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五章 行程,跟蹤

  TRAT的中文譯名好像叫做達叻府,不過也不確定,因為是旅游城市,所以航班倒也頻繁。在云層之上,我們三人對奪命妖姬提供的資料仔細地研究了一番,發現此次行動,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般簡單。

  首先一點,那就是我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這是最大的不便,那奪命妖姬雖說給了我們一個聯系方式,說這里有人可以配合,提供幫助,不過我們剛剛把人家的老大給做到了,即便是自謂不會有任何把柄落下,也不可能傻乎乎地自投羅網,因為倘若無事還好,一旦有事,簡直就是將自己的性命。交由別人來掌控,這實在是不符合我的原則。

  其次,那閣骨島說小不小,說大其實也不算大。最主要的是上面有著巴干達巫教的勢力盤踞,即便我們并不畏懼那個叫做什么卜桑的家伙,但是倘若是被人給圍住了,我未必能夠帶著小白狐兒和布魚囫圇個兒的殺出重圍。

  人得有自知之明,特別是在這種異國他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謹慎,要不然,我們這就不是揚劍千里,而是自尋短見了。

  飛機上,我們三人默默地看著資料,而等到落地,到達了泰國的南部城市達叻時,已經是深夜時分。在機場里,我們稍微地商量了一下,決定就近找地方住下。布魚在機場附近攔了一輛非出租車,跟那個眼睛不停打轉的司機聊了一會兒,然后就來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我聽布魚跟我轉達,那司機說這兒是五星級的酒店,然而真正進去辦理入住手續之后,方才發現,基本上屬于國內兩三級的標準。

  不過既然來到了這兒,我們倒也沒有太多的要求,為了防止意外,布魚叫了一間套房,大家回到了房間,拿著地圖研究了一番,布魚告訴我,說明天一早,才能乘船到閣骨島。

  一路舟車勞頓,不過我們都是修行者,倒也沒有太多疲累,只是這泰國的氣候實在炎熱,空氣里面又透著一股潮濕,讓人覺得皮膚發癢,小白狐兒一進來,便鬧著要去洗澡,而我們在套間的客廳里稍事休息一會兒,便有電話響了起來。

  我們都有些奇怪,剛進來不久,誰會給我們電話?

  布魚接過來,跟電話那頭交流了一句,一臉古怪地掛了,我問怎么回事,布魚吭吭哧哧地說道:“是酒店方打過來的,問我們是不是需要客房服務。”

  我笑了,說客房服務而已,你臉紅什么?

  布魚跟我解釋道:“這個客房服務,跟你想象的并不一樣——馬殺雞,老大你曉得吧,達叻這邊是旅游城市,有大量的外國客人會到這邊來玩,所以酒店方只要瞧見有單身男性,就會提供這樣的色情按摩服務,是泰式按摩,電話那頭的人跟我說,如果有足夠的錢,可以跟按摩女郎共度春宵,一直到明天早上。”

  聽到布魚極為認真的解釋,我不由得笑了,說我是沒有需求,不過布魚你若是有想法,也可以叫一個啊?

  布魚直接黑著臉說道:“老大,我對人類的女性沒想法,若是有一頭母魚,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布魚的話兒讓我和剛剛洗完澡出來的小白狐兒皆為捧腹,知道他這也是在冷幽默,然而就在我們三人說笑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三人立刻收斂起了笑聲,氣氛一滯,我朝著布魚使了一下眼色,他點頭,表示了然,接著緩步走到了門口,先是側耳傾聽了一番,接著緩緩打開了房門,我從縫隙處,瞧見有三個打扮得十分靚麗而富有民族風情的女郎在門口,朝著布魚雙手合十,嘰里咕嚕,似乎在說些什么。

  我瞧見這架勢,就曉得這估計就是剛才電話里面介紹的客房服務,而布魚則跟她們解釋了一番,雙方在門口爭執一會兒,對方這才離去。

  關上門,布魚一臉無辜地說道:“老大,我剛才真的沒有叫,不知道她們怎么就過來了。”

  我沒有說話,而是朝著旁邊的小白狐兒點了點頭。

  小白狐兒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雙手揚起,伸出食指來,分別按在了自己太陽穴的各一側,閉目冥想了一會兒,方才對我搖頭說道:“哥哥,沒有人竊聽。”

  布魚抽了一口冷氣,對我說道:“老大,你覺得是有人注意到了我們?”

  我搖頭說道:“不一定,也許真的就是一個誤會,不過不要大意,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今天夜里睡覺,輪流值班站崗。”

  布魚聽到我的話,如臨大敵,并且表示由他先值班站崗,不過接下來的時間里,倒也沒有發生什么大事,一夜無語,等到了第二天,布魚點了客房早餐,一份焗蝦,一份黑乎乎的咖喱拌飯,聞著就有一股沖鼻的味道,另外還有一杯椰奶,我勉強吃完了蝦和椰奶,而只有布魚選擇對那一大份的咖喱拌飯下手,結果吃了幾口之后,便忍不住地吐了出來。

  這一下,大家都再沒有吃飯的胃口了。

  將早餐撤下,我們開始商討起了接下來的方案來,如果奪命妖姬提供的消息沒有錯,那么智飯和尚應該就在閣骨島東南部的一處別墅群里,那里屬于一家旅游開發公司的產業,同時也是巴干達巫教的分部所在——在東南亞,很多教派都是有產業的,有的甚至都已經滲透到了民眾的日常生活之中去,即便是寺廟這種地方,也會有大量的私產,供養這些不事勞作的僧人。

  在那里,會有超過上百位的巴干達巫教信徒,這些人的實力不一,最厲害的是那位叫做卜桑的家伙,他曾經是S-21集中營的獄警,早在紅色高棉時代,就已經跟隨了康克由,一直是那惡魔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紅色高棉覆滅之后,卜桑便來到了閣骨島,在此經營,算是康克由的左膀右臂,也是其在巴干達巫教最重要的助力。

  這個家伙原來的名氣并不比康克由差多少,不過后來隱姓埋名之后,反倒是少有人知曉而已。

  尋常人不知道,但是作為情報販子,那奪命妖姬卻不可能會不曉得,盡管卜桑近年來很少有出手了,但是在三年前的一場教派沖突之中,他曾經親自上陣,將東南亞另一個十分出名的教派薩庫朗高級成員給斬殺,而至今為止,他依舊活得好好,就能夠瞧得出他的手段來。

  當然,越是如此,智飯和尚的安全感就越高,警惕性也越低,他萬萬沒有想到,茅山里面,居然會有人這般窮追不舍,不遠萬里地追殺到這里來,這也使得我們得手的幾率,變得很大。

  一切都是處于變化之中的,我們在餐桌上商議的,大部分是關于得手之后,如何撤離的事情,因為憑著我的手段,只要對方沒有太多的防范之心,相信拿下智飯和尚,并不是太復雜的問題,關鍵的一點在于,將智飯給生擒了之后,如何逃出巴干達巫教經營超過二十年的閣骨島,甚至離開泰國,一路返回茅山去。

  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不但要面對著康克由手下、無數巴干達巫教信徒的追殺,而且還得避開泰國、吳哥等處政府的耳目,這個當真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

  在經過一場詳實的討論之后,計劃的雛形終于算是完成了,我們結束了這頓糟糕的早餐,然后離開酒店。

  盡管酒店能夠幫助聯絡車輛,前往去閣骨島的碼頭,不過我們并沒有打算透露自己的行程,于是三人離開酒店之后,在附近的街區轉了幾圈,領略了一番泰國南部城市的風情之后,由布魚出面,雇了一輛車子,前往碼頭。

  車子駛出人群聚集地,一路向東南行駛,行至半途,坐在副駕駛室的布魚突然開口說道:“老大,我們被人跟蹤了。”

  我瞄了一眼后視鏡,若無其事地說道:“知道,不要管,繼續走。”

  布魚表示明白,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旁邊的小白狐兒卻耐不住性子,對我說道:“哥哥,為什么不停下車來,將后面那伙人給料理了?”

  我搖頭說道:“不必,這一伙人,從我們離開酒店,就一直跟在我們的身后,自然是問題的,不過我們是要趕往碼頭,沒有時間跟他們多做糾纏,等快到地方的時候,再與他們計較。”

  車子繼續行走,一直等到離碼頭只有十里地的時候,我們都能夠聞到大海的氣息了,布魚方才叫司機停車,將我們給扔在路邊。

  那司機盡管十分奇怪,不過當布魚掏出了錢來的時候,卻也只是聳了聳肩,朝著我們說了一聲“GoodLuck”之后,開著車子原路折回了,而我們則離開路邊,緩步朝著側面走去,沒多久,后面跟著的那幫人也下了車,朝著我們這邊遠遠地摸了過來。

  確認了對方只有四個人的時候,我們特意在前方一處林子里等待了一下,一直得到對方靠近,我這才詫異地瞧見,后面跟著我們的,居然是先前在“野門之光”酒吧里,跟我們打招呼的那個白人。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五章 行程,跟蹤”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母魚好找,公狐貍精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