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六章 雪仇,解救

  死太監!

  在我的眼中,瓦羅阿不但是一個太監,而是還是一個死太監。

  不過惡人之所以能夠成事,是因為對方有著行惡的資本。這瓦羅阿雖然僅僅只是康可有的徒孫,但是反應力卻絕對能比得上我在國內碰到的一流高手,在身子撞到墻壁的一瞬間,倏然彈起,從背上猛然一抹,居然抓出一把黑乎乎的長刀來,朝著前方胡亂劈砍,口中大聲叫著。

  對方說的是泰語,我聽得不是很清楚,不過卻瞧見他的這把黑色長刀十分有講究,居然是從他皮膚上的紋身之中抓下來的。

  泰國人喜歡紋身,認為這玩意能夠帶給他們力量和勇氣,同時也是榮譽的象征,按理說,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在受到如此重創突襲的之下。還能夠有這樣的反應,實在是難得,不過他越是如此,我的心中越是冰寒。站在他的兩米開外,平靜地看著他瘋狂地揮舞著,臉上充滿了恐懼,心中莫名充滿了快意。

  待瓦羅阿揮舞幾刀,恢復了平靜的時候。我方才悠悠說道:“作惡者,在受到仲裁的時候,會否想起當初自己逞兇時的心情,從而感到懊惱和后悔呢?”

  我的話,幽幽蕩蕩,并非從一處傳出來,瓦羅阿左右張望,口中說道:“你是誰?”

  我冷冷地說道:“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后悔?”

  聽到我這傳教士一般的話語,那瓦羅阿在愣了一下之后,突然桀桀地笑了起來。對我威脅道:“你就是弄死我蟲母的那個家伙吧?藏頭露尾的家伙,你居然能夠潛入神巢里面來,當真是本事不小啊,不過那又如何,你進得來,出的去么?這里是巴干達巫神的地盤,你若是還想活命,最好將我給放了,要不然,我保證你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他笑,我也笑:“到底是什么,給了你勇氣,看來不給你露一點獠牙,你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懼!”

  瓦羅阿猛然喝道:“呸,休想嚇我,這是老子的地盤,信不信我振臂一呼,三百巴干達信徒一擁而上,將你給淹沒了去……啊!”

  這話兒最終由一聲慘呼結束,厲聲喊話的瓦羅阿發現一陣劇痛襲上心頭,左右一看,卻見雙臂已然脫離了自己的身軀,然而卻沒有鮮血噴灑而出,不過傷口處的劇痛和麻麻癢癢的難耐,卻真切地表現在了自己的心里面,這時他方才感覺到了絕望,原先那滿滿的自信也在瞬間崩塌,一雙眼睛赤紅,仿佛要擇人而噬一般,痛苦地說道:“你、到底是誰?”

  看著這個宛如猴子一般的家伙,我長長吸了一口氣,不由得笑了:“原本想讓你認錯救贖的,不過想一想,貓吃魚,狗吃屎,都是天性,跟你這樣的生物,確實沒有什么道理好講的……”

  我意興闌珊,而瓦羅阿則從我的話語里聽出了不一樣的東西來。

  他是惡人,不過也是相對的,在善良的人面前,他擁有充足的勇氣,然而在面對著比他還要惡的家伙,膽怯卻又緊緊抓緊了他的心臟,他大口大口地吸了肺中的氧氣,扭動著沒有雙臂的身軀,顫抖而又執著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淡淡地說了一句話:“你現在痛苦么?”

  雙臂被斬下,劇烈的疼痛侵蝕著瓦羅阿的腦子,怎么能夠不痛?他強忍著熱烘烘的眼淚,勉強地點了點頭,而我則突然說道:“跪下!”

  瓦羅阿下意識地雙膝跪地,朝著前往,也就是玻璃缸子的方向跪了下來。

  就在他跪下的那一剎那,一聲輕飄飄的話語響了起來:“既然痛苦,那我就送你去見你們家的痛苦之神巴干達吧……”

  唰!

  一劍,從瓦羅阿的喉嚨處抹了過去,我沒有斬頭,而是用飲血寒光劍將此人的靈魂永世禁錮,讓他無時無刻地在劍中的世界沉淪受苦。

  這件事情,兇戾的飲血寒光劍做得比我好。

  死去的瓦羅阿跪倒在地,腦袋聳拉著,仿佛在懺悔一般,而我則慢條斯理地將長劍收了起來,回身過來,對著躺倒在地上的俞千八說道:“行了,別裝了,一記手刀還奈何不了你的,而且你也別再那里裝死,我不會給你機會偷襲的。”

  聽到我的話,地上的俞千八一骨碌就爬了起來,不確定地朝著左右張望了一番,討好地笑道:“這位老大,我跟這幫家伙不是一伙的,不過是過來做客的,嘿嘿。”

  望著這個宛如鐘樓怪人的家伙,我冷然笑道:“俞千八,我自然知道你跟巴干達不是一伙的,不過你跟這幫家伙,也沒有什么不一樣。”

  “咝……”

  聽到我直呼其名,俞千八大感意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磕磕巴巴地說道:“您認識我?對了,這位老大的聲音聽起來,總有些耳熟啊……啊,不對,你是,你是那個……”

  “陳志程!”我絲毫不做隱瞞,平心靜氣地說道:“意外么?”

  聽到我的話語,那俞千八果然睜得大大,難以置信地說道:“怎么是你?哦,對了,你來這里,是過來追殺康桑坎的吧?天啊,你怎么可能追得到這里來?”

  我聳了聳肩膀,含笑說道:“事實上,我現在已經在你的面前了。”

  俞千八混濁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面轉了又轉,我曉得他應該是在心中作著計較,平靜地說道:“俞千八,若是幾年前,你在我面前,或許還有一搏之力,不過現在你若是想要在我面前耍弄小心眼,那么我告訴你,你的下場,跟這個家伙,不會相差太多……”

  俞千八干笑著說道:“我知道,連武穆王、亭下走馬都死在你的手上了,我自然不是你的對手了——不過,陳志程,說起來你我兩人并無太多仇怨,咱何必生死相搏呢?這樣吧,我就當做沒見過你,如何?”

  他一邊說著,一邊試探著朝門口處走去,我冷笑著說道:“你給我再走一步看看?”

  聽到這么冷酷的話語,那俞千八不由得憤憤不平起來,恨聲說道:“姓陳的,士可殺不可辱,你到底想要怎么樣,信不信我跟你魚死網破?”

  我將意識浸透到了飲血寒光劍里面去,接著將那龍血之威滲透出來,感受到那種磅礴恐怖的氣息,俞千八一時語弱,悻悻地說道:“我知道,你不遠萬里而來,為的就是殺害你師父孫女的康桑坎,不過我實話告訴你,那小子別看滿不在乎,防范意識重得很,不但有卜桑的十二鬼侍陪著,而是居所防守森嚴,外人絕對進不去,一旦有任何變故,他立刻會從暗道離開,與卜桑匯合,你想要通過我,去逮住那個小子,基本沒機會。”

  我平靜地說道:“我暫時不找智飯,那天你們抓來的兩個人,現在被關在哪里?”

  俞千八猛然一震:“你是說那小妮子的表哥他們?”

  我點頭說道:“對。”

  俞千八松了一口氣,對我說道:“他們人關在森羅地牢里面,那個地方,我應該可以去吧——昨天我倒也是去過一回……”

  我沒有再多廢話,很果斷地說道:“帶路。”

  俞千八四處張望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問道:“小陳啊,我問句話啊,你這時在哪兒呢?”

  我冷冷地催促道:“不要跟我套近乎,你只要知道一件事情,只要我覺得你在懈怠,又或者是在耍小聰明,那么你的性命,隨時都有可能失去!”

  俞千八聰明地閉嘴了,在我的指揮下,將瓦羅阿的尸身拖到了一處角落里藏了起來,緊接著走出了這處房間,并且將門給關得緊緊。

  我在門關閉的最后一刻,往回瞧了一眼玻璃罐子里面的那個女孩兒。

  她恬靜得宛若天使,仿佛睡著了一般。

  盡管她在生命的最后關頭,對迫害她的那些家伙,一個字都沒有提,更沒有要求我給她報仇雪恨之類的話語,不過我曉得,這不過是害怕被我拒絕而已。

  如果要是有可能,她定然是恨不得啃瓦羅阿的肉,喝瓦羅阿的血,將所有欺凌過她的人,給全部消滅,讓這個世間凈化一些。

  她沒說,不過我會幫她做到。

  離開這個讓人做惡夢的地方,俞千八朝著左前方走去,因為將康桑坎從中國一路救出的緣故,他在這兒受到了足夠的尊重,大部分看著不過信徒的家伙,瞧見他,都會停下腳步來,雙手合十,恭敬地問候著,瞧著他們臉上那溫和的笑容,絕對難以想象得到他們曾經做過的惡事。

  一路無人阻隔,我們走到了盡頭,然后下了兩個懸梯,來到了第三層,一直到了盡頭的一處鐵門處時,方才受到盤查。

  俞千八對我的威脅倒還是放在心上,跟那門口的人交涉這,雙方結結巴巴地交流,不過最終還是放了俞千八進入其中,鐵門打開,其中的一個看守跟著我們進入森羅地牢,那是一處水汽濃郁的幽森去處,不但傳來慘烈的叫聲和低低呻吟。

  我們一路來到最里面,看守掏出鑰匙,打開厚重的鐵門,然而剛剛一推開,整個身子仿佛受到重擊,朝著后方飛去。

  啊……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六章 雪仇,解救”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小陳小陳,我和你很熟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