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四章 別鬧,要乖

  宋司長先前說起,我還并沒有太多的想法,而聽到連總局王總都這般說,我就感覺到了有幾分奇怪。臉色不由嚴肅起來,要曉得,我面前的這一位光頭老人,可是堪比我師父、天王左使一般的頂級存在,也是鎮國級的高手,連他都這般謹慎,讓我頓時就有些疑惑,沉聲問道:“怎么,這個人,真的很難纏么?”

  王總摸了摸下巴,那兒有一塊小刀疤,有些不明顯,他微微瞇著眼睛,對我說道:“知道我的這塊刀疤,是如何來的么?”

  我臉色立刻就變了,心中咯噔一下。然后說道:“難道是他?”

  王總平靜地點了點頭,然后追憶往事道:“赤柬政權七九年倒臺之后,康克由到了泰國,八六年六月。他在泰國待不下去了,喬裝打扮,帶著孩子來華,在我國京都外國語大學當高棉語教師,而在這潛伏期間。他的身份被一位從滇緬邊境回來的特工人員識破,結果他將那位同志給滅口,緊接著又將我局一位宿老給殺害,后來事情鬧到了我這里,我親自出手,但還是讓他給跑了,而且還給我留下了這么一道傷疤……”

  我深吸一口氣,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不可能吧?依王總你的修為。居然也會被那家伙給傷到,他真的有那么厲害么?”

  王總眼睛瞇著,對于這般不堪回首的往事。并沒有太多的情緒,而是緩緩說道:“連你師父都受重傷,閉了死關,又何況是我呢?高手之間的交手,已經不再是以勢壓人那般簡單了,任何變故,只要稍微一分神,又或者有點兒什么小差池,結局都會變得不同。當然,我并不是說那康克有多厲害,我要不是得在京都看守龍脈,早就過去取他性命了——我只想提醒你,那個家伙,很難纏。”

  連王總都能夠被這家伙給傷到,我實在是無法想象自己如何能夠在康克由的地盤里,將他最親愛的兒子給抓到,心中不由得有些沮喪起來。

  難道說,我真的要如宋司長所說的一樣,等上一段時間再說?

  王總瞧見我有些沮喪的表情,似笑非笑地說道:“聽到了我的話,你還想過去,將那個害死你師父孫女的小和尚給抓回來么?”

  我不知道王總跟我說的這一番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不過卻曉得他絕對不是在打擊我的戰斗欲望。

  我腦海中稍微一冷靜,又浮現出了陶陶兒時的可愛模樣,以及當下小師弟的慘狀,以及種種因為那小人物而帶給我的巨大傷害,心中就是一陣抽痛,眉頭跳了幾下,終于還是深吸一口氣,對王總說道:“王總,也許你會笑我蠢,但是我只想說一點,那家伙讓我心頭有所掛礙了,我若不殺他,念頭不通達!”

  “念頭不通達?”

  王總復述了我的一句話,反復咀嚼幾遍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好一個念頭不通達,實際上,我王紅旗這些年來,基本上也沒有吃過什么虧了,這康克由,倒也算是一個。他給我留下來的羞辱,也讓我輾轉難眠,念頭也不通達,你要去,能夠讓他吃癟,我自然是支持的,而且我會將此事當做對你的一個考核任務,做好了,老子私人有賞!”

  這老頭子據說年輕的時候做過胡子,我以前不信,這話兒一說出來,我就信了幾分,嘿嘿一笑,然后問道:“賞賜不敢,不知道王總有何教我?”

  王總很滿意我的回復,拍著我的肩膀,然后說道:“跟你說三點——首先,你的任務,不是與康克由,跟他的巴干達巫教硬扛,而是將那個叫做智飯的公子哥兒拿下就是,別弄得那么復雜;其次呢,康克由的手段與鬼物有關,他有一頭來自修羅界的厲鬼,堪比深淵魔王的存在,而且還有諸多降頭之法,你走前,多了解一下,或許會有用;最后,我想告訴你一點,一人力短,善于借助他人的力量,方才是一個真正的領導者。”

  王總的話,金玉良言,字字珠璣,我每一個字都記在了心頭,點頭道謝,而在此時,王總突然指著我的懷里說道:“掏出你的劍來。”

  我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用意,不過也趕忙照辦,將飲血寒光劍給從八寶囊中拔了出來,瞧見這黯淡無光、隱隱之間又散發出無上威嚴的長劍,王總的眼睛突然一翻白,繼而又化作了黑、紅兩道顏色,方才回轉,伸手從我手中接了過來。

  那魔劍認主,一入他手,立刻“嗡、嗡”顫動不已,奮力掙扎,普通人必然會被劍柄上宛如針扎一般的氣勁給弄得趕緊丟掉,而王總卻仿佛并無感覺一般,拿著揮了揮手,瞧見那劍身紅光四方,似乎還準備放大招,不由得眉頭一皺,緊緊一捏,淡然說了一句話:“別鬧,要乖!”

  簡簡單單的話語之后,那魔劍諸多聲響卻瞬間停止了,紅光也收斂起來,宛如尋常。

  這手段讓我驚訝,要曉得這魔劍暴戾,哪里是一句話就能夠勸住的,而真正讓它如此的,恐怕是王總施加給它的力量,已經恐怖到了它所畏懼的程度,方才會如此乖巧吧?

  王總并不理會我的驚訝,將飲血寒光劍拿在自己的手上把玩幾番之后,居然咬破了自己的右手中指,滴出三滴金黃色的精血來,附著在了劍身之上。

  他這精血每一滴,都呈現出完美的圓型,里面充斥著讓人震撼的氣息,卻是與飲血寒光劍之上蘊含的龍氣有幾分相似,我在旁邊圍觀,不敢多言,瞧見王總雙手結印,通過一系列復雜的儀式之后,終于將此劍給祭煉完畢,然后交還給我。

  我入手一沉,發現這劍經過王總祭煉之后,變得有些怪異了,仔細一掂量,發現里面的龍氣居然被凝聚成一條線,可以隨意掌控了。

  在王總的辦公室里,我不敢隨意試劍,故而稍微一查,便不再言,瞧見王總三滴精血滴出,整個人的炁場就弱了幾分,臉色也變白了許多,不由得擔心地說道:“王總,你沒事吧?”

  王總定住神,揮了揮手,笑著說道:“老了,不中用了,連這點小事都有些熬不住。”

  被我師父譽為有資格成為天下第一的王紅旗,絕對不可能老不中用,唯一的解釋,是這三滴精血以及剛才的那祭煉手段,實在是太損耗了他的心神,我不由得心中不安地說道:“王總,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突然有種無功受祿,寢食不安的感覺啊?”

  王總擺了擺手,說道:“這三滴精血,是我守護龍脈這些年來,說領悟的一些規則和力量,不值錢,也算是我給你去找康克由麻煩的一點報酬吧。”

  什么,龍脈規則?

  我心中震撼,此事玄奧,涉及機密,我也不敢多問,心中不由得多了幾分感激,沒想到王總居然會將這般重要的東西交給我,這絕對不只是因為我去找康克由麻煩的緣故,更多的,恐怕還是擔心我死在吳哥,方才會如此不惜血本吧?

  如此說來,王總對于我的關心,當真是深情厚誼,讓人感動。

  我是個有事藏在心中的人,王總對我的情誼,我也不會在嘴上表達出來,當下也是伸手與他緊緊一握,表情變得無比認真地說道:“王總,你放心,我一定會活著回來得。”

  王總瞧見我眼圈有些紅的樣子,揮了揮手,笑著說道:“別跟娘們兒一樣啊。對了,你出發前,去一趟總局內庫,我通知老茍了,去東南亞,有些東西,總是要帶的。另外,你一個人肯定不太好辦事,最好帶上兩個心腹,到時候做什么事情,都有人搭把手,可曉得?”

  離開王總的辦公室之后,我便來到了傳說中的內庫,這兒是總局的裝備室,它的背后有數個強大的研究員和無數科研人員在支持,外界極為稀罕的符箓、法器以及各種裝備,這里分門別類地排列著,清單密密麻麻,宛如地窖里面的大白菜。

  這就是國家機關的好處,它永遠要比宗門要正規許多。

  內庫的頭兒,卻是沒事就到總局門口蹲班的茍老,他此刻雖然就掛著一個顧問的職稱,但是整個系統里面都是他的徒子徒孫,簡單的東西倒也還好說,真正涉及到了機密一點的東西,都得聽他的招呼,方才能夠放行。

  內庫在總局深處的一處大樓地下室里,還需要通過數道沉重的鐵門,接待我的是一個不熟的部門主管,他早就接到了通知,給我準備了三人份的裝備,有驅邪符、百行靴、隱形粉、轟雷鏢等等極為珍貴的符箓、法器,而最關鍵的一點,在于這些東西,居然都是由一份宛如八寶囊的秘制荷包給裝著的。

  我瞧見那主管肉痛的表情,就曉得王總這一回,可真夠大方的。

  裝備領完,回辦公室的我有點兒頭疼,到底帶誰跟我一起去吳哥,會比較好呢?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題目我亂用的,本來是另外一個,不過一想到光頭王紅旗對著振動棒一樣的魔劍和藹地說這么一句話,頓時就感覺很有愛,有木有?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四章 別鬧,要乖”

  1. 回復 2015/05/01

    劉正楓

    聽話,別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