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章 潛入,舞娘

  我之所以熟悉,是因為在臺上跳鋼管舞的那個漂亮妹子,根本就是昨天與我們開口談生意的奪命妖姬,只不過讓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是。開口閉口一百萬美金的大生意,居然轉過身來,就穿得如此火辣,憑著胸脯的兩坨肉來掙這點散錢,實在是太扯了。

  在瞧見的第一眼,我頓時就一陣火氣,并非別的,而是我覺得那所謂的奪命妖姬既然拉得下這臉面來掙那皮肉錢,恐怕未必有真本事,而我那十萬美元的訂金,恐怕是要打水漂了。

  布魚和小白狐兒顯然也是認出了那奪命妖姬來,小白狐兒倒是沒有想太多,而是憤憤不平地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恨聲說道:“狐貍精!”

  她自己就是一頭九尾妖狐,卻罵別人狐貍精,當真不曉得她什么心態。而布魚則想得比較多一些,能夠豁出臉面來賣弄色相的,想必本事也是有限得很,于是不無憂慮地對我說道:“老大。你瞧見沒有,那奪命妖姬出來拋頭露面,實在有些詭異啊,難不成我們是被人騙了?”

  老實的布魚一想起那十萬美金,以及對應的人民幣。頓時就將拳頭捏得咯咯直響,而我則沉穩許多,手攀住他的肩膀,平靜地說道:“先別急,看看再說。”

  “可是……”

  布魚依舊憤怒不已,沖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老大,那可是十萬美金啊!”

  我的眼睛瞇了起來,微微笑著說道:“放心。沒有人能夠陰了我們的錢,不管是誰,怎么吃進去的。就得怎么給我吐出來!”

  這肯定的話語讓布魚稍微地安了一些心,而我則隨著勁爆的音樂,朝著前方擠了過去,瞇眼瞧見臺上的那女人不斷地扭動著自己如蛇的腰肢,沒一會兒,上身唯一的絲帛脫落,露出了飽滿挺拔的胸脯來,緊接著她又做了幾個極具誘惑性的挑逗姿勢,仿佛準備將那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給解下來,慰勞臺下的觀眾。

  而瞧到這里的時候,我忍不住“咦”了一聲。

  小白狐兒聽到我貌似抽了一口冷氣的動靜,不由得眉頭一皺,不陰不陽地說道:“你們這些臭男人,都是些下半身動物,那女人有什么好看的,惡心!”

  我卻突然笑出了聲來,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了最喧鬧的人群,來到了角落。

  跟著我過來的布魚和小白狐兒瞧見我心情大好,不由覺得奇怪,而我則指著舞臺中央已經脫去短裙,只剩下一條丁字褲的漂亮妹子說道:“雖然很像,不過我卻可以肯定,她并非奪命妖姬!”

  布魚撓了撓光溜溜的腦袋,沒有明白,問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笑著說道:“剛才我瞧見幾個細節,第一是那奪命妖姬的脖頸處有一個黑背蜘蛛的紋身,這女的沒有,第二是兩者雖然都一樣豐滿,不過從罩杯來看,這個女的卻比奪命妖姬要大一個型號,至于第三點,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個妹子,她真的就是一個妹子!”

  我提出的第三點雖然十分繞口,不過卻點出了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那就是臺上的這女孩兒是個真正的女人,而奪命妖姬,不過是披著女性外皮的人妖而已。

  所以盡管兩者長得幾乎神似,但終究還是不同的。

  布魚和小白狐兒關注問題,終究還是太注意表象,而沒有深入了解問題的本質,所以一時之間也瞧不出來,而經過我的提醒之后,幾次對比,終于瞧出了不同來,不過問題又來了,這臺上的鋼管舞女郎跟奪命妖姬如此相似,到底有沒有什么聯系呢?

  小白狐兒想到一個可能:“有沒有可能,這鋼管舞女郎,跟奪命妖姬,是雙胞胎兄妹?”

  布魚點頭說道:“對,也只有如此,才會這么像了。”

  小白狐兒苦著臉說道:“如果是這樣,那么這個大毒梟素察,就極有可能跟奪命妖姬有聯系,或者是她的老板咯?我們用素察自己的錢,來跟他買消息,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兩人都頭疼地看著我,不知道下面該怎么辦,而我則平靜地說道:“明天就是交錢的日子了,我們不可能再找第二頭大肥羊。”

  布魚訝然說道:“老大,你的意思是,照干不誤?”

  我點頭說道:“對,不管素察跟奪命妖姬有什么關系,我拿了錢給她,她就得給我信息,一百萬美金不是那么好掙的,她若是出什么花花腸子,我回頭教她什么叫做后悔。”

  我的意志堅定無比,而布魚和小白狐兒在我做了決定之后,就再也沒有多言。

  這牛肉場中,無外乎各種底限表演,看多了,反而覺得煩躁,那鋼管舞女郎跳完之后,便在眾人的歡呼聲中離去了,接下來又來了幾位真正的人妖,穿著羽毛華服,一陣輕柔得宛若天仙的舞姿,小白狐兒在飽了眼福之后,便不再吵鬧,于是我們在夜里十點多鐘的時候就離開了,在附近的一個餐廳吃過了夜宵,拖了一點兒時間,便差不多凌晨時分了。

  這個時候的夜場正是最熱鬧的時候,大量限制級的表演也陸續登場,歡場女跟尋歡客相互勾搭,三三兩兩地朝著附近的酒店走去,而巷子處也不斷出現喝多了的酒鬼和吸食毒品的癮君子,四處一陣鬧騰,而這個時候的我們,則來到了與牛肉場有著一墻之隔的宅院來。

  曼谷的富豪頗多,但是能夠弄得起這么一處宛如宮殿、莊園一般建筑的,卻稀少得很,那素察能夠頂著大毒梟的帽子,還這般張揚,倒也是個手眼通天的人物。

  人越有錢,越怕死,特別是像素察這種掌控著毒品和金錢的大毒梟,更是如此,因為這種人的敵人最多,有像我們這種一門心思求財、打秋風的過路客,也有與他競爭的同行,以前被他弄死過的復仇者,以及政府,這些人的存在,使得他們無比的惜命,對于安保也是格外的用心,我們靠近院墻附近,布魚側耳傾聽一會兒,然后告訴我們,說園子里有巡邏的人,狗、槍火,一個不落,而且還有暗哨。

  越是這樣嚴密的安保,越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的目標素察應該就在這里。

  這是一個好消息,也是一個壞消息,想要兵不血刃地進入其中,并且找到素察保險柜的金庫,將其搬空,這就變成了一件十分有難度的事情了,三人在一陣眼色交流之后,由身上最為敏捷的小白狐兒越過院墻,幫我們將道路給趟平。

  小白狐兒曾經跟這世間最頂級的高手有過交手,在這個小池塘里,雖說是防范森嚴,不過卻也沒有太多阻礙,很快就通過羽麒麟跟我們發信息,說搞定了。

  我和布魚相繼翻墻而入,進入了其中,瞧見小白狐兒在不遠處的草叢中跟我們招手。

  我們小心而快速地趕過去,瞧見草叢的陰影處,躺著一個渾身漆黑,仿佛融于夜色之中的家伙,而在他的旁邊,則擺著一把充滿殺氣的SVD狙擊步槍,我伸手摸了摸這槍管,發現并非擺設,而是一把身經百戰的火器,看得出來,這素察當真是個小心到了極點的家伙,在自家的宅院中,居然拿狙擊手當作暗哨。

  這黑衣人應該是個不錯的槍手,只可惜遇見了小白狐兒這個逆天的家伙,結果一句警示都沒有發出,就直接失去了作用。

  小白狐兒一出手,就代表著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指揮著小白狐兒將這黑衣人給藏起來,然后朝著布魚揮了揮手,讓他趕緊去摸一個舌頭來,盡快將素察所在的房間給找到,然后直接抓住那個家伙,逼問出藏錢的保險柜。

  這就是我們大致的計劃,簡單而粗暴,不過也很直接有效,布魚點了點頭,很快就遁入黑暗,朝著房間里撲去。

  我看見布魚離開,正想左右觀察一番,這時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我瞇眼瞧去,只見黑暗中走來三人,穿著清涼的裝扮,不過背上倒是都斜挎著半自動步槍,領頭的一個,手上還牽著一頭狼狗,顯然是巡邏隊。

  那狼狗一出現,似乎聞到了什么,鼻子不停地聳動,有意朝著這邊走來,那巡邏隊的第一人呵斥了兩聲,有些起疑,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暗自捏住法決,發動了魔威。

  這魔威的氣勢我也是有控制的,一點點,并不讓人發覺,而那條狼狗則嚇得直接癱軟在地,巡邏隊踢了好幾腳,方才朝著相反的方向,倉惶逃離。

  巡邏隊離開之后,沒多時,布魚那邊傳來消息,我們循著線索,從陰影處來到了一樓左側的一間房外,翻窗而入,瞧見布魚正死死地捂住一個黑影,沉聲威脅著什么,幾句之后,那人似乎點頭妥協了,他方才放開手來,而就在他放開手的那一剎那,我瞧見了布魚抓到的舌頭,居然就是剛才在舞臺之上表演艷舞的鋼管舞女郎。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章 潛入,舞娘”

  1. 回復 2015/05/03

    劉正楓

    他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