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十九章 目標,出現

  作為泰國東部城市達叻的第二大島,閣骨島的占地面積還算是比較寬闊,我們是從東面海岸靠近的,離我們這兒最近的人群聚集地。是一個相當有當地特色的星級賓館,它擁有現代化的大樓,以及許多精致的木制建筑,我們隱藏在附近的林子里,瞧見那些穿著藏青色長袍的巴干達巫教信徒在跟酒店方交涉,似乎比劃著什么,不由得眉頭一陣皺起。

  盡管不知道他們到底在交流著些什么,不過我們卻能夠隱隱感受到其中的殺機,而如果對方采用這般的方式,將整個島嶼上大部分的酒店和機構都通知到的話,只怕我們在白天,還真的難有下手的機會。

  如此一來,我們白天前往島西北方向的別墅區踩點的計劃,估計就要落空了。

  而這個并不是我所擔心的,此時此刻,我最為著急的一點。是那智飯和尚倘若太過于膽小,宛如驚弓之鳥一般地倉惶逃離的話,我那一百萬美元買來的消息就沒用了,而且這偌大南洋。他隨便往哪個地方一蹲,我根本就沒辦法找尋到他。

  別說這是東南亞,就算是在國內,有著官方力量的我們,想要找一個鐵了心躲起來的家伙。也并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想到這兒,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沮喪,不過當著小白狐兒和布魚的面,我卻得表現出鎮定自若的狀態來,伸了一個懶腰,對布魚笑道:“白天既然干不成事兒,不如找個地方休息吧?昨天住的酒店隔音不好,隔壁鬧得不行。覺也沒有睡好,你覺得呢?”

  布魚指著不遠處那臨海懸崖,對我說道:“老大。剛才我過來的時候,瞧見那懸崖的半腰處有縫隙,躲在那兒睡一覺,誰都找不過來,不過要睡你睡吧,我好久沒有這般暢快地游水了,還想回海里面多玩一會兒。”

  布魚說是去玩兒,不過是句玩笑話——這個地方無論是對于我,還是他和小白狐兒,都是極為陌生的去處,我們行動不方便,但是他卻是龍游大海,自然想要在周圍逛上一圈,熟悉一下環境,免得真正出了事,連退路都沒有。

  我們相互之間熟悉無比,倒也不點透,望著布魚重新回到了水里,而我則帶著小白狐兒,朝著不遠處的海邊懸崖摸了過去。

  盡管有著巴干達巫教信徒分散其間,不過閣骨島占地頗大,對方的人數也是有限的,所以我們一路上倒也沒有碰到些什么,倒是路過一片滿是細膩白沙的海灘,上面散落著藍色的、紅色的遮陽傘和沙灘椅,放眼望去,能夠瞧見許多游客在沙灘上面曬太陽,而海里面也有許多人在那兒撲騰著,十分熱鬧。

  說句實話,我在國內也去過幾處海岸,但是卻遠沒有這兒那般的純凈,白色的細沙,清幽幽的海水,往遠處望過去,一水碧藍,讓人心情蕩漾,而這里的游客大部分都是來自歐美的,也有少部分來自國內、港澳臺和日本的客人。

  有著這么多的人在,巴干達巫教想要盤查些什么,都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而且他們也不敢胡來,畢竟閣骨島的名聲在外,這些家伙倘若肆意而為,泰國政府未必能夠容忍。

  他們既然能夠在泰國政府的眼皮子底下生存著,必然得遵守著大家約定俗成的規矩,而一旦壞了規矩,官方第一個要收拾的,肯定是他們。

  小白狐兒羨慕地望著沙灘上的游客,忍不住說道:“哥哥,你說我們什么時候不用去完成勞什子的任務,安安靜靜地過活著,就像沙灘上面那些無憂無慮的人一樣,什么事情也不用操心,只要簡單純粹的快樂就好……”

  我苦笑著說道:“如果你想要放假,回去之后,我隨時都可以給你批,不過你也應該知道,沒有我們這些人,這些人未必就會如此幸福。”

  我們是秘密戰線的守護,尋常人之所以能夠無憂無慮,少不了無數像我們這樣的人在背后,無怨無悔地付出。

  小白狐兒聳了聳肩膀,不滿地說道:“又在說教了,好沒趣!”

  說罷,她便不再多語,跟著我沿著海邊的椰子林,避開人群的注意,一路來到了臨海的懸崖邊。

  這懸崖常年累月地經受著潮汐的洗禮,下方的巖石光滑無比,不過這并不妨礙我們的攀爬,憑借著一把小小的匕首,我們很快在巖石的間隙中找到了一條通往半腰的路,小白狐兒一馬當先,用最短的時間找到了一處可容數人的洞穴,將里面筑巢的海燕給通通趕走,不過里面的鳥蛋倒是一個不動,接著從八寶囊中掏出了一張薄毯,合眼睡下。

  我瞧著閉上眼睛的小白狐兒,發現或許是我太過于習慣的緣故,竟然沒有發現,一直作少女打扮的她,最近越發的成熟了許多。

  孩子,終有一天,還是會長大的啊。

  我閉目養神,繼續暗自運算大六壬,不過許久都毫無頭緒,絞盡腦汁之后,便不再多想,倒頭便睡下,一覺之后,天便黑了下來,我來到洞穴的跟前,海風拂面,呼呼作響,而極目遠眺,大海仿佛黑暗中的野獸,變得無比的溫柔而又詭異,頭頂上的星空一塵如洗,璀璨的星子前所未有的清晰,我閉上眼睛,能夠感受到星辰之力垂落下來,充斥在整個世間的天地里。

  難怪許多人都講人跡罕至的地方,方才是修行者的樂園,因為遠離了塵世的喧囂,我們方才能夠回歸孤獨,找尋到失去的自我,也能夠與大自然更加親近。

  我在洞口站了沒一會兒,布魚就摸了過來,跟我匯報起了他今天的收獲。

  這家伙是個極為勤勉的男子,就在我們養精蓄銳的時候,他已經將整個閣骨島的外圍,大致地走上了一圈,并且在傍晚的時候,經過喬裝打扮,裝作本地人的樣子,跟島內的居民有過接觸,得知今天在碼頭那兒,的確有發生過一起搜捕事件,聽說是某位重要通緝犯混進了輪船來,不過奇怪的事情是,將輪船整個兒都搜遍了,也沒有瞧見人在哪兒。

  跟布魚交流的是個夜宵店的老板,那家伙是個絕對的話癆,他偷偷地告訴布魚,說輪船有三位游客莫名失蹤了,不過這件事情上面要求不準散播出去,免得被外國的游客知道了,導致島內的生意蕭條。

  閣骨島是個旅游勝地,倘若是沒有了游客,只怕大家的生意都沒得做,而那老板也是看在布魚本地人的打扮,方才忍不住跟他分享的。

  至于那人是怎么失蹤的,老板顯得格外神秘,對布魚講起了在南洋最為盛行的降頭術。

  這降頭術是南洋黑巫僧最拿手的玩意,它能夠救人于生死,亦可害人于無形,在南洋一帶,受眾最廣,大部分的平民對于此事都深信不疑,不過許多人根本就沒有見過,經過自己的腦洞大開,講述出來的東西,就跟尋常遠遠偏離。

  除了打探今天碼頭發生的事情之外,布魚還前往了島西北方向進行查探,不過在靠近智飯和尚的藏身之地的時候,卻被格擋住了,那個地方已經被人給隔離開來,平日里對外開放的度假村此刻正處于裝修期間,暫不對外營業。

  這借口自然只能忽悠局外人,而我們則知道想必是跟智飯和尚有關系,而瞧見那里防范得比較森嚴,布魚最終還是沒有選擇打草驚蛇,而是回來與我匯報。

  經過一天的休息,此兒的我是精神飽滿,聽完布魚的匯報之后,便整理了一下衣服,帶著兩人離開這懸崖間臨時的居所。

  夜幕是最好的掩護,離開海邊懸崖之后,我們毫無忌憚地穿越大片的林區,路過一處又一處的酒店,一直深入到了島中心處的山巒地帶。這閣骨島的地形是兩邊平緩,中間有山凸起,有一條環島公路連接四周,而中間的山區,因為開發難度頗大的緣故,故而少有人來。

  不過正因為這關系,使得這島中的山丘林區,成為了巴干達巫派的藏身之所,從奪命妖姬的資料上來看,在島中最高的一處山峰里,有著卜桑的大本營。

  不過我們此番前來,并不是找那巴干達巫派的晦氣,所以盡可能地避開對方的范圍,一路疾奔,腳程飛快,走了大半個小時,終于到達了閣骨島的另外一面,也瞧見了布魚口中那戒備森嚴的度假村。

  靠陸地的部分,有密集的崗哨存在,我們并沒有硬闖,而是在布魚的帶領下,走水路,從海邊靠近,經過一段時間的潛泳,我們終于到達了離別墅區不遠處的水面淺灘,借著那遠處的燈火,我們仔細地觀察著,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卻是瞧見一大群比基尼女郎出現在了沙灘上,不斷笑鬧著,而我們一直在找尋的智飯和尚,也擠入了人群里,左擁右抱,顯得好不快活。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智飯出現了,然而事情真的就這般順利么?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十九章 目標,出現”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這是和尚該干的事么

  2. 回復 2015/05/22

    布魚

    我不是一條淡水魚么?怎么跑到海了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