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十四章 長老會議三兩事

  小師弟自被梅浪長老給押回來了之后,便一直被刑堂的弟子給看押著,回到山門之后,就給刑堂長老劉學道的大弟子馮乾坤給押回了谷中待著。一路上,我發現這小子生逢大變,再也沒有了原先跳脫的性子,變得沉默了許多,一路上除了刑堂詢問他事情經過與細節的時候會說話之外,其余的時間,基本上都在保持沉默,也不會主動找別人搭話。

  他仿佛丟了魂一般,就連吃飯這種事情,別人若是不給,他也渾然不覺,渾渾噩噩地一天天過著。

  小師弟與陶陶之間,要說沒有一點兒小兒女的情愫,我肯定是不信的,雖然兩人之間差著輩分,但情感這事兒。到底還是不受理智控制,兩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彼此喜歡,也不是沒有道理。

  其實這事兒倘若沒有什么變故的話。我師父又不是什么循規蹈矩的老學究,說不定還是一段佳話,但此刻陶陶卻死了,而且還是因為小師弟而死,雖說她的殘魂仍在。但是倘若說要回魂過來,不知道又要費多少周折,而且也未必有這般的機緣,所以這事兒就變得復雜了一來小師弟的心性直接就崩塌了,瞧他這模樣,根本就是找不到人生目標,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二來不管怎么說。茅山終究還是有規矩在的,做錯了事情,就得要責罰。

  我不知道師父沒有跟任何人商量。直接在長老會議上提出這般的話題來,內心中的真實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卻也曉得他要處理小師弟的決心,一定是有的。

  茅山十大長老之中,除了刑堂長老劉學道在外緝兇、傳功長老塵清真人不問世事之外,其余人等皆已到齊,聽到師父突然說出這議題來,氣氛為之一滯,左右互看幾眼,那楊師叔嘿然笑道:“師兄,這蕭克明私自帶著陶陶離山游玩,接著又任性而為,為了逃避責罰,擅自逃離,最終導致陶陶死于深淵巨手的拿捏,而且還差一點耽誤黃山龍蟒的大事,自然是要處理的,不過他是你的弟子,怎么辦,這個還得看你的意見。”

  師父平靜地說道:“我其實也是想聽一聽大家的意見,方才好做決定。”

  場中猶豫一陣,我想起小師弟在黃山之時,幾次精彩的表現,以及小顏師妹這兒的關系,想上前求情,然而卻也曉得雖然師父叫我來參加這長老會議,卻并不代表我有隨意說話的資格,而且我這個時候發言,可能還會有適得其反的效果,于是強忍著,不敢說話。

  沉默了好一會兒,梅浪長老說話了:“這小子根本就是個浪貨,陶陶之死,他的責任最大,死不足惜,如果這番輕輕放過,只怕他根本就不會記住教訓,以后又會犯錯,到時候不知道又會將誰給害死呢,所以啊,這事兒,得從嚴處置!”

  他的話音剛落,向來都顯得沉默寡語的茅長老也出聲支持道:“對,這種恣意妄為的弟子,倘若是不好好地懲處一番,宗門日后的管理工作,很難做的!”

  兩人這般一說,其余長老的臉色就變了,這是要將蕭克明這小子往死里整的節奏啊?

  執禮長老雒洋咳了咳,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后,方才緩聲說道:“兩位師弟的話呢,自然是有道理的,不過我想提醒一句,所謂揚善除惡,治病救人,懲罰并不是我們的目的,而是要讓門下弟子洗心革面,改過自新。這蕭克明雖然行為孟浪,不過到底還是因為年紀太小,沒有歷練,陶陶的死,與他有關,但并不能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的身上去,不然劉師兄何必還在山外,追尋那個叫做智飯的和尚呢?”

  楊師叔聽到這話兒,不由得笑了,問雒長老道:“雒師兄這般說,自然是正理,不過那小子闖的禍實在太大了,若不按照門規處理,日后茅山門下的弟子又犯了,又該怎么辦?”

  梅長老也說道:“雒師兄,劉師兄不在,這里就你對茅山門規最為熟悉,我想問一下你,擅作主張、私自行動,最后又貪生怕死,獨自逃離,造成同門死亡的事情,應該如何處理?”

  他羅列的這種種罪名,深究起來,小師弟逃不過一死,然而雒長老的臉卻也一下子陰沉起來,緩緩地說道:“諸位,你們或許忘了一件事情,這蕭克明不但是掌教師兄的關門弟子,也是李師叔符箓之道的傳承之人,這些年來,李師叔帶過那么多的茅山弟子里面,唯有他,算是最得精髓的人,你們處理他的時候,拜托先想一想仙逝了的符王李道子,可好?”

  這話兒說得眾人一陣沉悶,要曉得,符王李道子,那可是茅山的一面旗幟,他的威望,無論是在朝堂還是鄉野,又或者茅山內部,其實比我師父還要高。

  這事一涉及到了他老人家,就變得有些難辦了。

  沉默了許久,這時秀女峰的一位女長老提出來:“我提議,將事情折中處理,這蕭克明,不如讓他在后山閉關,足不出戶,何時能夠頓悟,修為入得化境,何時方才能夠出關,諸位看如何?”

  茅山后院的山林之中,是這洞天福地靈氣最足的地方,此刻有許多茅山的前輩在此閉關修行,他們不問世事,只管修行,卻是茅山最強大的基石,一旦茅山有所變故,這些人方才會挺身站出來,平日里想找,都沒有去處,按理說這并不算是什么責罰,不過具體情況具體分析,要曉得這小師弟年紀不大,性子跳脫而好奇,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幻想,而此刻將他禁錮在茅山后院里面,當真比坐牢還要痛苦。

  她的這個提議獲得了許多人的點頭,然而這時,我師父卻搖了搖頭,直接否定道:“不行……”

  簡單一句話,便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緊接著我師父繼續說道:“這樣子的懲罰,實在太輕了,我知道你們都是看在我和李師叔的面子,方才說的這話兒,不過楊、梅、茅等幾位師弟說得沒錯,玉不琢不成器,心性若是不行,即便修為再高,也不過酒囊飯袋,所以,我決定——從即日起,廢去劣徒蕭克明一身修為,并且將他給逐出茅山,今日之后,他便不再是茅山弟子,天大地大,讓他自己去闖蕩吧……”

  逐出茅山?

  聽到這話兒,我的腦子“嗡”的一聲,頓時就懵住了。

  沒有師門經歷的人,是根本無法理解弟子對于宗門的那種歸屬感,這是一種比家、比親情還要強烈的情感,而對于我來講,倘若是要被逐出宗門,簡直就是天要塌下來的感覺,我想小師弟應該也是一樣的,就仿佛,被全世界都給拋棄了一般。

  而且更嚴重的是,還要將他的一身修為都給廢了……

  我幾乎下意識地直接跪倒在地,不顧別人的感受,高聲喊道:“師父,不可啊!”

  符鈞與我一同跪倒在地,苦苦哀求師父收回成命,而雒長老和其余幾名立場比較中立的長老也出言求情,而楊師叔等人聽到了,雖然詫異,不過卻也不置可否,顯然是認同了師父的這處理方式。

  我苦苦勸告,然而師父終究意見已決,不再理會,而是直接在長老會上通過了這個決定。

  接下來,師父又談了幾個話題,到了最后,他突然宣布道:“最后說一件事情,從明日開始,我即將在后院閉關,這一回跟以前不一樣,我閉的,是死關!”

  死關?

  所有人都為之動容了,我的情緒還在為小師弟的未來而牽扯,此刻卻直接瞪起了雙眼來。

  我曉得這死關,與一般的閉關并不一樣,它是絕對的避世不出,不能與任何人見面,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頓悟,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出來。

  因為結果分曉之時,要么生,超凡入圣;要么死,灰飛煙滅,沒有第三種結局。

  長老會頓時就鬧開了,眾人紛紛發言,亂作一團,而我師父等眾人都說完之后,方才抬起雙手,平靜地解釋道:“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我想,而是因為此番黃山一行,我與邪靈左使王新鑒一戰,動了根本;而后又是竭力使出秘技‘神劍引雷術’,雖說將那已經化作真龍的龍蟒轟了下來,卻在最虛弱的時候受到真龍詛咒,心脈受損,若不是我及時吞服了龍血結晶,只怕已然死在黃山了……”

  我先前曉得師父應該是受了重傷,卻沒想到傷勢居然到了這個地步,想來那真龍詛咒,當真是歹毒無比,一眾長老聽到師父這話語,也都黯然,不再勸解。

  師父待眾人平息,方才又說道:“國不可一日無君,而茅山也不能一日無掌事之人,我閉死關之后,還需找尋一位能夠接任我這掌教之位的人,眾位長老都是宗門的中流砥柱,對于這事兒,不知道心中可有人選?”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此番會議,將決定未來十年茅山,以及整個修行界的重大事情,所以不能省略,見諒。
下一章是“臨終”托孤。

2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七十四章 長老會議三兩事”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掌燈弟子話事人

  2. 回復 2015/05/22

    雜毛小道

    媽蛋,你個狗日的大師兄,要不是你咒我,我特么會出事?要不是你發瘋要救人,我特么會這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