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十六章 生前布局身后事

  “茅山有壞人!”

  師父說的第一句話,直接就將我給鎮住了,要曉得通過這一次的黃山之行來說,我便發現了許多的問題。譬如梅浪長老絕對是知曉太上峰徐晨飛身份的,結果他卻毫不猶豫地殺人滅口,甚至連人家的魂魄都給滅了,譬如楊師叔,此人在黃山峰頂一戰的時候,人影無蹤,后來又突然冒了出來,若是說他在拼命,我自然是不信的。

  這還僅僅只是一個小點,擴散開來看,茅山十大長老,無數未能名列長老之位的一眾師叔師伯以及茅山擴招之后,接近千人的偌大分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如我一般,一心為著茅山思考的。

  師父瞧見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對。正如你所知道的,茅山人太多了,任何一個宗門里,人一多。心就散,這也是沒有法子的事情,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立場,都會以自己的利益為先,看問題也都會選擇有利于自己的角度。而我這些年來一直都在把握大方向,并沒有能夠下定決心來整頓內部的矛盾,所以此刻的茅山,問題很多。”

  我苦笑著說道:“我以為您被蒙蔽了,不知道呢。”

  師父搖頭說道:“不是不知道,只是難以處理而已。這世間的任何事情,排排坐分果果,最是容易。但一涉及到最根本的體制問題,涉及到各人的自身利益,就容易惹起眾怒。即便是我這當掌教真人的,為了維持宗門和諧,也不得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太過分就行了。不過現在看來,終究還是我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我沒有對師父批判自己的事情,過多評論,而是問他接下來打算怎么辦,而需要我做些什么。

  師父將桌上的茶杯擺成四個,分別指著上面的每一個說道:“這些年來,茅山開放宗門的同時,也面臨著巨大的誘惑,據我所知,有各種各樣的人都在圖謀茅山,宗教局的、民顧委的,還有朝堂的、江湖的、鄉野的,以及形式各異的各路人馬,很多時候,我都感覺茅山都有可能要垮掉,分崩離析,特別是我此刻身受重傷,極有可能還會全身癱瘓的情況下……”

  “師父,你的傷勢居然會這般嚴重?”

  我驚訝地說道,而師父則很平靜地點頭:“這事兒,其實回程的路上,就有不少人看得出來,你應該也是知曉的,我若是不閉死關,活不過兩年,不如放手一搏。而我此番前去,最不放心的,有四點,其一是茅山,其二是你一塵哥和陶陶他們,其三是你,其四是那劣徒蕭克明,將這些事情交代了,我方才能夠心無旁鷲,專心沖擊地仙之境!”

  聽到師父最不放心的人里面有我,即便是擔心我化魔作惡,我都止不住一陣心情激蕩,感動不已。

  我繼續接著師父關于“茅山有壞人”的話題,講起了我對于幾位長老的觀感和擔憂,特別是剛剛被選為話事人的楊知修長老,對于這個陰沉而聰穎的年輕長老,我心中充滿了擔憂,而師父則笑著說道:“其實他提出話事人制度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有意參選,而將這話事人的地位擺得如此之低,也正是為了他能夠順利上位,鋪平道路。”

  我訝然說道:“既然如此,師父你為何最后還是敲定了他來當選這話事人的位置?”

  師父平靜地說道:“志程,你可能有一點不曾知曉,你楊師叔曾經是我師父、你師祖虛清真人最在意的弟子,甚至有將他立為掌教真人的想法,只可惜虛清真人故去得早,所以并沒有能夠將他給扶起來,不過知修他在長老會上,倒是有一部分的支持者。而我之所以選定了他,一來是因為他確實有所才干,能夠將茅山在世間的影響力給發展起來,二來則是因為無人可用,長老會這些人,要么格局太小,要么醉心修行,實在不好選。”

  我有些著急地說道:“不過楊師叔倘若是成了話事人,有些做法,恐怕會違背茅山一直以來的態度啊!”

  師父搖頭說道:“無妨,不管如何,他都會受到茅山長老會的牽制,而在現任的長老會之中,除了你和符鈞之外,就屬他資歷最淺,他若是囂張跋扈,自然會有人來彈劾于他的,這個我自由安排,你不用擔心。”

  師父這般一解釋,我終于算是明白了他的打算,曉得他這是給楊師叔一點兒甜頭,讓他賣力做事,接著有給他套上一根繩子,隨時牽制著他。

  不過想楊師叔這般深藏不露的人,真的就那么容易被制么?

  瞧見我的臉色依舊還未有釋然,師父用食指瞧了瞧桌面,平靜地說道:“當下之時,我也的確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唯有如此,方才平衡各方,不讓茅山崩塌,所以這里還是需要你的照拂,我不在時,凡是拿不準的事情,你可以找符鈞商量,而一旦遇到什么變故,你記住,塵清真人鄧震東,執禮長老雒洋,都是可以絕對信任的人,他們會給予你最大的幫助——可記住了?”

  聽到師父運籌帷幄、卻又有太多妥協的布置,我的心中一嘆,當下也是拱手應是,答應下來。

  講完茅山,師父又談及了自己的家人:“我兒一塵,天生駑鈍,心思也單純,我并無意將他帶入修行界中,故而不管茅山如何變故,得我福蔭,也不會有生命之位,而唯有陶陶,殘魂無處安放,實在嘆息。我這里有一張紙條,上面記錄了她還魂的諸般條件,你常年在外奔波,自然見識無數,若是有緣,遇到合適的,幫我留意一下。”

  我接過那張黃符紙,稍微掃量一遍,小心地收了起來,而師父又說道:“陶陶殘魂,被我融練了幼時的一縷印記,寄托在了真陽玄葉燈之中,由你師弟符鈞執掌,日后你若是得聞,自可找他,幫我處理陶陶還陽之事。”

  我拱手,鄭重其事地應了下來。

  師父看到我的這般模樣,長嘆一聲,對我說道:“志程,師父無用,時至如今,已然不能成為你們這些弟子的依靠了,而作為老大,照顧茅山,以及我門下弟子的這些事情,可就落在了你和符鈞的身上——真的難為你了!”

  我跪地回道:“茅山教我明理、懂事、修行,我所有的本事,都是師父給的,就連著性命,也是李道子三番兩次救下來的,他甚至為了我折損壽元,而師父你則為我操碎了心,而時至如今,師父用得上我,那就是我的榮耀,何來難為之說?”

  聽到我的話兒,師父點頭說道:“我說過,收你為徒,一直都是我今生做過的,最好的決定,你現如今已成氣候,用不著我擔心太多,即便是十八劫,想必依你現在的本事,也能夠安然度過;而唯一讓我有些憂愁的,是你心中的魔——蚩尤既為魔尊,必然有著過人的本事,而心魔是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稍微一不注意,就會吞噬你自己,我希望你能夠修煉心性,戰勝它,可曉得?”

  我再次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認真承諾道:“是的,師父,為了你,為了大家,為了我愛的人,也為了我,我會戰勝它的,你放心。”

  師父長嘆了一口氣,平靜地說道:“世間造化,實在難以捉摸,別說是我,就算是真正的仙,又有幾人能夠逃脫?一切事情,盡人事聽天命而已,我也不會有太多的強求了。”

  聽到他這蕭索的話語,我不由得心中一疼,曉得師父此刻的心情,必然是復雜無比的,這世間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他做,但是他卻不得不抽身出來,置身事外,甚至連旁觀者都不能夠做,太多太多的不放心,讓他實在是解脫不出來,當下也只是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了,至于結局如何,也真的只能抱著一絲期待,再無其他。

  我勸了他兩句,瞧見師父平靜的笑容,便曉得這事兒多余,便沒再說,等到師父談及小師弟的事情時,不由得有些疑惑地問道:“師父,你既然還在關心他,為何還要廢去他的一身功力,趕他下山?”

  師父搖頭笑道:“他這些年來,在茅山的風頭太大,而自己卻又沒有守得住道心,猶如身懷重寶過鬧市,我這是在救他。”

  我苦笑道:“師父,人都趕出山門了,一身修為也給廢了,這如何算是救他?我的意思是,即使是將他給驅逐出茅山,那也得找個可靠的人,別將他的功力毀去,不然他在這樣的雙重打擊,整個人完全就毀了!”

  師父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自信地說道:“我教出來的徒弟,是什么樣子,我自己知曉,對于他,該如何就如何,你也不用去管,而唯獨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去辦。”

  我恭謹地說道:“師父,請講。”

  師父平靜地說道:“你找個人,幫我給下山之后的他帶個話,說讓他十年不得歸家,流浪天下,利在東南!”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其實寫到今天這一章,我發現其實當做一個小結局,也可以跟蠱事連上了,大家看呢?
我看大家的意見吧,如果覺得這里圓滿了,后面兩卷,我就不用再寫了,大家說一說吧。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七十六章 生前布局身后事”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這不是鐵齒神算劉說的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