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五章 雷劫滾滾分九重

  化龍,化龍!

  在真龍還沒有大規模離開這個世間的洪荒年代,天地之間,九幽之下。九天之上,還有無數真龍的時候,一切異種,甚至連那黃河的鯉魚,只有血脈能夠獲得龍族的認可,跳過龍門,便能夠化作巨龍,直升九天之外,然而時至如今,萬法凋零的末法時代,別說化龍,有的修行者這一輩子,甚至都不知曉真龍一事。

  與其他人相比,我無疑算是幸運的,不但見到過真龍遺尸,而且還能夠親眼目睹那黃山龍蟒化作真龍的情形。

  但見這條黑色的魔蟒宛如一根利箭。直刺蒼穹,無數的落雷在天邊想起,閃電劃破了長空,連綿不絕的閃電云在我們的頭頂上出現。連接成了一大片,緊接著無數的旋渦生成,里面充滿了詭異的力量,仿佛要將任何闖入其中的物體,給撕成碎片一般。

  我的人生之中。見過無數的打雷天,見過無數的閃電,然而像今日這般兇險的,卻是頭一遭。

  難怪那黃山龍蟒愿意冒著這么多人圍剿的危險,依舊執意要在此化龍,事情原來如此,而由此也可以看出它心中的堅毅,以及對于化龍的執念。到底有多么強悍。

  不化龍,毋寧死!

  充斥著雷電的天空,無疑是最為危險的地帶。然而那不知道什么時候擺脫小佛爺控制的黑花夫人在化身為黑蟒之后,卻奮不顧身地沖了上去,它一邊向上攀升,一邊暢意地大聲喊道:“無知的人類,居然想要用那點兒手段困住我,簡直就是妄想。沒想到老天都在幫我,哈哈,我感受到了雷電的力量,洗禮我吧,讓我化龍,而成為真龍之后的我,一定要將所有欺辱過我的家伙,給全部殺掉!”

  它即便是要化龍了,依舊還放不下心中的仇怨,可見先前的被俘,給黃山龍蟒的心中,留下了多少的刺痛,不過說起來,這畜生之所以能夠得脫,倒也不是老天在幫忙,若是我的搏命而為,方才使得它逃離了小佛爺的魔爪。

  只可惜,這事兒它定然不會銘記于心,更加不可能對我心懷感激。

  我就這般站在亂石堆中,眼睜睜地瞧著那頭狠戾歹毒的黃山龍蟒升空而去,沒有半點阻止它的能力,但見它經過一段時間的攀升之后,終于到達了某一個空域,一瞬間,九聲落雷炸響,而后九道明晃晃、又大又粗的閃電從虛空之中誕生,陡然砸落在了它那漆黑的鱗甲之上。

  轟!

  無數煙花閃爍,那黃山龍蟒在一瞬間,將自己繃得筆直的身子蜷縮成了一圈,硬生生地迎擊,璀璨的電芒四溢,幾秒鐘之后,光芒消散,而它陡然伸展開了身子來,猖狂地大聲笑道:“不過如此啊,來來來,再來給老娘一下,爽死了,老娘都快要飛起來了!”

  仿佛順應了它的祈求,虛空之上,又誕生了九道閃電,再次朝著它身上砸落而去。

  轟隆隆的雷聲之中,又一次雷擊臨體,這一次它依舊囂張如故,而到了第三次的時候,這黃山龍蟒的表皮幾乎都已經焦黑一片,露出了里面的嫩肉來,血肉模糊,整個身體都變得搖搖欲墜,而到了這個時候,它終于沒有再大聲吶喊了,而是再一次擺動尾巴,朝著更高的天空飛去。

  龍翔九天,欲化龍,必先遭受那九次雷劫,方才能夠九九歸一,超脫肉身的局限,成就真龍之軀。

  什么是真龍?

  它根本就不是存在于這個世間的生命,肉眼都無法看清楚它到底是大還是小,是遠還是近,更多的時候,它生活的地方,跟我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維度,是比我們高出不知道幾個層次的存在,而想要成為這般的高級生命,要走的道路,遠遠比我們想象之中的,還要艱辛。

  然而這都不算生命,因為黃山龍蟒的身體里,已經有了集聚前代黑龍畢生感悟的龍雪結晶。

  這東西,不但能夠幫助我師父晉身到地仙之境,也能夠讓黃山龍蟒知曉,化龍之時的一切步驟,以及應對之策。

  它飛了,不知道越過了多少云層,圓月之下,又經受了三次天雷攻擊,此刻的黃山龍蟒已經搖搖欲墜,仿佛到了生命的極限,其中兇險,盡管不足外人倒也,但是卻也讓我們這些看客,瞧得大氣都不敢喘。

  星空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仰著頭,等待著它最終的結局,而我的心態則無比復雜,既希望自己能夠見證一條真龍的誕生,又希望它最終落敗。

  因為倘若對方真的化龍了,說不定真的有實力,將黃山境內的這一幫修行者給全部干掉。

  至于我,并不會因為我救了它而幸免,肯定也是被列入黑名單之中。

  不過,生命向更高的層次進發的那種挑戰,當真是讓人目眩,心馳神往,止不住地想要祝愿。

  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

  諸般落雷,滾滾而下,一陣更比一陣恐怖,一開始還能夠數清楚到底有幾道,而到了后面,每一次發作的時候,整個天空就是一邊閃耀,宛如白晝一般,天地都仿佛要崩塌了,而在這樣讓人看著就已經心驚膽戰的雷池之中,那黃山龍蟒卻憑借著龍血結晶之中的所有經驗,便是在第八道宛如神魔滅世一般的雷場之中,都咬著牙,安然度過。

  此時的它,渾身已經看不到幾分好肉了,全身都已經被極度的高溫給轟得如同焦炭,下本身更是露出了森森白骨,唯有從它微微的抖動之中,方才能瞧得出這還是一頭活物。

  如此九雷轟頂,千刀萬剮,它卻也終究是忍住了,然而第九道,也就是最后一道,它能夠安然度過么?

  時至如今,我已經全然忘記了對方的身份,也不記得了它之前的諸般惡毒和恐怖,心中自有對這生物滿滿的敬佩,以及它挑戰天道之時,所表現出來那種義無返顧的勇氣。

  因為此刻的我,突然生出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它化龍需受九雷轟頂,而我則必須度過遙遙無期的十八劫。

  它給了我勇氣。

  黃山龍蟒能夠安然度過雷劫,化身真龍么?

  我的心在一瞬間都提了起來,緊接著瞧見它似乎又朝著高空騰挪了一段距離,身子橫陳在了半空之中,而第九次雷劫則毫無預示地到來了,它出現的時候,整個天空宛如白晝,我的雙眼在一瞬間就瞎了,只剩下視網膜上的一片光亮,而耳畔之中,則傳來了震耳欲聾的炸雷聲,轟隆隆,轟隆隆,仿佛就在我身邊炸響,讓人渾身的汗毛直豎起。

  雙眼一片雪光的我感覺到懷里突然多出了一個嬌柔的身體,強行睜開眼睛一看,卻見是身為妖屬的小白狐兒恐懼地鉆了進來,渾身都在瑟瑟發抖,而布魚那光頭漢子則直接趴在了地上,宛如一條死魚一般。

  黑暗的林子里,騰然飛出一大片的驚鳥,朝著遠方嘩啦啦地逃去。

  世間在這一刻,仿佛陷入了靜止。

  我強忍著腦袋的一陣眩暈,抬頭看去,卻見原先還狂暴無比的天空,此刻突然風輕云淡,天空密布的烏云突然一掃而空,月亮出來了,照映一條橫陳于半空之中的骸骨。

  是的,那黃山龍蟒此刻,真的就只能稱之為骸骨了,它渾身焦炭一般的體表已經剝離了,漆黑如墨的龍骨猙獰地出現于世間,而讓人詫異的事情是,在它的腹部,居然還有一團胎盤一般的東西,不停地蠕動著,而這玩意的每一次蠕動,都給它帶來了無數的生機,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我最早認識黑花夫人的時候,它就是有孕在身。

  難道今時今日,它居然也是懷著身子,前去抗衡的雷劫?

  它死了么?

  我的心情不知道為什么,變得復雜無比,寄希望它能夠活下來,又不希望它能夠成功,而就在我糾結不已的時候,那黃山龍蟒的骸骨突然動了,無數的七彩之光從它的腹部處泄露了出來,將整個身子都給包裹住,緊接著這種絢爛而美麗的光芒開始不斷地拉升,將它直接充斥得暴漲數倍,直接化作了百丈,而在這樣的光芒前段,一方龍首從其中探出,頭似牛,角似鹿,眼似蝦,胡須飄揚,犄角分叉……

  那黃山龍蟒,時至如今,卻真的就如同道藏繪本之中的一般,著實就是一頭傳說中的真龍了。

  而此物出現之后,張開口,一道古怪韻味的聲音從天空之上傳了下來:“桀桀,果然,天道有仁慈之心,腹中有個小崽子,就是不一樣,終究給了我一線生機——我感受到了無盡的力量,卑微的爬蟲們,你們就等著,我這磅礴的憤怒吧……”

  它暢快無比地笑著,仿佛面前是無數的尸體和血海一般,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平靜的天空之上,卻又有一道隱隱的雷鳴傳來。

  聽到這雷聲,那黃山龍蟒突然慌了,詫異地說道:“怎么可能,我已經化龍了,為何還會有雷劫?”

  而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天空之上,突然傳來了一道咒文之聲:“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不知道為什么,將許久以前反復斟酌過的橋段一氣呵成地寫出來,簡直就是爽爆了,哈哈!
希望你們能夠喜歡,九重雷劫,黃山龍蟒!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五章 雷劫滾滾分九重”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陶土豪終于動用龍骨雷符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