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四章 丑惡,三事

  透明缸子里面的,是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一絲不掛,不過這并非什么旖旎而緋色的場面。因為那女子的全身上下,密密麻麻地分布著無數宛如眼球一般的東西,就像一個巨大的菠蘿,或者草莓一般。

  更重要的事情是,那些眼球一般的白點還在不停的蠕動著,我仔細一看,卻瞧見著哪里是什么眼球,分明就是一條又一條肥蛆的屁股。

  那女子身上布滿了無數的蟲蛆,有兩條鎖鏈穿透了她的鎖骨,這才使得她能夠坐立著,而不至于如同一灘爛泥一般,趴在玻璃缸子的底部去。

  透明缸子是密封的,在上面有一個比較復雜的儀器,不斷地轉換空氣進去,以保證那女子還能夠呼吸,不過瞧見這丑陋的儀器。我心中更是發涼,這些家伙當真是丑惡得過分,在我想來,變成如此的模樣。只怕那女子根本就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他們之所以如此這般,不過是為了保持這女子,也就是所謂的“蟲母”活著,給那些蟲鬼子提供必要的養料吧。

  我在旁邊瞧著。整個人都氣憤得渾身發抖,然而俞千八卻站在玻璃缸子的外面,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驚訝地問這問那。

  帶他來的那個白胡子巫師顯然對于此事并不在行,用結結巴巴的中文對他說道:“這個是瓦羅阿負責的,你若是想要了解,我可以叫他來幫貴客解釋……”

  這般說著,他朝著里面大聲喊了幾聲。很快就有一人從房間的深處走了過來,不耐煩地回了兩句。

  那家伙塌鼻梁,厚嘴唇。頭發卷曲,又黑又瘦,一雙眼睛充滿陰寒,光著膀子,看著就不像是什么良善之輩,整個就是一猴子,不過經過白胡子巫師的介紹之后,一臉不耐煩的瓦羅阿臉上擠出了幾分笑容來,對著俞千八說道:“原來是救過桑坎公子的貴客,失敬失敬,聽老達桑說你對我的這小玩意有點意思?來,來,我給你好好介紹一下我的這個作品……”

  別看這瓦羅阿長得不怎樣,不過一口漢語說得比他師父卜桑好多了,那俞千八打量赤裸著上身的瓦羅阿,有些歉意地說道:“是不是打擾了你的雅興?”

  瓦羅阿揮了揮手,毫不在乎地說道:“無妨,手下的幾個兔崽子送來的教妓,有幾個是雛兒,剛滿十三歲,嫩得很,就讓我來嘗了,結果到底年紀小,一點兒也不好玩,弄得我心頭火氣,直接打得半死,要不是看著她們還有點用處的份上,直接扔到外面的骸骨潭里面去,祭奠巴干達巫神了!”

  我在旁邊聽著,想起先前偷聽卜桑等人的對話,知道這個瓦羅阿男人的那東西已經給尚晴天表妹給毀去了,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來虐待那些小姑娘。

  白胡子巫師瞧見兩人聊得不錯,便說了一聲,離開了這個房間。

  顯然,這兒的場景,即便是他們自己人,也未必人人都能夠接受,反倒是俞千八這般的家伙,更感興趣一些。

  那瓦羅阿個兒并不高,也就一米六幾,不過在俞千八這個侏儒怪人面前,他倒是有了充足的信心,十分自來熟地攬著俞千八肩膀,走到玻璃缸子面前來,指著里面垂著腦袋的女子說道:“這個女的,是我剛剛弄的,沒幾天,里面的蛆蟲都還沒有孵化呢,要過一個多月,蛆蟲完全長大了,就會沿著她的心肺,一直到心臟部位,在那兒不斷廝殺,最后活下來的那一條蟲,叫做蟲鬼子,這玩意可有大用,寄生在人體里面,能夠獲得巴干達巫神的力量呢……”

  俞千八有些奇怪地問道:“為什么?”

  瓦羅阿一攤雙手,說道:“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么——那蟲鬼子是從蟲母的身上誕生的,在最終成型的這些日子里,蟲母終日處于絕望和恐懼之中,身子里布滿蟲卵的過程痛苦而又變態,當蟲鬼子最終誕生的那一刻起,也是蟲母消亡之時,這樣出現的蟲鬼子,簡直就是完美印證了痛苦之神的惡名,這樣的它,方才能夠溝通到無盡時空里面的巴干達巫神!”

  聽到瓦羅阿得意洋洋的介紹,俞千八指著玻璃缸子里面的女人說道:“我聽你師父說,這個女的,是我們抓到的那個臺灣人表妹?”

  瓦羅阿點頭說道:“對,長得還挺漂亮的——為了保持她的美麗,我沒有在她的臉上鑿孔,你要看看么?”

  俞千八嘿然笑道:“能的話,那是最好的。”

  瓦羅阿打了一個響指,嘿嘿笑道:“您是尊客,您的要求我們自然是會滿足的——不瞞你說,這個小妞給我弄之前,還是個處,烈得很,搞得老子中了暗算,后來我找人將她拿下了之后,整個基地里面的男的,只要有意,都可以過來上她,我跟你說,整整三天三夜,絡繹不絕,哈哈……”

  俞千八聳了聳肩膀,遺憾地說道:“哦,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了!”

  瓦羅阿毫不在乎地說道:“沒事,不過一點吊事,怕啥?不瞞你說,原來的那玩意,尺寸有點小,等過些日子,我師父辦的那件事情成了,到時候讓巴干達他老人家親自給我再弄一個出來,別的不說,多少也要比原來的大一倍……”

  師父辦的事情、巴干達他老人、親自……

  我聽到從瓦羅阿的話語里,聽出了幾分不對勁來,正琢磨著,卻不知道他動了什么機關,一股陰風由下而上地吹起,將玻璃缸子里面那女人的長發給吹了起來,露出一張俏麗恬靜的臉龐來。

  那是一個鵝蛋臉、五官精致的美女,長得有點兒像剛出道時的林青霞,十分有氣質。

  瞧見這女子的美麗,也難怪能夠引得瓦羅阿這狂蜂浪蝶,只可惜她紅顏薄命,沒事跑到這個鳥地方來旅游,又恰好撞到了瓦羅阿這樣蠻不講理的家伙眼中。

  若是在別的地方,說不定以這女子的身手,以及她身后的背景,還能逃過一劫,然而在這幫瘋子手中,卻實在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俞千八本就是個變態,瞧見美好的事物被摧毀,頓時就有了反應,猩紅的舌頭不斷地舔著嘴唇,瓦羅阿瞧在眼中,發出邀請道:“尊客,這女的已經變成了蟲母,實在是沒辦法招待,不過我那邊還有幾個水嫩嫩的小姑娘,你若是有想法,跟我過那邊去,你看怎樣?”

  俞千八忙不迭地點頭說道:“客隨主便,你安排,嘿嘿,你安排。”

  兩人意氣相投,朝著房間的另一頭走去,我不動聲色地跟著他們走了一段距離,瞧見兩人從另一頭的門邊離開,直入其中,便不再跟隨,而是折返回到了這玻璃缸子的跟前來。

  我重新回來,再次打量里面的女體,止不住地一陣惡寒。

  按理說,我從小就跟隨著楊二丑一起,跟僵尸刷過尸油,這般惡心的事情都干過了,對很多事情其實都應該有所免疫,然而瞧見面前這美好與丑陋之間的變換,心中卻是一陣又一陣地發涼,同時又有一股憤怒無端升騰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瞧見那仿佛死去的女子,在這一刻,突然睜開了眼睛來。

  嚇!

  我心中一跳,方才發現我居然給那可憐的人兒給嚇到,繼而我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仿佛她能夠瞧見我一般。

  這種感覺麻酥酥的,我深吸了一口氣,將炁場蔓延出來,與外界接觸,很快就感受到了這里面,應該是有某種監控手段在的,不過這東西卻也難不倒我,此刻的我對于底層規則,已經有所掌握,張開雙手,對炁場牽引,將遁世環的效果擴大一倍,然后又在玻璃缸子的表面畫了一個圈,方才強忍著惡心的感覺,平靜地說道:“孩子,你好,我是你表哥尚晴天的朋友,過來救你的,別怕……”

  那女子的雙眼本來是極為無神的,聽到我的話語之后,先是一喜,而后又變得極度的沮喪,喃喃自語地說道:“現如今,我還需要人救么?”

  聽到她的這句話,又望著她那滿身孔洞的蛆蟲,我也是無從反駁,更沒辦法安慰她。

  沉默了一會兒,我還是說道:“那你有什么心愿么?”

  女子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對著面前的空氣說道:“我能求你幾件事情么?”

  我點頭說好。

  女子說道:“第一件事情,我已經知道我表哥為了救我,身陷險境,我是沒有希望了,你能幫我把他救出去么?”

  我沉默了一下,說道:“依韻公子是我的朋友,我盡力。”

  女子又說道:“第二件事情,如果你救不出我表哥,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代勞——我在洛美爾酒店的302房床下藏了一封信,你幫我寄回臺灣,給一個叫做林志漓的女子,好么?地址是……”

  我依舊答應,而女子在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方才對我說道:“最后一件事情,你,能給我一個痛快么?”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四章 丑惡,三事”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大師兄有密集恐懼癥不

    • 回復 2016/02/14

      大師兄

      我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