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章 幻影,隱形

  在瞧見智飯和尚的第一時間里,我整個人的心陡然一跳,當時就恨不得立刻沖上前去,將這家伙給直接逮起來。

  然而一種不祥的預感再次浮上了我的心頭。我強行控制著自己的想法,將整個身子都浸在海水中,隨著波浪沉沉浮浮,就露出半個腦袋來,瞇著眼打量遠方。

  布魚和小白狐兒瞧見我毫無動靜,于是也一動不動,在遠處觀察著。

  瞧了好一會兒,我突然瞧見有一些不對勁,沙灘上的場景里面,除了智飯和尚的動作和表情還算是比較生動之外,其余的人就仿佛淺了線的木偶一般,臉上的笑容僵硬極了,經過時間的推移,動作也卡頓得厲害,就好像質量很差的錄像機,而這時小白狐兒也瞧出了端倪來。在我的旁邊冷冷說道:“蹩腳的幻術,居然還敢過來班門弄斧,簡直是不知好歹。”

  經過小白狐兒一提醒,我方才明白了沙灘上的一切。都不過是種幻術而已,當下通過臨仙遣策的神秘符文敲過去,這才看清楚,沙灘上哪里有什么智飯以及無數風騷的比基尼女郎,根本就是一大團陰霾之氣。在不斷地扭轉著。

  看來,這是對方在引誘我們上鉤啊?

  布魚浮出水面,在我身邊耳語道:“老大,你說我們過來捉拿智飯和尚的消息,是不是已經被透露出去了?”

  我點了點頭,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事兒基本上算是可以肯定的了,不過到底是哪兒出現的問題呢。我有些鬧不明白,而且對方弄出來的這幻術,一開始當真是惟妙惟肖。即便是小白狐兒這般的行家,也并不能一眼看穿,能夠有這樣本事的人不多,而且一定有模板,要不然也不可能這般相像,如此說來,至少那智飯和尚應該就在此處,又或者曾經在此處待過。

  奪命妖姬提供給我們的信息還算是準確,不過隨著事情的敗露,對方有了準備,事情就變得光怪陸離了。

  三人在水中又是一陣等待,又過了大半個小時,沙灘上面的幻境又變得生動起來,那戴著假發的智飯和尚居然將衣服給脫了下來,露出精壯的身體,跟那些比基尼女郎開始胡天胡地,胡搞起來,這般讓人血脈賁張的場面,讓人看著都有些不不適宜,我害怕這場面教壞小孩子,趕忙讓布魚將小白狐兒的眼睛給蒙起來,結果那尾巴妞卻笑嘻嘻地來了一句:“好過癮,比去電影院強多了呢……”

  呃,現在的小孩兒,怎么變得越來越開放了啊?

  我沒有再管小白狐兒的眼睛,而是沉思了一會兒,決定即便是圈套,我也得去闖一闖,看看在幕后費心操弄出這么多幻象的家伙,到底是個什么目的。

  當然,我就算是再有信心,也不可能帶著布魚和小白狐兒傻乎乎地沖上沙灘,朝著那虛無縹緲的幻影過去,而是跟兩人交待一番過后,悄不作聲地游到了附近的一處礁石邊,然后從總局領到的裝備里面,拿出了一份隱形粉來。

  這隱形粉我們每人都領到了兩份,每一份基本上可以持續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這玩意是道家煉丹的副產品,聽上去十分厲害,不過因為只能折射光線,將自己的身體隱入環境之中,而不能收斂氣息,使得它頂多就能夠在尋常人面前管點兒用,但凡能夠體查炁場的修行者,就如同皇帝的新裝一般無用,華而不實。

  煉制隱形粉的材料十分珍稀,而且用處不大,漏洞多多,故而總局備份得比較少,不過任何東西都并非天生無用,這玩意一經施展,再加上我的遁世環,就能夠將人真的弄成憑空消失,不是對于周遭炁場掌控得特別強大的高手,是絕對發現不了的。

  小白狐兒將這一整份隱形粉給我涂滿,瞧見我一點一點地消失在空氣中,滿意地說道:“可以了。”

  被隱形粉給融入空氣中的我與平日里一般感受,唯有感覺全身涼颼颼的,透著寒氣,而布魚則不無擔心地說道:“老大,你聽不懂泰語和吳哥話,要不要我陪著你一起去?”

  我搖頭拒絕:“不用,其實這些天來,我也有在惡補這些語言,一般日常的對話,我也是能夠聽懂的,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就是了。”

  對于隱形粉的神奇功效,布魚和小白狐兒也是躍躍欲試,不過沒有開啟遁世環效果的我,在他們的感應中,跟消失一點關系都沒有,他們也曉得情況,而此物的效用時間有限,便不再多聊,我與兩人揮手,然后開啟屏蔽氣息的遁世環,沿著礁石區,繞過可以留下腳印的沙灘,一路來到了椰林掩映的木制別墅區附近。

  一入林中,我便能夠瞧見與沙灘上截然不同的景象,三十多個臉上涂著白色符文的光頭正在各個角落嚴陣以待,他們的手上都拿著一根類似于槐木做成的短杖,里面有死氣彌漫而出,而在不遠的高處,我甚至發現了三個狙擊位,分別有狙擊手和觀察手組成。

  這些人的視界十分寬闊,能夠將大部分的區域收入囊中,只要發現可疑目標,我相信這些冒著煞氣的狙擊手會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將任何可疑之人,給送入黃泉之下。

  盡管有著隱形粉的掩飾,不過第一次使用這玩意的我終究還是保留著足夠的謹慎,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也不留下痕跡,緩步地走著。

  憑著多年的職業經驗,在無數埋伏的間隙之中,我大致弄清楚了對方首腦的方向,緩步靠近,最終來到了一處三層小樓處,這兒離奪命妖姬提供給我們的智飯和尚居所并不遠,而樓下防范森嚴,顯然是有重要人物在,我試圖穿過一樓,進入其中,然而瞧見門口塞得滿滿當當,不停有紫色的光線在廳中掃描,一道道陰測測的鬼影浮現,無數扭曲而蒼白的面容在不經意之間,就出現在了我的眼睛里面。

  進不去。

  我在旁邊大致地看了一下,得出了這么一個結論。

  其實如果冒險一試,或許也有機會,不過我卻并不愿意嘗試,而是另辟蹊徑,從外邊的管道往上攀爬,因為此刻我已經能夠完全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沙灘上的幻影,操控著就在這小樓的頂層之上。

  我雙手攀著小樓外墻,像條壁虎一般,緩慢地往上攀爬,然而剛剛到了二樓左右的時候,我的面前突然浮現出了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女,身子浮在半空,一雙空洞的雙眼,朝著我這兒望來。

  這少女穿著泰國傳統的長裙,臉色蒼白得厲害,出現之后,鼻子不停地聳動,似乎聞到了些什么,臉上同時又露出了些許疑惑。

  我緊張得很,曉得此處是龍潭虎穴,如果被發現,必然是身陷重圍,難以脫身,當下也是憋著氣,不敢有任何動靜。

  我調節著自己的心跳,那近在咫尺的長裙女子依舊在不斷地吸著,陰測測的氣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讓人曉得,她遠非女鬼那般簡單。

  兩人僵持著,而就在這時,樓上卻傳來一陣聲音,一開始因為語言的關系,我聽得不是很仔細,后來突然冒出了一句中國話來,我頓時眼睛就是一亮,不再理會面前的這個少女,而是側耳傾聽起來。

  很快,我就聽明白了,最先說起漢語的那個聲音,居然是侏儒怪人俞千八,這家伙似乎忍受不了旁邊的人用他聽不懂的話語交流,于是提出了抗議,結果旁邊的人很快就善意地接受了他的建議,接著有人說道:“卜桑大哥,你說這兒的動靜都鬧成這樣了,結果一個鬼影子都沒有來,你說那個消息,會不會是假的啊?”

  說話的人,就是我們此行的目標智飯和尚,也就是血手狂魔康克由的兒子康桑坎。

  另外一個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消息是從曼谷過來的,那人是光明會駐曼谷的情報聯絡官,跟我們巴干達有很緊密的業務聯系,他告訴我,說最近有人在花大價錢買你的消息,而且還是來自中國的家伙,今天我們與杰克失去了聯系,而渡輪公司那邊又的確有三名游客半路失蹤了,如此一聯系,想必找你麻煩的人,應該已經潛入了閣骨島里。”

  智飯和尚不屑地說道:“那家伙說有人出了一百萬美元,這在我看來完全就是一個笑話——我是在中國得罪了人,不過對方絕對不可能拿出一百萬美元來,窮追萬里,跑到南洋過來找我麻煩的。”

  那個被智飯和尚稱之為“卜桑大哥”的男人若有所思地說道:“你確定?”

  智飯和尚毫不猶豫地說道:“對,我得罪的,是一幫不出世的窮鬼,出了中國,他們連路都找不到,何況是過來尋仇呢?”

  卜桑不管他的堅持,而是勸道:“反正我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照顧不了你,不如送你去師父那兒吧?”

  智飯和尚慌忙說道:“不行,我父親若是知道我私自逃離中國,回到這里來,他會打斷我雙腿的……這可不行!”

  就在兩人說著話的時候,俞千八突然喊道:“不對,沙灘上面,有動靜!”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章 幻影,隱形”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是猴子請來的救兵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