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三章 胖妞卻已成魔猿

  小觀音!

  就如同小顏師妹是我心中的逆鱗一般,小觀音也是彌勒心中永遠都無法彌補的痛楚,一句“今后的路,不再與你同行”。使得兩人分到揚鞭,生死永隔,而彌勒心情大變,成為了如今陰沉的小佛爺,現如今又被我提及出來,他自然不會在將虛偽掛出來。

  果然,對方的雙眼微微一瞇,終于一步跨前,對我說道:“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不過如此嘮嘮叨叨,真打擾我靜下心來觀戰,既然如此,我就殺了你,再來為左使加油吧!”

  這話兒一說出口,他的身子就在瞬間消失,而下一秒。則出現在了我的跟前來,雙手結了一個“卍”字,朝著我的額頭印來。

  這手印乃佛家三十二種大人相之一,代表著佛的智慧與慈悲無限。這回旋表示佛力的無限運作,向西方無限地延伸、無盡地展現,無休無止地救濟十方無量的眾生,如此具有佛法之力的符號,被小佛爺拾手使出。卻有一種宛如山巒崩塌的威勢,沉穩之中又帶著幾許禪意,恢弘龐大。

  因為我師父和左使的拼斗,使得此處的山巔根本就沒辦法承受得住任何沉重的力量,我無法從土盾之中轉移傷害,不過越是如此,我卻越是使出了土盾來。

  我與小佛爺所站立的位置,不過方寸之間。倘若承托不住這力量倒塌,那么他身后的桃木囚籠就會一起倒塌。

  我自然不是過來拯救那黑花夫人的,不過能夠讓小佛爺的計劃落空。卻也是一件美事。

  長劍前指。

  小佛爺的身法快捷如電,一掌拍出之后,巨大的威勢碾壓而來,我舉劍而擋,卻瞧見對方神奇地停在了我長劍的范圍之外,他拿捏到了一個很準確的距離,稍微再進一分,我恐怕就能夠再進一步,在他身上劃拉出一道血淋淋的傷痕來。

  而停住身子的小佛爺雙手輕輕一拍,那卍字立刻金光閃耀,朝著我兜頭飄了過來。

  在最初的時候,這個符號代表的是太陽,以及其散發出的光輝,瞧那威勢,我本以為會有一大股洶涌的氣浪撲面而來,當下也是站好馬步,準備迎接,卻沒想到竟然是一波溫暖的春風拂面,讓人感覺渾身暖洋洋的,宛如浸透了溫泉一般。

  小佛爺這一招,完全不是在要我的命,而是在給我做大保健。

  不過這怎么可能?

  瞧見我滿臉詫異的表情,對方平靜的說道:“你是魔,得降服!”

  一句話剛落,我突然感覺到腦海之中,一片禪唱而出,漫天的“南無阿彌陀佛”聲不絕于耳,有男子在唱《金剛經》,有女子在唱《般若經》,有老年人在唱《華嚴經》,有小孩在唱《楞伽經》,有無數雌雄莫辨的聲音,在唱《文殊菩薩心咒》、《六字大明咒》、《大悲咒》以及無數我根本沒辦法辨別的經文,我的腦子深處變成了一片佛經的海洋,無數佛陀出現,眼冒金光,朝著我或平靜、或忿怒、或微笑、或悲傷地唱著。

  然而原本平淡而有韻味的禪唱,在此刻卻顯得殺機四伏,無數的言語在半空中匯聚,鉆入我的身子里,讓我感覺身體是那般的沉重,力量就像沙塔一般流逝。

  一印,解兵甲。

  我數次定住心神,而卻根本無法驅除諸多禪唱,越發的慌張起來,而彌勒站在不遠處,平靜地看著我。

  他表現得很輕松,然而一旦我稍微露出一點兒薄弱的模樣,我能夠肯定,他一定會飛身而來,將我的頭顱給取下。

  萬萬沒想到,小佛爺一招完全沒有實質、只存在于精神領域的印法,居然能夠將弄到如此田地,難道是因為我修行魔功的緣故么?

  就在我渾身僵直的此刻,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與佛音不同的話語:“好蠢的人,人家用佛法度化你,你不理便是了,何必對這種人面獸心的家伙,心存善念呢?”

  對啊,對啊,對方之所以能夠用佛法度化我,不為別的,只是因為我雖然修習魔功,但是心存善念。

  對方就利用我的這善念,做了眼子,從而試圖迷惑于我。

  怎么對小佛爺懷著慈悲,受他欺騙呢?

  一語道破天機。

  我余光之中,瞧見說話的,卻是在遠處傲然而立的東海蓬萊島海公主,她靜靜地站著,心思幾乎都集中在了上面的拼斗中,雖然出言提醒我,但是卻根本沒有瞧向我一眼。

  不過這也夠了,我之所以感覺到力量流逝,是因為聽到了禪唱之中所表達出來的意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然而我若是主動解除力量,成佛自然不可能,成鬼那是妥妥的。

  想要我死,先交出你的性命來!

  我目光一凝,飲血寒光劍上的兇氣立刻蔓延進了我的全身,我再也不去理會耳邊的諸多妙法禪唱,提劍而上,沖著小佛爺猛然沖了過去。

  早在前代海公主出言的那一瞬間,小佛爺便曉得自己這一手失敗了,不過他卻也并不焦急,而是朝后一退,避開我的劍鋒,一個口哨吹起,接著回身護住了那桃木囚籠。

  在他看來,此刻最為重要的事情,是這囚籠里面的黃山龍蟒,而不是取我性命。

  我瞧見小佛爺抽身后撤,正想追擊,然而黑暗中突然生出一個黑影子來,順著小佛爺的口哨聲,陡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二話不說,直接朝著我的腦袋一棒砸來。

  鐺!

  我舉劍去接,感覺到身子一沉,腳下的土地隨時都有可能崩塌,趕忙下意識地朝著旁邊移開幾個身位,果然那一處立刻坍塌而落,化作巨石跌落山下,而我則重新找到一處立足點,凝目望去,心頭一震,卻見此人竟然是一個身高兩米、渾身有著黑色絨毛的巨大猴子,那猴子渾身散發魔氣,絨毛宛如燃燒的黑色火焰,腹中如同懷孕了一般,鼓出一個圓球來,古怪莫名。

  我越瞧越眼熟,下意識地朝著它手中的棍子看了過去,整個人頓時就愣住了。

  這棍子,自然就是已故金陵雙器于墨晗大師的作品,而這個身體魁梧的魔猿,十有八九,就是與我分別多年的童年好友,胖妞!

  我艸!

  想到剛才胖妞那毫無保留的一棍,我的心頭就是一陣火起,沖著那小佛爺開口罵道:“我艸你大爺的,彌勒,你這個狗日的,居然把胖妞變成這副模樣來,老子今天不宰了你,誓不罷休!”

  回到桃木囚籠跟前的小佛爺輕描淡寫地說道:“通背猿猴,自然就是這般模樣,何必用我來改變?”

  他這話剛說完,那已經成年的胖妞怒目圓瞪,完全不認得我的樣子,將手中的棍子再次舉了起來,朝著我縱身一撲,悍然不懼地再次發動攻擊,我沒有在與小佛爺說話,而是全力與陌生的胖妞拼斗起來。

  雙方一交手,我立刻感受到了那猴軀力量說蘊含的力量,當真是恐怖到了極點,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夠應付的,沒有土盾,我完全無法跟它硬拼,而若是論那敏捷與速度,我也超不出胖妞許多,唯有在雙方交手的細節和變化之處,我方才能夠勝出,保持不敗。

  雙方交手幾個回合,我便曉得憑著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恐怕降服不了胖妞,諸多雷法手段,又有些不忍施展出來。

  不管怎么樣,我都不能讓胖妞死,更加不能死在我的手上。

  想到此處,我唯有將希望寄托于煉妖壺觀術之上了。

  心中有了計較,我便開始不斷地變換位置,盡量與胖妞周旋,如此過了十幾回呼吸,我終于瞅準了一個機會,身子陡然轉動,一下子就出現在了胖妞的身后,雙手一翻,猛然拍在了它的背部去。

  我若是用上了掌心雷,胖妞必然受創,然而我卻不得不用上了煉妖壺觀術。

  我期待著能夠用此法重新降服胖妞,將它身上的魔性給收斂。

  雙掌印在了胖妞寬厚的背脊之上,那宛如黑色火焰的猴毛陰寒無比,而我的觀想術陡然激發,試圖控制住對方,卻沒想到雙方一接觸,我感到胖妞的意志居然被遮蓋了,根本就無法觸摸得到,反而是有一股兇戾無比的意志,從它的小腹處陡然升起,朝著我這邊惡狠狠地刺來,我下意識地收回雙手,感受到一陣驚恐,立刻與對方拉開距離,卻瞧見胖妞的身后,居然有一陣血紅如火的毒霧生成,冉冉之間,宛如血獄。

  這毒霧,讓人簡直就是渾身發寒,那彌勒,到底在胖妞的肚子里,種下了什么鬼東西?

  我心頭震撼,然而在一瞬間卻陡然做了決定,立刻轉遍了攻擊對象,出人意料地朝著小佛爺所在的地方猛然攻去,對方眼神微瞇,輕蔑地說道:“連我的猴子都打不過,還想在我這兒討什么便宜?”

  然而我卻并沒有朝著小佛爺出劍,而是學南海劍妖一般,將飲血寒光劍朝著地上猛然一插,勁氣吞吐。

  轟!

  靈氣被吸收枯竭的山梁哪里承受得住我這全力的攻擊,陡然間一陣晃動,我與小佛爺腳下的這塊土地一下子就裂開,接著我、小佛爺以及那困住黑花婦人的桃木囚籠,在一瞬間,都朝著下方跌落而去。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很久之前,有人問我,說胖妞到底去了哪兒,有沒有可能回來?
我說胖妞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貫穿三部曲的角色,它的意義,遠非二蛋童年伙伴那般簡單。
很久以前,有人質疑,說小佛爺不是已經死了,化作殘魂,為何作為本命金蠶蠱的大肥肥還活著?我說這個啊,以后會慢慢說道的。
苗疆在小佛的心中,儼然就是一大盤棋,不要質疑我通體的架構,因為它就在我的心中,完完整整,諸位朋友,別著急,待小佛慢慢說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三章 胖妞卻已成魔猿”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大肥肥,小肥肥,肥母雞加上胖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