪靈教的新任掌教元帥,他也是沒有半分畏懼,一聲嘶吼,整個人便如流星撞入了人群之中,手中的玉劍化作一道璀璨光華,在那被圍成銅墻鐵壁的十八羅漢之中閃爍。

  南海劍妖義無返顧,而我則是一陣血液沸騰。

  天王左使王新鑒和我師父的戰斗,在他們最終分出勝負之前,基本上是沒有人能夠插手的,而此刻的場中,對方擁有十二魔星之中排名前列的地魔,以及數年未見、已然化名叫做小佛爺的掌教元帥彌勒,除了這兩個神秘莫測的高手之外,堪稱千人敵的左使衛隊,和這十八羅漢,也是足以壓垮天枰的重要籌碼。

  反觀我方,除了與天王左使拼生死的我師父之外,便只有我、楊知修師叔以及南海劍妖三人。

  我極不穩定,這個不談,楊師叔雖然躋身進了茅山十大長老之列,但是僅能陪在末尾,應該也不會有多厲害,至于南海劍妖一人,反而是最為穩定和值得依靠的,但是他卻并不愿意將自己的性命付托于此。

  既然如此,那邊只有前突。

  南海劍妖奮力而沖,憑著手中玉劍,撕出一道口子,直接撞入了十八羅漢的陣中去,而我也在那一刻開啟了臨仙遣策,跟隨其后,猛然沖進其中。

  一入陣中,處處都是金光閃閃,無數肌肉壯漢,手持諸般法器,朝著我們這邊砸落而來。

  南海劍妖一劍向前,有我無敵,那氣勢著實恐怖,而在后面的我卻不得不為他擋去諸多攻擊,在一陣紛飛亂象之中,我開始尋找著那戴著面具的小佛爺。

  然而我瞧見這家伙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居然與我保持了距離,站在了十八羅漢的邊緣位置。

  他這是什么意思?

  要是出手阻攔,他應該會擋在正前面啊,畢竟出言阻攔南海劍妖的人也是他,為何會露出這么一番空隙出來給我們呢?

  盡管感覺有些疑惑,然而我卻瞧見身后的地魔正在飛速趕來,故而無暇多想,想起師父先前提過的十八羅漢缺陷,當下也是福靈心至,一個魔威,直接拍在了前方。

  轟!

  魔威施展,君臨天下之勢,十八羅漢頓時身形一滯,而我卻感覺有一股力量帶著我,朝著峰下拉扯,耳邊傳來南海劍妖的狂喊:“快走,別管其它!”

  我還待猶豫,卻聽他的下一句,卻是:“是你師父安排的!”

  我沒有再等待,果斷地越過東倒西歪的十八羅漢,朝著峰下飛奔,然而在我的余光處,卻瞧見那戴著面具的小佛爺,眼睛瞇了起來。

  他似乎在笑?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五章 巔峰對決身先逃”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心里偷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