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七章 君子生非于異也

  這么多的人,在這大半夜里面,紛紛聚集于此,又是淋雨。又是奔走,自然不是為了學雷鋒做好事,而是為了那條在江湖上不知道怎么就傳得沸沸揚揚的黃山龍蟒,任何覺得自己有可能占點兒便宜的,都會義無返顧地插手其中,這是為何?

  還不就是因為那真龍一身是寶,但凡有點兒好處,即便微末,也總好過在山中苦修十年。

  甚至還有一個說法,就是咱國人之所以將自己稱之為“龍的傳人”,便是因為有很多東西,其實是沿襲自真龍之上,別的不談,那真龍的修行方式,倘若是能夠學得幾分,只怕未來的江湖。也就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利益在前,沒有人會恐懼,特別是一眾生來便在與天斗,膽大包天的修行者。能夠來到這兒的每一個人,都會在期待著旁人都會是炮灰,唯有自己,才是最有可能占到便宜的那一個人。

  所以當我說起“黃山龍蟒”這一個詞眼的時候,每一個人的目光。都變得格外炙熱。

  一個滿臉絡腮胡的漢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沖著我高聲喊道:“想,當然想了,老子們找它找了大半晚,渾身都濕透了,可不就是為了那條長蟲畜生?怎么著,你知道它在哪兒?”

  這絡腮胡袒胸露背,被雨水淋過的肌肉油光水滑。在夜里還冒著彪悍的光芒,顯然是一個勁氣外放、武道巔峰的角色,我瞧見他是從洞庭湖那幫漁民之中走出來的。曉得他應該是八百里洞庭的疍民領袖,性子應該是高傲得很,于是嘴角一挑,故意說道:“我自然知道那條龍蟒在哪兒,也曉得它落在了誰的手上,不過不知道你們可敢虎口奪食,搶將過來?”

  果然,那漢子一受激,立刻拍著胸脯高聲說道:“媽的,既然敢跑到這兒來,我們洞庭湖的漢子就已經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了,到底在誰手上,說出名字來,我江楚塵第一個表示不服!”

  他大大咧咧,然而那張天師卻心思縝密,瞇著眼睛望向了我,對我說道:“黑手陳,那條龍蟒,可是落在了你師父手上?”

  “啊?”

  聽到這話兒,旁邊這一群摩拳擦掌的江湖漢子立刻就有些頹了,他們的確是雄心萬丈,但卻也不是傻缺,剛才之所以膽敢圍攻符鈞和茅師叔一行人,不過就是仗著有龍虎山的張天師在這兒撐腰,而且又是法不責眾,方才膽氣旺盛,但是他們卻也曉得茅山掌教陶晉鴻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物,在這樣的頂級高手的手里虎口奪食,這事兒實在是有些太不靠譜了,干了不一定成功,而即便成功了,也得面臨著茅山無數高手的報復。

  這事兒,怎么看,都不劃算。

  我瞧見眾人一陣氣餒,不由得笑了,搖頭說道:“自然不是,實話告訴你們,那龍蟒就被困在峰頂之上,而困住它的那些人,諸位應該也十分熟悉,那就是邪靈教!”

  什么,邪靈教?

  聽到這么一個詞眼,有人笑,有人憂,有人表情各異,議論紛紛,卻沒有一人會畏懼,撤出此地。

  這些年來,邪靈教已經不再是民國時期橫掃天下的洪流了,自從左右分離,分崩離析之后,邪靈教的骨干走的走、散的散,而后一直被政府當做異端掃除,使得它在江湖上的地位,就如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威勢早已不在,記憶不是很好的人,甚至都已經忘記了這個藏在地底的邪教,當年曾經還有過那般的榮光與輝煌。

  這黃山龍蟒倘若是落在了茅山掌教陶晉鴻的手上,他們或許還會有許多猶豫,但是邪靈教,嘿嘿……

  如此說來,他們奪過來,豈不是名正言順?

  所有人的心思都活絡了,張天師雙目一睜,不再理會那只詭異莫名的巨手,而是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來,激動地說道:“賢侄,你說的話兒,可是真的?”

  先前他叫我為黑手陳,而此刻卻用作了賢侄,當真讓人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不過我卻不得不強忍著心頭的惡心,指著峰頂的方向說道:“真與不真,它就在那里,不走不離,諸位若是想要驗證,為何不上去一觀,知曉真假呢?”

  轟!

  而就在我朝著峰頂一指的同時,峰頂處突然傳來了一聲炸響,宛如落雷一般,山體震動,巨石拋出,轟隆隆不絕于耳,讓人聽了莫名心寒,周遭的人都變了臉色,而我則淡定自若地抱拳說道:“我師父正在上面,與邪靈教的天王左使在交手,諸位若是怕了,自可以在這兒守著這只‘豬蹄膀’便是了,我還得帶人回援,那么青山不見、綠水長流,各位再會了!”

  聽到我的話,那張天師臉色數變,卻是突然笑了起來,對我朗聲說道:“賢侄且慢,邪靈教顛倒黑白、為禍世間,乃一等一的邪物,人人得而誅之,我龍虎山向來以維護江湖穩定為己任,遇見這些賊梟,怎可就這般放過,等等我們,同去,咱們一起將這些膽敢露頭的邪靈教徒,都給剿滅干凈了,再去朝堂領功!”

  他之所以如此爽快,其實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我說起我師父在與邪靈左使交手。

  要曉得,倘若我師父并無人挾制,只怕這黃山龍蟒搶回來,也未必會有他們的份,但是倘若有個在江湖上惡名鼎盛的天王左使王新鑒在,那么對于他們這些前來渾水摸魚的插足者,反而是一件更加有利的事情,場面那般亂,說不定自己就能夠占得便宜,最終報得真龍歸呢?

  打著他這般主意的人不在少數,很快大家伙兒就都想通了此節,紛紛揚聲說道:“對對,除魔衛道,乃我們共同的責任,怎可讓茅山專美于前呢,同去,同去!”

  眾人紛紛回應,我表面上裝著風輕云淡,心中卻樂開了花,因為我想要回去支援師父,光憑著我茅山這十幾個人手,自然是不能成行的,但是再加上這六十多人,而且不乏張天師、江楚塵這些在江湖上有名有號的高手,事情就大有可為了,至于那條一直未曾露面的黃山龍蟒,它到底在不在邪靈教手上,現在反倒是變得不重要了,他事后找我麻煩的時候,還能咬了我不成?

  時間緊迫,我沒有再多說,叫了茅同真長老領著茅山眾位弟子,朝著峰頂再次返回,而藏在林子邊緣的南海劍妖見我在場中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不由得朝我伸出了大拇哥,表示贊揚。

  就在我們準備再次登峰的時候,突然身后有人叫我:“老大,老大!”

  我猛然回過頭去,卻見一身濕漉漉的張勵耘從遠處沖到了我的跟前來,而在他的身后,小白狐兒、布魚、林齊鳴、白合、董仲明和朱雪婷也都俱在,人數不少,不過瞧見他們身上的斑斑血跡,還有滿腦子的汗水、雨水,我不由得一陣心驚,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張勵耘告訴我,他們在來的路上碰到了一幫背著現代武器的黑衣人,一語不合,對方立刻動手,毫不留情,最后七劍憑著自己詭異莫測的劍陣和心有靈犀的溝通,終于將那幫人的大部分人斬殺,只剩下為首者帶著幾個雜魚倉惶逃離。

  說完這件事兒,他臉色嚴肅地說道:“老大,你可知道那幫人領頭的,可是誰?”

  我眉頭一皺,問道:“誰?”

  張勵耘沉聲說道:“那為首的兩人,就是你多次跟我們提過的王秋水,以及羅滿屯漏網之魚的陸一,我們之所以下了狠手,就是因為瞧見了這兩人,自然不會任他們擦肩而過。只可惜那兩個家伙太過于油滑了,見勢不對,立刻在火力掩護下撤退了,我們并沒有抓個正著!”

  王秋水,陸一,這兩個人,怎么跑到一起來了?

  哦,對了,對了,那陸一在羅滿屯被我滅掉之后,肯定是破罐子破摔,加入了邪靈教,成為小佛爺的門下走狗,此番出現在這兒,那也就不奇怪了。

  我沉吟一聲,這才打量眾人道:“你們沒事吧?”

  小白狐兒笑著說道:“都不是什么厲害角色,要不是對方有火器,哪里能讓他們跑了?大家都沒事,就布魚為了掩護白合,中了兩槍,不過他皮糙肉厚,倒也不妨事……”

  掩護白合?

  我望了布魚一眼,他從我憨笑,拍了拍胸脯,表示沒事,我便不再多問,而張勵耘則問我道:“老大,我剛才在山下碰到了符鈞道長,他告訴我這里十分危險,讓我們速來幫你——你看有什么需要的,盡管吩咐!”

  我看著摩拳擦掌的七劍,不由得想起了峰頂之上成名已久的千人斬左使衛隊,以及小佛爺新近打造出來的十八羅漢,不由得心潮澎湃,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對大家說道:“諸位,七劍成立之初,斬下太行霸主武穆王的人頭,轟動江湖,不過這事兒已經成了過去,現在的峰頂,還有兩塊讓咱七劍名動江湖的踏腳石,且隨我去,讓這世間曉得,天下間還有我陳志程,和七劍這樣的人物!”

  簡單兩句話,七劍頓時血脈賁張,齊聲低呼道:“殺!”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荀子》。
咳咳,上面的那段話,翻譯過來,就是再能干也不過一人,要善于大忽悠,方才能夠成功。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七章 君子生非于異也”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真武七截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