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二章 彌勒并非小佛爺?

  山峰倒塌?

  聽到南海劍妖的提醒,我不由得駭然,一把扶住他的身子,詫異地說道:“老爺子。你說的可別是胡話吧?我知道這地魔的手段厲害,但遠遠還不到山峰崩塌的地步吧?”

  南海劍妖又好氣又好笑,指著我們的頭頂說道:“地魔那點兒本事,哪里能夠撼動得了這山峰,我說的是上面那兩位!”

  他指的“那兩位”,自然就是我師父,和邪靈教的天王左使,我心中了然,曉得那般層次的拼斗,的確有可能影響到山體的地步,而就在這當口,頭頂上的山峰已經開始轟隆隆地響了起來,腳下的整個土地都在顫動,南海劍妖深吸一口氣,對我說道:“我知道了,定然是你師父或者那天王左使。抽取了這山峰地脈的力量對決,使得整個山峰都不足以支持了……”

  我有些焦急地說道:“那怎么辦?”

  南海劍妖回身一指,朝著黑黝黝的山峰之下說道:“什么怎么辦,你若是不帶著這幫孩子逃到峰下。離開此處,這山峰隨時都有可能崩塌,將大家都給埋在里面去,還不快走?”

  要離開么?

  我的心在一瞬間抽搐了一下,當下也是下了決定。對著七劍說道:“你們七個,立刻下山,到達安全距離之后,尋找茅山弟子,結伴而行。”

  小白狐兒焦急地問道:“哥哥,那你呢?”

  我抬頭望了一下頭頂,笑著說道:“我啊,我師父在上面與人生死對決。不管怎么樣,我都還是想要上去看一眼呢。”

  她撅起嘴巴說道:“你不離開,我也不走。我要跟著你去。”

  我眉頭一挑,沖著她說道:“不行,不要胡鬧,我的修為,即便是山體崩塌,也未必有事,但你們就必須都得走,這是命令,給我立刻執行。”

  我變得無比嚴肅,小白狐兒的眼睛一下子就涌出了眼淚了來,旁邊的張勵耘便勸道:“老大,我們立刻走,不過尹悅她的身手你也曉得,最是敏捷不過,要是萬一有個變故,也好有個照應,可好?”

  小白狐兒洪荒異種,天生矯健無比,即便是山體崩塌,她也未必有事,我認可了他的說法,點了點頭。

  時間緊迫,七劍之中除了小白狐兒之外,立刻與南海劍妖一起,朝著山下的道路一陣飛奔而去,我則逆向而行,與小白狐兒沿著林間小路,朝著峰頂快步前行。

  經過這么一點兒時間的耽擱,峰頂之上的動靜變得更加大了,往上行走,不斷有落石砸下,有的只有臉盆一般,有的則跟小房子一般巨大,閃避這些石塊,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繼續往上,我則瞧見路邊伏尸處處,這兒有先前虛空之門中的漏網之魚,也有人尸,大部分是先前四大門派的人,而有少部分,則是邪靈教的部眾。

  我甚至瞧見了兩名身穿長袍、戴著鬼面具的左使衛隊,卻不知道是先前未曾與我交手的,還是被地魔帶著離開的其中兩人。

  戰斗是如此的殘酷,著實讓人瞠目結舌。

  我的心神僅僅在這兩具尸體上面停留一下,便再次向上,感覺山體搖晃的動靜變得越來越大了,心中越發驚慌,而這時山道的前方突然沖來一群人,我持劍警戒,瞧見來的卻是太上峰的那一幫人,為首的正是與我有過照面的巫長老,此刻的他早已沒有了先前的淡定,渾身浴血,左臂從手肘處斷開,臉上數道猙獰的疤痕,瞧見了我,一臉驚慌地喊道:“陳道長,不要再去了,這山峰,要塌了!”

  我側身讓過那些惶急逃脫的人們,焦急地朝他問道:“上面什么情況?”

  巫長老一邊走,一邊對我說道:“你師父跟邪靈左使在拼命,雙方都紅了眼,抽取這山脈的靈氣,山峰就要撐不住了,而邪靈教的人也太兇了,我們這些人,交手沒多久就傷了大半,要不是你先前的提醒,讓我留了一點兒心思,說不定就已經躺倒在那兒了——走了,走了,你最好也別去,生命可貴!”

  當眾人發現那黃山龍蟒并非是美味的蛋糕,而是致命的毒藥之時,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盡量地逃離這塊地方。

  巫長老帶著這幫人剛剛逃離不多時,上路上又從來了一幫人,我明顯地感覺到氣勢不對,帶著小白狐兒躍上了一顆突出懸崖的迎客松之上去,剛剛一躲起來,便瞧見這回望著山下趕的,卻是那小佛爺的十八羅漢,不過這幫人明顯地少了許多,顯然我忽悠上峰頂的這幫人里,厲害的高手也是不少,憑著人數的優勢,總能咬下他們的幾塊肉。

  我對彌勒,也就是現在的小佛爺恨之入骨,倘若是能夠打擊到他的實力,絕對不會猶豫,不過此刻我若是站出來攔住這些人,雙方在此一糾纏,恐怕最后的結果就是同歸于盡。

  想到這兒,我還是強忍著心中濃烈的戰意,沒有出手。

  如此這般,我們一路奔行上峰頂,又遇到數批人倉惶逃離,有邪靈教的,也有我方的,不過大家疲于逃命,又沒有切實的仇恨,都沒有太多戰意,相安無事,不多時,我終于又重新回到了峰頂,這才瞧見原先有一大片區域的峰頂,此刻已經四分五裂,化作了數道陡峭的山梁子,而彼此的間隔處,則是黑黝黝的深淵。

  峰頂兩道最高的山梁子處,我師父正在與天王左使王新鑒遙遙相對,雙方都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也不動,各自平推雙手,仿佛在與對方拼死力。

  這樣的較量之中,任何一方的倒下,既分勝負,也明生死。

  而到了那個時候,這道蘊含龍氣的山峰,恐怕也會蕩然無存,直接崩塌到底了去。

  峰頂除了這兩人之外,還有幾個,小佛爺仍在,剛才支援左使衛隊的地魔也在,這兩人守護著一個青光蒙蒙的囚籠,而籠子里面光著的,正是此行的罪魁禍首,黑花夫人。

  那婦人此刻頹然癱坐著,雙手握在那繪滿符文的桃木欄桿之上,仿佛沒有一點兒力氣,不過一雙眼眸卻是陰狠異常,不斷的閃動著,打量四周。

  除此之外,在我師父的這一邊,還有一個人。

  那是一個蒙著藍色頭巾的女人,身材窈窕,端莊大氣,不過因為臉被蒙住了,所以瞧不出模樣來。

  她站在我師父背后的不遠處,而師父似乎并沒有在防范著她,瞧她站著的那個方位,我一瞬間就分析出了對方的身份。

  若是我猜得沒錯,她應該就是南海劍妖口中所說的,那個東海蓬萊島的前代海公主。

  盡管峰頂之上的土地搖搖欲墜,但是上面的這些人卻并沒有一點兒擔憂,那小佛爺瞧見我帶著小白狐兒出現在了峰頂,居然還朝著我點了點頭,朝著喊道:“陳道兄,就知道你還會回來的,不知道你是來觀看這曠世大戰,還是想要干點別的?”

  我瞧見那桃木籠中的黑花夫人,咬著牙根,暗想著這幫邪靈教的家伙,別的不談,下手倒是挺快,居然將那頭狠戾歹毒的黃山龍蟒都給擒住了,想必如果沒有師父的及時介入,他們必然就已經將這黑花夫人給拆筋扒骨、大卸八塊了。

  我朝著對方冷冷地說道:“彌勒,別跟我套近乎,既然你在,那么我們就談一談彼此之間的恩怨吧!”

  那蒙著臉的家伙一愣,詫異地說道:“誰叫彌勒?”

  我指著他的鼻子說道:“不就是你么?”

  他聳了聳肩膀,淡然說道:“請你聽好了,某家是厄德勒的掌教元帥,小佛爺!”

  我不理會他這神神叨叨的話語,瞇眼瞧著前方的籠子,想著我們耗費了無數心血,來到此處,可不就是為了那被黑花婦人偷走的龍血結晶么,我怎么可以半途而廢,時至如今,攔在我面前的敵人已經并不算多了,除了地魔與小佛爺,再無其它的人,我若是能夠戰勝對手,事情說不定就變得簡單許多。

  如此一想,我不再猶豫,將長劍拔出,冷聲說道:“管你是彌勒,還是小佛爺,先嘗一嘗我手中的劍吧!”

  我沒有二話,箭步朝著前方沖去,而最先動手的卻并非小佛爺,而是那地魔,卻見那留著山羊胡的猥瑣老頭宛如一只大猴子,飛身而來,想要攔住我,結果這個時候,小白狐兒陡然撞向了他,然后朝著我厲聲喊道:“哥哥,我攔住他!”

  若是論修為,小白狐兒自然不如地魔,不過此刻地形詭異,她倒是能夠憑著這個,與其周旋,我來不及多想,與地魔擦肩而過,落在了小佛爺的跟前,方寸之間,提劍而上,那家伙空著雙手,卻也淡然得很,不慌不忙地避開我的劍勢,輕蔑地說道:“你真的以為,你一個鄉下小子,能夠比得上我么?”

  我瞧見對方一陣風輕云淡的模樣,心頭陡然火起,想起他將自己與那彌勒撇得一干二凈,心中不由一動,開口說道:“你知道么,我見到小觀音了!”

  這話兒一出口,對方的身體猛然一震,雙目之中,陡然射出兩縷精光。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收到部分讀者意見,盡量對某些過程進行精簡,讓文章緊湊一些,如果有些細節沒有交代清楚,大家不要見怪。
加更送上,說實話,小佛真的很努力了,有木有。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二章 彌勒并非小佛爺?”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那彌勒是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