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一章 費心,故人

  師父閉關的第二天,我就離開了茅山宗。

  我的世界在朝堂,在山外,而不在茅山宗門之內的勾心斗角。而且我也懶得瞧見楊知修長老成為話事人之后,所表現出來的虛偽模樣。

  當然,長老會議之時,分配給我的所有戰利品,我倒是一件沒落,全部給帶走了。畢竟是我的,我自然也不會謙虛,至于陳慎,我在考慮了許久之后,終于還是沒有將他帶走,而是留在了茅山,守護在了小顏師妹的旁邊。

  之所以有如此的考慮,是因為我終究覺得這孩子還是值得改造的,留在我身邊有諸多不便,不如放在茅山,由小顏師妹此刻的師長塵清真人來幫著調教。

  塵清真人鄧震東。是與李道子同時期的頂尖高手,雖然名聲并不算響亮,但是在我師父閉關之后,他卻可以稱之為茅山第一高手。有這樣的人罩著小顏師妹,即便是有小師弟蕭克明的事情在,也不會對她有任何影響的,而那陳慎倘若能夠一心向善的話,在日后。說不定也是一名可造之材。

  當然,我之所以急著下山,大半的原因,還是為了小師弟蕭克明這小子。

  按我的想法,其實并不著急的,畢竟素了多年,這兩日剛剛嘗到一點兒肉味,到底還是有些舍不得。然而小顏師妹對于自家侄子的關心,遠遠超過了我這個便宜姑父,想著那孩子身受重傷。性子又倔強得很,未必肯回家,而他在茅山一待十幾年,又沒有別的去處,實在是難以想象他今后的路,到底會怎么走下去。

  小顏師妹一焦急,我自然是什么腥都吃不到了,臨走前纏著她瘋狂纏綿一番,結果聽到她說起這日是危險期,忍不住又激動了幾分。

  不知道為什么,走到我的這個年紀,對于后代,以及傳承之類的東西,莫名其妙就有了一些期待。

  這絕對不是因為我回家時母親的那些嘮叨引起的,而是一種來自于生物的本能。

  總之,沒有能夠沉浸在溫柔鄉中,被小顏師妹連打帶踹地踢出了茅山的我,開始在周圍尋找小師弟來,按理說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尋一個人,實在是有些難度,不過我到底還是專業辦這事兒的,很快就在鄉民的介紹下,在石獅鎮的一處橋洞下找到了這家伙。

  此刻的小師弟再無當初那意氣風發的精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的這里,不過卻也知道此時他必然已經是精疲力竭了,躺在污水橫流的墻洞中,灰色道袍臟兮兮的,頭發散亂,宛如一個乞丐,更加讓人觸目驚心的,是他右腿和胸前的傷口都還沒有好,經過這幾天的折騰,又惡化了,淤血、流膿,渾身散發著臭氣,還吸引了無數蒼蠅過來,將他圍成一圈,嗡嗡嗡不絕于耳。

  這簡直就是一個快要死去的人,倘若不加以治療,只怕被廢去全身功力,還不如一個正常人的他根本就活不下來。

  傷口的炎癥引起了高燒,而虛弱的身體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力,我趕到橋洞口的時候,小師弟整個人都已經燒得迷迷糊糊,不省人事了,旁邊還有三個小屁孩子,拿著攪屎棍在捅他,每一次他被捅得不耐煩、動了動身子的時候,小孩子們就歡樂地尖叫起來,仿佛獲得了莫大的快樂,而當這幾個小鬼瞧見我怒目瞪過來的時候,卻又一哄而散,倉惶退開。

  我瞧見小師弟已經燒得糊涂了,也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走到他跟前來,顧不得骯臟,手貼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就在我驚訝于他滾燙的體溫之時,沒想到這家伙卻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我嚇了一跳,以為他認出了我來,結果低頭一開,卻瞧見這小子根本就沒有睜開眼睛,在抓住我的手掌之后,放在了臟兮兮的側臉,呢喃著說道:“陶陶,陶陶,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早知道如此,我就不離開了,咱們要死一起死,我寧愿我們之間,死的那個人是我呢……”

  我聽他說著胡話,不由得好笑,心中也是一陣發酸,抽出了我的手,在他的傷口處檢查了一下。

  對于這小子的傷口,茅山刑堂那邊其實還是有過處理的,不過他這兩日失魂落魄的四處流浪,再加上功力被廢之時免疫能力大幅下降,使得愈合處又惡化了,方才會如此,對于這樣的傷勢,中醫丹藥也沒有更快速的辦法,我想著還是得找個地方給他治療,弄點退燒藥之類的。

  不管怎么樣,總得先將病給治好才行。

  我將小師弟給小心放平,站在墻洞前難得地抽了一根煙,接著出來,準備在附近找一家診所。

  錢不是問題,關鍵一點,就是不能讓小師弟知道是我在幫著他,這是師父的命令,我也能夠理解,畢竟要想鍛煉一個人,必須將他給逼到絕境去,要讓他曉得自己沒有退路,然后方才能夠爆發出自己都不知曉的力量來,只有他自己跨越出那一道鴻溝,方才能夠讓他知曉一切,要不然,對于一個廢物,我也沒有太多話要講。

  我在街上走了,逛了一圈,都沒有瞧見小診所,四處打量一下,想著找人問一問,看看附近的人民醫院在哪里。

  而就在我思考的時候,旁邊突然走來一個人,朝著我躬身問好道:“敢問先生是陳志程陳局長么?”

  我轉頭一瞧,卻是個帶著墨鏡、抱著一個卦象攤兒包袱的算命先生,這家伙年紀還不如我大,卻留著一對滑稽的八字胡,特別顯老,一看就知道是在街頭擺攤算卦的江湖混子。我回憶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想起這人來,畢竟像他這般打扮的江湖人士,我見了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哪里記得這么多,不過對方一上來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和職位,顯然也是有一些瓜葛的,當下也是點了點頭,微笑問道:“是我,你是?”

  那算命先生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趕忙將墨鏡給摘了下來,笑嘻嘻地對我說道:“陳局長是貴人多忘事,我叫郭一指,是鐵齒神算劉的四弟子,當年我在京都的時候,還跟您打過兩次照面,不知道您還記得么?”

  他這般一說,我終于想起來了,笑著說道:“哦,對了,我記得了,不過你當年可是瘦瘦小小的一人,沒想到變化這么大。”

  那郭一指笑著撓頭,嘿然說道:“嘿嘿,這闖蕩江湖嘛,若是不打扮得成熟一點,恐怕是連飯都混不上吃的,所以……嘿嘿,您懂的。”

  我跟劉老三是老交情的朋友,算起來這郭一指卻是我的晚輩,所以他說話的語氣,也多是敬語,顯得十分拘謹,我又問起劉老三的近況,他告訴我,說師父這些年一直都在大內里面待著,不過這些年來事情倒也不是很多,他老人家也閑不住,總是抽些時間出來,沒事就在八寶山、八達嶺這些地方擺攤算命,倒也樂得悠閑。

  我奇怪,說這老小子不謀算國運,反倒是跑出來跟小老百姓玩兒,這是什么道理?

  郭一指告訴我,說他們這麻衣一門,最講究的就是渡人,所謂算命求人,不分貴賤,也不看階級,能夠度化常人的苦難,也是一種修行,所以師父方才會隔一段時間,出來跟普通人算一卦,也算是麻衣門的傳統,而他們這些徒弟,則都給趕了出來,滿世界的晃蕩,為的就是在江湖混跡,不斷磨礪自己的意志,方才能夠得以成器。

  聽到郭一指的話語,一開始我還心不在焉地聽著,到了后來,心中咯噔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郭一指問我為何發笑,我拉著他的肩膀,開懷說道:“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尋了你千百度,你卻在這燈火闌珊處,行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沒錯,就是你!”

  這算命先生被我弄得一驚一乍的,不由得有些彷徨,對我說道:“陳局長,你這是干嘛,別這樣,我害怕……”

  我將他拉到路邊來,鄭重其事地問道:“小郭啊,我跟你師父,是絕好的交情,而你呢,我也不當是外人,實話告訴你,我這里有點事情要麻煩你,不過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幫忙。”

  郭一指雖然心中忐忑,不過聽到這話兒,卻是義不容辭地拍著胸脯說道:“那是自然,就從您跟我師父的關系,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義不容辭。”

  我擺了擺手,說也不用這般賣命,當下也是將小師弟的這種情況,跟他一一講來,說我這里不能出面,于是就得勞煩他這個看似不相干的人來幫忙,郭一指聽到這事兒,一顆心也算是落了地,要說赴湯蹈火,他一個算命的文夫子,實在是有些勉力,但跑腿這事兒,倒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他笑著說道:“您找我也是對了,打打殺殺,我是做不了,但是勸人通達,這事兒我專業對口,齊活兒!”

  我想起師父的交代,當下也是跟他講起,他拍著胸脯說道:“這事兒也簡單,他若是不信,大不了請我師父來批這諫言就是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新的一卷,新的一章。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一章 費心,故人”

  1. 回復 2015/04/28

    劉正楓

    包(陳)鳳鳳,呵呵

  2. 回復 2015/04/29

    雜毛小道

    好書 好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