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八章 警兆,埋伏

  杰克的臨死一搏將他自己給徹底地送入了深淵,我也沒有再過多的盤問,直接將他想要對我做的事情,加諸于他自己的身上。

  想要被人死。就得做好死亡的準備。

  中了鋼筆槍的杰克在幾秒鐘之后,化作了一灘爛泥,那血肉冒著滾滾的濃煙,讓人聞之欲嘔,我瞧見那不斷翻滾著氣泡的血肉,想著倘若剛才杰克能夠得手,只怕我的下場,應該也不會比這灘血肉好多少,如此一想,我整個人都不由一陣冷汗,曉得的世間奇人異士多矣,手段紛呈而出,未必有點手段,就不會死去,很多時候,英雄往往都是死在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手中。靠的完全就是兩個字——意外。

  意想不到,又沒有謹慎的態度,自然難以存活,念及此處。我不由得越發的謹慎起來。

  這時布魚和小白狐兒都靠了過來,瞧見地上這灘翻滾的血泊,臉色都不好看,我問布魚道:“那兩個人怎么樣了?”

  布魚搖頭說道:“真正的泰拳高手,出手從來暴戾。不死不休,剛才實在是沒有辦法留手,要不然死的就是我們了,所以兩個都沒有活下來……”

  我沒有多說什么,讓人搜了一下那三人,發現關鍵的東西都在杰克的身上,而他的死去,使得一切的線索都變成了泡影。不過我也不在乎,將人將那三人都給拖到這灘血泊之中來,那血肉具有超強的腐蝕性。尸體往上面一扔,便如同熱鍋之上的牛油,沒一會兒,便消失得沒有蹤影,只剩下一灘讓人看著頭皮發麻的血肉和難以溶解的金屬物在上面。

  這玩意,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質做成的,殺人滅口,倒真的是一把利器。

  待四具尸體化作烏有之后,我們弄了一點兒浮土來,將這一片血泊給稍微掩蓋,便沿著原路折回,來到了路邊,瞧見杰克等人一路開來的越野車正停在了路邊,我讓小白狐兒檢查了一下,將上面的通訊系統和定位系統都給破壞掉,接著將這車給開著,一路來到了碼頭。

  我們并沒有直接前往碼頭,而是將這車往附近的一處停車場給一扔,接著步行前往碼頭。

  因為泰國近年來大力發展旅游業的關系,前往閣骨島的輪船還算是不錯,我們稍微裝扮了一番,接著在下倉位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落座,輪船啟航,沖著閣骨島前進,這一天的氣候不錯,天也藍海也藍,外面風聲平和,有海鷗在遠處不停地回旋,小白狐兒瞧見如此美景,不由得一陣瞇眼,舒服極了,連日來那黏黏的空氣都變得清爽幾分。

  我在座位上閉目養神,閑來無事,便將當年下山之時,師父傳給我的神池大六壬拿出來,套入近日來的諸多條件,開始推算起來。

  這六壬是東方最古老的占星學,是用式盤占卜吉兇的一種術數,六壬與遁甲、太乙,合稱三式。而大六壬,則是建立在星相學基礎之上,構建的另外一套體系,是古人通過觀測星辰的變化,記錄出來的一種邏輯。

  我們知道,宇宙空間的能量場,它無時無刻不在向地球產生各種輻射,這些輻射積極或消極,有利或有害,都影響并推動人、事、萬物發生改變,或在人與人、人與事,人與萬物之間的有效范圍內產生信息的相互交流,大六壬就是把這種特殊能量場影響下的人、事、萬物進行定位,依據日、月、星、辰的變化,對宇宙能量場的影響規律形成的一套完整解讀宇宙信息密碼的智能、高效、準確的預測方式。

  此法精妙無比,變化萬千,非有慧心者,是很難精通其中奧妙的,而即便是如我師父那般已入化境的高人,也僅僅能夠把握其中一縷線索。

  而即便如此,能夠預算未來,以及警兆等事兒,就已經算是十分逆天了。

  我這些年來,心思大多沉浸在修行之上,對于這一套推論邏輯的東西,其實專研得并不算多,所謂術業有專攻,不外如是,然而我師父在閉死關之前曾經囑咐過我,沒事的時候多研習一些,會對自己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畢竟修為和境界是兩條腿,不能出現短板,否則就很難逾越那一道艱難的險峰,瞧見彼岸的風景。

  我閑著無事,緩慢推算著,本來也沒有指望它有多少作用,畢竟之前的無數嘗試,都失敗了,也不在乎多一次。

  然而不知道是為什么,這一次我的感覺卻格外的強烈,我一旦開始進入計算的狀態,整個人大腦層面的活躍度,在一瞬間就達到了峰值,無數的可能性在我的意識中進行排序推演,接著一股莫名其妙的刺痛,就在我的心頭出現。

  當這刺痛出現的那一刻,我終于想明白了原因。

  唯有對于死亡的恐懼,方才能夠導致這種異常的情況發生,而這般說來,我們倘若是按部就班地乘著輪船前往閣骨島,只怕我們即將面對的,就真的是我推算出來的死路一條。

  想到這兒,我再也坐不住了,睜開了眼睛,對著旁邊的布魚說道:“我們現在,在哪兒了?”

  布魚上船的時候已經詳細問過了輪船的具體情況,心中估算了一會兒,很快就給出了答案:“應該還有七八海里,就能夠到閣骨島那邊的碼頭了。”

  我不動聲色地站起身來,低聲說道:“你們擱半分鐘,也離開這里,跟著我到艙外無人的地方。”

  布魚和小白狐兒不解其意,不過出于對我盲目的信任,很快就在我出艙之后,也來到了外面來,我左右一瞧,發現旁邊都沒有什么人注意,便對兩人說道:“我們不能這樣直接前往碼頭,那兒可能會有埋伏,所以我們得立刻下船,游到閣骨島去——布魚,你曉得方向吧?”

  布魚本就是水中妖獸,對于潛游這事兒,一點兒心里負擔都沒有,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反倒是小白狐兒有些不愿意。

  這女孩兒盡管水性不錯,但是出于天性,對這事兒都有些排斥,不過她終究還是拗不過我,三人沿著船舷,悄不作聲地翻身下了水,布魚一入水中,雖然并未有現出原型,不過一雙臂膀卻無比有力地抓住了我和小白狐兒,雙腿搖擺,推著我們,跟上前方的輪船,朝著閣骨島的方向,不急不緩地游去。

  布魚的水性極佳,而我卻也并不弱,一行三人,在水中潛游著,遠處的輪船受限于設備的關系,并沒有發現有人已經離開。

  游了不多時,遠處便能夠瞧見閣骨島的輪廓,緊接著漸漸靠近了,那輪船入港,而我們則在遠處緩慢靠近陸地,在布魚的幫助下,他將我們送上了岸邊,然后又自告奮勇地前往碼頭方向打探消息。

  小白狐兒上岸之后,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緊接著猛然一抖身子,將身上的水珠全部甩落,勁氣一發,連衣服的潮氣都蒸發干凈,而我則在巖礁附近仔細觀望了一番,發現附近沒有人,方才安心一點,找了一處巖石的角落盤腿靜坐,恢復潛泳時消耗的氣息。

  大概過了一刻多鐘,不遠處的水面一陣涌動,露出了一個光溜溜的腦袋來。

  布魚來到岸邊,小白狐兒招呼他過來,等到了跟前的時候,焦急地問他道:“怎么樣,那邊到底什么情況?”

  布魚臉色有些不好,對我們說道:“輪船一靠碼頭,立刻有十多個穿著藏青色長袍的光頭擠入其中,手中似乎拿著照片,在比對乘客,接著那些人又找到輪船的工作人員盤問,沒多久,人大概搜完了,就把游客給放走了,但是還是有人在輪船里面搜查,瞧著架勢,應該是沖著我們來的。”

  穿著藏青色長袍的光頭?

  這些人,應該就是巴干達巫教的信徒吧?我點了點頭,然后又問道:“這些人的實力如何,能不能看出來?”

  布魚搖頭說道:“若是論平均實力,其實還不如剛才那個白種人的手下,不過我總感覺這些人的身上,有一股很危險的氣息,而且在碼頭那邊,似乎還有埋伏。老大,幸虧你突然提出離開,要是等到我們抵達了碼頭,恐怕少不了一番惡斗。”

  我點了點頭,這大六壬當真應該找時間好好精通一番,別的不說,至少能夠提示危險。

  三人在慶幸的同時,心中多少又有些起疑,我們此番前來閣骨島,找尋智飯和尚,按理說應該是極為隱秘的事情,怎么對方好像是布下圈套,張網以待的架勢呢,難不成那個奪命妖姬已經出賣了我們,將我們的行程透露給巴干達巫教的人了?

  又或者這事兒,跟杰克有關系?

  我們一頭亂麻,不過卻也不敢在岸邊久留,朝著島內緩步進入,走了沒十分鐘,感覺快要進入人群的聚集地時,突然又瞧見有穿著藏青色長袍的巴干達巫教信徒在附近,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獵人與獵物,相差不過一線之間。
不過,真的是被人出賣了么?還是另有原因?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八章 警兆,埋伏”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為什么前一章評論關閉?因為鋼筆槍么?

  2. 回復 2016/07/17

    追書者

    楊智修透露的消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