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八章 豪雄不怯這一戰

  七劍表面上熱血賁張,然而在羽麒麟的溝通中,卻知道此番前往峰頂,并不需要傻乎乎地沖在最前線。而是在后面撿漏,無比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

  至于打前站的人,自然是那些貪婪而無知的家伙,包括龍虎山的張天師在內,這些人居然趁著師父和我不在的時候,將符鈞等人團團圍住,趁人之危,對于坑害這樣的家伙,我是一點兒心理負擔都沒有,而且我剛才也說過了,前面是邪靈教,這幫急公好義的江湖朋友想要匡扶正義的拳拳之心,我又怎么好阻攔人家?

  就在我跟七劍敘話的時候,那六十多人里面,有大部分都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扔下我們。朝著山上進發,而打頭陣的便是張天師。

  這位來自頂級道門龍虎山的大佬,他不但權勢驚人,而且還有著世家傳承的恐怖修為。察言觀色的功夫自然也是不錯的,在判斷我所說的話語里面并未有假之后,便心中癢癢,利益熏了眼睛,一開始就想著先到先得。又有些擔憂,但是旁人三言兩語的,將他給架到了那個位置上去,便再也抹不開情面,率眾而上。

  不過有焦急者,自然也有冷靜的人,在林子邊緣還有十余人,卻正是打扮各異的那一伙。這些人是滇南太上峰的,為首的是一名黃臉漢子,待我們這邊準備出發的時候。他便走到了跟前來,對我拱手說道:“太上峰巫絲語,見過陳局長。”

  這人的話兒一說出來,比起那張天師可是多了許多尊重,頓時就給了我幾許好感,盡管江湖中人,稱呼官職顯得有些生分,畢竟比“黑手雙城”要好聽許多。

  伸手不打笑臉人,我拱手回禮,認真地說道:“巫長老客氣了,志程已經卸任,不再是什么局長,萬不可這般稱呼。時間緊急,不知道您有何事?”

  這巫絲語聽名字文氣得很,但是在總局熟讀資料的我卻曉得他在太上峰之中,可是一位位高權重的長老,在聯席長老會之中占據著重要一脈,并不比臨時推選出來的峰主若許多,可以說是能夠代表太上峰的強力人物,不過我此刻是真的焦急,要曉得我們拋下師父逃下峰頂,已經有了一點兒時間,聽到上面的動靜轟然,我心急如焚,真的想著趕緊返回去,也好為師父出一份力。

  我剛才的話兒,半真半假,不過這心情卻不作偽,那巫長老能夠感受得到,越發覺得我沒騙大家,當下也是長話短說,對我說道:“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兄弟,叫做徐晨飛,先前還收到他的消息,說曾經與你遇見過,后來便沒有了蹤跡,不知道陳道長可曾知曉?”

  徐晨飛?

  我心中咯噔一下,有些為難——我自然知曉那徐晨飛,以及跟隨著他的那幾名太上峰來客是死在了我茅山長老梅浪的手中,而且還覺得這一場拼斗實在是貓膩太多,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我還是比較懷疑那梅長老是見財起意,謀奪人家的鬼靈而枉殺,但是我卻不能這般平白跟太上峰講起,因為我不僅僅只是我的個人,而且還是陶晉鴻的大徒弟,茅山宗門的大師兄。

  我的話,很多時候代表的是茅山的立場,一言一語,都需要斟酌。

  念及此處,我不得不違背著心中的想法,對這位巫長老說道:“我與徐兄在今夜的黃山,的確是有過一面之緣,并且一見如故,不過他后來前往丹霞峰去了,而我則需要尋找同門,便就此別過,實在可惜。”

  “哦?”

  巫長老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不疑有假,然后拱手對我,以及我旁邊的諸位茅山同門說道:“既是如此,那我們還是自己找尋吧。對了,我聽聞陳道長在當年南疆戰爭的時候,曾經在部隊之中服役,并且跟我太上峰的張金福、旱煙羅鍋、殷義亭等長老有過交集,雙方是有故的,而剛才老巫我帶人將茅山諸位圍住,實在是有些得罪,還請諸位諒解!”

  對方說得如此坦然,我自然也是投桃報李,對他說道:“不知者無罪,巫長老還請不要在意。對了,那黃山龍蟒的確是被邪靈教之人拿住,不過峰頂之上,邪靈教精英匯聚,不但有多年前就已經出道、堪比隋唐燕北十八騎的左使衛隊,還有邪靈教新晉掌教元帥小佛爺的隊伍,天王左使、地魔以及小佛爺等人俱在,巫長老一會兒可得小心一點,見機不妙,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我說得誠懇,那巫長老對我又是一拱,認真說道:“多謝陳道長提醒,我們自會小心,諸位也請保重。”

  我提醒對方一句,卻也不再多言,太上峰此番前來黃山,自然也是為了那黃山龍蟒而來,未見到正主,肯定是不會收起那般心思來的,我勸也無用,反而會惹得別人懷疑,而且太上峰這幫人的戰力十分強悍,是除了龍虎山之外,實力最強的一伙,少了他們,一會兒若是應付起邪靈教的那一大幫人來,還真的有些乏力。

  太上峰的人往峰頂進發,而我們卻也沒有再耽擱,匆忙往上走動,一來的確是為了回援掌教真人,二來也是要給這些江湖援軍一點兒信心,讓他們知曉我并非是在騙大家,而是真的有準備大戰一場。

  而在行路的時候,心中一直憋著許多疑問的茅同真長老終于代表眾位茅山同門對我問起了上面的事情來,對于這些同門,我自然不會隱瞞什么,將我們在上面遇到的事情,都一一講來,聽完我的講述,眾人皆有些變色,沒想到邪靈教居然糾集了這么多的人手,強手環視,此行當真有些危險了,想到這里,茅長老疑惑地問道:“對了,楊師弟不是與你們一同上山的么,怎么他不跟你們一起回來?”

  對于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因為當時情況實在是太過于混亂了,我哪里來得及去注意他,倒是旁邊的南海劍妖一臉不屑地說道:“那家伙啊,他是不是屬兔子的,一有個風吹草動,居然就跑得沒有蹤影,我艸……”

  南海劍妖嘴中不干不凈,滿腹怨言,不過茅長老卻是知曉了楊師叔應該并無危險,心中稍安,也不與他爭辯,而是適時閉上了嘴巴,不再多言。

  茅山十大長老的性格各異,我這位茅師叔他的性子比較冷淡,也不太會與人交際,腦子自然是聰明的,不過全部都用在了修行之上,與人的交際反倒是沒有那般的自如,我知道這個情況,便也不再多言,帶著眾人,一邊跟前方保持距離,一邊快速登峰。

  再一次上山,卻與前番不同,一來是因為我明白了前面的危險,以及敵人的總體實力,二來卻是因為這一回我們這里也算是兵強馬壯,不但茅山眾人以及七劍在了我的旁邊,而且前方還有六十多名江湖強手在,反倒沒有了先前的忐忑。

  我一門心思就是支援師父,不讓他被邪靈教一眾人等纏住,力戰而竭,至于加入的這四方勢力,會不會對茅山爭奪黃山龍蟒有威脅,那就不是我考慮的范圍了。

  事實上,在我的心中,為李道子和胖妞報仇,遠遠要比這勞什子黃山龍蟒,要來得更有意義一些。

  我們這邊集結了總共七十多人反攻,邪靈教自然不可能不知曉,就在快要接近峰頂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喧鬧,雙方卻是已經交上了手來,黑暗的林子無數火把在晃動,緊接著喊殺聲無數,有人在嘶吼,有人則在痛苦的嚎叫,更有人大聲呼喊著自己朋友或者尊長的名字,使得前方一片混亂,而兵器的撞擊聲、勁氣的回蕩聲也不絕于耳。

  聽到這般的動靜,我不但沒有恐懼,然而感覺到渾身的熱血,在身體里面不斷鼓蕩。

  畢竟總共四顆廣陵金丹吞進了肚子里,不可能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師父,等著我,徒兒陳志程這就過來,你我師徒有近三十年的緣分,而如今,是徒兒回報你的時候了!

  我回頭,對旁邊的茅同真長老認真說道:“茅師叔,這些茅山同門,就拜托你照顧了!”

  茅長老對我的吩咐有些詫異,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而我則不顧旁人的目光,對著身邊的七劍說道:“諸君,可愿與我攜手,跟這幫邪靈教徒一戰?”

  七劍每一張的臉孔之上,都展現出了狂熱,將北斗七星劍拔出,朝天而舉,大聲吼道:“愿效死力!”

  殺!

  我也將飲血寒光劍拔了出來,二話不說,帶著眾人朝著前方黑乎乎的林子里猛然沖去,后面傳來了南海劍妖夸張的叫聲:“我艸、我艸,我看到了啥?剛才還是軟綿綿的一群小綿羊,咋一下就都變成了狼崽子,等等我啊,湊熱鬧這事兒,怎可少得了我?”

  我不顧這話兒,猛然沖入林中,迎面就是幾個戴著惡鬼面具的長袍人,浮現而出。

  左使衛隊,千人斬!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誰說陳志程只會陰人,豪雄從來不懼戰!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八章 豪雄不怯這一戰”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都是洪荒異種,劍妖也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