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十八章 左右逢源虎皮貓

  黃山龍蟒已經分崩離析,化作數丈,躺倒在了那頭黑背大鵬的身下,那么我們頭頂上那一道道充滿威嚴和無上氣勢的龍吟聲。又是從哪兒來的呢?

  除非,這世間,還有一條真龍,而它卻已經被這里的動靜給吸引,出現在了這黃山之上?

  想到這么一個可能,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一陣慘白。

  此刻的雙方都陷入了僵局,這是一種極為微妙的局勢,倘若加入一兩個小雜魚,并不會有什么影響,但來的若是一條真龍,只怕事情就會變得無比復雜,那天王左使瞧了瞧我師父手中的龍骨法雷符,又朝著頭頂的天空望去,突然間發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來,對我們說道:“老陶,看來我們誰都占不了這便宜。既如此,熱鬧湊完了,我們也就走了,回見。以后有空一起喝茶啊……”

  這話兒說完,他朝向不改,腳步朝著后面一動十數米,緊接著轉身離開,而他旁邊的小佛爺、地魔等人。也是不再猶豫,隨著一同消失在了林間的黑暗中。

  我瞧見邪靈教的這幫人毫無阻攔地離去,不由得焦急地說道:“師父?”

  師父沒有理會我的招呼,而是抬頭看向了天空。

  我跟著望了過去,卻見有一道黑影從九天之上垂落而來,這黑影巨大而修長,張牙舞爪,身影幾乎籠罩了大半個天空。讓人根本無法分清楚它到底有多么龐大,只曉得這一位,絕對就是真龍。因為光瞧見它的這黑影,就讓人震撼莫名,整個人的心魂都為之攝取,反倒是看不清它的輪廓了,我的心中有些慌,而這時師父卻一把拍住了我的肩膀,沉聲說道:“別怕,沉住氣,即便是真龍,厲害也會有限度的!”

  師父的這一拍,讓我心中詫異,幾乎感受不到太多的力量存在。

  而即便如此,他沉穩的氣勢卻也讓我心安,仔細往上瞧去,卻見到半空中浮現出了一對碧綠色的碩大眼珠子來。

  這眼珠子宛如兩輪滿月,灼灼其華,整個天空的光芒都仿佛因為它而收斂,而它自出現起,便在不斷地轉動著,俯瞰這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物,那清冽寒徹的目光宛如一盆冰寒的冷水,讓人從頭頂直接潑到了腳板底,哆嗦著嘴皮,忍不住顫抖。

  所謂龍威,恐怕便是如此!

  面對著這般的龍威降臨,我師父顯得平靜而沉穩,傲然屹立,而我則因為師父的鼓勵,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情緒來,然而就在此時,我卻能夠感受到附近的林子里,傳來一陣又一陣抑制不住的驚呼聲。

  邪靈教的人最是機敏,曉得事不可為,說走就走,早已不見蹤影,而這些發出聲音的,應該都是附近各門各派的修行者們。

  這些人都抱著一種過來撿便宜的心態,然而此刻瞧見頭頂上這頭真正的巨龍,心中的恐懼又不由自主地萌發出來,大都止步不前,渾身僵硬。

  那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真龍隱于云間,整個天空一片昏暗,唯有它那兩道碧綠的眼眸光華璀璨,沉默無聲地看著大地,仿佛不想大動干戈,只是想要逼走林中的人類,而我師父卻并沒有妥協,仰頭望去,毫不示弱。

  雙方互看了好一會兒,我盡管心中并無把握,不過卻也是將飲血寒光劍給高高舉起來,準備與那真龍決一死戰。

  這僵持局面讓人氣都喘不過來,然而就在此時,林間突然有一只飛鳥騰起,朝著天空的云層飛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因為在我的眼中,瞧見那飛鳥并不算大,好似母雞一般。

  這事兒就奇怪了,要曉得早在先前的九雷轟頂之時,黃山境內的大部分飛禽走獸都已經倉惶逃離,而在這龍威之下,我們這些修行者尚且心慌氣悶,這鳥兒怎么可能還可以搖搖晃晃地朝著那云層之中的真龍飛去?

  它的膽兒,得有多肥?

  我師父也有些意外,“咦”了一聲,也不多言,就瞧見那飛鳥搖搖晃晃地隱入云層之中,沒多時,它又從云層之中浮現,朝著我們這邊飛了過來。

  什么妖怪,這是要干什么?

  我緊握飲血寒光劍的手心不由得多了幾分汗漬,緊張地等待著,然而當那貨真正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之中時,我整個人完全就石化了。

  這貨,居然是虎皮貓大人!

  沒錯,這頭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的飛鳥,居然就是句容蕭家養著的那頭虎皮鸚鵡,它之所以飛得搖搖晃晃,并非是畏懼龍威,而是因為此君的肚皮實在是太肥了,以至于都影響到了自身的平衡。

  只不過,它來這兒干什么?

  我自然知道這肥廝的厲害,一頭口能言語、能掐會算,還能夠跟我師叔祖稱兄道弟的扁毛畜生,完全就已經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疇,更何況它轉陰之前的身份……只是,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就在我滿腦子疑惑的時候,那肥鳥兒已經飛下來了,停在了那頭頹然倒地的黑背大鵬身上,沖著我們這邊招呼道:“嘿,陶晉鴻,姓陳的小子,別來無恙啊?”

  這家伙倒是個自來熟,我師父雖然去過蕭家,但是沒有與虎皮貓大人打過照面,故而并不認識,但是瞧見這肥廝既能上天,與真龍碰面,又能下地,來與我們交流,自然是了不得的人物,當下也是不敢怠慢,拱手作揖道:“不知道這位居士是?”

  我趕忙上前介紹道:“師父,這位是虎皮貓大人,李師叔祖生前的好友!”

  我知道的也就這么多,而師父聽到了,雙眼一亮,對這那肥廝說道:“哦,原來你就是教會克明金篆玉函的虎皮貓大人啊,素聞大名,久仰久仰。”

  那虎皮貓大人揮著翅膀,不耐煩地說道:“哎呀,別這么假客氣了,時間緊迫,我們長話短說吧——這樣的,大家頭頂上那位呢,是我黑龍哥,跟我也有點交情,而我腳下的這條母龍呢,曾經是它的姘頭……哦,我說話是不是太直接了?總之呢,黑龍哥說看到這母龍身死,不忍她被千刀萬剮,就想過來,好生安葬一番。咳咳,大家都是朋友,你看這事兒咋樣?”

  這肥廝的話兒讓我們有些詫異,沒想到它居然是作為天空之上的那頭真龍使者而來,先禮后兵的。

  只是我們為了這條黃山龍蟒,費盡千幸萬苦,經歷生死無數,怎么可能放手?

  想到這兒,我下意識地瞧了一眼師父,只見他并沒有說話,而是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蒼穹之上的龍眼。

  師父不說話,我便曉得了他的心思,作為徒弟,自然要有眼力勁兒,當下也還是豁下臉來,堅定地說道:“大人,你可能不知道,這黑花夫人之所以能夠化龍,是因為偷了我手中的龍血結晶,方才能鬧得如此動靜。當初我遠赴靈界,披荊斬棘,歷經生死,好不容易獲得此物,卻被這婦人給偷去,你叫我如何能忍,現如今物歸原主,也是正常,你說呢?”

  瞧見我一再堅持,虎皮貓大人搖晃著身子,用低沉的聲音說道:“陳黑手,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黑龍哥的脾氣,可不是很好哦,我現在過來跟你談,還是它給了我天大的面子,你不要這般執著,免得招惹禍事,懂不?”

  聽到了對方的威脅,我卻撒潑抵賴地笑著說道:“大人啊,你剛才都說不過是姘頭而已啦,何必大動干戈呢,那黑花夫人心術不正,生活糜爛,黑龍哥拔鳥無情也是正常,對吧?”

  我這般肆意地調侃,使得氣氛一僵,那虎皮貓大人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著我,許久不曾言語,而這時我頭頂之上,卻傳來了憤怒無比的龍吟。

  嗚嗚、嗚嗚……

  整個天空的炁場都在震蕩,我的心中緊張極了,生怕那真龍一言不合,直接就碾壓下來,頓時就是身子緊繃,全神戒備。

  而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虎皮貓大人突然沒心沒肺地哈哈大笑了起來,沖著我眨眼睛道:“哈哈,好一個拔鳥無情,你這句話,簡直就是神來之筆啊,我好久沒有瞧見大黑龍這般尷尬了,好了好了,既然是你們有理,我也不再多說了,那龍尸腹中,有幾枚蛋蛋,是黑龍哥的種,它要,你們給不給?”

  我回頭朝著師父望去,他淡然地點了點頭,平靜地說道:“可!”

  雙方談妥,虎皮貓大人撅著屁股,讓我幫忙剖腹,我提著飲血寒光劍,來到了近前,先是將黑背大鵬的身子費力翻開,露出了那條龍蟒遺體來,找對位置,一劍下去,剖出了幾枚小西瓜大的蛋蛋來,虎皮貓大人點了一下數,滿意地將這些給抱著,奮力往上飛了兩下,沒飛起來,而就在這時,虛空之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只龍爪,一把將它給一齊抓著,然后消失無蹤。

  頭頂上遮蔽天空的黑影終于消失了,而就在此刻,在大地之上屹然而立的我師父身子卻突然一陣顫抖,臉色數變,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虎皮貓大人:咳咳,我這么說,是不是太直接了?不過我家這黑龍哥,性子挺花的,你們懂的……

2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十八章 左右逢源虎皮貓”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話說抱著蛋怎么飛

  2. 回復 2015/05/26

    尾巴妞

    話說還是幾個小西瓜大的蛋蛋,肥母雞是怎么抱著飛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