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一章 威脅,秒殺

  當瞧見這張精致妖艷的臉孔時,我當下也是一陣發愣,接著低下頭來,在布魚的身邊耳語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怎么將這小姑娘給拿下來了?”

  小白狐兒也是在旁邊嘿嘿地笑:“一定是他剛才瞧得一陣火起,結果瞧見人家小姑娘,就忍不住了,想著抓誰反正也是抓,不如尋這個女孩子來,別的不說,還能過一把手癮,對吧?”

  這推測實在是有些過分了,布魚這種老實人都一陣面紅耳赤地微怒道:“胡說,我抓她肯定是有道理的。”

  小白狐兒皺眉說道:“那你說說,抓她是什么意思?”

  布魚粗聲粗氣地說道:“我剛才在走廊里,聽他們說大老板對這個女的有意思,想讓她今天晚上陪著伺候——我心想這個地方,能夠被叫做大老板的,除了素察,不會有別人。于是就將她給拐到這里來了,威脅她,說如果不告訴我們素察的房間號碼,我就殺了她。她剛剛才同意。告訴我素察在三樓東首邊的第一間房……”

  聽到布魚的解釋,我點了點頭,這家伙不愧是特勤一組的老油條,待了那么久,已經由當初的純良少年。變成了現在的辦案能手,實在不錯。

  不過我們在這里說話的時候,我的余光處,卻瞧見那女人的眼睛一睜滴溜溜地轉動,心中一動,右手伸出,食指和拇指捏住了她的喉嚨,寒聲說道:“想不到。你居然能夠聽懂中文?”

  我的出手一點預兆都沒有,那女人下意識地一陣慌亂,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沒有……”

  那女子的城府倒也不深。被我一嚇,就下意識地說出了漢語來,不過這也跟我渾身宛如實質的殺氣有關,布魚聽見這話兒,臉色一變,虎著臉說道:“你剛才怎么告訴我聽不懂漢話?”

  那女子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地低下頭去,表現出無比嬌柔恐懼的模樣來,不過我卻是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物,當下也是一陣冷哼道:“我估計她告訴你的房間名,也是假的,如果我們現在過去,說不定直接就撞到了人家的槍口上了。”

  那女子被我的一句話給徹底震到了,抬起頭來,一雙眼睛里面滿是難以置信,而布魚的臉色一瞬間就紅了起來,手高高揚起,一副怒發沖冠的樣子。

  然而他終究還是沒有扇下來。

  盡管是妖物出身,但在通常的情況下,布魚是整個七劍之中性格最為溫和的人,脾氣平和得讓人覺得他就是個憨厚的老好人。

  這樣的布魚,是不會打女人的。

  不過布魚不出手,小白狐兒卻是葷素不忌,直接從我手上接過了那嫵媚漂亮的小妞兒來,拔出一把尖銳的短刀,那刀刃的劍鋒一下子就頂到了對方的眼珠子跟前,兩者僅僅只隔了一線距離,這般的舉動嚇得那女子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渾身瑟瑟發抖,然而小白狐兒卻用一種陰寒無比的口吻說道:“你若是再閉上眼睛,我就直接將它給戳瞎了,你信不信?”

  那女子的眼珠子在眼皮底下翻滾兩圈,終究還是艱難地睜開了眼睛來,然而瞧見那近在咫尺的刀尖,卻又下意識地想要閉下去。

  這般的糾結,讓那女子的精神一下子就有些崩潰了,帶著哭腔說道:“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

  這話兒,倒是用中文說的。

  我拍了拍生著悶氣的布魚,微笑著說道:“美女,你別害怕,我們不會拿你怎么樣的,不過就是素察欠了我們一點兒錢,又不肯還,所以哥幾個兒今天過來,就是收點帳,沒別的,也不想鬧出人命來,你就將素察待的房間告訴我們,就行了,好不好?”

  我說得無比溫和,然而那女子顫抖著身子,卻并不肯答應,反過來還勸我們:“你們是素察的仇家?我勸你們,最好放棄這想法,那素察很厲害的,就算你們能拿到錢,也走不出曼谷……”

  小白狐兒的手腕異常穩定,而口吻則一貫的冰冷:“這個用不著你擔心,我數三聲,你趕緊告訴我們房間,不然你這么美麗的眼睛,恐怕就沒了!”

  我唱紅臉,小白狐兒唱白臉,特別是小白狐兒那冰冷的表情,當真是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感覺,那女子終究還是陷入了絕望,想一想,感覺還是自己的性命重要一些,于是顫抖著嘴唇,結結巴巴地說道:“三樓東首的第一間房,是素察特意從迪拉貢寺里請來保護自己的黑巫僧,而在旁邊的第三間,才是他的臥室——不過我告訴你們,只要進入第三層,你們一定就會被發現,那個倫威禪師很厲害的……”

  我不確定她的話語里到底有幾分真假,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小白狐兒,而她則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認可了這個說法。

  小白狐兒對于人心的把握,有時候甚至比我更加透徹,得到了她的肯定,我便不再猶豫,指著布魚說道:“你跟著我,一起到三樓去辦事,尾巴妞,你在這里等待接應,并且處理一下她……”

  對于我的指令,兩人都沒有任何疑問,唯有那鋼管舞女郎一臉恐怖,不知道我所說的“處理”,到底是什么意思,正想張嘴,結果被小白狐兒捂住了嘴巴,一雙眼睛里頓時就充滿了絕望。

  我不再猶豫,推窗而出,朝著外面張望了一番,接著通過排水管道,輕松地朝著上面攀沿而去。

  快到三樓的時候,我將王木匠給喚了出來。

  作為陣法大拿,用王木匠來對付那個倫威和尚的布置,倒也是物盡其用,而王木匠在快速了解到此時的狀態之后,很快便投入到了解密的工作之中,大概掃量了一下周遭的境況之后,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對我說道:“這南邊的猴子哪里是用什么陣法,分明就是在三樓附近弄了十多個鬼靈娃娃,無論誰接近,他都能夠感知到……”

  鬼靈娃娃?

  我們在出發前的時候,就已經對這邊的情況有所了解,曉得這東南亞附近,比較流行一種叫做古曼童的養鬼術,最早是用佛法凈化過小孩骨灰,和一些佛教圣物制作成為孩童的樣子,經過僧人或法師加持,使墮胎或意外死去的孩子的鬼魂入住,交與善信供養,保佑家宅平安,后來被黑巫僧給改造,變成了一種極端殘酷的養鬼手法。

  這樣出來的鬼物,對于普通人來說,絕對是一種極大的邪物。

  我皺眉說道:“有沒有什么不驚動他的辦法?”

  王木匠聳肩說道:“不能,倘若只有三兩個,我引來,一下滅掉就是了,而這么多,難免會有疏漏……”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下狠手了?

  我點了點頭,吩咐王木匠和布魚于東西兩面進入,牽扯那倫威禪師的精力,而我則直接殺到跟前來,將他給解決掉。行動之前,我特意問了一下,弄出這么多古曼童的家伙,是不是手底下有著不少人命,王木匠點頭,說若是尋常的佛法超度,不可能有這般的警覺性,唯有對那生前的古曼童極盡虐待之能事,方才能將其能力最大化。

  我不再多言,雖說我們跟那倫威禪師無仇無怨,不過他既然愿意過來給一個毒梟當保護傘,那么被黑吃黑,也就不要抱怨無辜了。

  布魚和王木匠很快離去,而我則用羽麒麟溝通,在某一個時間節點,我猛然從窗戶中鉆入樓里,從二樓通道快步沖到了三樓東首第一間,手搭在門上,勁氣吞吐,猛然一扭,那門就開了,一個盤坐在蒲團之上的老和尚猛然睜開眼睛,朝著我看了過來。

  那老和尚長得削瘦而蒼老,一對眉毛居然快要垂落到嘴角來,雙目一蹬,如有實質一般,我頓時就感覺心頭多出了兩條毒蛇,咝咝地吐著信子。

  是個厲害人物!

  我心中計較著,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朝著那老和尚拍了過去,而對方也許是被布魚和王木匠那邊給牽制住了,當時愣了一下,結果等到我拍到跟前來的時候,方才下意識地舉手來迎。

  我瞧見對方的手掌之上,一片腥臭的漆黑,皮包骨頭,沒有什么肉,卻有一股濃重的死氣傳來。

  這是黑巫僧。

  所謂白巫僧,就是信奉上座部佛教,也就是小乘佛教,通過供奉、傳法、香火、參悟而獲得力量的僧人,而黑巫僧則是改良巫化的僧人,通過降頭、黑巫等術法而獲取力量的家伙,后者宛如中原的邪門魔道,并不公之于眾,不過卻極為強悍。

  對方是個強手,不過在一瞬間,我卻深淵三法一齊陡出,瞬間掌控局勢,避開他的一掌,接著一記掌心雷,轟在了他的心臟處。

  “十分厲害”的倫威禪師心脈俱斷,頹然倒地,而我則毫不停歇地關上門,朝著第三間房走去,卻瞧見那門一開,有一個臉色蠟黃的胖子,艱難地扭動著肚子,倉惶地朝著外面沖了出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一章 威脅,秒殺”

  1. 回復 2015/05/03

    劉正楓

    人家醬油黨至少還能說一句:在下倫威禪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