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三章 基金,白花

  聽到穆青山焦急的喊聲,我從床上跳了下來,將門給打開,平靜地說道:“怎么了?”

  我們這名泰國的聯絡人一邊仔細地打量我。一邊說道:“曼谷地下世界的教父,金三角的大毒梟素察昨天夜里,被人在自己名下的產業中謀殺,同時有大量財物丟失,此事已經傳開來了,素察明面上是泰國一家貿易公司的老板,算是上流社會的人物,所以曼谷警察局這邊已經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出兇手,現在已經在大搜全城了!”

  我一臉茫然地說道:“哦,然后呢,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穆青山瞧見我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表情,頓時就有些哭笑不得了,低聲說道:“我昨天聽小女說過一件事情,你們昨天曾經找他打聽過曼谷最大的毒梟在哪里,她告訴你們的。正好就是這位素察;而且幾位昨天晚上半夜才回來,也說曾經去過那夜總會的地方,這里面倘若沒有什么聯系,我真的就有些不信了。”

  我揉著鼻子。打了一個哈欠,有些頭疼地說道:“昨天沒睡好,頭疼。老穆,你到底想說什么,直接講唄。”

  穆青山一臉苦相地說道:“陳老大。我的意思是,素察這個家伙的勢力十分龐大,有的時候,他的話,比曼谷警察局長還要管用,現在他死了,想要繼承他位置的那些人,要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兇手。我得到的消息,十幾路人馬都已經在發動了,不知道會不會找到諸位的頭上來——我不說講別的。就是想說,拜托您做事的時候,能夠提前跟我通一下氣,行不?”

  我瞧見他一臉的無奈,不由得笑著說道:“我辦事,你放心,別多想——對了,我們今天中午就會得到消息,估計下午就要出發了,這里先多謝你這兩日的招待……”

  穆青山瞧見我十分淡然,當下也是放了點心,既然已經警告過了,就也不再多說其他。

  之所以不將我們這邊的事情全部跟穆青山以及他女兒穆史薇分享,倒真的不是在防范,其實也是為了他們著想,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

  穆家只不過是我們落腳的一個去處而已,既然事情弄清楚了,即便是今天還未有出發,我們也會搬到酒店去,跟他們分開。

  穆青山離開之后,我叫來了尹悅和布魚,盤點著昨日的一系列行動,看是否會有漏洞的地方。

  因為做好長期在敵營之中潛伏的準備,所以我們基本上一出門,都會做一些裝扮,昨天夜里去的幾個地方,三人都有做過化妝,除非是認真盯著,未必能夠瞧出太多的端倪來,至于那個被布魚抓來的舌頭,也就是跟奪命妖姬十分神似的鋼管舞女郎,則被小白狐兒用幻術洗去了記憶,按道理來講,也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要說絕對的安全,還是死人最可靠,但我們不過是求財,并非殺人狂魔,素察是大毒梟,殘害了無數癮君子、造成了許多家庭支離破碎,而且還在算計我們,死有余辜,但那女郎不過是出賣自己的肉體,最終還是沒有將她給滅口。

  這是小白狐兒的基本素養,而倘若她真的下了黑手,我反倒是要好好地教育一下她,免得她妖性發作,陷入心魔之中。

  我們追溯了一遍之后,心中稍安,下樓吃早餐,而穆青山吃過早餐之后,便去公司上班去了,穆史薇雖說要陪著我們,卻給布魚給勸走了,四下無人,我們將昨日的收獲盤點了一番,所謂財帛動人心,瞧見讓人眼花的的財富,無論是小白狐兒,還是布魚,都忍不住深吸幾口氣,一陣心潮澎湃。

  這錢自然是動人心魂,不過它是不義之財,我們倘若納為己用,只怕會招來禍端,對于這一點,我們三人都明白,而后我提出一個大概的想法,那就是想擱置一段時間,然后等回到國內之后,通過慈元閣,將其一點一點地變現出來,然后通過捐贈,又或者組建一個慈善基金,讓它花到需要的地方去,也算是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贖。

  對于我的提議,兩人自然沒有意見,不過瞧見這巨額的錢財就這樣脫手而起,難免有些心塞,我對于人性的了解透徹,瞧見他們略有些失望的表情,笑著說道:“你們也別急,雖說是弄來做慈善,但是任何基金會,都是有一定的運營成本的,劃出幾個百分比來給你們,其實應該也沒有什么問題。”

  這是一筆巨額財富,即便是幾個百分點,也足夠兩人衣食無憂,聽到我的話語,無論是布魚,還是小白狐兒,都笑瞇了眼睛。

  這兩位,雖說都是妖屬,但其實已經完全融入了人類的生活,我又不是酸儒,自然不會虧待自家弟兄。

  差不多談得妥當,我們便整理行李,然后與穆青山電話告別,離開了穆家,接著打車前往安塞得的“野門之光”酒吧。

  因為是中午,所以酒吧并不熱鬧,幾乎是半關門的狀態,酒保依舊是那個還珠粉絲的壯漢,不過他的胸口,卻多了一朵小白花。我徑直來到了吧臺前,拍了拍臺面,讓布魚跟他交涉,結果雙方說了幾句話,布魚一臉的不爽,回過頭來,對我說道:“這家伙說那主事人并不在這兒,可能需要我們等一到兩個小時。”

  我們之前的交易,是有約定好時間的,現在對方臨時爽約,實在是有些不厚道,不過那壯漢一副蠻橫的表情,顯然不是什么好溝通的角色,我也懶得多聊,讓他給弄瓶好酒,我們在角落先等一會兒。

  我們一落座,小白狐兒側耳左右一聽,對我點頭說道:“這里沒有竊聽設備。”

  我點了點頭,據穆青山的說法,這里是曼谷情報的集散地,各路情報販子都愿意來這里交流,保密措施,自然還是做得不錯的。沒有人偷聽,布魚就也沒有什么忌諱,趁著倒酒的時候,用手遮住嘴唇,低聲說道:“老大,我剛才瞧見那男的胸口面前戴著一朵小白花,問他什么事情,他沒有跟我講,不過我總感覺有些奇怪啊……”

  小白狐兒卻沒有布魚這般含蓄,直截了當地說道:“那素察,莫不就是奪命妖姬的老大吧?”

  這個可能,其實在我們昨夜瞧見那個長得像極了奪命妖姬的鋼管舞女郎之后,就一直有這個猜想,而從今天的這個變故來看,當真有些肯定了。

  我沒有多言,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著洋酒,等了差不多半個多鐘頭,此刻已是午后,酒吧的人便開始多了起來,打扮各異的酒客來到這兒,不過這次倒也沒有三三兩兩地做著,而是聚集在不遠處的吧臺上,似乎在討論著什么。

  我聽不懂泰語,只是喝酒不說話,而布魚則豎起了耳朵來,過了一會兒,他低聲對我說道:“老大,這些人都是大大小小的消息掮客,素察死后,他所在的組織發布了懸賞,任何能夠提供兇手消息的人,都能夠得到一百萬美元的賞金,而如果是能夠直接抓到兇手本人,那么這賞金的金額最高可以達到五百萬美金——這是個大活兒,整個曼谷的地下世界都瘋了,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準備大賺一筆呢。”

  我嘿然笑道:“哦,現在有什么線索么?”

  布魚說道:“有,那兇手有三到五人,都是十分厲害的高手,十分善于潛藏,對于槍械精通,而且有著恐怖的黑巫術,竟然能夠突破素察請來的倫威禪師之布置,并且在短時間內將其擊殺,整個曼谷里,有這般身手的人,應該不多,仔細盤查一下,也許會有發現……”

  聽到布魚的轉述,我的心中一陣驚訝,沒想到對方這么快就找到了應對的辦法,看來此地不宜久留,說不定就得落在這個陰溝里了。

  我不動聲色地點頭,而旁邊走來一個白人,對著我們笑道:“華人?怎么,你們也想分這一杯羹么?”

  對方說的是漢語,不過腔調有些奇怪。

  我們坐的這兒,離前邊并不遠,而我們說話也沒有防范任何人,所以有人過來套近乎,倒也正常,我聳了聳肩,搖頭說道:“我們是外地人,過來買消息的,這筆大買賣,恐怕是賺不上了。”

  那白人嘿嘿笑著點頭,旁邊的人也朝著我們發出友善的微笑,有的還趁機招攬生意,而就在這時,那個酒保走了過來,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們老大來了,請你們進去。”

  我起身,跟著走進了上一次的那個房間,瞧見奪命妖姬一臉憔悴地在里面等待,瞧見我們,站起來握手,對于自己的遲到表示抱歉。

  我瞧見她的胸口處,也有一朵小白花兒,假意關心了一下,奪命妖姬顯得十分平淡地說道:“我們老大被人干掉了,所以得去關心一下;不過不要緊,你們要的消息,我這里已經有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三章 基金,白花”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這是要數錢的節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