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十章 不過茅山一小蛇

  江湖名望是什么?

  在此之前,我一直為自己那“黑手雙城”的兇名能夠嚇退許多宵小而自得,卻從來沒有想象得到,我師父在江湖上的地位有這般的高。六七十人的修行者,其中不乏厲害的高手,強悍的散修,甚至還有與茅山齊名的龍虎山天師道掌教,然而在知道這個老道士就是傳說中的陶晉鴻之后,竟然沒有一人,膽敢上前而來,捋這虎須。

  這情況讓我深深地震撼到了,這與我之前的惡名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當然,我師父的這名聲是經過時間和歲月所沉淀下來的,誰都羨慕不來,而就在我以為一切都即將過去的時候,卻有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帶著十三個雄姿勃發的強者從林中走了出來。朝著我師父這邊遙遙一揖,朗聲說道:“民顧委黃天望,攜委員會十三委員前來,向陶真人問好。”

  來者正是素有“大內第一高手”之稱的黃天望。民顧委第一委員長,而他身邊的那些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十三太保。

  曾經的十三太保之首,名為武穆生,因為其兄武穆王太行礦難之事而被雙規。后來越獄而出,不知蹤影,此番的十三太保,其實已經是經過了洗牌,并不如往日那般厲害,不過即便如此,大內第一高手,再加上民顧委十三太保親自前來。光這名頭,也的確就真的夠唬人了,而一想到他們此番前來。絕對是心懷不軌,我的心中就是一陣焦急。

  我師父自然也知道來者不善,平靜地點頭說道:“黃委員長,別來無恙啊。”

  黃天望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緊接著熱情地說道:“挺好,真的挺好,陶掌門,當年茅山宗開山門之后,我們一別也有二十來年了,多年未見,沒想到陶掌門神采依舊,風姿不減,當真是可喜可賀啊!”

  他這邊說著話,遠處的林子處一陣騷動,我瞥眼望去,卻見七劍出現在了樹林邊緣,而在他們旁邊的,卻是包括陳慎、鬼鬼在內的茅山大隊,而先前消失不見的楊知修師叔,也隨著茅長老、符鈞的人重新出現,一群人瞧見了這邊的我們,便也沒有在逗留,而是朝著這邊快步走了過來。

  我師父應付了對方兩句話,這時茅山眾人都走到跟前來了,紛紛躬身,向掌門問好,師父揮手免禮,問剛才那邊發生了什么事情。

  楊師叔平靜地說道:“呃,剛才有一幫人在林子里探頭探腦,我教訓了幾句……”

  探頭探腦的,自然是先前離開的那些江湖人士,那傳說中的黃山龍蟒就在跟前,這幫修行者自然舍不得離開此處,不過怯于我師父的威勢,卻也不得不裝作離開的樣子,免得被我師父惦記上,日后不得安寧,而此番瞧見又有一幫子人湊上前來,似乎很厲害的樣子,更是不想離開了,就想著雙方若是能夠打起來,自己會不會又渾水摸魚的機會呢?

  圍觀者心中期冀,而我師父卻顯得十分平靜,了然于心,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言,而是笑著臉,與這位大內第一高手閑聊扯淡,都不進入正題。

  雙方的笑容似乎都僵了,而這時旁邊的鬼鬼終于從人群之中掙脫出來,驚訝地喊道:“大爺爺,你怎么在這里?”

  黃天望仿佛剛剛瞧見鬼鬼一般,也訝然地回道:“啊,鬼鬼啊,你也在這里啊,大爺爺之所以來這黃山,是因為上面收到風聲,說這兒黃山之中,有化龍的靈屬,讓我帶人過來看一下,倘若是真的有那傳說中的真龍,那便要將其充公,收歸國有,拿來給科學院的科學家們做研究,讓它為祖國的繁榮昌盛、人民的幸福安康做貢獻!”

  這話兒說得冠冕堂皇,而他仿佛都沒有瞧見我們身后的那條黃山龍蟒一般,一臉的認真與誠懇,反倒讓提問者鬼鬼有些莫名其妙,指著那黑背大鵬剩下的金色龍蟒說道:“大爺爺,你說的那真龍,莫非就是這個?”

  我聽到這爺孫兩人的一對一答,便曉得那小姑娘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單純,她自然是知曉黃天望在這兒沒有談話的切入口,方才這般故意問起的。

  而黃天望的回答也格外有意思,他并不說這真龍是他民顧委要的,若是拿去給科學院的科學家,做研究。

  他居然還將這事兒,上升到了國家與人民的幸福安康上來。

  然而身在宗教局的我卻知曉,一般類似于此類材料,基本上都是收歸于部門的內庫之中,使用權都在一把手的掌控之中,這黃山龍蟒倘若是被黃天望和十三太保拿回了去,它去了哪兒我自然是無從知曉,但是絕對不會給科學院。

  他或許會上繳一部分,但更多的,恐怕就是他黃天望一人掌控了。

  這事兒他做得太多了,我都不用猜測,便能知曉。

  果然,鬼鬼這般一接話,黃天望的眼睛便朝著那邊望了過去,先是瞧了一眼,接著深吸了一口氣,忍不住走近幾步,一臉訝然地說道:“啊,果然,沒想到它居然在這里,待我仔細瞧瞧,到底是與不是……”

  他說著話,便想上前,仔細一觀。

  若是以前的情況,我說不定也就懶得跟這家伙計較了,畢竟他的身份地位擺在那兒,即便吃相難看,我也只能捏著鼻子忍著,然而此刻我卻沒有等師父開口,毫不猶豫地擋在了他的面前,伸手阻止道:“黃老,留步!”

  我這一擋,他身后的十三太保立刻就露出了兇相來,一個國字臉的男人沖著我呵斥道:“好不懂事的家伙,黃老也是你能攔的么?”

  十三太保群情洶涌,一副要沖上來的架勢,而就在此時,剛剛趕過來的七劍毫不猶豫地站在了我的身后,刷、刷幾聲,北斗七星劍倏然拔出,朝著對方指了過去,充滿殺氣的劍鋒立刻將十三太保的氣勢給壓了下來,而黃天望則很從容地扭過頭來,看向了我師父,淡然問道:“陶掌門,你徒弟這是什么意思?”

  我師父聳了聳肩膀,微笑著說道:“志程是我徒兒,同時也是宗教局的司級干部,他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不如讓我們聽一聽他是怎么說的?”

  黃天望之所以朝我師父問話,是表明我尚且不配與他交流,而師父這輕飄飄的四兩撥千斤,卻讓他不得不轉頭看向了我來,面對著這大內第一高手、以及鼎鼎有名的十三太保注視,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指著遠處的天空說道:“我想黃老是誤會了,地下的這玩意,只是我茅山家養的小蛇;至于你說的真龍,剛才想必諸位也看到了,就在我們頭頂的云層之上,黃老若是想要,上去將其捉拿便是,我何曾攔你?”

  “什么,茅山家養的小蛇?”

  聽到我的這話兒,不但是黃天望和十三太保,便是旁邊的眾人都不由得一陣愣神。想必無數人對于我這滿口胡謅,心頭定然就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般厚顏無恥的,堂堂黑花夫人,黃山龍蟒,居然被我直接構陷成了茅山家養的小蛇來。

  而面對著一眾詫然不已的民顧委干部,我渾然不覺地說道:“對呀,這小蛇是家師養在后山的,本來拜托給我那小師弟喂養,卻沒想到他太過于年輕,實在貪玩,結果就讓這家伙給逃出來了,我茅山為了防止此獠禍害世人,由掌教真人親自帶隊,連在朝堂之上任公職的我都給叫了過來,就是不敢給老百姓們憑添麻煩,還好終于將它給宰殺了,沒有造成太多禍端,實在僥幸——黃老若是不信,自可以問我茅山任何一人……”

  我張口就說胡話,而旁邊的楊師叔也是一本正經地接話道:“對的,為了這孽畜,我們窮追千里,不過還好將其拿下,就不勞黃委員長費心了。”

  那黃天望即便是修養再好,聽到我與楊知修師叔在這兒演那雙簧,也止不住地要翻白眼,而那國字臉男人更是忍不住了,惡聲惡氣地沖我說道:“好你個牙尖嘴利、顛倒黑白的陳志程,偏偏將那黃山龍蟒說成你自家養的寵物,真的是夠了。不過既然如此,它造成了這般的慘狀,又豈是你能夠負得了責任的,還不趕緊將它叫出來,讓我們懲治?”

  我一臉無辜地指著頭頂上的天空說道:“我都說了啊,弄成這樣的,并不是我茅山的小蛇,而是頭頂上的那條黑龍,你們若是想要緝拿真兇,上天去就好了,何必與我茅山糾纏?”

  國字臉一陣氣苦,他自然曉得先前遮蔽了整個天空的那條黑影,也是一條真龍,只是依他的本事,別說一個,就是來一百個,也未必能夠拿得下。

  黃天望瞧見自己的手下被我一陣胡攪蠻纏,直接無語,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來,對著我師父說道:“陶掌門,這就是你的答案?”

  我師父眼瞼低垂,平靜地說道:“志程的話,就是我的話。”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撿漏專家黃天望此刻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跑而過——去你大爺的茅山小蛇,見過無恥的,沒見過你這么無恥的……
淡定自若陶真人:“哎喲,不錯哦?”
路人甲:“我擦,黑手雙城,不愧是黑手雙城,這手黑,心更黑,居然連撿漏王黃天望都敗下陣來?”
路人乙:“天啊,天啊,世界要變了么?”
陳志程:“黃老,罪魁禍首在天上,你去吧,我們給你加油哦,加油加油!”
——————
補胡侃了,本章最感動的一句話,你們覺得是那句?

3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七十章 不過茅山一小蛇”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你要蛇膽么

  2. 回復 2015/05/11

    魏忠賢

    小劉子給咱家去搶來,吃了以后就有后了

  3. 回復 2015/05/25

    心頭定然就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般厚顏無恥的。哈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