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章 驚蟄時分箭紛紛

  林齊鳴之所以紅眼,不為別的,若是因為剛才與這四人交手的艱難,使他曉得。自己所面對的并不是以前遇到的那些魚腩,而是真正恐怖的豪雄,這樣的家伙,每一個都是邪靈教的支撐骨干,幾乎能夠名列諸如長老席位的厲害角色。

  這樣的家伙,倘若是在以前,一根大拇指就能夠將他給掐滅了,然而此刻,卻喪命于他的手上,氣息全無。

  這是一種什么感覺?

  對于將這種高高在上的家伙,直接給踐踏在腳板底下的感覺,我們稱之為征服感,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快感,它是如此的美味,以至于林齊鳴無比地渴望著再次嘗到,而其余的六劍。對于這般的感覺,也是無比的渴望。

  殺!

  一人的敗亡絕對不是終點,林齊鳴再次闖入其中,結果另外三名鬼面人也是紅了眼。那禇老二必然是與他們朝夕相處的好友,此刻死在了他們面前,怎么能夠讓這幫心高氣傲的左使衛隊成員咽得下怒氣,當下也是渾然不顧旁邊六劍的牽制,朝著林齊鳴一窩蜂地殺將過來。

  面對著這般兇猛的進攻。林齊鳴不但不慌,反而是裝作難以力敵的樣子,誘敵深入,讓那些家伙以為只要再多一刀,便能夠將其弄倒在地。

  然而事實果真如此?

  要曉得林齊鳴此人雖說之前并無師承,但是在太行山中的時候,他卻福緣深厚,得到了真山道人傅青主的隔代傳承。那家伙在當時可是比我師父還要牛的人物,這些年來的言傳身教,使得林齊鳴成為了七劍之中。實力最為神秘的人物,他怎么可能被那幫左使衛隊給一舉斬殺?

  這就是賣,將自己當做魚餌,讓對方心慌意亂,激動上了頭。

  然而林齊鳴到底嫩了一點兒,他終究還是有些顧忌,并沒有讓自己處于極度的危險之中,每一次有危險的時候,他總是下意識地自救,使得對方之中,有人瞧出了他的企圖來,對旁邊的人低聲提醒。

  但此刻終究還是晚了。

  林齊鳴并非一個人,在他的身旁,還有其余精銳的六把劍,也還有我。

  就在那三人焦急出招,對林齊鳴窮追不舍的時候,我已經回過去來,朝著旁邊一個身手略微有些弱的家伙一劍斬去,而其余兩人,則被七劍之中的布魚和小白狐兒給纏住。

  那人不得不防,結果揮來的一刀并不能將我的長劍蕩開,反倒是被我劍尖一纏,兩人陡然間就拉近了距離。

  我一劍劈開對方的彎刀,接著左手鼓起風雷,朝著對方的面門抓了過來。

  那人仰頭避過,結果臉上那張猙獰的鬼面具卻被我一把拿下,露出了一張蒼老憔悴的女人臉孔來,我瞧見此人的年紀大約有五十多歲,臉色有著不健康的蠟黃,滿臉的皺紋讓我感覺她的年紀,遠遠比我看起來的更加大一些。

  面罩被抓下,那身為左使衛隊的婦人眼睛在一瞬間瞇了起來,狹長而陰寒,顯示出了對方十二分的狠戾。

  我將長劍前指,冷冷地說了四個字:“投降,免死!”

  我之所以這般說,多半也是因為對方是個女的,出于人道主義,我也得給對方一條出路,然而那老婦人對于我的勸降,只是不屑地回應了兩個字:“狗屁!”

  一句話說罷,她的長袖一攪,一大蓬的寒芒暗器朝著我的這個方向陡然射來。

  這每一根的寒芒都充斥著穿刺的寒意,腥味十足,想必倘若能夠射到人體之上,必然能夠無視上面密布的勁氣,直接穿入肌肉和骨頭之中,散發出劇毒來。

  對方的手段并不僅僅只有那一把彎刀。

  她暗算的對象,若是朱雪婷、董仲明等幾個江湖經驗尚有些不足的七劍,或許就成了,然而對于我來說,任何危機,我都能夠提前預知。

  這是長期修行臨仙遣策的影響,料敵于先,這并非什么復雜的手段。

  于是我避開了,下一秒,這一劍刺穿了對方的小腹,飲血寒光劍飽飲鮮血之后,我將那老婦人給直接甩到了一邊,而白合則毫不留情地一劍封喉,結束了這老婦人的性命。

  沒有人留手,也沒有人賦予對方那廉價的同情,身處于第一戰線如此久的時間,讓我們曉得一點,對于敵人的仁慈,即使對自己人的殘忍。

  特別是對邪靈教的人,更加如此。

  而當這老婦人怒目圓睜地跌倒在地的時候,其余兩人也被七劍輪番而出的劍招給割出了好幾道傷口,小白狐兒瞧見別人殺得酣暢淋漓,不再等待,先是一劍將對方給壓制,之后便是直接猛然轉身,五尾齊出,直接將其中的一個家伙,給拍到了泥濘的地上去。

  砰!

  好深的一個坑,那人都還沒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跌落倒地,結果朱雪婷及時補刀,一劍刺入了對方的下丹田處,擊破氣海,攪亂神魂。

  下丹田在哪里,臍下三寸之處,乃藏精之府的命門宮,朱雪婷隨手又劃拉一劍,將對方的子孫根給切除。

  這小妮子的好手段狠辣無比,在場的男人瞧見了,都忍不住下意識地夾緊褲襠,而被這般一刺激,布魚也撞入了最后一個人的懷里,假發脫離,光溜溜的腦袋直接頂到了那人的下巴,一道骨頭對骨頭的鏗鏘之聲過后,那人雙眼一陣花,而張勵耘則適時一劍,插入了對方的后腦勺之中,將控制中樞的腦干給破壞。

  一切行云流水,宛如藝術。

  仿佛多米諾骨牌,原先還氣勢洶洶,準備將北斗七星劍陣給破除的四名左使衛隊,在最強的那人死去的一會兒工夫,全數被滅。

  這就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效應,再強大的堡壘,只要有一處落敗,立刻崩潰如潮。

  七劍在將這四人給撂倒之后,十分專業地俯身下來,給這些人補刀,防范對方假死,借尸還魂,卷土重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前方的林子里突然傳來了一聲凄厲的叫聲:“哎呀,我艸……”

  這聲音我們都十分熟悉,它是由幫我們擋住那放冷箭者的南海劍妖發出來的。

  糟糕,南海劍妖有麻煩?

  盡管南海劍妖并非是茅山中人,與我認識也不過半晚上的時間,但是他這種急公好義、助人為樂的性子,卻極為得到我的尊重,要曉得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他本來是可以不用理會的,直接遠離,坐山觀虎斗更好一些,然而南海劍妖卻選擇了參與進來,并且屢次幫助于我,從這里就可以看得出來,他跟我師父,絕對是頂好的朋友。

  要不然,他不可能做到這般的程度來。

  他讓我想起了一個人,就是我的忘年交好友,一字劍黃晨曲君,更加巧合的是,兩者之間,還有一定的淵源。

  故而南海劍妖有麻煩,我自然是不可能置之不理的,當下也是招呼七劍一聲,便帶著眾人,朝著聲音發出來的方向,快步沖了過去。

  事發的地方離我們這兒并不算太遠,穿過兩百多米的樹林子,我終于瞧見了南海劍妖,卻見到他的腹部中了一箭,從后背一直刺穿到了左腹部,看著十分恐怖,而在他的周圍,則圍上了九名帶著面具的長袍人,有六名彎弓搭箭,朝著他遙遙指去。

  我先前在峰頂,瞧見左使衛隊一共有十五人,如此說來,除了剛剛被我們斬殺額四人,還有兩個左使衛隊的成員不知所蹤之外,其余的左使衛隊,全部都匯聚于此。

  這些家伙是天王左使最得力的臂膀,他們之所以匯聚于此,一來是因為聽到了同伴的呼救,而來恐怕還是因為南海劍妖此人,極有可能影響到戰局的走勢。

  能夠插手王新鑒與我師父之間戰斗的人不多,南海劍妖,算是其中一個。

  我帶人趕到的時候,九名鬼面人剛剛將南海劍妖給團團圍住,而那六人雖然彎弓搭箭,卻終究還是沒有射出。

  之所以如此,恐怕還是覺得并不能一擊必殺吧?

  瞧見這般的情況,我沒有片刻猶豫,直接掏出八卦異獸旗,朝著前方的南海劍妖給射去,那些家伙不知道我甩過來的到底是什么,下意識地朝著旁邊避開,也有人朝著南海劍妖開弓射箭了。

  情況有變,自然是將變數最大的南海劍妖先除去,然后再圖謀其他。

  這些箭花式不一樣,大羽箭、飛鳧、無扣箭、無羽箭、四髯箭、連珠箭、齊鈚箭、鳴鏑,各有不同,而且還是分批而至,被圍在其中的南海劍妖還真的有些難以避開,不過就在他閃過第一輪的時候,八道炁墻陡然升起,將他的周身都給護住,不讓那箭再入其中一寸。

  再次中了兩箭的南海劍妖跪倒在地,一臉快活地笑道:“哈哈,好一個烏龜殼,真爽啊,來、來、來,你他媽有本事再射過來!”

  我用八卦異獸旗護住南海劍妖,而九名左使衛隊成員立刻轉變方向,朝著我們這邊搭箭射來。

  嗖、嗖、嗖……

  箭如雨下!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諸君可曾知曉,彌勒走時,為何發笑?
你若不明白,說明還是太單純了,繼續保持,因為這樣,真的很可愛。
至少我喜歡這般單純的你。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章 驚蟄時分箭紛紛”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箭有盡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