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六章 光明之會,故人之徒

  對方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沖著我們來的,所以盡管對于我們中途下車,朝著這邊的林子里過來的行為并不是很理解。不過卻也還是小心翼翼地摸了過來,生怕跟丟我們。

  我瞇著眼睛瞧,但見來人之中,領頭的那個,正是先前我們在“野門之光”酒吧等待奪命妖姬的時候,上前過來與我們搭訕的白人,當時的場面有些喧囂,而我們又沒有心思與人結交,故而并沒有問到他的名字,不過這小子先前接近我們,應該是有目的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千里迢迢地跟著我們,一直到了這泰國的南部城市達叻來。

  除了那個長得有些像尼古拉斯凱奇的白種男人,另外還有三人,一個戴著眼鏡的黃種人,兩個又黑又瘦的泰國人。

  這三人應該是那白人的手下。四人悄不作聲地摸了過來,從他們的行動上來看,我能夠瞧得出來,幾個人的身手。應該都是不錯的,特別是那兩個泰國人,屬于絕對的練家子。

  不過所謂“不錯”,也是相對的,那兩個泰國人應該算得上是十分厲害的泰拳高手。不過跟我們這種千里挑一的專業機關來比,又顯得格外孱弱,布魚和小白狐兒瞧向了我,而我則微微打了一個手勢,兩人便一個潛身,朝著林子邊緣跑去。

  我并沒有動,而是好整以暇地平靜等待著,瞧見這四人一路摸了過來。然后失去了我們的蹤影,都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時,從林中緩步走出。朝著對方招呼道:“嗨,這位先生,請問是在找我么?”

  瞧見我突然的出現,那白人臉上的肌肉很明顯地僵硬了一下,接著他用特有的古怪腔調回答道:“噢,天啊,真巧,這位中國先生,你也在這里啊?”

  我聳了聳肩膀,十分輕松地說道:“并不巧,幾位從酒店一路跟了過來,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幫助的?”

  被我無情地揭穿,那白人倒也顯得十分豁達,一臉笑容地說道:“很抱歉用這樣的方式再次見面,我想在談事情之前,先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做杰克,杰克柯斯米斯基,來自美國的猶他州,在泰國這個地方,已經待了整整十五年了。我是光明會駐泰國曼谷的情報負責人,聽說你給緹娜帶來了很大的一筆生意,不知道能不能照顧一下我呢?要知道,我們的實力,并不比緹娜差多少?”

  “緹娜?”

  我皺著眉頭,而這時杰克也適時地解釋了一下:“哦,對了,很多人都只會記住她的外號,奪命妖姬,對吧?當然,就我個人看來,那并不是一個好聽的名字,你覺得呢?”

  我皺眉頭,當然不是因為不知道奪命妖姬的名字叫做緹娜,而是對方一上來就報了一個我并不陌生的名字,來作為自保。

  光明會的英文名為Illuminati,又被翻譯為光照會,它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也就是啟蒙運動時期的一個巴伐利亞秘密組織,成立于1776年5月1日。這是一個極為神秘的組織,從罕有的文獻資料上來看,它通常被描繪成其成員試圖陰謀幕后控制全世界的一個機構,在西方國家里,這個名詞也通常被譯為“世界新秩序”,而它跟我們所熟知的那個兄弟會,也有著十分緊密的聯系。

  我唯一跟光明會有過的交集,就是在天山神池宮,當時的神池宮駙馬龍在田為了篡奪大權,曾經聯絡過一個名叫魯道夫哈布斯堡的外國人,那個家伙,就跟光明會有著密切的聯系。

  當然,這個杰克到底跟光明會是否真的有聯系,還是他不過是借著光明會的名頭來打秋風,我并不知曉。

  杰克瞧見我陷入了沉默之中,以為我是被光明會的名頭給震到了,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嘿然笑道:“怎么樣,你考慮好了么,若是有意向,可以跟我回去,我們好好商量……”

  我斷然否決道:“不用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轉身,裝作要走的樣子,然而那杰克瞧見我只有一個人,心中頓時就有些激動起來,一揮手,旁邊的三人居然從懷里掏出了手槍,朝著我指了過來,緊接著那杰克嘿然笑道:“這位先生,你這可就真的有些不懂禮貌了,要知道,我都已經跟你自我介紹了,作為回饋,你至少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對不對?”

  被三把手槍給指著,我無奈地舉起了雙手,一臉僵硬地說道:“我從不跟拿槍指著我腦袋的人談話。”

  杰克在三位高手的護翼下,朝著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過來,接著得意地說道:“張翊先生,對吧?事實上你即便是不告訴我,我也能夠將你給查得清清楚楚。”

  我聽到他叫我假護照上面的名字,不由得一聲冷笑,接著問道:“想必昨天過來做按摩服務的女人,也是你叫的吧?”

  杰克點頭說道:“當然,我想讓她們過來探探路,沒想到你們居然這么謹慎……”

  我不再與他兜圈子,而是直接說道:“說出你的目的吧。”

  杰克笑著說道:“素察死了,而能夠悄然無聲將他弄死的人,整個曼谷也不會有幾個,有名有數的人,我們都查過,應該不會有殺人動機,恰好我有個手下告訴我,來自清邁契迪龍寺的般智上師在玉佛大寺與人動手,結果最后雙方戰成了平手,那人是來自中國的高手——而你們又恰好出現在了這里,事情不會這么湊巧,所以我不得不懷疑一件事情,那殺害素察的人,就是閣下你,對吧?”

  我摸著鼻子說道:“毫無邏輯的推論,也就是說,你是為了賺素察的那五百萬,才過來找我的咯?”

  杰克搖頭說道:“不,不,區區五百萬美金,自然是吸引人的,不過還勞駕不了我親自赴險而來,我聽說素察在被殺的同時,他的保險庫也被人洗劫一空,熟知素察的人都知道,他并不相信什么銀行或者電子產品,那保險庫里面的東西,放著他大半的身家——我的意思是,如果閣下就是那位俠盜羅賓漢,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我瞇起了眼睛來,顯然對方知道的事情,要遠比我想象的多,而且沒想到我那天在佛寺里與那般智老和尚交手,卻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這事兒的確麻煩,不過我卻并沒有太多的沮喪,而是微笑著說道:“哦,你也說了,素察的保險庫里,有著無數的財寶,但是你卻能夠瞧見,我雙手空空,怎么可能會是兇手呢?”

  杰克搖著頭說道:“我的兄長曾經告訴過我,神奇的中國人,有著許多讓人難以想象的手段,所以任何的不可能,都不一定是真的。我先前還只是懷疑,而現在卻已經肯定了,你就是那一個人,張先生,告訴我你將東西藏在哪里了,我想如果你足夠合作的話,我也許不會傷害到你。”

  我嘆了一口氣道:“這么說,你真的就認準了我,便是那個兇手?”

  杰克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而我則嘿然笑了起來:“如果我真的是那個兇手,你覺得你能夠威脅到我么?”

  聽到我的這話兒,那杰克朝著他旁邊的三人指道:“看見我身邊的這位先生沒有,宮崎正仁,日本鏡心流神道高手,他師父可是有著日本北海道第一高手之稱的清河伊川閣下,全日本的流派里面,鏡心流能夠排入前五;還有這兩位,麥樂轟、雅桑克勒,他們是全泰國最厲害的拳王之一,就算是前面有一支軍隊,他們都能夠用自己的雙拳和膝蓋撕開一條裂縫來……”

  杰克的話語里面充滿了自豪,而即便是這般的陣容,他卻還是用上了手槍,顯然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我聽到他介紹那宮崎正仁的時候,嘴角止不住地歪了一下,打量那個戴著眼鏡的男子,發現那眼鏡片的下面,的確有著一對燃燒兇光的雙眼,果然跟清河伊川有著幾分神似。

  不過,當師父的都給我殺了,何況一個弟子?

  我不動聲色地舉起了手,平靜地說道:“杰克,你既然覺得我就是那個兇手,那就將我抓起來,押到奪命妖姬的手上便是了,不過至于你能不能得到他們的認可,拿到那一筆賞金,這個就得靠你那條三寸不爛之舌了。當然,我覺得你更多的可能,是妨害別人雇主的安全,而被泰國的同行排斥,這事兒,你可得想清楚了。”

  杰克瞧見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眼中晃過了一絲猶豫,不過還是揮手,讓宮崎正仁過來綁我。

  我十分輕松地舉著雙手,而那宮崎正仁則顯得有些緊張,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槍口一直不離開我的心臟位置,等到了近前來的時候,他一邊舉著槍,一邊掏出了一副手銬,想要將我給銬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宮崎先生,你可知道,你師父是怎么死的么?”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六章 光明之會,故人之徒”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這一脈全滅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