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十九章 七劍大戰千人斬

  左使衛隊的前身,卻是叫做八連營聯防自保民團,是王新鑒還在與往年東北的王胡子齊名之時的底子,至此雖然大半個世紀過去了。而且這一幫人未必還是原班人馬,但是左使衛隊就是左使衛隊,當年的千人斬、燕北十八騎,到如今也可能弱上幾分,自然是足以碾壓大部分修行者的強者。

  不過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世界上的權威和強者,自出現起,就是用來被挑戰的,這世間想要在江湖上揚名立萬,從來都沒有捷徑可走,只有踏在前人的尸體之上,實現長江后浪推前浪的殘酷,方才能夠讓別人真正地瞧得起自己。

  七劍畏懼么?

  初生牛犢不怕虎,對方的名氣越兇,七劍越是渴望與之戰斗,而我則是曉得。這一幫左使衛隊,是王新鑒做所以能夠在邪靈左使這個位置上面安穩坐著,并且統領四分五裂的邪靈教如此多年的重要原因之一,若是能夠將他的這些羽翼給一一剪除。我為那位逝去老道士所做的事情,便可以更加進一步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在瞧見左使衛隊這四人出現的一瞬間,我便伸劍前指。厲聲喝道:“七劍,殺!”

  我的一聲吩咐,最先出手的自然就是最為敏捷的小白狐兒,拉長的隊伍之中,她沖在最墻面,聽得我的命令,當下就是一把北斗天璇劍前刺,朝著離自己最近的那人奮力而往。

  小白狐兒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十六七歲小姑娘的形象,永遠都長不大的嬌柔模樣,這實在是有著太多的迷惑性。對方并未將她放在眼中,長袍大袖,猛然一揮,似乎還冷笑了一聲,結果被小白狐兒近身之后,長劍一陣疾揮,那鼓蕩著勁氣的長袖卻被劍氣撕裂,化作一堆碎布,著實讓對手一陣心驚,當下也是打起了精神,氣勢一震,甩手朝著這小姑娘兒猛然砸來。

  別的不說,對方光這電光火石之間的反應,就足以證明他們絕對能夠當得起左使衛隊的這稱號。

  鬼面人擒拿手段扎實,卻是在瞬間避開了小白狐兒的凌厲劍勢,翻手來抓,卻沒想到面前的這個小姑娘突然身子一晃,卻是一分為三,出現在了自己的左右和前方,同樣的手段,同樣的劍招,卻是不同的凌厲,惟妙惟肖,不知真假,頓時心中大駭,往著后方疾退,而身邊的同伴立刻前來支援,兩把漆黑如墨的彎刀從黑暗中陡然伸出,架住了這姑娘那讓人眼花繚亂的劍勢。

  雙方在一照面的時間里,都展露出了足以讓旁人側目的手段來,而這時小白狐兒卻也能夠感受到對方刀鋒之上的凝重,不敢輕舉妄動,而是朝著后面退開,由布魚和林齊鳴兩人接應,回到了陣中來。

  七劍與左使衛隊的這四人一接觸之后,立刻保持距離,顯然是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力,不過隨后又分作了攻擊的陣型,試圖將這四人給包圍起來。

  這劍陣一動,對方立刻敏感地感應到了,四人朝著身后的林子退去,而在數秒鐘之后,黑暗中有數道銳利的風聲朝著這邊射來,身處劍陣之中的我眉頭一樣,將飲血寒光劍提起,沖到了劍陣之前來,朝著那迅疾如電的攻擊刺去,一連刺了五劍,每一劍都有對應的攻擊正中,而當我收起長劍來的時候,五根箭頭平鈍的利箭跌落了下來。

  果然不愧是被譽為民國年間的“燕北十八騎”,這幫人的箭術通神,這勁道、這準頭、這箭勢,著實讓人有些震驚。

  我年輕的時候,曾經與這世間箭術最是了得的箭王林易交過手,能夠明白這箭術到了巔峰的時候,可是要比現代武器厲害得多的道理,而剛才那五箭,比起被稱為箭王的林易來說,或許在勁力和造化上有些不足,但卻也有了六七成的實力。

  這當然不是最恐怖的,真正讓人覺得后心發寒的,是擁有這等箭術的人,至少有十五個以上,一會兒倘若是真的交鋒起來,萬箭齊發,能夠逃脫性命的人,恐怕很少。

  我能夠有信心分毫無傷,但是我精心培養起來的七劍若是有點分心,只怕就得斃命在這樣的箭下。

  不行,不能讓那四個人就這般輕易的逃離。

  與七劍一般,這一幫子的左使衛隊,多年的磨合,自然也有屬于他們的陣法存在,此刻他們分散的時候我若是不能各個擊破,等到眾人集聚的時候,未必不是又一位左使的實力,想到這兒,我沒有片刻猶豫,腳尖一點,人就直接撞入了黑黝黝的林中,感覺前方好幾道漆黑刀光朝著我的頭上兜臉斬來,當下也是熱血沸騰,口中一聲暴喝道:“滾你麻痹!”

  一劍斬去,飲血寒光劍那紅色的光芒在夜里陡然變亮,這玩意在先前破解了尸堆血海陣中的真龍血肉之后,變得似乎更加輕靈,然而即便是以我這般的憤怒與鋒利,面對著四把刀的夾擊,卻依舊不能直接斬破對方手中的利刃,而是將這幾人給蕩開。

  好堅硬的彎刀,好堅固的陣勢!

  左使衛隊,果然名不虛傳,我的心中一陣感慨,不過心頭卻升起更濃烈的戰意來,聽到對方口中傳來驚呼,不由得嘿然笑道:“爽快,果然是邪靈教的中流砥柱,不過老子這輩子,最愛干的事情,就是將你們這幫讓人崇拜的家伙,最為驕傲的東西,給一點一點地磨滅而去——七劍,封陣,鎖靈!”

  我一劍攔住了四人的退勢,而七劍則毫不猶豫地將這幾人給團團圍住,結陣以待。

  在這個過程之中,黑暗中似乎還有幾個同為左使衛隊的箭手,張弓搭箭,朝著這邊奮力射來,那利箭宛如疾電,如雨而落,在后面跟隨而來的南海劍妖瞧見了,不由得一聲怒吼,沖著我和七劍揚起了大拇哥,喊道:“別看你這幾個都是娃娃童子軍,不過感覺好像都挺猛的啊,我去幫你們解決在暗地里放冷箭的那幾個家伙,這些個人,你們趕緊宰了!”

  南海劍妖說是過來看熱鬧的,不過他也是個打架狂魔,瞧見有戰斗在,卻也忘記了自己的初衷,吩咐一聲之后,人便朝著前方的林子里撲了過去。

  他一入林中,幾秒鐘之后,從黑暗中射來的利箭便驟減,而后便更是不見蹤影,顯然是被這邋遢老頭給纏住了。

  早在南海劍妖出手的那一剎那,圍住這四個鬼面人的七劍便不顧那犀利箭雨,毫不猶豫地出手了,七把劍在黑暗的林子里不斷揮舞,遠處的火把將這些寒光四溢的長劍給襯托,同樣是黑色材質的劍身,雙方在一瞬間就交鋒無數,叮叮當當的聲音不絕于耳。

  七劍初生牛犢,又是熱血之時,劍勢連綿不絕,而對方則是邪靈教的中流砥柱,人老成精,又都是功力高深之輩,一上來便先聲奪人,彎刀之上灌注的勁力兇猛,交手幾個回合之后,便都朝著力量比較薄弱的朱雪婷、董仲明和白合等人的方向突圍,顯現出了極為強悍的本領來,讓人曉得這幫人,當真不是那么好惹的。

  就此四人,便已經能夠將七劍的劍陣給突得難以掌控,若是十五人齊上,這七劍還不得給人家給囫圇個兒地吞下了?

  七劍犀利,終究還是不如那成名大半個世紀的左使衛隊堪比。

  不過七劍之所以厲害,并非是靠張勵耘、小白狐兒、布魚他們這些人來撐著的,而是因為七劍之中,還有一位劍主,倘若七劍是盾,那么劍主就是最犀利的長矛。

  劍主是誰?

  自然是我,我一開始還在外面給七劍掩護,不讓這些如雨利箭傷到眾人,而當南海劍妖那邊與暗箭傷人者交上了手,威脅不再的時候,我也加入了戰局。

  說起來,這四名鬼面人對上七劍,其實就是前輩在欺負后輩,倘若是給他們一點兒時間,說不定就找到了七劍的短板,破陣而出了,所以身為七劍之中的劍主,我一上來,別的沒有做,就是要體現出比對方更為暴戾的手段,一來是為了震懾對手,二來也是要給七劍余者足夠的信心,讓他們相信,只要七劍有我,就算是碰到再強的敵手,也可以摧拉枯朽,一掃而空。

  猛斬!

  土盾!

  陡然闖入其中的我上來就是一招又快又疾的重斬,將四名鬼面人其中最強最跳的那位,一劍而過,逼迫得他不得不與我硬拼,而在刀劍相撞的那一瞬間,我猛然扭腰,土盾和魔體共同爆發出來的力量直接重重地撞進了對方的體內,緊接著一道風眼,將對方退開的身位封住,然后口中高喊道:“林齊鳴!”

  接到命令的林齊鳴悟性最高,當下一劍封住對方的左翻,鋒利的玉衡劍破開對方諸身勁力,刺入了心臟之中。

  噗通!

  那人跪倒在地,口中血沫飛濺而出,隨即閉目而亡,旁人的三人不由得睚眥欲裂,口中高呼道:“禇老二?”

  一劍得手的林齊鳴眼睛在一瞬間就紅了,猛然拔劍而出,沖著那幫人猛然喝道:“殺!”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七劍畢竟還是剛剛成名的團伙,與左使衛隊這般大半個世紀之前就名動江湖的組織相比,終究還是弱了一點兒。
左使之所以能夠如此牛逼,未必沒有左使衛隊的功勞。
不過那又如何,長江后浪推前浪,總有人是得成為墊腳石的。
戰!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五十九章 七劍大戰千人斬”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大將軍不怕千軍就怕寸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