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七章 秦伯,瑤瑤

  拿鑰匙的牢房看守被猛然踹了一大腳,整個身子騰飛到了空中,快速地朝著后面的墻上砸去。

  他的嗓子眼里剛剛吼出一個單詞,便有一道獵豹般的身影從門后陡然沖了出來。在空中捂住了他的嘴巴,接著重重一砸,看守的腦袋與堅硬的巖壁親密碰撞,頓時就腦殼開花,腦漿飛濺而起。

  這突然的變故把我前面的俞千八給嚇壞了,下意識地轉身離去,結果給我一把抓住,不讓他離開。

  從牢房里面傳出來的那個黑影也猛然扭頭,還想再次逞兇,結果臉上卻露出了詫異的目光來,驚疑地低喊道:“啊,陳兄,你怎么在這兒?”

  這黑影,卻是被關押在此的依韻公子。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脫束縛的,不過聽到他這般喊出聲了,便曉得我身上那隱形粉的效果已經逐漸褪去。

  沒有了隱形粉的效用遮蔽。我大半個身子浮現在了半空中,確實詭異,不過我倒也沒有緊張,而是左右一看。瞧見這森羅地牢之中黑乎乎的,到處都是哀鳴,并沒有人注意到這邊的情形,這才松了一口氣,一把揪住了俞千八。對依韻公子說道:“先別多說,將那人拖到里面去——你別緊張,我是受你表妹所托,過來救你的。”

  “表妹?”

  依韻公子對我并沒有完全的信任,不過他卻還是俯身下來,將看守腰間的鑰匙給拿在手上,然后有只手拎著那具殘破的尸體,轉身回到牢房里。

  我押著俞千八進去。依韻公子則跟我解釋道:“你說的是瑤瑤吧?她不是我的表妹,而是我父親老部下的女兒,世交。但如果硬說起來,也算是表妹吧……”

  走進牢房里,我才曉得這里為什么會水汽濃郁,原來狹窄的空間里,只有一小半巖石,其余的地方則全部浸入在水中,根本就是一個渾濁熏臭的水牢,這個鳥地方,不知道巴干達巫教在此關押過多少良善之輩,里面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巖石之上,有一處放置著各種刑具的審問臺,而臺子后面,則站著一個光著身子的老頭。

  那老頭跟依韻公子一般,除了胯下有一塊濕漉漉的布片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赤裸著的,上面盡是可怖的傷痕,有的結痂了,有的則依舊宛如蜈蚣一樣猙獰盤踞,又紅又黑,不過即便如此,卻也能夠瞧見他的精神充沛,一雙眼睛在黑暗中,宛如小電燈泡一般灼熱。

  真正的高手樸實無華,而唯有極為憤怒的情況下,方才會顯露出一身恐怖的技藝,看得出來,這老者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依韻公子也注意到了老頭身上的怒氣,以及對于我和俞千八濃濃的敵意,出言介紹道:“黑手雙城陳志程,茅山掌教陶晉鴻的首徒,現在應該還在國家宗教總局做事,秦伯,你放心,他應該跟這幫猴子不是一伙的;陳兄,這是秦伯……”

  那老者朝著我點頭說道:“秦魯海。”

  我回答:“陳志程,見過秦前輩。那日你們在沙灘邊被擒住的時候,我其實在附近不遠處,不過當時的場面實在太震撼了,就未敢介入,唯有一路跟隨過來,想著有機會救出兩位,沒想到你們居然自己掙脫了牢籠……”

  提起當日之事,秦伯仍然有些介意,憤憤不平地說道:“沒想到這幫猴子別的本事沒有,打架叫家長的事兒倒是學得勤快。”

  他這般一說,我頓時就明白了當時的狀況,也不點明,而這時依韻公子瞧見旁邊的俞千八,沉靜地問道:“陳兄出現在這個鬼地方,想來不會是為了救我們吧?”

  我搖頭說道:“當然不是,我之所以過來,是為了緝拿一個叫做康桑坎、法名智飯的家伙……”

  生死患難,而且我隱形粉的效果又消失了,想要離開此處,我必須依靠這兩人的力量,所以我倒也是沒有隱瞞,十分坦誠地說起了智飯和尚與我之間的恩怨,以及我窮追千里的原因。

  聽到我的講述,依韻公子點了點頭,并未過多評述,反倒是旁邊的秦伯忍不住評價道:“多年未見,沒想到茅山竟有這般血氣之人,不錯,不錯……”

  我抬頭看他,拱手說道:“前輩身手,可名列天下之巔,而聽前輩一言,不知道是否與茅山有故?”

  秦伯搖頭說道:“無。”

  他說得簡單,而旁邊的依韻公子趕忙打圓場:“秦伯以前是國府將軍,后來戰爭失敗后,沒有隨校長退守寶島,而是隱居于明珠,倒是跟茅山沒有什么交集。”

  聽到依韻公子的這般解釋,我點了點頭,這才曉得為何兩人會千里迢迢地跑到這兒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感覺那秦伯的身份有些特別,不過此時我倒也不會過分追究,只是記在心中,留待日后再做盤查。

  說完這些,依韻公子突然問我道:“對了,陳兄,我剛才聽你說,你是受我表妹所托,過來救我們的——這么說來,你是見過瑤瑤的了?”

  聽到依韻公子談及那名死在玻璃缸子里面的可憐女子,我的心情就是一陣沉重,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對,我見過她。”

  依韻公子眼睛一亮,焦急地說道:“那她現在在哪里,能帶我們去么?”

  我心情黯淡地說道:“她死了。”

  “什么,她死了?怎么死的?”說話的是秦伯,他顯得十分激動的抓緊了我的肩膀,難以置信地喊著,而就在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俞千八卻突然指著我說道:“就是他給殺的!”

  “什么?”

  秦伯猛然緊扣住我的胳膊,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而依韻公子卻先一步堵在了鐵門口,盯住弓著身子的俞千八,然后對秦伯說道:“秦伯,陳兄既然受瑤瑤所托,過來救我們,就不會做出這般的事情來。這侏儒昨日還跟巴干達巫教的人過來審問過我們,他的話,不可信。”

  依韻公子是個十分聰慧的人,對于場面的掌控力也強于他人,經他這般一說,秦伯恢復了冷靜,扣住我肩膀的手力氣也松了許多。

  而這時我卻平靜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他說的沒錯,瑤瑤是死在我手上的。”

  兩人都難以置信,而我則將遇見陶陶之時,發生的所有事情,跟兩人一一講解,并且將蟲母此事,給他們做了詳細解釋,聽完我的話語,秦伯的臉色一陣劇變,卻終于還是頹然地放開了我的肩膀,又是悲傷,又是歉意地說道:“對不起,錯怪你了。在那種情況下,你做得對。”

  依韻公子走上前來,拍了拍秦伯滿是血痕的肩膀,安慰道:“瑤瑤走得安詳,總好過在人間受苦,你說對不?”

  我不知道這秦伯跟那玻璃缸子的可憐女子到底有什么關系,總感覺他對瑤瑤的在意程度,遠遠超過依韻公子這所謂的“表哥”,而在一陣深呼吸之后,秦伯抬起頭來,對我問道:“你剛才說,瑤瑤在被人下降頭之前,還被這地方的大部分男人給……”

  他最終都沒有能夠說出那兩個字來,而我也只有點了點頭,確定了此事。

  秦伯沒有再問其他,而是對我提出了一個要求:“小陳,是這樣,你能帶我去見瑤瑤最后一面么?”

  我皺著眉頭說道:“這個,恐怕有點難——從這個水牢往上,需要穿過兩層巖洞,路上會有無數的巴干達信徒,我之所以能夠到達這里,一來是有俞千八的帶路,二來則是隱去了身形,不過此刻我藥效已過,再加上兩位這般模樣,有些困難。瑤瑤既然已經死了,靈魂也獲得了信仰的救贖,不如……”

  秦伯搖頭說道:“不,我想帶她回家,即便是骨灰!”

  他說得鄭重其事,異常嚴肅,而我瞧了一眼依韻公子,他也很認真地點了點頭,向我投來祈求的目光。

  我想起先前過來見他倆的目的,下意識地問道:“你們兩個人的身體,還成么?”

  秦伯知道我是在問兩人的修為有沒有受損,毫不猶豫地說道:“身外之物,自然被拿走了;不過一身手段,這幫猴子想奪去,卻也沒有那個本事。”

  我不關心兩人是如何脫困的,不過兩人既然依舊還是猛虎,就沒有了太多的顧忌,而是嘿然一笑道:“既如此,志程那就舍命陪君子吧!”

  聽到我的一言,兩人皆面露感動,而俞千八卻苦著臉說道:“你說我帶你過來這里,就放了我,現在要怎樣?”

  我伸出手,冰冷的指尖在俞千八的脖子后面輕柔地抹過,冷然說道:“你覺得呢?”

  在我們三頭猛虎的環視之下,俞千八不敢造次,轉身出了鐵門,依韻公子和秦伯兩人都光著屁股,不過那看守帶血的衣服,倒也能夠一穿,走到牢房門口,又殺了三名守衛,終于都裹上了藏青色長袍子。

  三人將森羅地牢給封死,然后往著回處走,然而到了第二層的時候,前面卻突然出現一人,將我們都給攔住了。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七章 秦伯,瑤瑤”

  1. 回復 2015/05/07

    劉正楓

    還有誰?

  2. 回復 2015/05/10

    匿名

    怎么還沒更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