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二章 尾行,入山

  我低伏在沙灘的邊緣處,望著遠處一動也不動的依韻公子和佝僂老者,心中一陣后怕,原本我以為那卜桑埋伏的手段。無外乎是狙擊槍集火,再加上交叉射擊,頂多會有重武器這種現代手段,卻沒想到那些手中拿著槐木杖的巴干達巫教信徒,在這一瞬間,竟然能夠弄出這般恐怖的力量來,剛才那張白色巨臉出現的那一剎那,我竟然有一種面見心頭蚩尤魔神的恐懼。

  在我眼中,應該能夠擠入天下十大末尾的那香港老者,居然一個回合都支撐不了,就被那一道黑色迷霧給制住,實在是讓人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不對,不對,剛才出現的那一幕,并不是屬于人間的力量!

  當恐懼從我的心頭消失之后,我整個人就活泛了起來。朝著頭上瞧去,但見那張臉已然不見蹤影,星空晴朗,倘若不是沙灘之上殘留的黑霧縈繞。以及林子里不時傳出來的痛苦呻吟,一切都仿佛如同幻覺一般,而我也瞧見卜桑命人將沙灘之上僵直而立的依韻公子和佝僂老者給小心翼翼地綁住,施加禁制,然后朝著遠處的建筑群落里運去。而他們也在那十二頭鬼影的掩護下,離開了現場。

  整個過程中,我發現的那幾處狙擊點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戒,不過那些手持槐木法杖的信徒,卻大部分都癱軟在了地上,有的甚至捂著太陽穴,顯得十分的痛苦。

  我能夠瞧得出來,剛才喚出的那張扭曲巨臉。恐怕耗費了這些人的大部分精神力,不休息幾天,恐怕是恢復不過來的。

  南洋邪術。當真是兇險無比,讓人不敢小瞧啊。

  我下意識地擦了一把汗,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有漸漸現形的趨勢,不知不覺間,半個多小時就已經過去了,我哪里敢在空曠的沙灘上面停留,跟不敢跟著卜桑等人的大部隊,銜尾追過去,在經歷了剛才的那種變故,無論是擒拿智飯和尚,還是說救出那依韻公子以及那老頭,對于我來說,都是一種風險過高的選擇,在思考了幾秒鐘之后,我決定原路折回,返回海中。

  沿著沙灘邊緣的礁石區,我小心翼翼地潛入水中,一個密子下去,布魚就趕了過來,三人在角落處聚首,小白狐兒打著冷戰說道:“哥哥,剛才到底怎么回事,我好像看見了尚晴天?”

  當初黃河口一戰之后,我心情低落,曾經自我放逐,步行天下,便與依韻公子在魯東德州有過交集,雙方把酒言歡,小白狐兒也曾經在旁邊,所以認識,我點了點頭,說對,就是他,小白狐兒瞧見我臉色有些不好,問我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在遠處瞧著,只見一道黑霧充斥沙灘,而等到散去的時候,那兩人就直接僵立在了原地,給人擒住了身子。

  我將我剛才瞧見的情況跟兩人說起,布魚下意識地抽了一口涼氣,低聲說道:“難道他們居然召喚出了巴干達巫神?”

  我一愣,問道:“什么是巴干達巫神?”

  布魚回答我道:“巴干達又名痛苦之神,它在印度教里,是世界破壞者濕婆與河龜生下來的兒子,而在佛教里面,它則是生活在修羅道與餓鬼道之間的魔神,與眾多小教派不一樣的,是巴干達每隔幾十年,總會有神跡出現在世間,我聽我師父講過它的事情,傳說佛主曾經覺得它太過于干擾世間的瑣事,命令金翅大鵬啄去它的雙眼,填入海中,又將它的軀干和四肢分成七塊,填入不同的地方……”

  因為癲道人的緣故,布魚對于東南亞這邊的諸多教派十分熟悉,我聽到他對我娓娓而徐的諸多典故,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剛才的那張蒼白臉孔,不由自主地點頭。

  是啊,能夠弄成這般狀況來的家伙,恐怕真的就是那魔神,方才會如此吧?

  難怪傳說中的佛主他老人家會對這家伙出手,我們這里是人間啊,如此平衡和諧的場所,你他媽的沒事就來逛兩圈,擱誰不氣得牙癢癢?

  布魚說完之后,三人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

  說實話,倘若這里有個康克由坐鎮,我都沒有太多的顧忌,無非就是帶不回活著的智飯和尚而已,我惹火了,把那家伙給直接弄死,取一兩個零件回去,也算是報了仇怨,沒想到這家伙的背后居然還有一個傳說中的魔神坐鎮,而且我也是親眼目睹了依韻公子和那佝僂老頭的反擊,頓時就有些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了。

  我若是執意而為,能不能劫到智飯和尚還是未知數,但巨大的麻煩,一定會接踵而至。

  我曾經對自己說過,把布魚和小白狐兒帶出來,就一定要將他們給帶回去,我總不能為了一個豬狗不如的畜生,斷送了我的左膀右臂,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給搭在這里。

  那簡直就是太瞧得起他了。

  不過人都已經在這里了,現在卻扭頭就走,我也實在是說服不了自己。

  沉默的氣氛最終被小白狐兒打破了,她舔了舔冰冷的嘴唇,對我說道:“哥哥,依韻公子和那個老頭子好像還活著,好歹也認識一場,我們要不要救他們?”

  依韻公子救不救,我還真的沒有想好,但經過小白狐兒一提醒,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來。

  尚晴天之所以與這香港老頭來到此處,為的就是他的表妹,那個女孩其實是最無辜的,不過是來這里旅游,卻不幸給卜桑的徒弟看上,一番爭執之后,最后弄成那所謂的“蟲母”,時至如今,恐怕還是被扔在山間,受盡折磨。

  說起來,她算是最無辜的人。

  我將我在潛行的時候,聽到的這事情說給布魚和小白狐兒聽,讓兩人決定是否跟我留下,因為如果我們一旦決定繼續在這閣骨島上扎下根來,極有可能會面對更多的危險。而聽到我這般說起,小白狐兒先是一陣反胃,緊接著無比氣憤地說道:“我原本對這些人并沒有太多的反感,現如今看來,死一萬遍都不足惜,哥哥,你一定要救那個女孩子!”

  布魚也很鄭重其事地對我說道:“老大,雖說臺灣和國內政治立場不一樣,不過她終究還是我們中國人,咱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同胞被這些家伙欺凌,那是我們這些從事秘密戰線工作者的恥辱!”

  聽到兩人慷慨激昂地表態,我點了點頭,也終于下定了決心,別的不說,那個女孩子的事情,我們總不能視若無睹。

  不過盡管要處理這事兒,但還是需要來日方長,此刻我們摸不透敵人的底細,那就不能輕舉妄動,在這異國他鄉里,唯有保持絕對的謹慎,像獵豹一般潛伏著,方才有機會完成自己的目的,而不至于落入虎口,成為別人嘴里的肉。

  三人商量完畢,便朝著旁邊離開,而當我們上了岸邊,來到附近的林子里時,小白狐兒突然拉著我,輕聲喊道:“哥哥,你看……”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瞧去,只見別墅區里駛出了一行車隊,朝著島內進發。

  我下意識地瞇起了眼睛,試圖打量車隊里面的人,終于在第三輛面包車里面,瞧見了智飯和尚的側臉。

  智飯和尚在,那么卜桑應該也在,而這兩人離去了,被逮起來的依韻公子和佝僂老頭自然也一定被押解在這里,瞧見這車隊沿著公路,朝著島內的山地方向行駛,我立刻明白過來:“他們應該是放棄了在這個地方張望捕魚的目標,而是想要將人給押到自己的老巢去——小白狐兒,你身手最快,跟著車隊,看一下這島內巴干達的老巢在哪里,沿途記得做好記號,我們在山里面匯合。”

  人的腳程自然比不過汽車,而我們雖然也有百行鞋,不過那玩意得關鍵的時刻用,反倒不如小白狐兒靈便。

  布魚擅長水性,而小白狐兒擅長腳程,談到她精通的領域,小姑娘可是毫不客氣,朝著我得意地一笑,緊接著一個箭步,沿著樹林,追著車隊而去,而我則與布魚跟在后面,沿路朝著山間行走。

  漆黑的夜里,沿途不斷有度假村和酒店的燈光照來,倒也不覺得難行,我們腳程有限,等趕到山中的時候,車隊上的人早已步行入了上,不過好在有小白狐兒的記號,我們倒也能夠在山林中不斷穿梭,一路摸了過去,最后終于來到了一處山澗,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又一聲別致的蟲鳴,便回了一聲,接著小白狐兒從一處水瀑后面緩步走出,朝著我們揮手致意。

  我們再次匯合,小白狐兒指著遠處的山林說道:“在那里有塊巖壁,有裂縫進入山腹之中,他們把人給押進了里面去,有依韻公子,還有那老頭,都是處于昏迷狀態,智飯和尚和俞千八,還有那個卜桑也在其中,一行十八人——對方防范很森嚴,特別是卜桑,他身邊有一股氣息讓我十分畏懼,所以就沒有跟進去了。”

  我點了點頭,瞇眼望向她指的方向,只看了一眼,便感覺有一盆涼水從頭淋到腳后跟。

  好兇險的山勢!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二章 尾行,入山”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怎么會找個大兇之地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