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六章 劍吐死穴,連夜狂奔

  那人的槍口已經穩穩地對準了雜毛小道,倘若扣下扳機,雜毛小道即使一身本事,也只有化作一團爛肉,再無任何作為。

  然而他能夠扣下扳機么?

  顯然,金蠶蠱并不會答應。

  這條腦門上長了個青春痘的肥蟲子,并不是一般之物。它在第一時間將兩個前鋒中的右邊那個迷暈之后,倏然鉆進了左邊這個家伙的鼻孔之中,就在他槍口指向雜毛小道的時候,突擊進腦髓的肥蟲子驟然發力,將這一件殺人的“進程”給斷然中止了。雜毛小道一身冷汗地沖到了近前,桃木劍帶著風聲,猛然朝肚臍中央的神闕穴,大力刺去。

  人體內,有三十六個大穴被歷代武家稱為“死穴”,意思是在遭受點擊或擊打后如果不及時救治,會有性命之憂之處。而這神闕穴,則是最重要的一處。被槍這么指著,性命懸于一線,雜毛小道頓時嚇得快要尿了,哪里還留得了手,勁氣一吐一收,這人便立刻栽倒在地。

  那人倒地之后,身體帶動著,手中的半自動步槍居然開火了,嗒嗒嗒,像清脆的打字機。

  地上的草地頓時炸了開來,一股子的火藥硝煙味。

  全部解決了,雜毛小道雙腿跪在地上,身體直發抖,嚇得半天沒有說一句話。

  生死就在一瞬之間,或生或死,全部都關乎于運氣。這樣的感受,說實話,即使玩世不恭如雜毛小道,都釋懷不了。因為老蕭承擔了大部分的壓力,所以我還好一些,也不去安慰心中忐忑的雜毛小道,而是提著鋒利的開山大砍刀,四處給人補刀。

  說實話,做這活真的很考驗人的心理素質。

  我內心掙扎了許久,終究還是下不了手,便將幾人身上的武裝帶取下來,將這四個還活著的家伙(除了白衣訓鷹男和這個被點中死穴的家伙外)給捆起來,然后指使金蠶蠱給這些家伙下了二十四日子午斷腸蠱。倘若明天巡山的時候還碰到他們,自然有金蠶蠱來對付便是。

  如無必要,我還是不要讓自己手中再多添殺孽了吧。

  當我把這四人都分別捆在了密林中的樹干上時,雜毛小道這才回過神來,一腦門的冷汗,看著我的成果,指了指他們的嘴巴,說用襪子把嘴堵上。我背包里有大卷的寬面透明膠,不過為了惡趣味,將這四人軍靴里的臭襪子脫下來之后,交叉放入對方口中,最后用封口膠,將其封住。

  雜毛小道搖著頭,說你覺得你是在尊重生命,但是你想過沒有,把他們留在這密林里,多少毒蛇猛獸經過,他們能夠活下來的希望,有多大?

  我說我不知道,不過,我手上的血太多的話,自己會做噩夢的。

  雜毛小道不說話了,拎著桃木劍,說我們折返回去吧,在溪邊說不定還有一伙或者幾伙人,我們殺個回馬槍,只要不是太厲害的降頭師,咱們怕個球?不給這些人一點顏色瞧瞧,明天的日子肯定更不好過的。我搜這些人的身,只留下兩把長槍,其余的全部都拆掉了零件丟在草叢中。這兩把長槍是中國的五六式沖鋒槍,早已經淘汰的產品,然而在這異國,卻又勃發出了生命來。

  除此之外,還有兩把軍用匕首,刀口的品質比我那把砍刀要好得多,我也一應沒收。

  雜毛小道并不是拘泥細節之輩,接了我遞過來的沖鋒槍和匕首,研究了一下,提起來點頭說走。我們返身,從側面樹林中折回,去尋找被食猴鷹追逐的小妖朵朵和消失的虎皮貓大人。林中黑黝黝,雨林中的植物繁盛得很,很難找到有很好下腳行走的地方。雖然這叢林中是小妖朵朵的主場,而且她如果不敵,找個茂密的荊棘叢中一鉆,便可避開那個體型龐大的家伙,但是我心中仍然有些擔憂,生怕這小妮子一個不小心,給那扁毛畜生占去了便宜。

  翼展三米的食猴鷹,其實還是很嚇人的。

  我們悄悄地折回了溪邊,看到剛才的溪邊石頭旁蹲得有好幾個身影。而在周圍,還有好幾個穿迷彩服的士兵在邊緣警戒。我和雜毛小道伏在暗處觀察,只見那幾個人似乎在救助中了蠱毒、又被小妖朵朵的那一道青色氣罡消融解降的王初成。

  今天的月光清冷,大致還是能夠看清一些。

  為首的,正是左眉處長了一顆大痦子的善藏法師,旁邊還有一個男人,身材魁梧,一身勁裝,站在那里仿佛像是一把寒光乍現的刀子。

  當我一探出頭來,看向溪邊的空地時,那個勁裝男人立刻便迎上了我的視線,與我對視。

  我心中大驚:他的第六感竟然如此可怕?

  雖然我們這里黑乎乎的,看不清什么,但是我第一反應便是被他發現了!顧不及去驗證什么,當他的手往腰間掏去的時候,我已經握著剛到手的五六式沖鋒槍,朝著溪邊的空地上潑灑子彈了。五六式沖鋒槍其實就是高仿的AK47,曾經在我軍中廣泛運用,并且大量出口東南亞各國,我高中軍訓打靶時用的就是這槍,其特點就是操作方便,火力強勁。然而我并不是職業軍人,打槍這事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練習,而不是天生的無師自通。

  于是我的這一下基本全部打空,變成了火力掩護。

  倒是雜毛小道似乎開過槍,打得有板有眼,似乎撂倒了幾個。

  黑乎乎的夜里也來不及看結果,雜毛小道射了幾槍,便拉著我往回路狂跑。沒跑十幾米,我們剛才待著的地方便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光亮在瞬間綻放。這是手雷,虧得雜毛小道反應迅速,不然我的身上肯定已經塞滿了無數攻擊性破片和鐵釘。

  我心中發涼,回頭又是一陣猛跑,后面槍聲大作,耳朵邊有著子彈嗖嗖飛行的聲音。

  這時候從樹林旁邊竄出一個小巧的身影,是小妖朵朵,她也不多話,喊一聲“跟我來!”,便帶著我們往密林的深處跑去。有小妖朵朵在,復雜的叢林變得十分好走,地上蔓延爬行的藤蔓植物也沒有那么的煩人了,總是恰到好處地避開我們的腳步。

  善藏法師在,那么必然會有各種各樣滑膩膩的蛇出現,而且那個勁裝男人顯然是這些士兵的頭兒,如此驚人的敏銳洞察力和戰場意識,顯然不是一般的凡人。普通的小雜魚,我還是有些信心的,然而跟這種身經百戰的家伙戰斗,我卻是沒有那個自信。

  唯有跑,不停地跑,逃出這些家伙的視線范圍去。

  此念一打定,那腳步便沒有停歇,肥蟲子鉆進了我的身體里來,而小妖朵朵則在前面給我們指路。她并沒有來過這里,但是她似乎是草木成的精,在這枝繁葉茂的叢林里,并不是陌生的地方,所以她一旦出了力,便比我們這些人要厲害得多。

  頭頂的月亮在西移,我們腳步不停歇,一路披星戴月,穿山過水。

  這一番趕路,足足到了太陽從群山的深處露出了半個頭顱,金黃的朝陽照射進了我們的眼簾時,小妖朵朵這才躲進了槐木牌中,然后讓我們繼續北行。天亮之后,我們已經翻越了無數道山峰和叢林,出現在一個月亮一般的碧波小潭附近。

  我的雙腿幾乎麻木了。

  然而我好歹有著金蠶蠱提供的源源不斷的力量在,雜毛小道卻沒有這么幸運,當小妖朵朵因為天明的原因藏身之后,他便跪坐在地上,顧不得地上的泥漿,伸展四肢,長長地舒展了一口氣。這氣息綿長,仿佛想把這一夜所有的勞累,都呼喊出來。

  我們狂奔了差不多有兩個多小時,以我們的速度,至少走了幾十里地,這方圓數百里的叢林里,即使牛波伊到極點的組織,也未必能夠立刻搜尋到我們這兩個人來。

  所以,似乎我們暫時安全了。

  這樣的心思一浮上心頭,一陣又一陣的疲倦就如潮水一般襲來。然而我們卻不敢立刻睡去,而是帶著沉重的身軀,來到這個小潭邊,草草地洗了一個臉。清洌的潭水讓我們麻木的神經稍微有了一絲好轉,我們這才發現,虎皮貓大人這廝,又消失不見了。

  其實這個發現并不是現在就有的,只是我們一直以為它在我們頭頂上跟著我們。

  然而沒有,這個家伙沒有再出現。

  它不會……不會被流彈擊中了吧?

  呸呸呸!我怎么會有這種不祥的想法呢?我和雜毛小道在小潭邊洗著臉,然后一邊商量著接下來的事情。凌晨的時候,我們手上已經有了人命在,善藏法師和姚遠這一伙人,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的自然是報復,特別是多出這么一伙武裝分子,我們遇上了,只有沖突在。當下之際,我們只有走出叢林,遠遠離開才是。

  至于姚遠手中的105號石頭,唯有放棄了,我們沒有力量跟這么一伙強人爭奪它。

  只是我們現在一夜奔行,基本上沒有多少氣力了,所以,我們目前要做的,是去找一個地方,好好休息幾個小時。

1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二十六章 劍吐死穴,連夜狂奔”

  1. 回復 2014/05/17

    虎皮

    腦門上長了個青春痘的肥蟲子,我喜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