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三章 狂猴山魈,猿尸降現

  一路驚魂,即使睡覺,我們也是半睡半醒,哪里敢呼呼大睡,不顧其他?所以這聲音一出現,我們便立刻清醒過來。雜毛小道從石頭上一躍而下,而我,則睜開眼睛,翻身起來,看向了頭頂那黑蒙蒙的上空。

  這一聲接一聲的啼叫,便是從我們頭頂上空傳來,越來越近。

  我從背包側邊抽出了開山大砍刀,放在右手緊緊捏著,小心翼翼地仰頭看。

  倏然,本來就沒有多少星光的天空陷入了一片黑暗,接著一道颶風朝我撲面而來,我看著前方那一道疾馳而來的巨大黑影,毫不畏懼,提著刀子就迎了上去。噌!這一刀子跟黑影對拼一記,竟然迸出了許多火花,接著我被一陣巨力給撞倒。向后跌去,我被一陣風壓給吹得頭發舞動,接著,我聽到虎皮貓大人義憤填膺的怒吼聲傳來:“艸,又是你這扁毛畜生?待俺來戰你!”

  虎皮貓大人化作一條黑線,沖上了天空。

  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在仰光與虎皮貓大人狹路相逢的那頭食猴鷹來了。一想到這個結果,我們的心就立刻揪了起來——要知道,將李秋陽等八人全部斬為碎肉,頭顱堆砌成佛塔的那伙人,可并不是姚遠這么一個糟老頭子所為,而是有著一個神秘的團伙在后面:有被下降頭的食猴鷹,有恐怖的咒靈娃娃,還有一張讓人透不過氣來的大網……

  我甚至在那一瞬之間想到了那個小巧如貍貓的女子,和與她有著同樣黑蜘蛛標識的情報掮客差猜。

  黑暗的叢林上空,那是虎皮貓大人和食猴鷹的戰場,它們的速度飛快,幾乎不能夠用肉眼去找尋,只是偶爾會傳來幾聲凄厲的鷹啼,還有虎皮貓大人的臟話。它們似乎成了膠著狀態,然而從大人的罵罵咧咧聲中,我能夠聽出來,似乎它并不處于下風。

  如此便好!

  我很好奇這個癡肥得如同肥母雞的家伙,是怎么和比自己大十幾倍的怪物搏斗的?

  要知道,就體型而言,這完全就是堂吉訶德戰風車、螳螂擋車的不自量力之舉。

  然而虎皮貓大人上次的戰績,卻是啄瞎了食猴鷹的一只眼睛,而自己的翅膀下面被抓破出血,說是兩敗俱傷,但是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就這方面而言,虎皮貓大人其實還算是勝利者,真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不過,“虎皮貓大人”這五個字,不就是代表著一切皆有可能么?

  正在我們心急著叢林上空的結果時,小妖朵朵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出聲示警,說有狀況。我和雜毛小道立刻順著小妖朵朵指點的方向看去,只見黑黝黝的林子里,有好多個暗影在樹梢浮動著,影影綽綽,沒等我們反應過來,嗖嗖的石子破空聲響起,接著有好多石子朝我們這邊甩來。

  這些石子力大勢沉,如同炮彈。

  好在這溪邊有些高大的石頭豎著,我和雜毛小道立刻躲在石頭后邊,避開了這一波攻擊。我趁著一波石子攻擊的間隙,伸頭出去看,竟然是一群黑乎乎的猴子,尾巴長長,正朝我們這邊扔石子呢。然而讓人奇異的是,這些猴子又瘦又小,如同三四歲孩童那般大,力道卻不小,半個拳頭大的石子被扔得嗖嗖作響。

  而且,它們的攻擊目標十分明確,就是在溪邊的我和雜毛小道。

  我兩個蹲在石頭背后,心中其實已經大概明了一些因果:自從那巨大的食猴鷹出現之后,我們就知道善藏法師后面的力量已經開始行動了,他并不僅僅只能夠控制錯木克的村民武裝,而且還有著極強大的后援和幫手在,這些厲害的角色,并不因為夜間的叢林,便輕易放棄追逐我們的生命。

  我想起了善藏法師在佛塔二樓時嘶啞的吼叫聲“受死吧,你們這些褻瀆者”,在宗教里面,褻瀆者是很嚴重的罪行,即使寬容祥和如佛教,都是罪不可免的。佛前有羅漢、有金剛、有八部天龍,都是干這臟活的,而且,善藏法師并不是簡單的佛教徒。

  他懂降頭術,能驅蛇,應該是一個黑巫僧。

  然而驅使這些猴子來對我們進行騷擾,這種行為并不能夠對我們造成多大的損害,反而在心中多了一絲憤怒。在佛面前,眾生平等,這些猴子都是無辜的,然而卻被驅使來致我們于死地,我們是出手反擊呢,還是坐以待斃?這是一個讓人很糾結的問題。

  十二法門中有記載,兩歲以上的猴子,都能夠懂得一些道理,通靈了。

  對付這樣的智慧生物,讓我們如何下得去手?

  正想著,一道瘦小的身影便越過我們藏身的大石頭,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朝我的臉抓過來。我這人便是這樣,動手之前會猶豫,顧慮很多事情,然而一旦交手,涉及生死,便果決很多,不再磨磨唧唧悲天憫人,直接用開山大砍刀的刀面,使勁兒拍開這襲擊而來的猴子。

  那猴子尖叫一聲,跌落而去。

  然而有了第一個,陸續又有不少猴子越過大石頭,朝我們攻擊而來。這些孫悟空的猴子猴孫們敏捷得不行,上躥下跳的,我盡量不傷它們,都是用刀面去拍飛,而雜毛小道的桃木劍舞起來,如一虹游龍,綻放出了絢麗的劍花,將這些瘋狂的猴子給全數挑飛出去。小妖朵朵已然奔襲到了另外一邊,朝著林間的一高個黑影指去,說:“是那個人在搗鬼!”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我和雜毛小道自然明白,當下也不停留,拔腿就朝那個隱于暗處的幕后主使狂奔而去。那人見我們奔來,也不驚慌,先是將手中的一物往天空一拋,瞬間煙火燦爛,接著他仰天長嘯一番,嗷嗷嗷,有著古怪而瘋狂的嘶吼聲。

  當我們沖到這家伙面前時,借著清冷的月光,被他嚇了一大跳。

  站在我們面前的,并不是一個人,或者說他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這個家伙骨骼奇大,全身黑毛長達寸許,鼻塌嘴大,一口猙獰的獠牙,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毛茸茸的雙手長過膝蓋,爪子上的指甲烏黑尖銳,最讓人恐懼的是他的眼睛——這是一雙充滿著暴戾、憤怒和嗜血的狹長眼睛,通紅,像寶石一般晶亮。

  這哪里是一個人,完全就是一個黑金剛的縮小版。

  這個家伙足足有一米九,比我和雜毛小道都高出一個頭來。

  而在他的背后,還有兩個蹲地的“黑猴子”。

  這兩個“黑猴子”,跟剛才襲擊我們的猴子并不是同一個種類,它們體型粗壯,體長接近一米,尾短粗,頭大而粗,馬臉凸鼻,血盆大口,有著艷麗色彩的臉。就是這臉,讓我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是山魈,一種生活在東南亞叢林中的兇猛猴子,它兇猛好斗,膽大暴躁,具有極強的攻擊性和危險性。

  一看到這山魈,我立刻想起了面前的這個人為什么這么的熟悉。

  王洛和,猿尸降。

  這個死于我手中的男人,是我永遠都忘不了的恨。就是因為他,小美死了,而他也讓我認清楚了這世間的殘酷,和游離于法律和道德之外的另外一種規則——叢林法則!弱肉強食,你不強大,便只有接受痛苦、失望和欺辱。這個世界溫情脈脈的面紗,被我這個便宜師叔給一下子揭了開來。

  我要殺你,與你何干?

  擁有力量的人,就是這般的自信和冷血無情。

  思想在電光火石間結束,我的開山刀、雜毛小道的桃木劍都全部招呼到了這個降身為猿尸的男人身上。我的砍刀被避開去,而雜毛小道的桃木劍直刺入男人的左腹柔弱處。他的劍法角度刁鉆,被刺中的這個男人嗷的一聲慘叫,后退一步,伸手去抓雜毛小道的桃木劍,然而卻被雜毛小道果斷收回。

  然而圍攻的好時光總是結束得太早,在地上蹲伏的兩頭山魈如箭一般彈射而出,分別撲向了我和雜毛小道。

  緊急時刻,我哪里還想得到動物保護法,也不用刀面了,也不用刀背了,直接掄著刀片子,就朝這山魈腦袋砍去。這畜牲的身手敏捷得很,居然在空中都能夠停頓,然后伸手抓住了我的刀口。我似乎砍中了,因為我聽到了一聲厲喝,然而那山魈直接就撞進了我的胸前。

  轟……

  我往后跌倒下去,只見腥風一起,一股子難聞的酸臭味道撲面而來,接著我懷里的山魈已經張大了嘴巴,那獠牙,白得如同冬日里的初雪。

  我的后心重重摔在地上,一根樹木的根節硌到我的腰,疼得我淚花立刻就飚了出來。

  這山魈的嘴一旦張大,可以容納我整個的腦袋。

  我驚悸到了極點,全身的肌肉緊繃,正想將懷中這毛茸茸的家伙拋飛去,一把木劍從側里斜出,阻止了山魈的一咬。是小道出的手,他將沖向他的山魈逼退之后,一劍將我懷中的山魈嘴封好,一大腳將其踹飛,給我解圍——就搏斗能力而言,雜毛小道高我幾層樓。

  然而當我剛剛爬起來,卻被那猿尸降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手,朝天舉起來。

3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二十三章 狂猴山魈,猿尸降現”

  1. 回復 2015/02/13

    樓主你真誤會了

    懲罰是由這些護法擅自來管的 并不是說誰指示他們 而且當初佛制不能用些歪門邪道來害人 否則就不算僧人 是犯戒行為 所以這個并不一定是僧人

  2. 回復 2015/02/13

    你肯定小說看多了

    西游記本來就是小說 不可信 樓主也不考證下就下定論 這不太好吧

  3. 回復 2016/08/31

    111

    怎麼主角認識的人都會出事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