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二章 安排,回京

  郭一指跟著我來到橋洞,當瞧見小師弟這副凄慘模樣之后,嘆了一口氣,花錢叫來了兩個力工。幫著抬到了鎮子東頭的一處民宅里,我跟著一同過去,里面有一個與他同樣打扮的算命先生,也戴著墨鏡,不過這是真瞎,郭一指跟我介紹,說這是他的大師兄洛延博。

  我跟洛延博也有過一面之緣,不過記憶中的他眼睛靈動無比,卻是不知道何時弄瞎的雙眼。

  這洛延博是劉老三當做傳承的衣缽弟子,比郭一指穩定許多,也懂得許多醫術,與我稍微寒暄一番之后,便先給小師弟含了一塊冰片,緊接著叫人燒了一桶熱水,給他洗凈全身,蒸煮邪火余毒。

  在洛延博面前。郭一指就是個打雜的身份,聽著大師兄吩咐之后,便忙碌去了,而洛延博則在客廳里面。跟我敘話。

  談論的,依舊是小師弟蕭克明,洛延博雖然雙目已瞎,但心中卻是透亮得很,剛才給小師弟摸過骨。對我說道:“陳師叔,你這小師弟骨骼驚奇,天賦異稟,更加難得的是命格尊貴,不可限量,雖然此刻是龍游淺灘、虎落平陽,然而只要遇到他命中注定的貴人,兩者正奇相輔。必然能夠成就一番事業,說不定我們這些人,都得萌受他的照拂。所以太多客氣的話語,倒也不必多言。”

  我擺手說道:“延博可別稱我這般老,你我年紀相仿,我與你師父雖然有點交情,不過咱倆得另算,千萬不要這般客氣。”

  洛延博慌忙說道:“那怎么可以?現如今,您黑手雙城的名頭,已然名動江湖,就連我師父,都以能夠有你這般的朋友而自豪,我們這些作晚輩的,又哪敢如此高攀?我前日還跟師父通過電話,得知了你當日智退民顧委黃天望的諸般事情,實在是太讓人拍手叫絕了,就憑這個,茅山之中,除了陶真人和逝去的符王李道子,可就您的名氣最大的!”

  我苦笑著說道:“那些虛假名頭,有什么用處,延博可千萬莫要取笑于我。”

  洛延博又與我講了幾句話,這時里面的郭一指對外面喊道:“大師兄,這位小哥醒了,你快來看看。”

  聽到這話兒,洛延博看了我一眼,我揮揮手,他拱手離去,而我則來到了屋子的窗邊,往里面望去,卻見小師弟渾身光溜溜地站在木桶之中,朝著洛延博和郭一指拱手道謝,而洛延博則平淡地揮手說道:“我也不過是路過那安貞橋洞,瞧見閣下重病于此,尚有一線生機,就想著將你帶回來治療而已,別的話也不要多說,小哥,你為何會流落至此?”

  我小師弟的身份,他自然是知曉的,不過做算命這一行當的,睜著眼睛說瞎話,最是習慣,更何況洛延博本身就已經是個瞎子,騙起人來,更是得心應手。

  小師弟精神萎靡,嘆了一口氣,用極度沙啞的聲音說道:“被逐出宗門之人,就如同流浪的野狗,不提也罷。”

  他不愿意提及往事,而洛延博卻也并不逼問,只是問道:“那么小哥叫什么名字?”

  小師弟說道:“簫克明。”

  洛延博點頭說道:“不錯的名字,乍一聽平凡,不過又意義深遠,不錯,不錯……”

  小師弟苦笑著說道:“什么不錯,我就是個失敗透頂的家伙而已。”

  洛延博不與他爭辯,又問道:“不知道小哥家住何處,日后又有什么打算呢?”

  小師弟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用極為低沉的語氣說道:“沒家,也不知道今后的路,到底該如何走。”

  他應該是沒臉回去見蕭家老爺子,畢竟是被驅趕出了茅山宗,而一想到今后的路該往哪兒走,在茅山待了十幾年的他卻也一時找不到方向。

  洛延博撫須說道:“我剛才給小哥摸骨把脈,曉得你曾經是修行者,不知道什么原因,氣海被破。我不問你的過往,但是瞧見你眉目正派,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惡之人,所以收留于你。你身上有病,一時半會也離開不得,不如就留在我這里養著,而若是沒有去處的話,不如跟著我跑跑江湖,另外若是對前路迷茫,我師父鐵齒神算劉你可曾聽過,找時間,我讓他老人家幫你卜一卦,說不定能夠咸魚翻身,江湖重啟呢?”

  他的話兒沉穩而淡定,又透露出幾分真誠,小師弟此刻窮困潦倒,疾病交加,能夠碰到這般的好人,自然是感激涕零,沒有二話。

  小師弟此刻也是因為進入水中,方才清醒一會兒,洗過澡、給傷口上過藥之后,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洛延博和郭一指師兄弟便到前院來找我,我與他們交代一番之后,倒也沒有什么不放心的,讓他們幫我代問劉老三好,又互留了聯系方式,雙方就分別了。

  至于小師弟,我就放心地扔在了這兒。

  要曉得這街頭算命的主,即便不如劉老三,但也都是人精來著,把他交給這師兄弟,我倒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離開石獅鎮,我又前往句容蕭家,將小顏師妹托我帶的家信給我那便宜老丈人,又將小師弟被廢去修為、驅逐出茅山的消息告訴了他們。

  對于這個震撼的消息,大家都驚呆了,蕭老爺子甚至想著收拾行李,上山去質問我師父,結果給我攔著了,也不敢說個大概,只是說這些都是我師父的安排,其實也是為了保護他,只要時機合適,還是會將他給重新招回茅山的。

  關鍵的一點,那就是要看他自己是否爭氣。

  再有一點,那就是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夠看到他了。

  聽到我的解釋,蕭老爺子倒也還是挺明白事理的,回復了理智,長嘆了一聲,對我說道:“他從小跳脫,時至如今,有點挫折讓他成長,也是不錯的,只可惜了陶陶那孩子,多好的姑娘,說沒有了,就沒有了,唉……”

  我不知道蕭老爺子還知道陶陶,想來要不然就是書信得知,又或者小師弟曾經帶著陶陶來過蕭家,不過不管如何,蕭老爺子嘆息的,說不定是不能和茅山的掌教真人做親家吧。

  這事兒,當真是可惜得很。

  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所有女婿在老丈人面前的通病,我總有些不敢面對蕭老爺子,故而也沒有再多停留,交代完畢之后,便匆匆離開,前往金陵,找到了南南。

  作為金陵雙器于墨晗大師的孫子,南南此刻已經成長了起來,不但繼承了他爺爺的衣缽,而且還發揚光大,名頭不小。

  我找南南,自然是將我從茅山分到的一眾真龍材料給他,讓他幫我處理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出什么東西來。

  對于我的到來,慣來死人臉的南南難得露出了笑容,而當瞧見我從八寶囊中拿出來的這些真龍材料時,更是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對于煉器大師來說,這種材料,就如同色狼遇到了美女一般,是致命的毒藥,他甚至都沒有來得及跟我多寒暄幾句,便將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到了其中,在桌子上又寫又畫,當我宛如空氣。

  對于南南的性子,我自然也沒有任何脾氣,出來跟于大師的師弟聊了幾句話,便告辭離去。

  這邊的事情處理妥當之后,我從金陵乘飛機抵達了京都,私下里將七劍和特勤一組的其余成員都請到了一起來吃飯,別的不說,先將此次的酬勞發給大家,也不多,每人兩萬,意思意思。

  這些錢是我與慈元閣合作的賬戶里面取出來的,兩萬塊錢在兩千年初的時候,其實還是非常經花的,盡管七劍的工資和津貼都很高,不過能夠有這般的獎勵,自然也是一陣歡呼,大家也曉得我的底子,自然不會婉拒,幾個男的都商量著最近的房價漲得越來越厲害了,可得好好攢下來,改天在附近的樓盤買套房子,局里分的,終究還是太小了,而女孩子則嘰嘰喳喳地商量著去國貿或者王府井買點衣服,或者化妝品之類的。

  瞧見大家伙兒討論著這些家長里短的話題,我不由得一陣嘆氣,咱們拼死拼活,可不就是為了老百姓們,能夠過上安穩日子么?

  酒醉人散,我與小白狐兒回到住處,獨處之時,我方才有時間拿出飲血寒光劍來,仔細打量,瞧見此物在飽飲了真龍之血后,通體變得更加黯然無光了,不過里面仿佛充滿了磅礴的力量,稍微一激發,便有龍威一般的氣息激蕩而出,弄得住在我隔壁的小白狐兒一聲尖叫,沖到我這兒來,問我搞什么鬼。

  我耍寶一般地給她展示,弄得小白狐兒心癢癢的,羨慕不已。

  龍威、龍力,以及真龍鮮血里面蘊含的奧義,新生的飲血寒光劍有著諸多奧妙,還等待著我仔細去探索。

  次日我回總局報道,正好碰到宋司長,他告訴我,之前托他辦的那件事情,就是找尋懸空寺智飯和尚的事兒,現在已經有眉目了,不過事情有些復雜,得仔細研究一下。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章 安排,回京”

  1. 回復 2015/05/01

    劉正楓

    2W還真買不了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