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一章 峰上行人欲斷魂

  作為我最強的防守手段,八卦異獸旗此刻已經被用來守護那豁去性命的南海劍妖了,那么這九名左使衛隊的成員彎弓搭箭,射出來的這一道又一道的箭瀑。我們便只能硬著頭皮接下,不過好在北斗七星劍陣乃天上星辰變化推算而出,結合了道家的陰陽、五行、八卦的生克互化原理,可擺出七個基本陣形,每個陣形又可以再次分解為若干個陣形。

  此陣又可化作天罡八卦天樞陣、兩儀分象天璣陣、斗載五行天旋陣、七星六合天權陣……其間蘊含著萬般變化,每一陣勢,都與不同的七劍成員為主導,對于守勢,倒也并不算陌生。

  “流星墜空、天地運斗,合西卦,符東魚,勘破天權癸陰守!”

  張勵耘口中疾呼,卻見布魚挺身而出,擋在了最前方,單手劍舞,化作漫天光華。而其余眾人,則在一瞬間集結于一處,劍光齊出,將無數鋒銳箭矢都給挑開。不讓其近身而來。

  七劍厲害,這是我所知曉的,而對方九人皆彎弓搭箭,朝著這邊連珠射來,卻是氣勢逼人。我落于陣尾,瞧見頂在最前面的布魚,他的后背不斷顫抖,顯然是有些承受不住那般的壓力了,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變得無比平靜,緊接著將血勁上涌,右眼中的臨仙遣策再一次的開啟。

  承載著臨仙遣策的這神秘符文。它擁有著極為強大的解析能力,能夠對于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軌跡,都有著極強的預見性。化繁為簡,讓我能夠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如虎添翼,唯一遺憾的是,這種瞬間的強大時效有限,有時幾分鐘,有時十幾秒,這個都是視情況的復雜而定。

  我一旦開啟臨仙遣策,那么就一秒鐘都不能耽擱,于是繃緊的全身在那一剎那,立刻就像被壓得到了極限的彈簧,持劍而上,朝著那一幫頂尖箭手沖了過去。

  這一沖,宛如疾電,快得已經超過了我所能夠做到的極限。

  之所以如此,一切都是因為有著廣陵金丹的底蘊在支撐,要不然,我恐怕早已力竭,哪里還能如此表現?

  我的沖鋒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不光是對方,就連七劍也訝異不已,而那幫鬼面人到底是最強的左使衛隊,在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沒有一點兒猶豫,兩人繼續壓制七劍,而其余七人,則朝著我攢射而來,想要將我給直接射成刺猬,也算是打開一道缺口。

  對方是鐵了心要置我于死地,故而那彎弓搭箭的架勢,顯得更加迅疾。

  我的雙目一片赤紅,從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中打量世界,所有的一切景象都似乎消失了一般,世間卻是由無數的點和線來組成,而我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這符文推演之后給我做出來的提示,或者側翻躲避,或者揮劍抵擋,一切都顯得那般的行云流水,我持劍而往,迎著無數的箭雨,分毫無損地向前沖去。

  這般詭異的情況讓大部分人都給驚到了,對方射得更加兇猛,而被圍困其中的南海劍妖一邊將插入自己身體里面的箭矢眉頭也不皺地拔出,一邊驚聲喊道:“喔、喔,果真是天下聞名的黑手雙城啊,這你娘的,嘖嘖,真的是溜啊!”

  我不管旁人的看法,硬頂著無數箭雨,沖到了對方的跟前來。

  這短短幾十米的距離,就仿佛過了半個世紀,剛剛挨到,當下也是一記橫斬,想要將前頭的幾人給砍翻。

  然而這幫左使衛隊又哪里是那般好相與的角色,當下也是將那制作精良到了極致的金屬彎弓朝著我這邊砸來,有人出刀擋住我的攻擊,還有人身形一晃,卻是出現在了我的身后,用那鋒利的弓弦當做絞繩,想要纏住我的雙腳……

  一切顯得是那般的犀利,分工明確,殺機迭出,總之這些人的配合簡直就是天衣無縫,與之對戰,讓人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對方如此厲害,我也是沒有敢有半分大意,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兇光乍現,也顧不得旁邊的牽制,朝著人群之中一陣突入,不為別的,就是想要將這里的眾人都給攪亂,不讓他們有再彎弓射箭的機會。

  我這般拼命三郎的架勢,當真是有些駭人,不過最讓對方頭疼的,卻是我的群戰能力,按理說,一旦身陷重圍,就絕對不可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必然會被對方源源不斷的圍攻而纏住,最后直接下了狠手,頹然倒地,然而我卻并不按常理出牌,擁有著臨仙遣策的我,無論是一人,還是一萬人,結果其實都是一樣的,那瘋狂運轉的神秘符文總能夠給我做出取舍,讓我知曉,哪里該攻,哪兒該守。

  這幫左使衛隊里每個人的實力,給我的感覺,都足以能夠媲美一般門派的長老或者主事者,厲害的家伙,甚至能夠跟茅山之中的十大長老相當,更加恐怖的事情是,他們之間擁有的默契,足以讓當世之間的無數人都為之恐懼。

  然而即便如此,渾身熱血激蕩、魔功大成、返璞歸真的我,實力依舊高出了對方好幾個層次。

  他們擁有縱橫大半個世紀的驕傲和底蘊,而我也有著我自己的驕傲。

  我自出生起,就身受十八劫,一生坎坷多難,連茅山最為著名的人物,符王李道子都為了我而折損性命,被茅山這般費力培養出來的我,豈會是什么廢物?

  我不是廢物!

  不是!

  殺、殺、殺,斬、斬、斬……

  在那一瞬間,我的腦子一熱,頓時就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它與此刻臨仙遣策的境界結合起來,世間瞬間就變得一片深紅,而我的內心之中,卻是充滿了殺戮。

  飲血寒光劍,宛如游龍,在人群之中不斷穿梭、翻騰,仿佛索命的厲鬼,隨時都等待著取人性命。

  刷!

  在一陣瘋狂的殺戮之中,我終于在身陷重圍的狀況之下,斬落了其中一人的頭顱。

  當那漫天鮮血灑落在了我的臉上的時候,我張開了嘴巴,伸出舌頭去舔著那血腥的氣息,忍不住地桀桀笑出聲來:“哈哈哈,爽,真爽啊!”

  而與我一同出聲的,是其余幾人的驚呼:“禇老大!”

  七劍一體,而這左使衛隊又何嘗不是心心相印,每一個人的死去,都會驚起他們極大的憤慨,在那人死去的一剎那,這些鬼面人也在陡然之間,爆發出了巨大的戰力來,將我給轟然壓住,不得不步步后退,要不然就得被亂刀分尸。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清脆的厲喝,從我的身后響起來,我瞧見五道泛著白光的尾巴從身邊陡然沖出來,沖著前方的一眾鬼面人砸落過去。

  五尾狐擊!

  這些巨大的尾巴,自然不是實物,不過卻是小白狐兒的天賦異能,陡然激發出來的時候,宛如實質一般,山呼海嘯而來,非一般人,是絕對不能夠抵御的。

  我心中一松,曉得七劍卻是趁著我將對方的箭陣擾亂的當口,也突到了近前來。

  這幫左使衛隊,之所以被人譽為千人斬、民國時期的燕北十八騎,就我個人的看法而言,得有一大部分落在那神乎其神的箭術之上,而一旦被人近身,就給予了我們將其剿滅的無限機會。

  對方果然知曉這一點,故而并沒有與小白狐兒這奮力施展出來的五尾硬頂,而是朝后撤離,重新集結在了一起。

  我瞧見對方想要朝著林子的深處撤去,心中一跳,怒聲吼道:“不能讓這幫狗日的跑了!”

  七劍聽得我的吩咐,立刻上前留人,而南海劍妖此刻也是將身上的傷口給處理妥當,從八卦異獸陣之中沖將出來,朝著那幫鬼面人沖了過去,然而就在此時,突然有一個黑乎乎的身影,從那群人身前的泥地之中露出了半截來,雙手猛然按在了地上,口中高喝道:“隔垣洞見,回風返火,掌握五雷,潛淵縮地——破!”

  就在此人喝念之時,那沖上前來的南海劍妖臉色劇變,陡然喝道:“不好,這是那邪靈地魔最得意的手段,諸位小心了!”

  他一邊高聲提醒著,一邊挺住沖勢,而是護在了眾人的跟前,雙手緊握劍柄,朝著地上猛然一刺。

  南海劍妖將諸般劍氣朝著地上刺去,護住了身后的一片區域,而在他力不能及的地方,卻是在咒語念就的一剎那,山崩地裂,無數火焰冒出,黑乎乎的空洞出現,還有那銳利的地刺,陡然朝著上方刺來……

  這一招,看得眾人一陣心寒,想著倘若沒有南海劍妖護住,只怕大家恐怕就得著了道,生死不知了。

  不過那地魔此來,卻并未與我們糾纏的意思,將我們阻止在這兒之后,一個唿哨,帶著剩余的八位鬼面人遁入黑黝黝的林子里。

  窮寇莫追,我并沒有選擇去犯險,而是一把扶住了一動不動的南海劍妖,沉聲說道:“前輩,你怎么樣了?”

  南海劍妖臉色蒼白,抬起頭來,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還未說話,卻聽到頭頂上的山峰突然一陣巨震,他臉色大變,沖著我焦急喊道:“不好,這山峰要倒塌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人力居然能夠達到如此地步,老陶和天王左使的戰斗,到底有多激烈?
峰頂上的人,卻又是在干嘛?
一眾急公好義的江湖豪俠們,又在干什么呢?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一章 峰上行人欲斷魂”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話說這算第幾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