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六章 江湖豪杰在險峰

  不知道是不是彌勒之前給我留下的陰影太過于濃厚,使得我一瞧見他那微微彎起的眼睛,就忍不住一陣心慌,有點不曉得這個家伙。到底又有什么花花腸子在暗地里謀算著。

  總之他一笑,事情就絕對有不對勁的地方。

  然而南海劍妖哪里還顧得了這么多,瞧見我魔威一展,將諸多金身光頭給震懾住,便拉著我,頭也不回地朝著峰下的樹林子里面狂奔,一邊跑,一邊對我說道:“你小子別缺心眼啊,別說在這個鬼地方,就算是機關重重、高手無數的龍脈之地,你師父照樣來去自如,你不必為他的安全擔憂——你死一百遍,他都未必有事,我們跑出去了,就算是贏了!”

  他的話語讓我覺得心安許多,想著剛才也是情急。想著回想起來,連雜毛小道都有一遁千里的手段,我師父又怎么可能會被這些邪靈宵小給活生生纏死呢?

  或者說,他未必會落敗。甚至還有將那天王左使給反殺的可能。

  唯一可惜的事情是,那頭一直素未蒙面的黃山龍蟒,恐怕是落在了人多勢眾的邪靈教手中,而倘若那龍血結晶被邪靈教的人所掌控,只怕以后宗教局的日子。可就會變得越來越難過了。

  我腦子里飛速轉動,而腳下卻不停,與南海劍妖在樹林中快速疾奔,一路沖下,沿途并未遇到多少阻攔,等到快接近原先我與湘西鬼王交手的巖石平臺之時,突然下方一陣喧鬧,無數火把揮舞而起。我心中又是擔憂,又是驚慌,與南海劍妖互望了一眼。后者猶豫了片刻,然后對我說道:“無妨,我們去看看便是了,倘若是邪靈教的人,一會兒我傳訊,讓那頭黑背大鵬過來,將我們給接走!”

  我倒不擔心下面邪靈教的人威脅到我,而是在擔心留守這兒的符鈞等人的安危,還有茅同真長老帶隊的人為何此次不曾露面,這也是我心頭的一塊病。

  原先的時候,有師父在,茅山也是人員濟濟,再加上七劍,我自覺得這一支隊伍,足以拿下黃山龍蟒,然而卻沒有想到,邪靈教的天王左使居然也會在此時露面,而且帶來的驕兵悍將,整體的實力絕對要比我茅山要強上許多。

  我之前就有這樣的擔心,然而真就是怕什么來什么,不過事到如今,我也只有硬著頭皮,咬牙盯上了。

  管它下面是什么,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

  我渾身血液灼熱,氣血激蕩,正想著找點兒人來練練手,發泄一下被總共四顆廣陵金丹弄得憋悶不已的情緒呢。

  兩人一路朝下,滿身泥濘地沖到了巖石平臺邊緣,卻瞧見符鈞以及茅同真長老等其余茅山子弟都在那只巨掌的跟前,而在他們的周圍,則圍著了五六十裝束各異的人,這些人大概分成四波,一伙穿著華貴八卦道袍的黃袍道士,一伙袒胸露背的粗鄙漢子,一伙穿著黑西裝和皮夾克的男女,還有一幫人,衣物最是不統一,不過我卻能夠瞧見他們的臂膀之上,都幫著一根藍絲巾。

  我不認得這些人,然而南海劍妖雖是遠居海外的散修,但卻也是行走多年的老江湖,如數家珍地對我說道:“天,你瞧瞧,那些家伙,居然都匯聚于此了,龍虎山、洞庭湖、荊門島、太上峰——我先前瞧見的人都在,他們是怎么找過來的?”

  “龍虎山?”

  我瞇起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幫黃袍道士,發現他們穿的這道袍,確實就是龍虎三為了表明正朔,特意統一的黃色道袍,而為首的那人仙風道骨,留著一縷黑色而飄逸的山羊胡,年紀四五十歲,正值盛年,卻并不是我說認識的人。

  我不認識,但是南海劍妖卻是曉得,低聲對我說道:“對,就是龍虎山,那個男人叫做張永陵,當代張天師!”

  張天師?

  龍虎山是當世之間,能夠與茅山宗并列的頂級道門,而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有三人,善揚真人是龍虎山大長老,他的修為能夠與我師父相提并論,兩者一直不相伯仲,望月真人是龍虎山第一符箓宗師,在符箓上的造詣也是異常厲害,成名多年,不過之前一直被我那師叔祖李道子壓制,至于第三位,也就是龍虎山天師道的掌門人,張天師。

  “天師”二字,乃從張道陵創立天師道一來,便一直世襲而下,歷朝歷代的天師道掌教都姓張,也沿襲了張天師的這個名號,當代的張天師,因為常年一直在龍虎山下的天師府中隱居不出,故而名聲不顯,反倒是沒有前兩者那般出名。

  然而善戰者無赫赫之功,別的不說,人家能夠坐在張天師的那個位置上,就一定有著足夠的本事和手段。

  只是,不知道這一大幫子的人,圍著符鈞等人在做什么呢?

  既然不是邪靈教的人,我便也再無顧忌,快步沖到了人群外圍,沖著眾人拱手喊道:“在下茅山宗門下陳志程,不知道各位圍困我茅山子弟,所為何來?”

  陳志程?

  人的名樹的影,前推二十年,我不過是籍籍無名的小輩,報上這名號,根本就不會有人搭理,然而經過了這么多年的闖蕩,特別是近年來的數次事件中,我不得不表現出來的高調,讓這個行當里面的大部分人都能夠耳熟能詳,所以這些人一聽到我的名字,不由得紛紛轉頭過來,朝我打量,而那位留著黝黑胡須的張天師也回過頭來,凝望了我一眼,方才不緊不慢地說道:“原來你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黑手雙城啊?”

  黑手雙城其實是別人給我取的匪號,在這般正式的場合,這般問起,其實是有一些不禮貌的,不過我卻也不想亂結仇人,平靜地拱手說道:“都不過是些江湖匪號,在下陳志程,見過張天師!”

  張天師瞇眼打量了我一番,方才點頭說道:“總聽人說起你的事情,一直覺得有些夸大,而如今一見,的確是個人才。”

  我謙虛地說道:“張天師盛譽了,不知道您帶人將我茅山子弟圍著,所為何事?”

  我再一次的提問,使得對方終于不再繞圈子,而是直接指著符鈞他們身后的巨掌說道:“先前我們聽到此峰傳來異動,故而趕過來一瞧,沒想到卻見到了這般神奇的東西,想要走近一觀,卻被你們的人給攔著了——這事兒實在是有些不合理,不管怎么樣,我們也擊敗了那么多的古怪魔物,瞧一眼,研究一下都不行么?你們茅山這般,真的有些太霸道了!”

  他這話兒說著,遠處的符鈞頓時就不樂意了,沖著他喊道:“哪里是不合理,這東西是我師兄和師父千辛萬苦給留下來的,你們一來,二話不說,就要將其切割,強取豪奪,我不過是反抗而已……”

  雙方各執一詞,至于到底誰的話兒更加可信一些,其實基本上都不用猜測,我明白這么一只巨掌擺在這兒,著實讓人瞧著眼熱,總想從里面弄點什么秘密出來,方才罷休,若是在平日,我自然會直接將這話兒給對方堵回去,不過此時此刻,我的心中卻是突然豁達了一些,抬手阻止了符鈞的訴苦,然后平靜地說道:“張天師說得很對,這玩意反正都這么大,誰若是想要,只管割回去研究便是了。”

  聽到我的話,符鈞和茅同真兩個負責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了訝異之色,而那張天師也沒想到我會這般的豁達,下意識地反問道:“你有什么條件?”

  我哈哈一笑,聳肩說道:“天材地寶,有德者而居之,盡管這只手是在下與師父協作,共同留下來的,但是諸位若是想要研究,怎么弄都行,倒也沒有那么多講究的地方,所以自然也用不著什么條件,各位高興就好!”

  我揮手,示意符鈞和茅長老等人離開那巨手的范圍。

  我在茅山的威望其實還算是挺高的,所以我一吩咐,符鈞等人雖說臉上并不情愿,但終究還是抱著陶陶的尸體,帶著人離開了巨手,來到了我的跟前來,低聲問道:“大師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為何會這般好說話?”

  旁邊的茅長老也是一臉疑惑,朝著而我瞧了過來。

  我看了一眼早已沒有了氣息的陶陶,低聲對他說道:“符鈞,你現在立刻就走,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處,將陶陶給帶出去,出了任何問題,我唯你是問。”

  符鈞抬頭瞧了我一眼,看懂了我眼中的決絕,于是沒有二話,直接抱著陶陶的尸體,帶著另外一個背著清秀小尼姑尸體的弟子,一同離開。

  他離開之后,我讓剩余的茅山眾人稍安勿躁,然后站出來,對那六十多個圍著巨掌殘肢勘查的江湖人士朗聲說道:“各位此行,前來黃山,想來應該并不是為了這么一個豬蹄膀而來的吧?是黃山龍蟒,對不對?想知道它在哪兒么?”

  我這一句話,讓整個喧鬧無比的場面瞬間就靜了下來,無數道灼熱的目光,朝著我這邊熱切地望了過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對嘛,一只豬蹄膀有什么好研究的,你們不是要找黃山龍蟒么?
我知道在哪兒啊?
當然,我是不會告訴你們,龍蟒到底在誰的手上。
張天師,再叫我一聲“黑手雙城”來聽聽?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六章 江湖豪杰在險峰”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龍蟒在上面,被邪靈教截胡啦,大家快上去替天行道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