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七章 逆轉,暗算

  那宮崎正仁本來就十分警戒,即便是在給我上手銬,槍口也依舊指著我的胸口處,然而當我說起他最為尊敬的師父清河伊川之時。整個人的情緒頓時就忍不住停頓了一下,堅若磐石的手掌也下意識地一陣抖。

  他師父是誰?

  清河伊川,神道教鏡心流的執掌者,全日本最頂尖的鎮國級高手之一,北海道第一高手,這樣的頭銜安放在一個人的頭上,著實是有些璀璨,然而他卻在中國東北那塊神奇的土地上,隕落了,被一個誰也說不出姓名的家伙給一刀斬死,而且還是日本人所認為最為屈辱的斷頭而死,這對于信奉神道教的日本人來說,那是一件絕對不能諒解的事情。

  因為頭顱斷了,靈魂就找不到家了,只能漂泊在異國他鄉,飽受煎熬之苦。

  這件事情。是宮崎正仁心中永遠的痛,他從來沒有跟人提及過,就是想要將這杯苦酒醞釀,一直到自己頓悟。入了化境之后,再入中華,為自家的師父報仇,卻沒想到此時此刻,居然有一個中國來的家伙。對他說起這話來。

  那宮崎正仁的中國話并不利索,在全身一僵的那一瞬間,只能勉強地拼出了幾個單詞來:“怎么,跟你,有關系?”

  我平靜地說道:“對呀,我親手將那個裝逼犯的腦袋給斬落下來的,那血飛得啊,真爽!”

  “啊!”

  宮崎正仁聽到這種話語。頓時就止不住心中的憤怒,曾經無數次午夜夢回之時所感受到的那種震撼和驚悸頓時就襲上心頭來,于是他在一秒鐘之內。打光了自己手槍里所有的子彈。

  然而七發子彈,沒有一顆命中敵人。

  就在宮崎正仁扣動扳機的那一瞬間,面前這個高舉雙手,仿佛完全無害的絡腮胡男人身子突然扭曲,竟然化作了一陣幻影,那子彈都穿透了他的身子,落到了后面的樹干之上去,將樹皮砸得皮開肉綻,而就在那一瞬間,宮崎正仁感受到脖子處突然一陣發涼,多年的訓練讓他對于死亡有著一種天然的親近感,下意識地朝著地上一滾,避開了這一絲涼意。

  唰!

  宮崎正仁這幾乎是下意識的舉動,挽救了他的性命,一道快落疾風的掌刀貼著他的頭皮劃過,掌邊的硬繭在那一刻宛如刀鋒般尖銳,勁氣灌注,卻是將他的幾縷頭發,給輕飄飄地劃落了下來。

  宮崎正仁在地上一陣翻騰,緊接著將手上的槍朝著我的這邊砸來,而意外失手的我則來了一個借力打力,將這沒有子彈的手槍,輕輕一撥,朝著遠處正在費心瞄準我的三人挑了過去。

  撥動之后,我沒有再次停留,而是與宮崎正仁糾纏在了一起,然后控制著兩人的方向,朝著林子深處移動。

  戰場之上的流彈最是可怕,盡管我對子彈已經沒有太多的畏懼,不過被人指著射擊,并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能夠避免,盡可能還是避免的好。

  杰克旁邊的那兩個泰國人當真也是厲害,對方顯然并非是擂臺上成長起來的泰拳高手,手底下不知道有過多少人的性命,故而即便是我與宮崎正仁保持著難分難解的距離,他們也是毫不猶豫地舉槍射擊,試圖從空隙里將我給擊倒一般。

  時刻需要分心防范流彈的襲擊,這使得我并不能全心投入到與宮崎正仁的交手之中來,而這個被稱為清河伊川得意弟子的家伙顯然也是有著足夠的本事,所以一時半會,兩人竟然達成平手,而且對方一副豁出了性命的架勢,在氣勢上,居然還能壓我一籌。

  不過這樣的情況在小白狐兒和布魚介入了戰斗,就立刻陡轉。

  原本潛入林子邊緣,準備將這四人包抄的布魚和小白狐兒瞧見這邊居然打了起來,便再也不顧潛匿的必要,在對方的子彈打盡,準備更換彈夾的時候,陡然出現,迎向了那兩個在遠處打冷槍的泰拳高手。

  我并沒有關注那邊的戰斗,而是當聽到槍聲驟停的一瞬間,整個人就變得輕松無比,一邊后退,一邊朝著那宮崎正仁笑道:“哎喲,不錯哦,你有你師父的幾分影子了,可比坂本龍二和松崎浪一郎厲害許多……”

  正在揮舞著一把小太刀劈砍的宮崎正仁聽到這兩個人名,眼睛瞬間就紅了,咬著牙齒確認道:“你果然,就是那個兇手?”

  我幾次空手奪白刃失敗了之后,方才明白對方在劍道之上的造詣,其實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凡的水準,要不然那杰克也不可能將其依為臂膀,想到這里,我決定給對方一個必要的尊重,于是后退幾步之后,從懷中緩緩地抽出了那把變化得已然天翻地覆的飲血寒光劍來,將劍身前指,平靜地說道:“宰了清河那老裝逼犯,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之所以跟你提起,不過是覺得你跟你師父有緣而已。”

  宮崎正仁的眼睛里散發著兇狠殺戮的光芒,這種眼神我熟悉無比,一定是手底下有著無數條人命的人,方才能夠生出來的殺氣,接著他嘴唇微微一抖,吐出兩個字:“有緣?”

  我認真地點頭:“對,有緣!能夠同時死在我的劍下,當真是一場緣分,也不枉你們今生做了師徒——來,送你上路,見你師父!”

  對方想要我性命,我卻也沒有太多話語好講,這小日本為師報仇,剛才兇狠無比,一副想要跟我同歸于盡的架勢,方才能夠壓我一頭,而對于這事兒,我心中自然有火,此刻飲血寒光劍在手,哪里還輪得到他來囂張,當下劍光一揚,一股凝如實質的龍威直接碾壓在對方的心頭,接著長劍一轉,化作萬般流光,與宮崎正仁的小太刀不斷碰撞。

  我實力超出對方一大截,不過卻并未有以力壓人,每一次都正好壓住一點點,有意識地控制著節奏,等將對方的銳氣給消磨殆盡了之后,我終于在一瞬間,將大腦放空,代入到了當初斬殺清河伊川之時的情感里面去。

  人生真諦,一劍斬出!

  唰!

  配合著無上劍意,再加上脫胎換骨的飲血寒光劍,這一劍毫無阻礙地斬斷了對方手上的名器小太刀,接著將那宮崎正仁的頭顱斬了下來。

  這一劍是如此的快速,以至于一劍劃過之后,頭顱既沒有飛揚,鮮血也沒有噴灑,宮崎正仁依舊還是宮崎正仁,不過卻只是跪倒在地,一雙充滿戾氣的雙眼之中不斷充血,漸漸地染上了死氣,接著噗通一下倒地,那腦袋終究還是滾落了下來,不過卻沒有鮮血流出。

  所有鮮血,都在飲血寒光劍劃過的一瞬間,被吸入了劍身之中去。

  我將宮崎正仁擊敗,回轉過身來,布魚和小白狐兒早已將泰拳高手麥樂轟、雅桑克勒給料理倒地,泰拳講究的是兇狠毒辣,不死不休,故而兩位也終于符合了拳術的奧義,再難起身,唯有剛才那得意洋洋的杰克,一臉死灰地往后推開,嘴里喃喃說道:“天啊,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他們可是全泰國最好的高手之一……”

  我走到杰克的跟前來,手一揮,掌控炁場,接著一抓,立刻傳來了音爆的聲音。

  杰克倏然變色,而小白狐兒則一把搶到了他的左側,從他的懷里掏出了一個手機一般的電子儀器,又從他的耳朵里又掏出了一個小紐扣來。

  我指著這兩樣報廢了的東西,微笑著說道:“嗨,杰克,你還準備叫人過來救你,對吧?”

  杰克臉上一陣沮喪,不過卻顯得十分光棍,聳著肩膀說道:“好吧,好吧,你贏了,我輸了,事實就是這般簡單,告訴我,你要怎么處置我?”

  我摸著滿是絡腮胡的下巴不說話,而杰克瞧見我的眼神變得有些陰冷,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寒戰,沖著我說道:“喂、喂、喂,在你下決定之前,先好好考慮一下,我可是光明會駐曼谷的情報聯絡官,殺了我,會很麻煩的……對了,我這里有情報,可以跟你交換!”

  他從上衣兜里掏出了一根鋼筆模樣的東西來,對準了我,仿佛要遞過來。

  瞧見這玩意,我的臉色倏然就變得一陣冰冷,身子一晃,人便出現在了他的跟前,一把捏住了那只鋼筆,淡然說道:“杰克,哦,應該是柯斯米斯基先生,你知道我是從中國來的,卻不知道我來自哪個組織——在我們那兒,鋼筆槍這種東西,實在是太普遍了,真的沒有必要拿出來,把我們當做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兒一般哄騙。”

  這般說罷,我將那鋼筆強行扭轉,對準了這個帥得一塌糊涂的老帥哥那太陽穴,輕輕扣動了機關。

  咔嚓!

  杰克在此之前,對偷襲還充滿了期待,然而被我識破之后,立刻充滿了絕望,口中大聲求救著,后來開始說上了英語,然而所有的話語在最后的一聲響動之后,全部終止。

  這個自稱為光明會駐曼谷的情報聯絡官轟然跪倒在地,臉上的表情一陣扭曲之后,隨后居然頭顱消融,化作了一灘血泥。

  好厲害的鋼筆槍。

  高科技啊!

評論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