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四章 黑花夫人欲化龍

  小佛爺機關算盡,卻沒有料到我與他同歸于盡的決心。

  在他的想法里,人終究都是自私的,只要給我一條生路。定然會毫不猶豫地轉身逃開,故而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對我下手,反而是讓已化魔猿的胖妞與我糾纏,卻沒想到我此番前來,就是抱著不成功、則成仁的心態,此刻既然能夠重創對方,我還有什么還猶豫的?

  來自苗疆的山民,從來都是如此彪悍!

  峰頂之上,小佛爺困住黑花夫人的這一塊地方,因為有著我師父和天王左使潛意識的維護,使得它成為了最大的一塊去處,它的倒塌,就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周遭的所有山梁都開始顫抖起來,無數的落石朝著下方砸落。而我的身子也隨著這石塊往下沉去,小佛爺氣急敗壞地飛身躍上了那桃木囚籠,在急速的下落之中,沖著我怒聲吼道:“你他媽的瘋了?”

  我嘿然而笑。不斷地在落石上跳躍,不讓自己摔死,口中回道:“我就是不讓你痛快,怎么樣,不爽吧。有本事來咬我啊?”

  小佛爺猛然揮手,朝著我射過一道暗箭,直奔我的面門,我往后一避,結果身子卻失去了平衡,就在我雙手在虛空中奮力揮動,試圖抓到些什么東四的時候,一只溫潤如玉的小手將我給牽著。朝著巖壁之上攀附而去。

  我抬頭,瞧見小白狐兒如花笑顏:“哥哥,怎么樣。帶上我還是挺有用的吧?”

  小女孩兒興致勃勃地跟我邀功,而我點頭回應之后,轉頭看去,卻見那桃木囚籠和小佛爺已經消失在了下方的黑暗之中,不知去處,我心情焦急,而就在這個時候,頭頂之上,突然響起了一道炸雷來。

  轟!

  整個空間都充斥著這一聲響動,炁場紊亂,萬物皆殤,我感覺體內的勁氣被鼓蕩得躁動不已,恢弘的氣勢讓我整個人都差一點要跪下來。

  然而我終究沒有跪。

  因為我在崖壁之上,飲血寒光劍插進了巖石里,方才保證我沒有落下了去,然而就在這一聲震動過后,我突然感覺到身子開始慢慢地往下滑落,那巖石里面仿佛不再有任何阻力,根本就承受不了我和小白狐兒的重量。

  在這個時候,我下意識地看了小白狐兒一眼,又看向了深不見底的腳下,不由苦笑道:“尾巴妞,我們今天,恐怕是沒救了!”

  小白狐兒很平靜地點了點頭,說道:“對,連我也沒有辦法,在這么高的地方落下去,還有無數石頭砸落的情況下逃生,看來我們兩個都得死了……”

  我突然嘆了一口氣,對她說道:“你要是沒有跟過來,多好!”

  她搖了搖頭:“不,尹悅就算是死,也要跟哥哥一起,多幸福啊?不然倘若你死了,我活著,這世間的路漫漫,我又怎么可能有勇氣,一個人自己走下去呢?”

  小白狐兒的話兒讓我眼圈難得地紅了,想了想,又說道:“我剛才看到胖妞了!”

  她點頭說道:“我看大到了,胖妞長大了,不過也變兇了,你剛才跟它打架的時候我看到了,你本來有手段拿下它的,不過還是忍住了,哥哥真溫柔——唉,不知道為什么,好懷戀在五姑娘山的日子啊!”

  小白狐兒瞇著眼睛的樣子,不知道為什么,真的讓我有些心動,忍不住也嘆了一聲道:“對啊,好想回到過去……”

  一句話沒有說完,飲血寒光劍再也沒有辦法釘在山壁之上,里面仿佛流沙一般,無法著力,而小白狐兒也松開緊緊抓在巖壁上的手,我們兩人,在同一時間往下墜落,無盡黑暗,仿佛就要將我們給吞沒。

  要死了么?

  死亡來臨的那一剎那,我發現自己并沒有任何驚慌,而是一種如釋重負的解脫,就當我閉上眼睛,張開雙臂,準備迎接死亡的時候,耳邊卻聽到一聲暴喊:“睡你麻痹,快醒來!”

  什么,南海劍妖?

  我陡然睜開眼睛,卻見頭頂上一陣黑影劃過,風聲呼呼而起,緊接著身子不再下墜,而是直接砸落在了一處滿是絨毛的背脊之上,接著一陣鷹啼刺破了我的耳膜。

  天啊,居然是南海劍妖,沒想到他帶著張勵耘等人離開之后,又乘坐著黑背大鵬,過來解救我們了。

  能活下來,誰都不愿意死去,我當下也是果斷收起魔劍,一手抓住小白狐兒的身體,一手則緊緊抓住身下那黑背大鵬的絨毛,驚喜地對這前面那個邋遢老頭說道:“劍妖前輩,多謝救命之恩!”

  南海劍妖嘿嘿一笑,對我說道:“抓穩了,我將你送下去,還要去找你師父呢!”

  他說完這話兒,雙腿一夾,身下的黑背大鵬陡然振翅,避開頭頂上的無數落石,朝著峰下飛去,而我則略有些焦急地問道:“前輩,你可知道我師父怎么了?”

  南海劍妖咳了咳,這才說道:“你師父啊,跟王新鑒算是半斤對八兩吧,兩人誰都沒有討得好處,各自都受了重傷,不過你別擔心,你師父呢,自然由他那老情人幫著照料,按理說是沒有什么性命之憂的,至于王新鑒嘛,就有些不妙了,我看他們邪靈教的那個新任掌教元帥,似乎有些不太滿意頭頂上有這么一個太上皇存在啊,有點借刀殺人的樣子……”

  對于小佛爺的評價,南海劍妖和我師父是一樣的看法,都認為雖然王新鑒將那家伙捧上了掌教元帥的位置,但是對方卻并不是什么感恩之人。

  我心中也是有一些感覺的,因為剛才我們遇到的炮灰,基本上都是王新鑒的左使衛隊,這情況明眼人一看就知曉,那是在鏟除異己啊。

  不過邪靈教內斗,對我們最是有利。

  南海劍妖先前受過幾處箭傷,身子也并未有恢復利落,此刻也是有些勉強,我不再與他多說,牽扯精力,讓他專心駕馭這黑背大鵬,趕緊將我送下去。

  那大鵬速度極快,沒多久便將我們送到了一處安全的地方,這是山峰角落處的樹林,到處都是堆積的亂石,他將我們放下之后,沒有喘息片刻,又升空而起,我仰頭望去,瞧見巨鳥朝天而去,而在我們的頭頂處,滾滾落石依舊還在不斷地砸了下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突然又傳來了一陣拼殺聲,我眉頭一跳,朝著小白狐兒招呼一聲,便循聲而去。

  翻過一塊高約兩丈的巨石,我瞧見前方的確發生著一場戰斗,其中一方就是先前與我們有過交手的左使衛隊,一共有七人,其中還有地魔也在,而另外一方,則是張天師帶領的龍虎山道士,此刻連他在內,卻只有五位。

  龍虎山一方處于極度的劣勢,我瞧見旁邊躺倒十余具尸體,皆是心口中箭而死,而要不是那張天師手中一把御賜天師劍光芒四溢,擋住無數箭雨,卻也堅持不久。

  救,還是不救?

  我心中猶豫了幾秒鐘,要曉得同為頂級道門,我對龍虎山的觀感一直不好,他們不但在朝堂之上勢力頗大,對我多有掣肘,而且我此刻上去,未必能夠有用,反而還會將自己陷入危險之地。

  而就在這時,我旁邊突然傳來一聲低呼道:“老大,老大……”

  我猛然回頭,卻見張勵耘、布魚和林齊鳴等人都在不遠處觀戰,估計是通過羽麒麟,感應到了我的到來,故而出聲提醒,我瞧見他們都在,心中的膽氣也足了許多,當下也是將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低聲喊道:“走,我們去將張天師救出來!”

  畢竟是江湖同道,盡管立場不同,但也不能見死不救,這是原則問題。

  我與七劍從石堆之中陡然殺出,一瞬間就突入到了左使衛隊的邊緣處,這幫人還在彎弓搭箭,頗有些防備不急,而我則知曉對方的厲害,沒有給他們任何反應的時間,魔劍前揮,闖入其中就是一陣胡攪蠻纏,七劍則步踏斗罡,將余者圍住。

  雙方一言不發,直接就開始瘋狂的攻擊,而疲于應付、面臨絕望的龍虎山等人瞧見有援軍來襲,頓時士氣大振,憤然沖殺上來,雙方合流,那左使衛隊即便是再強悍,也終究不過是寡不敵眾,不多時就被一一斬殺。

  唯一讓人遺憾的事情是,那地魔在瞧見中伏之后,居然使用了五行遁地之術,拋下這些鬼面人,一個人逃脫性命。

  張天師與我們并肩奮戰之后,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水,瞧清楚了我的身份,當下也是一臉誠懇地對我拱手說道:“志程援手之情,張某銘記在心,多謝了,多謝!”

  先前還叫我黑手雙城,此刻卻親熱地稱呼我為“志程”,這其間的變化,當真是讓人回味無窮。

  張天師畢竟是龍虎山的領袖,我還待與他客氣幾句,突然之間,頭頂上傳來一陣連綿不絕的炸雷,轟隆隆,轟隆隆,那雷電將整個夜空都給照得雪亮。

  我瞧見這動靜,心中頓時就咯噔一下,想著壞了。

  果然壞了,就在我們都仰頭望去的時候,卻見一道黑色的長影,朝著天空之中,陡然射了過去。

  化龍了!

  黃山龍蟒,沉寂了一夜,此刻終于逮到了機會渡劫,準備化龍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四章 黑花夫人欲化龍”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裝B被雷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