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九章 毒梟,舞姿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在出國之前,我就預計到這一點,要曉得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組織的資源也沒有辦法隨意動用。必然是要出錢來找當地的地頭蛇找尋消息的,所以我特意兌換了十萬美金,帶在身上,以防萬一,然而我實在是沒有想到,對方的胃口居然會這么大,十萬美金,差不多快八十多萬的人民幣,居然都只能當作定金。

  我手上僅有的就是剛才布魚遞過去的那些錢,雖然先前表現得十分淡定,但是我卻自家人曉得自家事,不管如何,我都再也沒有另外九十萬的美金。

  兩天之后,就算是對方弄到了康桑坎的消息,我又拿什么來付賬呢?

  小白狐兒憤憤不平地說道:“那臭女人很明顯就是在趁人之危,一個消息。哪里用得著一百萬美金那么多?她這獅子大張口,明顯就是在訛詐我們,哥哥,你剛才干嘛答應啊。要是換了我,早就一大耳刮子扇過去了……”

  我瞧見兩人都一臉疑惑地望著我,不動聲色地朝著沒有人的小巷子走去,然后低聲說道:“對方的確是在訛詐我們,不過要想快速得到智飯和尚的消息。還真的得靠這幫家伙來幫忙,不然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們就算是本事通天,也絕對沒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那家伙的落腳之處,你說對不?”

  小白狐兒依舊不解地問道:“好,好,即便是要用她幫忙找人。但是一百萬美金,你價都沒有還,我們去哪里弄剩余的錢?”

  我笑著說道:“尾巴妞。說句實話,若這一百萬美金是你的,你動心不?”

  小白狐兒不知道我為什么這么問,不過卻還是點頭說道:“那肯定動心啦,有這么多錢,我想買什么就買什么,那豈不是爽翻了?”

  我瞧見她一說起這話兒來,頓時就眉飛色舞,不由得好笑,點頭說道:“既然你動心了,說明奪命妖姬也是動心得要命,有著這誘惑在,她哪里會不賣命地幫著打探消息?這就是我不還價的理由,至于錢的事情,倒也好辦……”

  向來憨厚的布魚,一想起那九十萬美金的巨額債務,整個人就不好了,不由得低聲說道:“老大,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到時候拿到消息,不給錢?”

  我被他的話兒給弄笑了,搖頭說道:“虧你想得出來,對方既然能夠找得到智飯的下落,自然也能夠聯絡到他本人,我們倘若是翻了臉,不結尾款,他們自然會通知智飯,而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不但抓不到智飯,而且還連這訂金都得虧了,你說說,這尾款怎么可以不交?”

  “可是,可是這一時半會的,我們去哪兒弄這么多錢呢?”

  小白狐兒焦急無比,而我則摸著下巴,瞧見這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街道,喃喃自語地說道:“你們說說,這個地方,除了銀行之外,哪兒還有大量的美金呢?”

  聽到了我的提問,兩人都開始思考起來,很快,對這兒最為熟悉的布魚對我說道:“有,那就是寄居曼谷的大毒梟們,這些家伙通常都會在家里備著大量的現金,其中以美元最多,因為他們要經常前往泰國邊境的金三角地區,去收購鴉片,以及防止被抓到時候,好帶著錢跑路,所以經常會備著這些錢,不過九十萬美金,數額還是比較巨大……”

  我笑了笑,摸著略微有些扎手的胡渣說道:“那就找些大毒梟下手,反正都是黑錢,我們拿了,倒也不會良心不安。”

  小白狐兒也反應過來,雙眼一亮道:“對呀,要是能有富余,那是最好!”

  得,敢情她還準備在這上面,大發一筆呢。

  我本來想板起來臉來訓一頓小白狐兒,結果一想,自己可不就是跟她一般的心態呢,那什么臉來訓斥別人,于是就乖乖地閉上了嘴巴,想著:“也對,這次咱真的是窮光蛋了,要是能夠有所富余,那肯定最好。”

  想法是好的,不過那些家里藏著巨額現金的毒梟們,到底在哪兒呢?

  這事兒倒也難道不了我,當下三人先是打的返回了穆青山家,什么也不管,美美地睡上了一覺,次日去在穆史薇的帶領下,在附近一家比較有特色的餐廳吃過飯后,我方才不動聲色地問起:“小薇,都說曼谷是有錢人的天堂,你說,這些有錢人里,難道個個都手里干凈?”

  穆史薇皺著鼻子說道:“怎么可能,都說曼谷是天使之城,不過這兒藏污納垢的地方多著呢,別的不說,金山角的毒販、緬甸的軍閥、南亞的土霸王,還有那些拿著教民奉獻錢財肆意揮霍的惡棍,不都在曼谷享受著?”

  布魚嘿嘿笑道:“小薇妹妹,那你可知道,這曼谷城中,最有名的毒梟,住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

  穆史薇下意識地結了一句,繼而臉色一變,卻是琢磨過了這里面大概的意思來,盯著彪悍光頭的布魚說道:“不對,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這小妮子對彪悍而又溫和的布魚,多少有一些情愫在,這是我這兩日的感受,布魚這樣的男子自然也是有很強吸引力的,這個我也曉得,不過倘若因為穆史薇過分的關心,使得計劃無法繼續,那就不值當了,我向布魚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趕緊搞定穆史薇,而我則起身,假意去上了一趟廁所。

  等我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溝通妥當,穆史薇雙目發紅,忍不住抓著布魚的胳膊說道:“余哥,那個素察可是個窮兇極惡的毒販,身邊隨時跟著二三十個保鏢,你可千萬不要胡來啊?”

  布魚笑嘻嘻地安慰她道:“我們只不過是問一問,抓毒販的事情,還得由泰國政府來,我們哪里會插手?”

  這小子不負責任地安慰著,心不在焉,而等回到了穆宅,我私下找到布魚,詢問情況,布魚正好找到一副地圖,指著安塞得附近的一塊區域說道:“在這個山莊里,有一家大型牛肉場,據穆史薇提供的消息,那里是曼谷最大的毒梟素察名下的產業,他若是在曼谷的話,一般都會在這里待著。”

  我摸著下巴說道:“穆史薇提供的這個消息,應該沒錯吧?”

  布魚點頭說道:“大體是沒錯的,據他的介紹,說這素察跟泰國警察的高層有關系,舍得花錢,行事也還算低調,所以雙方應該是達成了默契,容許素察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快活。”

  我笑了笑,說道:“這么說來,我們端了素察的保險柜,不但他會很生氣,曼谷警方也會發狂?”

  布魚回答:“自然!”

  兩人私下將風險談妥當之后,卻并沒有半點兒害怕,畢竟不是自己的國土,整個人都放松不已,我想起明天就是交錢的日子,于是對布魚說道:“今天晚上動手,速戰速決。”

  既然要打劫毒梟,必要的踩點還是必要的,下午的時候,我們三人就來到了那處地方,發現這兒比起安塞得的小打小鬧,簡直就是強太多了,到處都是燈紅酒綠,衣冠楚楚的人士在此川流不息,尋找著自己的樂子,周遭的建筑,也比不遠處的貧民窟,要現代許多。

  這是一個絕對的銷金庫,而在這繁華的背后,也必然隱藏著足夠的兇險,因為維持這種秩序的成本,定然十分昂貴。

  小白狐兒的身手最是敏捷,于是有她來查探,很快她便回來了,告訴我們,在那名麗佳歌舞廳的背后,有一處巨大的宅院,那個素察應該就住那兒,不過把手森嚴,保鏢幾乎人人帶槍,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她并沒有進去瞧一下。

  作為總局最精銳的特勤一組,對于這些小場面,自然是沒有太多的畏懼感,我們唯一擔心的,就是那地方沒錢,不過瞧見這么大的場子,想來應該不會白來一回,于是就安心了。

  我們三人在附近隨便找了點吃的,本來還想去那高檔餐廳,結果一摸囊中羞澀的荷包,就只有低下頭,在路邊小攤湊合著解決。

  不過還別說,那滿是咖喱味的泰國菜,偶爾吃起來,還算是不錯。

  等到夜幕降臨的時候,華燈初上,四處都是一陣繁華之色,那高挑的女郎,衣冠楚楚的紳士,還有各色人物,在跟前晃來晃去,進進出出,我們得到凌晨才動手,小白狐兒提議去看一下歌舞表演,我知道里面的表演必然會有不太和諧的成分,斷然否決,說我們手里已經沒錢了,消費不起,結果這時小白狐兒直接摸出一個錢包來,朝著我揚了揚。

  我頓時一陣發暈,這小妮子,什么時候還多了偷人錢包的本事?

  我沒有再拒絕,三人一同前往那素察名下的歌舞廳,一走入大廳,立刻一陣喧鬧傳來,我瞇著眼睛瞧去,只見舞臺中間,有一個幾近半裸的高挑美女在跳著鋼管舞,那舞姿熱辣,表情誘惑,當真看得讓人血脈賁張。

  不過,我怎么看著,那人的面孔,都有些熟悉……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九章 毒梟,舞姿”

  1. 回復 2015/05/03

    劉正楓

    尾巴妞學壞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