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十三章 紛爭之后總難平

  小師弟的這一聲“師父”,讓人聽著心酸無比,就仿佛是絕望之中的唯一期待,也是無數懊惱涌上心頭的悲傷。我瞧見他此刻那番狼狽模樣,不由得心中一嘆:“早知道如此,當初又何必逞強,帶著小師妹到處亂晃呢?”

  盡管對小師弟先前的行為并不欣賞,但是我卻也曉得倘若如梅浪師叔那般一直打擊這孩子,只怕他就真的廢了,瞧見他滿臉的血淚,我也曉得小師弟此刻的心中,定然是悲傷到了極點,已經再也容不得太多的打擊了,于是跨前一步,對他說道:“小明,我有事情問你……”

  師父也對著小師弟說道:“你大師兄問你話呢。”

  小師弟慌忙施禮道:“大師兄,有什么吩咐,還請講出來。”

  一想到那個懸空寺的和尚,我的眼睛就忍不住瞇了起來。散發出抑制不住的寒意,對他低聲說道:“先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是帶著陶陶乘著風符離開了么,為何陶陶還留在這兒。你和那和尚卻不見了?”

  小師弟臉上頓時就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來,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抓著陶陶的手,全神貫注地在啟動風符,哪里能想到那家伙竟然如此卑鄙,不知道弄了什么手法。居然偷龍轉鳳,將自己和陶陶給調換了個兒,等風符結束了,我方才曉得帶出來的,居然就是那個無恥的懸空寺和尚,整個人就懵了,正想質問,卻沒想到那家伙居然先捅了我一刀。緊接著倉惶逃離,我當時身受重傷,根本沒辦法拿住他……”

  “偷龍轉鳳。而且還捅了你一刀?”

  我的目光一掃量,卻是瞧見了小師弟的胸口處,果然還有一道刀口,這一刀倘若是再偏移數分,應該就是心臟位置了。

  想來那智飯和尚定然不會手軟,必然是想要殺人滅口的,結果沒有能夠成功,這里面到底發生了多少事情,我并不得而知,但是卻曉得一點,那個法號叫做智飯的和尚,他若不死,天理不容。

  果然,聽到小師弟的講述,師父的臉色也是一肅。

  自己教出來的徒弟,那道德品性他自己也是曉得的,梅浪師叔剛才說小師弟一人奔逃,茍且偷生,他自然不信,但是這里面到底如何緣由,他也是有些模糊,現在一聽方才曉得,害死自家孫女最大的罪魁禍首,并非是面前的這小徒兒,也不是那深淵巨手,而是一個屢次三番被我們救出險境的毒蛇。

  這條毒蛇,一逮著機會,就開始咬人,沒有半點兒猶豫。

  師父的面容嚴肅,而其余的人那臉色幾乎都黑了——恥辱,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堂堂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孫女,居然會被這般害死,這不但是對于掌教真人的挑釁,也是對整個茅山宗的侮辱。

  眾人頓時情緒鼎沸,議論紛紛,而這時師父則回頭找到梅浪師叔,對他說道:“梅師弟,尋人找物,這里你最是擅長,在刑堂劉長老到來之前,由你幫著追一下那人,你看可以么?”

  梅浪長老自然抱拳,鏗鏘有力地說道:“義不容辭!”

  他剛剛把小師弟給送過這邊來,又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尋人,不知疲憊,當真讓人覺得不容易,然而我想起之前他誤殺徐晨飛的事情,心中又有些隱憂,不知道該如何跟師父反映這事,不過這想法在肚子里面轉了幾圈,終究還是擱下了,一來師父此刻恐怕沒有心思來理會這事兒,二來此刻還是有用到梅浪長老的時候,現在處理他,也未必能夠找到合適的人選。

  更何況,那事兒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師父會不會處理,也是一件猶未可知的事情。

  如此一想,我終于明白了梅浪長老先前為何肆無忌憚。

  我心情一下子就變糟糕了,不過卻也只有強忍著,與茅山一行人返回了附近的縣城,剛剛在一家旅店處落了腳,沒一會兒總局的宋司長便帶著趙承風、黃養神、王朋聯袂而至,找到了我,我瞧見總局特勤組的三位負責人都在,連向來居于京都、從事文職工作的宋司長都前來,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頓時就打起了精神來,小心應付著。

  跟宋司長的一番交流,我方才知曉這是總局老王的安排,他老人家知曉黃山頗多變故,藏匿依舊的邪靈教也有可能露面,便派了總局的精銳力量前來,時刻準備著,一旦有了沖突,隨時都能夠派得上用場。

  不知道黃山龍蟒已歸茅山這事兒,是否傳到了宋司長和其他三位特勤組負責人的耳中,反正宋司長對于此事只字不提。

  由此可見,對于此事王紅旗應該是早就有過推測的,而他先前對我的承諾也已經完全做到了,有了宋司長帶領的這三支特勤小組,我們就不在畏懼那邪靈教再殺回馬槍了,熬過這兩天,茅山大隊來援,便可以將黃山龍蟒給安然送回山中——這人情,王總給得的確有些大。

  宋司長詢問了我一些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之后,有帶著我與三位組長見面,決定攬過打掃戰場的這苦差事來,現在出發,配合有關部門,對黃山進行全面的調查。

  之所以說是苦差事,是因為現在過去,基本上都是收尸,另外還有許多后續需要處理,勞心又勞力。

  我想加入其中,結果宋司長笑著對我說道:“王總說了,你現在還是休假期間,那就先處理宗門的事情,局里面的活兒,還是留給我們這些領著全額工資的家伙來干吧。”

  宋司長知曉我此刻必然忙碌,也不要我加入進來,不過對于我提出讓七劍幫手的事兒,倒是并不拒絕。

  他此番來得匆忙,盡管湊齊了三個特勤小組,但是對于偌大的黃山來說,人數卻還是太少,而且這里面還涉及到無數魚龍混雜的江湖門派,手上能多一點兒力量,也總歸是好的。

  更何況,七劍也并非什么小魚小蝦,現如今的七劍在宗教局之中也是一面旗幟,有了他們,如虎添翼,宋司長如何不歡喜?

  交流完公事之后,宋司長又提出要拜見一下我師父,接著我帶著這四人與我師父見了一面,稍微聊了幾句,便也不多談,畢竟我師父在江湖上的地位實在太高,即便是宋司長在他們的面前,也有些喘不過來氣,問過好之后,再寒暄幾句,我又跟宋司長提起了懸空寺智飯和尚的事情,讓他幫我查探一下對方的下落,他答應了,隨即帶著七劍離開。

  我們在小縣城中休整了兩天,師父整日都待在房間里面不出來,而兩天之后,茅山刑堂的劉學道長老帶著另外幾名長老前來接應,于是便不再停留,眾人回山。

  追殺智飯和尚的事情,由師父交給了最為好專業的劉學道長老,而我則被師父點名,一起陪同回山。

  一路旅途不談,回歸山中之后,師父立即組織了一次茅山長老會。

  而讓人詫異的事情是,從來只有掌教真人和十大長老能夠列席的長老會,這一回,師父居然還指定了我和符鈞師弟參加。

  這情況著實有些詭異,不但是我,其余的十大長老也是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在清池宮的偏殿之中,師父將此行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講述出來,給諸位長老通報。

  完畢之后,他叫來符鈞,將那乾坤包袱皮展開,將那頭黃山龍蟒的尸體給放在了偏殿之中。

  這乾坤包袱皮應該是經過整理的,那黑背大鵬的尸體已然不見,而瞧見這條幾乎與真龍無異的黃山龍蟒,即便是見慣了世面的茅山眾長老,此刻也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紛紛上前圍觀,嘖嘖聲不絕于耳,顯然是驚奇不已。

  而經過了最初的喧鬧之后,眾人開始回過頭來,都看向了師父。

  師父走近一些,縛手說道:“此物并非真龍,不過卻是這世間與真龍最接近的生物,那龍首也進化得與真龍一般無二,十分珍貴。而此番黃山一行,能夠拿得此物,皆是眾人拼死而為,楊長老、茅長老、梅長老以及志程等人,皆立大功,我若不賞,有違常理。所以此番會議,也談一談分賞之事……”

  涉及利益,此事最為復雜,不過師父卻也顯得十分大方,龍筋龍骨、龍肉龍鱗,諸般珍惜材料,倒也不吝賜予,而我則因為居功至偉,師父倒也不避親疏,給我兩根金色肋骨、兩副可制軟甲的龍鱗和相應龍筋,以及一根犄角。

  當然,分賞有功之臣的物件只占這條龍尸的一小部分,至于其余的則上繳,填充茅山內庫,激勵門下弟子,所以其余的長老倒也并無太多意見。

  我對于此事并不熱切,因為此番黃山一行,我的收獲其實僅僅次于獲得了龍血結晶的師父。

  要曉得黃山龍蟒最值錢的就在于完全化形的頭顱,而我的飲血寒光劍為了剖開頭顱,卻是飲盡了三分之一的鮮血和腦髓。

  這才是最大的收獲,不過我卻也不敢講出來,怕被人嫉妒的眼神殺死。

  分完果果,師父深吸一口氣,然后說道:“接下來,我們談一談對于劣徒蕭克明的處置結果。”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飲血……寒光劍,此刻可以更名為龍血寒光劍了,厲害不厲害?
陳志程: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我咋知道?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七十三章 紛爭之后總難平”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龍血劍如何試試就知道了,不知道誰那么倒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