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潭邊故舊,白河苗族

  我和雜毛小道在附近隱秘的地方,各找了一棵斜葉榕的樹杈子,爬上去休息。

  這斜葉榕有十多米高,根莖處由許多手臂粗細的藤條組成,人騎坐在樹杈子上面,正好被茂密的綠葉給遮擋,而我們正好居于高處,即使地面發生任何異常情況,也能夠第一時間發現。因為有金蠶蠱在,我們也不用擔心這林子中最容易出現的毒蛇和巨蟒,或者別的蟲子,在我們睡覺的時候光臨。

  同樣的道理,它還可以給我們當哨兵,隨時提醒我們敵人的接近。

  于是,我把金蠶蠱叫了出來,讓它自由行動,只是需要給我們預警。

  這山林中的食物遠遠比城市里要多無數倍,肥蟲子自然高興得要命,拼命地點頭答應。我也放寬了心,抱著斜葉榕的枝干,跟對面十米遠的雜毛小道揮了揮手,然后沉沉睡去——我需要至少三個小時的充足睡眠,不然,即使勉力行走,也不能夠有良好的體力,處理隨時發生的危機情況。

  睡夢中的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隱約聽到有水花的聲音傳來時,腦子一激靈,便清醒過來。我睜開眼睛,透過樹枝的間隙看去,卻見到那個小潭邊,出現了好幾個人在。

  總共四個人,三個女人一個男人,女人全部都穿著我熟悉的藍黑色粗布右衽上衣、青素百褶裙系圍腰,頭上還纏著藍色的頭巾,而那個男人,則穿著藏青色的對褂和無直檔大褲腳桶褲。之所以說我熟悉,是因為她們的穿著,是很濃郁的苗族服飾,特別是女人們頭頂扎頭巾的方式,能夠讓我一眼看得出來。

  只不過,在我老家里,穿這樣民族服飾的人越來越少了,即使在鄉下的村寨里,也只有上了歲數的老人家,舍不得丟掉以前的衣服,才偶爾穿一穿,不然就是那些搞旅游的民俗風情村寨里,穿著銀飾盛裝的民族服飾,供人觀賞。

  然而我眼中的這四個人,卻是正正經經的生活常用服。

  這就奇怪了,在這緬甸山區的茂密林子里,怎么會出現這么幾個穿著苗家服飾的人呢?她們都是提著木質的背簍桶(一種盛水工具),用木勺一瓢一瓢地往背簍桶里面裝清潭中的水,幾個女人還嘰嘰喳喳的調笑著,那個男人有點沉默,在旁邊穩著背簍桶。他個子不高,腰間插著一把碎布纏繞的刀子,黑色的,看著似乎很沉重。

  她們,應該不是善藏法師那一伙人,而是這大山中的山民吧?

  我們貿然跑進這連綿不絕的山中來,一點情況都不了解,是不是要上去跟她們接觸,然后探聽一番呢?這樣子,多少也了解一些狀況,白天好走出這大山,不至于迷了路。不過,她們若是不可靠,轉身把我和雜毛小道賣給了善藏法師那一伙人,那就有些不妥了。

  我抬起頭,看向了十米外的另一棵斜葉榕去,只見雜毛小道也在看著我。

  他似乎明白我的顧慮,看著我詢問的目光,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把槍掛在枝椏上,從樹上滑了下來,小心地往清潭處走去。我和雜毛小道并沒有隱藏身形,一出現,立刻引起了那四個人的警覺,她們本來是蹲在潭邊舀水的,現在全部都站了起來,那個男人還把手放到了腰間,一臉不安地看著我們。

  我長期在苗疆成長,雖然平時不講苗話,但是總是我母親和外婆這些長輩說話,多少也還是知道一些日常用語的。雖然苗族打招呼一般也說“吃了沒”,但是并不適合此情此景,我只有硬著頭皮走上去,跟這三男一女打招呼,說道:“蒙霧……”

  “蒙霧”在苗話里面是“你好”的意思,如果她們是苗族的話,一定會聽得懂的。

  果然,我這一句話出口,她們幾個人的臉色都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一些,身體也舒展下來。那個男人往前一步,然后說了長長的一段話。我并不懂太多的苗話,也說不出復雜的來,他的話語中,我也只能勉強地聽出幾個詞語“你們”、“來這里”、“中國”……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不下去了,只有用晉平的方言說明——我不會講太多的苗話,但是我是正宗的苗族人。男人有些詫異地看著我,好一會兒,他才用有些生硬的云南話問我:“你們是中國人?跑到這里來干哪樣?”

  我是誰?作為一個曾經的保險銷售,借口這東西自然張口即來。我便說是,我們是中國人,來這里是對緬甸的雨林植物進行調查研究,準備分門別類整理好,然后用來出書寫論文。只可惜我們在昨天的時候,碰到了一條大蟒蛇。

  結果我們就跟向導失散了,在叢林里面迷了路,找不到回去的道路了。

  男人點點頭,說哦,原來是這樣。他轉過頭去,把我的這一番說辭用苗話講給三個女人聽。她們聽到了,表情都放松下來了,笑,然后跟這男人說了幾句話,男人不住地點頭,然后告訴我們,說她們說請我們到寨子里面去做客呢。我和雜毛小道都露出了高興的笑容,說好呢,我們在叢林里面轉了一個夜晚,困死了,正求之不得呢。

  三個女人把四個背簍桶的水裝滿,然后相互幫忙,放在背上站起來。男人謝絕了我們的幫助,也背上了這個大大的木桶,然后一邊跟我們說著話,一邊往西北的方向走去。

  通過交談,我們知道這個男人的漢名叫做熊明(即苗族十二大姓中的“仡雄吾”),他們幾個是附近寨黎村子的人。寨黎村是一個苗寨子,他們的祖先最早是云南白河苗族的分支,在明朝中葉的時候,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這里便不普及了,知道的人便知道),從國內遷徙到此,并且一直就繁衍生息下來。

  寨子的人世代過著自給自足的閉塞生活,在山林中開墾著土地,種玉米、稻谷、香蕉和土豆為食,很少有人走出山外去,再加上這些年附近都在打仗,他們更是少與外界交流——當然,也不是說沒有交流,至少熊明便到過大其力,也知道現在的大概局勢。

  不過,這些都與他們這個與世無爭的寨子,沒有任何關系。

  他們生長于斯,繁衍于斯,死后,與這山林融為一體,世世代代,連綿不絕。

  熊明的云南話說得并不利索,而我的晉平話跟云南話又有一些差距,不過這并不影響我們的交流。他是一個健談的人,剛才的沉默只不過是暫時的休息而已。從那小潭到寨黎村有差不多四里路的距離,我們一直在熱切地聊著天,我從中也探聽到不少的消息。

  比如西南方向有個叫做錯木克的村子,是有名的長頸族,他們村子的和尚很厲害……

  比如往北有一個黑央族的聚集區,唱歌不比侗族大歌差……

  比如黑央族旁邊有一個叫做王倫汗的大毒販子,有好大一片種植鴉片膏子(罌粟)的林園,他跟幾個地方的人關系都很好,而且手頭還有部隊,經常來他們寨子拉人……

  來到了寨黎,我看到了熟悉的吊腳樓,這是一個還算是大的寨子,在向陽的斜坡上錯落分布著上百家的房子,外觀陳舊,有吊腳樓,也有緬甸常見的茅草屋,看樣子并不是很富裕,有著讓人心中沉悶的貧窮。不過倒是能夠看見鼓樓和打谷場,這些倒是和國內一樣。

  有梯田從山下一直蔓延到山上,水亮亮,在這陽光下,格外漂亮。

  一道蜿蜒的小溪水從寨子的西北處流過。

  我指著那溪水,問熊明:“既然那里有水,為什么你們還要跑到幾里地遠的那個水潭里去背水呢?”熊明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的白牙:“你們是不知道吧,那個潭子,本地人喊它叫做福龍潭,有人說在里面看到龍咧,喝了那里的水,精神百倍,長命百歲呢——這寨子里有三個百歲老人,都是托了那福龍潭的福分呢……”

  我們往前面走,正準備進寨子,雜毛小道拉住了我,我不解,看著他。雜毛小道跟熊明嘿嘿地笑,說老鄉,我們這次來,跟錯木克村子的那個和尚有點誤會,他還喊了一伙拿槍的人來找我們麻煩呢,你們要是跟他們有來往的話,我們就不進寨子了……

  熊明愣了一下,眼睛瞇了起來。

  他沉默了好久,然后問我們到底是不是到林子里來科學考察的?我點頭說是。他又問我真的是苗族的?我點頭說是,他叫我張開嘴,讓他看看我的牙齒,我依著照做。熊明看了一陣子,然后笑了,說既然是我們苗家人,到家了,不進門喝一碗油茶,怎么能放你們走呢?莫說是碰到錯木克的老和尚,就是王倫汗,他也不敢到寨黎里面來撒野的。

  熊明拉著我的衣袖往里走,說走嘛,里面還有兩個也是從外面來的人,說不定你們還認識呢,進屋里頭去,喝碗油茶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