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六章 佛寺,般智

  穆青山是個談吐十分得當的男人,相比于秘密戰線的同志來講,他更像是一個商人,滿面笑容。讓人如沐春風,而事實上,他在曼谷這邊的確從事著商業活動,是一家貿易公司的副總經理,專門負責熱帶水果的進出口業務,同時還代理著南方省部分牛仔褲的出口貿易。

  與我們接上頭之后,穆青山帶著我們來到機場外,外面有車子等待,司機叫做小武,是他的一個遠房親戚,長得濃眉大眼,體格健壯。

  小武當過兵,不過并不知道組織上的事情,所以一路上,穆青山也并沒有跟我們作過多的交流,只是給我們介紹曼谷的風土人情。在此之前。雖然有在文字上瞧見過許多的資料,但是終究還是隔著一層紗,然而從機場一路走來,聽著穆青山的話語。我方才曉得,這座位于昭披耶河東岸、南臨暹羅灣的天使之城,亞洲四小虎之一的首都,其實還算是比較現代化的,屬于一種東方與西方。現代與古典相結合的城市,因為旅游業的發達,條件并不會比內地的某些城市差。

  曼谷是繁華的國際大都市,融合東西方文化,是東南亞貴金屬和寶石的交易中心,也是世界著名米市,然而由于受到金融風暴的影響,乘車從機場前往市中心。還是能夠瞧見許多地方,顯得十分蕭條,影響深遠。

  為了掩人耳目。我們并沒有住在那豪華酒店,而是在穆青山的家中落腳,只是一處位于湄南河附近的別墅,附近有成片成片的高級別墅群,不遠處還有王宮和佛寺。

  這里算是比較接近中心的區域,要曉得曼谷的城市規劃十分混亂,基本上是以大皇宮為中心向外擴散,第一圈是寺廟與官方建筑,第二圈是商業圈,第三圈是住宅區,最外面是貧民區,不過也不一定,因為政府允許私人擁有土地的緣故,經常會看到繁華的商業街區中會莫名其妙地用鐵絲網隔出塊荒地來,又或者是高樓華廈與木屋鐵皮房彼此緊挨的不和諧圖景,而且建筑的樣式時間跨度極大,一會兒高樓大廈,一會兒又是陳舊的公寓樓。

  就是這么一個奇妙的城市,與我們在國內的許多地方有著一些類似,卻又并不相同,我是個藏得住心思的人,耐著性子與穆青山閑聊,一直回到了住處,等到小武出去之后,方才與他談起此番前來的目的。

  先前滇南省局那邊已經跟穆青山溝通過了,不過他只曉得我們是過來抓一個人的,但是具體并不知道是誰,此刻一聽到我們要動的,居然是康克由的兒子,不由得大驚失色。

  因為地緣的關系,泰國、吳哥、安南和緬甸這些地方相互接壤挨著,所以只要身處其中,便能夠了解許多相關的事,穆青山自然也曾聽說過血手狂魔康克由的威名,畢竟進入文明時代,能夠宛如納粹一般屠殺如此多人民的儈子手并不多,而且人家納粹至少不殺自己人,而康克由等人,卻是直接將本國三分之一的同胞,沒有任何理由的凈化了,這樣滿手血污的兇魔,想不惹人注意,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

  雖然驚訝,但穆青山終究還是一個優秀的工作人員,在經過了最初一段時間的震撼過后,他跟我們介紹氣康克現在的情況來。

  康克由是吳哥華人的后代,自從暴戾的紅色高棉被推翻之后,他曾經輾轉回到中國短暫生活過一段時間,后來被驅逐之后,定居在泰國,而后八十年代中旬前往中國首都,后來被再次被驅趕后,回到泰柬邊境,改名杜赫,在一個邊境小村里面教書,并且還參加了一個基督教會,受洗成了一名神職牧師。

  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情報,具體的事情,就不得而知,在此之前,康克由并不是我們關注的重點對象,所以穆青山也知曉不多,不過他表示,一會兒叫人搜集一下,像這種大人物的情報,稍微整理,應該也是會有些眉目的。

  穆青山將我們接回來之后,將我們介紹給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妻子、大女兒和小兒子,接著便上樓打電話去了,而我們則被他女兒穆史薇的帶領下,前往附近的湄南河邊散步。

  穆青山雖然是組織的人,但他大部分的生活其實已經融入了曼谷這個神奇的城市,故而家人也都在這兒生活,他大女兒十九歲,從一家教會性質的女子學院畢業之后,就一直跟隨著父親打理公司業務,而且已經被父親發展進了組織里面來,對于我們的身份也是有一些了解,不過曉得不多。

  這女孩兒是個活潑的性子,容貌還算漂亮,就是因為長期日照的關系,皮膚跟當地人有些相似,黑黑的。

  穆史薇很小的時候就來到曼谷了,所以普通話的口音很差,還有點兒滇南春城的腔調,不過我們還是能夠聽得懂,這女孩兒對于國內的一切都十分好奇,對我們也很熱情,充滿了友好,因為沒有具體任務,便帶著我們在附近的河邊走了一圈,還到了一家很有泰國韻味的寺廟之中參觀了一下。

  泰國九成以上的居民都信奉佛教,所以這個國家曾經被叫做佛國,沿著湄南河放眼望去,金碧輝煌的寺廟星羅棋布,我聽穆史薇說起,泰國的寺廟足有兩萬多間,光曼谷就有幾千處,讓人咂舌,而我們來到的這玉佛大寺,寺院左側是塊修剪一新的寬曠的草坪,里面便是輝煌的殿堂,進入寺院像置身在黃金世界,左右一觀,那一座座高高的塔峰直插云端,飛檐雕柱?莊嚴肅穆,給人一種佛光閃閃的感覺。

  行走在其間,便能夠感受到佛陀的力量,它從殿宇上、從佛像里、從信仰的僧尼和信徒身上,緩緩地傳來,在這樣的環境中,沉心靜氣,卻是能夠感受到許多不一樣的收獲。

  我們來到主殿之前,布魚和小白狐兒停下了,兩人乃異物出身,對于此類凈化的力量,最是敏感,而我即便是能夠感受到其中巍巍的力量,卻也并不忌憚,來帶大雄寶殿之前,脫去鞋子,在水池便洗凈了腳后,緩步走近了寶殿門口,抬頭一看,卻見一尊栩栩如生的玉佛像在正堂高高坐立,滿面慈善,庭堂跪滿了教徒,頌經念佛,煙火鼎盛。

  我瞇眼瞧著那玉佛,以及它座下金蓮,卻并不跪拜,而是仔細思索著其中的力量源泉。

  雖然我魔、道兼修,但是卻并非不懂佛理,要曉得,在中國之地,釋、儒、道三途,乃修行正典,鬼、巫、魔三道,乃邪途,這些我都得懂一些,等到面對這樣的對手時,方才能夠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然而即便了解,但是因為國內現行佛教太過于低調的緣故,許多有本事的禪師罕有露面,使得江湖之上,厲害的和尚并不是很多,卻不像此處一般,遍地都是光頭。

  我站在佛殿之前,肆無忌憚地打量那殿前佛像,很快就引起了別人的注意,幾個尖嘴猴腮的瘦臉沙彌從旁邊走了過來,用本地語言,向我急促地斥責著什么,我聽不懂,偏頭看向了穆史薇,她一臉誠惶誠恐,對我說道:“陳叔叔,他們說你對佛不敬,要么跪下,要么離開。”

  要么跪下,要么離開?

  我沒想到這里的和尚居然有這般的霸道,不是說佛法能夠讓人的性子變得平和么?

  我此番前來,行事自然是要低調一些,不過并不代表我需要向任何人妥協低頭,于是也不過笑笑,并不接話,而是抬起頭來,瞇眼望著那佛陀,心中有一股意識騰然而起:“你有什么本事,能夠讓我跪拜于你的腳下?”

  這股冷然的意識掠過,我倏然驚醒,這蚩尤分神為何會在此時出現,難道它已經漸漸不受我的控制了?

  就在我又驚又疑的時候,旁邊突然伸出幾雙手來,想要將我擒下拖走,我下意識地一揮手,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瞧見有兩人直接給我甩飛了七八米去。

  穆史薇瞧見我這般兇悍,也是大吃了一驚,不過瞧見左右動靜,慌忙上前來拉我,對我說道:“陳叔叔,這邊的僧侶地位很高,你若是動了手,他們的警察很快就會過來的,我們不要在這里久留,趕緊離開。”

  我瞧見她焦急的表情,心中雖然不懼,不過卻也不想在警察局里面留下案底,于是隨著她離開這佛寺,然而我們剛剛過殿前廣場,前面卻呼啦一下,來了十幾個黃袍沙彌。

  這里為首的一個老和尚,慈眉善目,滿臉的胡須,而旁邊一個瘦臉和尚則不斷地在跟他說些什么,他側耳聽著,也不怎么說話,等到我們來到跟前的時候,那老和尚則朝著我作了一個揖,用字正腔圓的漢語,平靜地說道:“貧僧般智,見過幾位中國來的朋友。”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六章 佛寺,般智”

  1. 回復 2015/04/30

    虎皮貓大人

    小佛啥時候給大人寫一本苗疆鳥事啊?嘎嘎嘎嘎

  2. 回復 2015/05/01

    劉正楓

    老相識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