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六章 機關算盡太聰明

  “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這聲音又疾又厲,幾乎在一瞬間就念了出來,對師父熟悉無比的我,自然知曉這隱隱的雷鳴就是我師父所喝念出來的,只是讓我有些意外的事,已然領悟了至道,化繁為簡的師父,為何會舍易求難,不用簡簡單單的幾個字所表達,而是用這般復雜的話語說出來呢?

  我不知曉,卻也是心中歡喜,曉得那山峰雖然倒塌,但我師父卻并無大礙,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閑心來念著咒訣。

  而當這咒文響起的一瞬間,頭頂之上。宛如天神返世一般的黑花夫人則顯得慌亂無比,那一大團的七彩云光在奮力翻動,里面仿佛有什么東西,在使勁兒蠕動。而露出了那巨大龍頭,則張開了嘴巴,發出一陣又一陣的龍吟之聲,然后奮力向前拱去。

  我瞧見她這般的表現,便曉得那黑花夫人雖說已然度過九重天雷的轟擊。成功渡劫,化為真龍,然而此時此刻,它卻還并未成為名副其實的真龍。

  還欠一點,就只欠那么一點點了。

  然而就是這么一點兒時間,卻足以改變局面,要曉得那黑花婦人所有的精力和意志,其實在應付那九重雷劫的時候。都已經消耗殆盡了,此時此刻的她,盡管即將化作了最讓人震撼的偉大生物。但是卻也是最虛弱無力的時候,身體全部都由那龍族血脈之中散發出來的七彩光芒所控制,沒有一點兒反抗能力。

  它若是化龍了,萬事皆休,有的是精力和時間在應付這神劍引雷術,然而此刻我師父的這一擊,卻成為了壓垮駱駝最后的一根稻草。

  黑花夫人她之前也是忍受了無盡的痛苦,心防失守,方才會大放狂言,然而她卻實在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能夠在九天之上,對自己進行這般致命的攻擊,頓時就崩潰了,一邊期待著進化能夠更快一些,一邊瘋狂地詛咒道:“是哪個狗日的龜孫子,敢饒了老娘的好事,我就算是死,也定然不會放過你的——我要詛咒你,讓你修為大減,永世沉淪于苦海之中,不得解脫!啊……”

  這話兒倘若是尋常人講出來的,不過是一句罵言,然而作為一頭將化作真龍的龍蟒,卻無異于一種精神層面上的攻擊,比血咒還要恐怖。

  然而我師父卻并不受這影響,果斷念完之后,原本晴朗的夜空之中,竟然又有大片的烏云密布,緊接著一道黑色的裂縫出現,一股勁氣直沖云霄,那裂縫陡然間就被一道金黃色的叉形閃電給瞬間撐大,連成一片,氣運上承九天,密密麻麻的電網將整個天空撐得一片星宇明朗,所有的暮色一下盡掃,整個天地都呈現出一副猙獰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晝。

  又一次,雷擊!

  而這一次的累落,已經再非天劫,而是人為造成的,我面前的張天師一臉錯愕,下意識地呻吟了一聲,對我說道:“這是誰?”

  我驕傲地說道:“我師父,茅山掌教,陶晉鴻!”

  我一字一句地說著,而頭頂之上的電網已經直接將橫陳半空的黃山龍蟒給籠罩了住,這時的它還在念著那句詛咒,不過越是這般,越顯現出了對方的恐懼,就瞧見在那雷電轟擊之下,原本已經努力撐出小半個身子的黃山龍蟒此刻已然陷入了絕境,它身上的七彩光芒一觸即散,緊接著身子開始急劇縮緊,從百余丈,一直到十幾丈,到了最后,卻是化作一道黑線。

  當那密布的落雷消失的一瞬間,高高在上的黃山龍蟒也失去了所有的支撐,朝著下方斜斜地墜落而去。

  正在驚嘆的張天師瞧見這情況,卻是一陣激動,朝著我拱手,一聲“告辭”之后,慌忙地朝著龍落的方向疾奔而去。

  這家伙居然也有神行妙術,瞬息就不見了蹤影,留下了殘余的幾名龍虎山道士,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家掌門的背影,不知所措。

  事實上,在這夜空之下,任何目睹了此情此景的修行者都是一陣血脈賁張,曉得那龍既然已經被轟擊了下來,倘若自己能夠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說不定還能占點兒便宜。

  誰都不是雷鋒,眾人千里迢迢地跑到這兒來,還不就是為了這點兒小算盤么?

  然而就在張天師狂奔而往的幾秒鐘之后,我瞧見一只巨鳥從遠處的林子中陡然振翅而飛,朝著那落下來的黃山龍蟒抓住,然后轉折方向,懷里的小白狐兒興奮地拉著我的衣袖,大聲說道:“哥哥,你快看,是劍妖前輩,還有他的黑背大鵬!”

  小白狐兒目力極佳,能夠瞧見南海劍妖,而我卻只能瞧見那巨大的黑影,正是那黑背大鵬,心中又驚又喜。

  我喜的是看來師父應有后招,阻止了黃山龍蟒之后,卻并沒有讓它成為別人眼中的香餑餑、無主之物,驚的是不知道南海劍妖的心性如何,要曉得此時的黃山龍蟒雖然并未徹底化作真龍,但其實與那真龍已經無異,若是私吞了,說不得有無數的好處在。

  這里面的誘惑,無疑是異常驚人的,南海劍妖能夠把持得住么?

  我瞇著眼睛,瞧見那黑背大鵬將黃山龍滿給抓在爪上,振翅高飛,朝著黃山腹地滑翔而去,心中隱憂,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瞧見一道細小的金光又陡然從林中射出,朝著那黑背大鵬附著而去。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我的心臟一陣跳動,這般一波三折,當真是讓人受不了,這點金光到底是什么東西,看著體積不大,難道它能夠從黑背大鵬,和南海劍妖的口中奪食,將那黃山龍蟒給搶奪過來么?

  我深吸了幾口氣,決定自己不能再這般等待,于是掏出了先前留下的紙甲馬,綁在了腳上,對七劍吩咐一聲,讓他們注意信號,而我則直接快步沖將上前,朝著那黑背大鵬的下方疾奔而去。

  紙甲馬乃道家秘術,綁在腳下,立刻縮地成寸,周邊景物一陣轉移,我仰首朝天,很快就越過了幾個山頭,瞧見那黑背大鵬竟然斜斜地朝著不遠處的原始叢林中跌落而去,心中頓時就是一陣詫異,不知道那金光到底是何人所發出來的,居然真的能夠將那頭黑背大鵬給撂翻倒地。

  我朝著那黑背大鵬跌落的地方快步沖去,如此又過了兩個山頭,好幾片林子,趕到的時候,正好聽到一陣嘩啦啦的響聲。

  那是黑背大鵬栽落林間時,樹葉發出來的聲響,我奮力疾奔,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感覺到前方出現一陣聲響,下意識地停住腳步,朝著前方瞧去,卻見林子里躥出了一個極快的身影來,朝著前方奮力疾奔,而對方很快就瞧見了我,卻是轉向而來,朝著我大聲喊道:“賢侄,救我!”

  我定睛一看,來人卻是南海劍妖,只見他雙手抱著頭,仿佛極度痛苦的模樣,而在他的身后,卻并無人影追蹤。

  沒人追,他為什么要跑?

  我朝著他跨步走去,兩人快速接近,我方才發現他的腦袋之上,居然盤踞著一個足球一般大的金色肉蟲子,那玩意就像一頭肥嘟嘟的桑蠶,不過肋下生翅,身子上滿是眼睛一般的金環,一對黝黑發亮的復眼,閃爍著邪異的光芒,那嘴巴卻是死死地咬住了南海劍妖的頭皮,腦袋一動一動的,仿佛在抽取這什么,十分恐怖。

  我瞧見這般模樣,終于曉得南海劍妖到底在畏懼什么了,當下也是揚起手中的劍,準備朝著那肉蟲子劈過去。

  然而就在兩人快要接近的時候,那南海劍妖突然腳下一空,朝著地上翻滾了幾圈,當停下來的時候,已然是再無生機,唯有朝著我的這個方向,拼盡最后一點兒力氣喊道:“快跑,不要過來……”

  我鬧不明白南海劍妖這般頂尖的高手,為何會怕一條肉呼呼的肥蟲子,他為什么不出劍,將其斬殺,而是奮力奔跑,坐這般的無用功。

  難道是嚇到了?

  盡管心中有著許多疑惑,但是瞧見南海劍妖倒在了我的面前,生機全無,我頓時就是一股怒火升起,朝著對方快速沖去,而到了近前之時,我方才發現,南海劍妖之所以如此恐懼,而沒有反抗,并不是他恐懼,而是因為他大半個后腦勺兒,都已經被那可惡的肥蟲子給啃了下來。

  那肥蟲子已經離開了南海劍妖的頭顱,一雙邪異的復眼轉動,卻是朝著我的腦袋撲來過來。

  我在一瞬間揮劍劈去,正中那蟲子的身體,本以為無堅不摧的飲血寒光劍能夠將它瞬間斬成兩半,卻沒想到仿佛斬到了鐵塊一般,那玩意只是朝著地上砸落而去,稍微一停留之后,一瞬間又反撲了回來。

  我甚至能夠瞧見它那猙獰的口器之上,還掛得有絲絲的腦漿殘留。

  我再次揮劍,將這肥蟲子給斬飛,而就在此刻,我卻聽到身后又傳來了棍子的破空聲。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六章 機關算盡太聰明”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劍妖就這樣被吃掉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