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十五章 塵埃落定話事人

  眾人都完全沒有想到,我師父一回山門,便連著拋出諸多震撼眾人的事情來,先是將黃山一行的收獲按功封賞。緊接著又對自己的關門弟子毫不留情地驅逐出門,到了最后,居然又拋出了這么一個重磅話題來。

  掌門歸屬!

  當今之世,諸多修行宗門之中,最為強勢的當屬三派,青城、龍虎與茅山,而其中又以茅山與龍虎山最為穩固,因為與派系林立的青城不同,茅山和龍虎山同宗同源,最具凝聚力,至于白云觀、嶗山以及懸空寺等宗門,則屬于第二梯隊,盡管像白云觀這種被列為道教協會所在地的宗門高手輩出,但畢竟還是受到了朝堂之上的牽扯,不得獨立,故而反而弱上一些。

  一曰龍虎。一曰茅山,能夠成為其中之一的掌控者,其中的權力足以讓修行界的無數人眼紅,甚至為之瘋狂。

  這就是實實在在的地位。無可動搖的名望。

  然而當聽到師父說出這番話兒來的時候,一眾長老全部都仿佛屁股生了痔瘡一般地站了起來,朝著我師父躬身說道:“萬萬不可,請掌教真人收回成命,不可妄議此言。”

  瞧見眾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我師父一聲長嘆道:“我這掌教之位,從虛清真人手中接過來,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當年與龍虎山并駕齊驅,時至如今,反倒是越來越閉塞了,道法未曾如何宣揚,在朝堂上的地位也遠不如龍虎山。說起來,我這個做掌教的,實在是有些慚愧。時至如今。不如退位讓賢,讓有能力的同門來擔當吧。”

  雒洋長老立即恭聲說道:“掌教師兄,你千萬不可妄自菲薄,前些年茅山宗封鎖山門,那是上一代掌教真人所做的決定,跟政治大環境有關系,別的門派也同樣封山,也正是如此,茅山方才保持了完整傳承;這些年來你勵精圖治,茅山在江湖上的聲望也日漸昌隆,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而此刻正是茅山發展的關鍵時機,你怎么可以撂下挑子,不管我們了呢?”

  眾人紛紛附議,而師父則苦笑道:“你們以為我想啊,不過我此去閉關,不知生死,也無法搭理門中事物,倘若有個意外,我如何跟虛清真人交代,如何跟列祖列宗交代?”

  聽到我師父的話語,眾人一陣默然。

  的確,師父既然說自己心脈受到重創,不得不閉死關,一搏未來,那么我們就不得不面對著最壞的結局出現,而在他還在的時候,就將此事給確定下來,遠比日后生了變故,眾人紛紛爭奪的時候,要來的妥當得多,也平和許多。

  只不過,我師父陶晉鴻以下,到底誰能勝任此位呢?

  眾人心思一陣雜亂,而這時楊師叔突然站了出來,語氣堅決地說道:“我不同意掌教師兄的意見,也不同意師兄還健在的情況下,就將他的掌教真人一位給替代掉——掌教師兄是為了我茅山而身受重傷的,這般做,我覺得是在落井下石,對他來說,實在是有些不太公平!”

  “對,對,的確不太公平!”

  眾人紛紛點頭,要曉得師父為了茅山犧牲如此之多,結果掌門之職卻給擼了,實在有些難看,別人瞧見了,也覺得實在是有些不妥,不過眾人卻也知道,倘若不弄出一個主事者來,又著實有些說不過去,如此糾結一番,先前發言的楊師叔又出聲說道:“我覺得這樣,掌教師兄職位不改,至于他閉關期間的事情,我們只需選出一位話事人來,由話事人與茅山長老會一同,處理宗門內務,各位看如何?”

  楊師叔的話語讓眾人一陣豁然開朗,這真的不失為一種好辦法,因為眾人都曉得一點,那就是當今之茅山,實在是難以選出一位能夠替代我師父的強力人物,但倘若將權力分散,再選出一位話事人來,事情就變得簡單許多。

  再選一個陶晉鴻不容易,但是找一個大管家,這又有多難?

  這提議不但減小了這個人選的選拔難度,而且還給眾人分權,自然贏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而我師父也點頭同意了,問他道:“這話事人,不知道楊師弟可有人選?”

  楊師叔指著跪在地上的我說道:“陳志程,此子天資聰穎,入門時還曾經引發邪靈天王左使的爭搶,本身參加過南疆戰爭,又在朝堂之上打拼多年,經驗閱歷都在,更值得一提的是,志程雖然還算年輕,但一身修為,卻比我們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厲害許多了,這一點尤其重要——師兄如果要問我的意見,陳志程就是我的不二人選。”

  在楊師叔開口之前,我曾經猜測過他會提及的各個人選,甚至還覺得他極有可能毛遂自薦,然而卻沒想到他竟然推薦了我,一下子就將我給捧到了風口浪尖之上來。

  瞧見眾位長老紛紛點頭稱是,我頓時就愣住了,怎么回憶,也沒有想到我跟楊師叔還有這樣的交情,竟然能夠讓他開口,將我捧上這個位置來。

  這事兒有點兒奇怪,要曉得我跟楊師叔向來都不對付,他這般說,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而就在我暗自揣測,而眾位長老仔細思考的時候,我師父率先表明態度道:“志程雖好,但他是我的外門大弟子,在拜師之時,我便已經確定了一點,那就是他只能成為茅山外門的代言人,而不可能成為茅山掌教!”

  師父這般一說,眾位長老這才反應過來,而楊師叔則仿佛才想到一般,一拍腦袋道:“哦,瞧我這記性,居然忘記了還有這茬。”

  我被否定之后,氣氛開始變得活躍起來,畢竟選的不是掌教,而是一個相當于大管家一般的話事人,這話題倒也沒有那般的嚴肅,于是眾人開始紛紛發言,有人提議由十大長老排名最前的傳功長老來當,畢竟論起修為,茅山除了我師父,也就是塵清真人了,不過這話兒卻被我師父和幾位長老給否決了,畢竟塵清真人性情淡泊,別說話事人,就算是真的給個掌教真人,他也未必肯當。

  除了傳功長老,眾人還相互推薦,甚至跪在我旁邊的符鈞也被人提及,說他自入茅山以來,勤奮刻苦,已經成為了茅山的典范,而且他與我師父一脈相承,也算是符合了茅山的傳統。

  如此討論了好一會兒,師父最終落錘道:“這話事人一職,不但要有些本事,而且還要善于溝通,團結左右,既如此,楊師弟,不如讓你來當吧!”

  自一開始說過幾句話,定下調子之后,楊師叔就一直不曾發言,沒想到在最后,師父竟然點了他的名,當下也是誠惶誠恐,不敢接受。

  師父含笑說道:“你說自己資歷淺薄,其實志程、符鈞比你的資歷更加淺薄,這話事人的位置,得兢兢業業,服務宗門,我反倒覺得你做了最合適,畢竟你這些年以來,在長老會里所做的一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變化了不大,你就不要推脫了。”

  師父這般說完,梅長老、茅長老等人也是紛紛認同,而其余的長老則顯得無所謂的樣子,唯有雒洋長老顯得有些不太開心。

  他眉頭微鎖,似乎有些擔心。

  經過一番推脫之后,楊師叔“勉為其難”地應承了下來,而后師父又交代了諸多事宜,并且告訴大家,符鈞將成為他的掌燈弟子,日后他閉死關,無法與外界交流,則由他留在符鈞手中的一盞油燈來溝通,聽到這話兒,我方才想起他先前讓符鈞拿著乾坤包袱皮的用意,而眾長老也是聞弦歌而知雅意,當下也是將符鈞給增補進了長老會,作為替補長老,為師父代言。

  而之后的交流中,我居然也被選入長老會中,作為朝堂之上的力量,成為能夠決策茅山命運的其中一人。

  不過這也不過是一種名譽,因為常年在外奔波的我未必能夠參加長老會,只是有個知情權而已。

  長老會散場之后,眾人離開,而師父則要回家,與家人作最后的告別,并且安排好陶陶遺體的諸事,臨走前把我給叫上,讓我跟隨,其間一言不發,而我跟著回到竹林小苑,師父的兒子陶師兄已經知道了這噩耗,那個老實的漢子罕有的眼圈通紅,兩句話沒說完,眼淚就直接滴落下來,結果挨了我師父一通訓,灰頭土臉。

  師父罵完陶師兄,便將我給叫到了書房去,兩人對面而坐,他長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支持,會上我不讓你做這話事人,你可怨我?”

  我搖頭說道:“師父做事,自有考量,而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的確是不能坐上那個位置。”

  師父松了一口氣,長嘆一聲道:“你能夠看得透徹,如此最好,倒是省了我許多口舌功夫,我明日即將閉關,不再出世。這世間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在此之前,有幾件事情得給你交待一番,不然若是我這里出了變故,可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死不瞑目?

  這么嚴重,難道師父現在是在給我臨終托“孤”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這一章是小佛寫苗疆以來,除了開頭之外,最為精心雕琢的一段,經過了數次的修改,反復的斟酌與刪減,語氣、語言、語境,反復模擬,就是想要通過各人言語,將出當局者每一個人的心里活動、謀算、算計、反算計以及諸多不可言妙的東西表達出來,完畢之后,回頭一看,還算滿意,不知道諸位看官是否喜歡。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七十五章 塵埃落定話事人”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原來是楊知修啊,我還當是塵清真人呢

    我早知道了

    你啥時候知道的

    苗疆蠱事的時候就知道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